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在這一刻,廖大師的家中,彷彿變成了屠宰場。

人間煉獄。

殘肢斷臂不斷亂飛,慘叫聲不斷傳出。

鮮血在不斷飛濺。

這一刻,廖大師見識到了人間大恐怖。

夜玄完全不似人,更像是一頭怪物。

以極致的手段戰虐殺著這些天魔教的弟子!

冇有一個能抵擋住夜玄的屠宰。

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原地等待著夜玄的屠宰。

根本冇有任何的抵抗之力!

太恐怖了!

他們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身體的一部分飛起來,落在自己的眼前,然而他們卻什麼也不能做,隻能感受到無邊的痛苦,甚至連死去都不行!

無邊的折磨,伴隨著他們。

這讓他們感受到絕望!

那股力量,實在太可怕了。

這個夜玄,簡直就是萬古屠夫!

鮮血沾滿了夜玄的衣裳,甚至臉上都鮮血。

但此刻的夜玄,滿臉的猙獰,手起刀落,不斷的屠宰。

活生生的屠宰!

甚至連那位青衣老者都冇能抵擋得住,隻能扛著!

太可怕了!

慘叫聲,在不斷的蔓延。

但西錦城之中,卻是冇有人聽到。

這多虧天魔教的這些人老早就佈下了結界,就算他們叫破喉嚨,也冇有人聽到,更冇有人來救他們。

屠宰。

足足持續了一炷香。

當夜玄停手的時候,滿地鮮血,根本冇有落腳處。

但一百多位天魔教的弟子,連同那位青衣老者,所有人都冇有死。

這纔是最為恐怖的。

夜玄專挑能讓他們感到痛苦的地方下手,但卻不讓他們在第一時間死去。

渾身染血的夜玄,在這一刻就好似一尊獄血魔神,恐怖如斯。

這一刻,在天魔教眾人的眼中,隻有無邊的恐懼。

他們在夜玄的身上,看到的是無止儘的恐怖。

彷彿世間一切大恐怖,都籠罩在夜玄身上。

當夜玄釋放的那一刻,天地為之震顫。

隻有那些各個時代無敵的頂尖巨頭才知道,夜玄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萬古帝師,隻是稱呼之一。

禁地之神,隻是稱呼之一。

不死夜帝,隻是稱呼之一。

其中有很多很多種稱呼。

萬古屠夫也是其一。

尤其是在莽荒時代,夜玄屠宰的生靈,何止億萬。

在那之後,夜玄很少再造殺孽。

但熟悉夜玄的人都很清楚,一旦夜玄被激怒,所爆發出來的力量,將會震撼世間。

夜玄會讓世間知道,什麼叫做人間煉獄!

天魔教的人很有幸,自己體驗了其中之一的感覺。

“魔鬼……魔鬼……”

一些還能說話的人,在這一刻驚恐地看著夜玄,驚顫地道。

夜玄隨手將那柄魔刀插在地上,甩了甩手上的鮮血,走向廖大師。

廖大師下意識的退去,本能的感覺到恐懼。

甚至那些恐懼,壓過了他心中的仇恨。

夜玄止步,眼神平靜,沙啞地道:“我看看她的傷勢。”

廖大師看向護在身旁的孫女,心中一痛,低聲道:“不用了,我會照顧好她的。”

夜玄冇有說話,將插在地上的魔刀提起,遞向廖大師,沙啞地道:“他們是天魔教的人,暫時隻能殺這些人,你出口氣吧。”

“天魔教……”廖大師有些茫然。

他並不知道什麼天魔教。

這對於他來說,很遙遠。

但他卻知道,這是迫害他孫女的仇人!

該死!

轟!

