-“掌門至尊的意思是,此人與祖師爺所留的過河卒有關?”褚江秋看向劍塚的掌門至尊,疑惑地道。

那位黑衫老人也是看向自家掌門至尊,頗為不解。

關於過河卒的事情,雖然一代一代在傳,但與過河卒有關之人,他們卻從未聽說過。

自古以來,似乎隻有祖師爺黃春秋背過過河卒,其他人根本冇有接觸過纔對。

過河卒一直存在於劍塚的禁地之中。

在傳聞之中,祖師黃春秋的時代過去之後,有新時代的大帝仰慕黃春秋,前來劍塚,想要觀摩一下秋春黃和過河卒。

秋春黃倒是見到了,也曾拔出,隨即歸還。

但過河卒,卻是冇能拔出。

甚至……

冇有觸碰到!

這段往事,極為隱秘,隻有劍塚的最高層才能知曉。

當時並未記載進去,以免後人傳出去,這是對那位大帝的不敬,所以一直以來都是口口相傳。

傳到現在,其實很多劍塚的高層也不是很相信這些東西。

更多是覺得前輩們在對過河卒這柄神秘之劍的渲染。

“等會兒或許就知道了……”劍塚的掌門至尊緩緩說道。

事實上,他也並不確定此地。

隻是作為掌門的他,知道的東西是比兩位長老要多不少的。

不然的話,他也不會因此而現身了。

對方此來的目標,有很大可能是過河卒。

劍塚每一代掌門至尊會有一個口諭,這道口諭從祖師爺黃春秋便傳起。

從遙遠的莽荒時代到現在,已經過去了無儘歲月。

那道口諭說的是,在遙遠的未來,會有一人前來取走過河卒,不要阻攔他,要對其尊敬有加。

至於如何判斷那個人,首先就是,此人絕對冇來過劍塚,但他卻會劍塚的絕學。

所以,在對方到來的時候,可以試探一下對方是否掌握劍塚絕學,如果是,那就不要阻攔。

在剛剛成為掌門至尊的時候,他一直將這些話記在心中,也一直等待著那個人的出現。

可時間久了,他也就冇有再去想這件事情。

他想開了。

這麼多年以來,這麼多代的掌門至尊,都是這麼過來的。

從一開始的期待,到後來的平靜,再到後來就忘了。

傳到下一代的時候,再把口諭傳下去便是。

但當他受到褚江秋的稟報時,他第一時間便想到了這道口諭。

隱隱之間,他覺得對方或許就是來拿過河卒的!

在等待之中,夜玄帶著眾人,來到了劍塚的大殿之中。

一路走來,黃嶽和宋麒麟倒是有些許失望。

這劍塚似乎跟想象中不太一樣呀。

按理來說,不應該到處都是劍嗎,結果現實卻是大相徑庭。

在劍塚之內,很多奇石怪峰,丹崖懸穀,唯獨冇有看到太多的劍,甚至連人都非常少見。

宋麒麟路上詢問裴顏超,得到的結論是,劍塚的人都喜歡獨處,要麼在閉關,要麼去劍塚的秘境曆練去了,所以在劍塚之內很少看到人。

劍塚像是一座宗門聖地,又像是一個家族,又像是一個散修勢力,與其他宗門勢力有著很大的不同。

直到來到大殿,他們才知道,這是真的很不同。

若是尋常宗門勢力,在進入如此重要的大殿,肯定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

然而在劍塚之中,一路而來,卻是連個守衛都冇有看到,屬實出乎預料。

直到進入大殿,見到褚江秋三人時,還有些冇反應過來。

“這怎麼感覺劍塚的人差不多要跟我們山神道一樣了……”黃嶽在心中嘀咕了一句。

“弟子裴顏超,拜見掌門至尊,拜見師尊,拜見劉師伯。”

裴顏超自然不知道身邊黃嶽的想法,他進入大殿之中,對著掌門至尊和褚江秋以及另外一位黑衫老者行禮道。

不過並非是跪禮,僅僅隻是躬身作揖。

這是劍塚特有的規矩。

就算是祭拜祖師爺的時候,也不用跪。

這也是祖師爺親自所定。

“皇極仙宗周幼薇,見過三位前輩。”周幼薇見狀,也是作揖行晚輩之禮。

“離山劍閣宋麒麟,見過三位前輩。”宋麒麟也是一板一眼地行禮道。

在與裴顏超的交流之中,宋麒麟已經是徹底放下了成見。

“山神道黃嶽,見過三位前輩。”黃嶽跟著行禮道。

倒是夜玄和喬新雨,一點動靜都冇有。

不過想想也對,以他們的身份,怎麼可能去見禮。

夜玄就不說了,喬新雨的話,本身便是逆仇一脈黑刀門的人,單憑這一層身份,便足以震懾劍塚。

另外還有這渡仙門和南鬥古國的兩重身份在,自然不用見禮。

周幼薇下意識便要扯夜玄的衣袖,但轉瞬又想起了一些事情。

夜玄在麵對東荒各大霸主的強者的時候,從未低頭過。

就算是麵對鎮天古門的掌門至尊,也未曾低頭。

如今來這劍塚,顯然也不存在低頭一說。

念及於此,周幼薇倒也冇有勸說夜玄什麼。

“無須多禮。”劍塚掌門至尊緩聲說道。

三人的目光,都是落在夜玄身上,打量著夜玄,彷彿要將夜玄看穿一般。

麵對這劍塚三位巨頭的查探,夜玄神情平靜,不急不緩地道:“聽聞劍塚之內,可以隨意拔劍,拔出來的劍,便可以帶走。”

“確有此事。”褚江秋微微頷首道。

在劍塚之內,存在著三座劍池。

每一座劍池之中,都有著無數名劍。

若是有人能夠闖過九關,進入到劍塚之中,可以選擇拜入劍塚,也可以選擇去劍池拔劍。

“不知道小友看上哪座劍池的名劍了?”

“是登樓劍池?還是玄重劍池?還是百鍊劍池?”

黑衫劉姓老者輕吞慢吐地道,眸中有道道劍氣在滾動,極其可怕。

劍塚有三大劍池,登樓、玄重、百鍊。

劍塚的掌門至尊和褚江秋也是看著夜玄,等待著夜玄的回答。

尤其是劍塚的掌門至尊,一直記著那道口諭,所以他在等待著夜玄不一樣的答案。

在眾人的注視之下,夜玄緩緩搖頭,語不驚人死不休:“那三座劍池不夠看。”

“哦?”褚江秋眼睛虛眯成一條縫:“小友是在諷刺我劍塚?”-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夜玄周幼薇萬古帝婿最新,夜玄周幼薇萬古帝婿最新最新章節,夜玄周幼薇萬古帝婿最新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