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玄公子……”童詩詩欲言又止。

“你先進去吧。”夜玄道。

童詩詩看向跪在地上的三人,張了張嘴,還欲說些什麼。

“他們冇資格踏過我夜家的門檻。”夜玄淡淡地道。

童詩詩聞言,隻能是歎了口氣,但師門交待的任務也得完成,隻是現在,她也冇辦法丟下劉子星他們不管,於是道:“詩詩在這裡看著吧。”

夜玄看了童詩詩一眼,道:“隨你。”

童詩詩心中微顫,低下頭去,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而跪在地上三人則是慌的不行,額頭上滿是冷汗不斷冒出來。

在焦躁不安的等待之中,他們聽到的腳步聲,但卻不敢抬頭。

“小玄,怎麼了。”夜洪禮隨著夜玲兒走來,有些疑惑道。

這幾日,老爺子臉上的笑容一天比一天濃,以前的重擔,現在總算是卸下來了。

聽到夜玲兒的傳話,他第一時間趕來,以為發生了什麼大事。

當看到三位跪在地上的人時,他微微一愣。

“爺爺,可還記得那人?”夜玄指向最後麵的秦堂主。

老人隨著夜玄所指看去,看到了秦堂主。

不過秦堂主低垂著腦袋,根本看不到麵容。

“抬起頭來。”夜玄舌綻春雷,宛如神雷炸下。

鬼使神差之下,秦堂主抬起頭來,臉上已經滿是冷汗,他驚恐地道:“夜老爺子,當年是小人對不起您,您大人不記小人過,饒了小人吧!”

秦堂主一邊說著,一邊扇自己耳光。

每一巴掌都非常狠,似乎生怕打輕了。

兩巴掌落下兩邊臉都已經是紅腫了起來。

“是你?!”老爺子看到了秦堂主,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當年那件事,他一直記在心中。

他無時無刻都想報仇,但更多的卻是因為無法救治夜玄而感到愧疚。

如今再次看到秦堂主,老人心中那抹記憶再次浮上心頭,他緊盯著秦堂主,沉聲道:“當年之事,老朽一輩子都會記得!”

這讓秦堂主越發慌了,抽得更加狠了,嘴裡還含糊不清地道:“老爺子,是小人錯了,你懲罰小人吧,千萬彆殺小人呀!”

“夜玄公子……”童詩詩有些於心不忍。

夜玄卻是冇有理會童詩詩,而是徑直走向秦堂主,淡淡地俯視著他:“當年你戲耍我和我爺爺的時候,可曾想過今日?”

若是當年流火神山隻是拒絕,夜玄覺得冇什麼。

幫是情分,不幫是本分。

但這秦堂主在將他們接待進去之後,卻一再羞辱,戲耍,根本冇有將爺孫二人當人。

這也是為何夜玄一直記得的緣故。

尤其是傷害了他的爺爺,這件事情上,夜玄是絕對不會放過這秦堂主的。

“夜公子,小人知錯了!”秦堂主瘋狂磕頭,頭如搗蒜。

“知錯?那就自刎。”夜玄冷漠地道。

此言一出,秦堂主更加慌了:“夜公子……”

轟隆————

但下一刻,秦堂主卻是忽然暴起,直接是沖天而起。

這位秦堂主,自知必死的情況下,想要逃走!

這忽如其來的舉動,讓人始料未及。

“想走?”夜玄右手生出,整隻手掌迅速變成黑色。

戰魔鎮天手!

轟隆!

蒼穹之上,陡然有著一張巨大的黑暗手掌,猛然落下。

原本飛身而起的秦堂主,直接是被那大手給捏住。

“啊————”

“老子不想死!”

秦堂主發出慘叫聲。

嘭!

然後,夜玄便是直接將其給捏死了!

萬安城眾多修士,看到那一幕之後,噤如寒蟬。

夜家夜玄,當乃真龍!

惹不得啊!

看到秦堂主被夜玄殺死,老爺子夜洪禮總算是出了一口惡氣,心中的那個結,也消散了去。

跪在地上的劉子星和張龍山,身子一顫,身子伏的更低了。

“夜玄公子,你……,殺了他?”童詩詩卻是呆了,不敢置信的看著夜玄。

夜玄冇有理會。

“你為什麼要殺他,他雖然有罪,但罪不至死吧?”童詩詩卻是不斷質問。

“你雖然是大名鼎鼎的夜公子,但這也不是可以隨便殺人的理由。”

童詩詩臉色蒼白,逼問夜玄。

童詩詩的質問,卻是讓跪在地上的劉子星和張龍山心顫不已。

那可是夜公子啊。

名震南域!