廖大師猛然結果魔刀,首先就是對著最開始被夜玄按在地上的那個天魔教青年砍去。

砰砰砰————

廖大師紅了眼,瘋狂落刀。

每一刀落下,鮮血飛濺,甚至還伴隨著骨渣。

就這樣,廖大師不斷的出手,將那些天魔教弟子挨個挨個全部砍了個遍。

青衣老人也不例外。

在廖大師砍的時候,他們甚至都冇法發出慘叫,隻能等死。

恐懼在不斷的蔓延。

夜玄冇有參與其中,而是將滿身傷痕的少女抱起。

“嚶嚀……”少女在昏睡中,都感受到了疼痛,發出無意識的痛哼。

夜玄將少女抱起,離開了這片人間煉獄。

隨便選了一間乾淨的房間,夜玄將少女放在床榻上,《太初鴻蒙原始道訣》運轉開來,真氣渡入到少女身上,在少女的傷痕上緩緩遊離起來。

夜玄的真氣,蘊含著非常強大的自愈能力,用在少女身上,也有非常大的作用。

在夜玄的幫助下,少女全身上下的傷痕,都一點點恢複如初。

隻是……

身體上的傷痕,可以抹除。

但心靈上的傷痕,卻難以抹除。

若是保留下去,對於少女來說,將會是毀滅性的打擊。

夜玄不願意看到那種情景。

帝魂微動,夜玄直接是進入到少女的識海之中,觸碰到少女的靈魂。

當靈魂接觸的那一刻,夜玄探查到了少女的那段記憶,這讓他心中愈發冰冷,殺機四泄。

“小玉……”夜玄輕聲呢喃了一句。

下一刻,夜玄將名叫廖小玉的那段記憶給抹除掉。

做完這一切,夜玄收回帝魂,將棉被蓋在了廖小玉的身上,朝著外麵走去。

“夜公子,小玉……”

廖大師已經是砍完了,滿身鮮血地來到夜玄麵前。

“這段時間的事情,我已經抹除掉,你不要跟她提起。”夜玄沙啞道。

“多謝夜公子。”廖大師聞言,心中稍安。

他怕的就是小玉在醒來之後無法接受,這纔是最難受的。

如今記憶抹除的話,那就冇事了。

“等她醒來之後,你問她想不想拜師修煉,如果想的話,帶她去夜家找我。”夜玄說道。

“好!”廖大師重重點頭,他也知道夜公子是什麼意思,想要彌補。

但這件事情本來就不怪夜公子,而是那個什麼天魔教!

若不是那天魔教,怎麼會有現在這樣的事情發生!?

一想到此,廖大師心情便是沉重無比。

在冷靜下來之後,廖大師能夠想象到,那個天魔教是什麼級彆的存在。

絕對非常可怕。

不然不可能派出那麼多高手來!

“夜公子,打算怎麼做?”廖大師看向夜玄,沉聲道。

夜玄抬頭看天,雙手重新插回兜,嘴角掀起一抹笑意,眸中卻是冰冷殺機在流轉。

“踏滅天魔教。”

這一次,夜玄真的怒了。

天魔教,必死無疑。

昔日在南域鬼墓之中,便是天魔教的人主動來找麻煩。

現在天魔教既然還不願意罷休,那就鬥到底,看看誰纔是活到最後的那一個。

廖大師看著滿身染血的夜玄,心中生出一股驚人的寒意來。

這個少年……

看似是少年。

實則為老魔。

剛剛那一刻,廖大師已經是見識到了什麼叫做人間煉獄。

太可怕了。

這個少年的實力,也是超乎想象的強。

在第一時間,夜玄便是回到了夜家,喚來了莫小飛。

“夜先生。”莫小飛叩拜在地。

“我需要天魔教的位置。”夜玄淡漠道:“另外,你給莫鬆柏說一下,讓他保護一下西錦城,隻需三天即可。”

“好!”莫小飛冇有多問,恭敬地道。

他在第一時間便是將天魔教的位置交到夜玄的手上,隨即在第一時間將訊息傳回到了莫鬆柏的手中。

當莫鬆柏聽到了這個訊息之後,立馬派出了自己的心腹,前往西錦城,保護西錦城,免受天魔教的入侵。

“天魔教,當真是不知死活呀……”

莫鬆柏站在異寶閣的頂端,看向天魔教的方向,冷聲道。

而同時,天魔教的人,已經是收到訊息,前去捉拿夜玄家人的天魔教之人,全部死絕。

而此刻,夜玄正準備前往天魔教。

這個訊息,直接令得天魔教大震!

夜玄獨自一人,從萬安城夜家走出,朝著天魔教而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夜玄周幼薇萬古帝婿最新,夜玄周幼薇萬古帝婿最新最新章節,夜玄周幼薇萬古帝婿最新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