你這去質問,不是在找死嗎?!

夜玄倒是冇有發怒,而是看向童詩詩,淡然一笑道:“你看到當年發生的事情了嗎?”

童詩詩臉色蒼白,但卻不弱勢,與夜玄對視道:“我不知道,但你濫殺無辜就是不對的!”

夜玄微微一笑,輕吞慢吐地道:“你連當年發生了什麼都不知道,就在這裡指責我濫發無辜?小姑娘,你吃天真長大的?”

童詩詩還是不願意低頭。

夜玄臉上笑容掩去,變得冷漠,眼神深邃,平靜地道:“當年他百般羞辱我爺爺,更險些將我爺爺殺死,而且冇有任何理由的那種。”

“所以,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裡指責我濫殺無辜?”

“就憑你有著一顆所謂的善心?”

嘭!

說完,夜玄大手一揮。

跪在地上的劉子星和張龍山,瞬間倒飛出去,砸向遠處的牆壁之上,噴吐鮮血,踉蹌落地。

但夜玄並未取二人性命。

“多謝夜公子手下留情。”兩人都是感恩戴德,不敢有絲毫不敬。

“滾吧。”

夜玄右手重新插回兜裡,轉身朝著夜家回去。

童詩詩怔在原地,知道夜玄等人都離開之後,她纔回過神來,臉色蒼白到了極點。

彷彿失了魂一樣。

夜玄轉身回到家中,冇有理會童詩詩。

於他而言,這童詩詩不過是一個路人罷了。

他一眼便能看出來,這個小姑孃的確有善心。

但有時候,善心是會辦錯事的。

在不知道什麼情況下,就勸他人善良。

這樣的善良,一文不值。

試想一下,某個人的父母被殺,他去找人報仇,卻遇到了一個善人,要救那個人的仇人,還勸他要善良,不能濫殺無辜。

可笑不可笑?

可笑到了極點。

夜玄陪著家人,回到家中。

“老爺,廖大師來了。”

剛回到院落之中,有人來到老爺子夜洪禮麵前,說道。

“哦?快快請進來。”夜洪禮頓時一喜。

“廖大師是誰?”夜玄眉頭微挑。

夜洪禮麵帶笑意道:“小玄你剛回來幾天可能不知道,爺爺身上有傷,每過一個月就得調養一番。”

“而每次的調養,都是廖大師幫忙。”

“這廖大師是西錦城的煉藥師,已經是三鼎煉藥師,很有名的。”

“三鼎煉藥師?”夜玄嘴角微微一抽,仔細打量了夜洪禮一番,確定了病因所在,緩聲道:“爺爺,等會兒我幫你梳理吧,讓那個廖大師回去吧。”

夜洪禮聞言,不由瞪了夜玄一眼:“小玄,你這可不好,雖然你現在勢力很大,但不管怎麼說,那廖大師一直都在為爺爺調理,怎能這麼做。”

“送他些靈石便是了。”夜玄摸了摸鼻子道。

“夜老弟!”

但這時,外麵已經是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緊接著便是一位白袍老人走了進來。

那白袍老人,年歲看上去和老爺子夜洪禮相差無幾了。

“廖大師來了,快請上座。”夜洪禮熱情地迎了上去。

夜玄看到這一幕,不由搖頭晃腦。

這麼多年,爺爺的脾氣一點也冇變呢。

太重情義了。

就比如,之前兩個臨陣脫逃的供奉,在夜家獨霸萬安城之後,有覥著臉回來,夜玄本意是要讓兩人跪著懺悔,結果爺爺卻是給了兩人不少的靈石,讓兩人離開了……

這讓夜玄暗暗歎氣。

這樣的做法,實在不太行。

容易留下隱患。

他這次回來,必須肅清夜家。

“夜老弟,這位是?”廖大師忽然看向夜玄,疑惑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夜玄周幼薇萬古帝婿最新,夜玄周幼薇萬古帝婿最新最新章節,夜玄周幼薇萬古帝婿最新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