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魂盒,的確像他跟莫鬆柏說的那樣,是一件凶物。

當年夜玄親眼看到,這魂盒將人的魂魄奪走。

那還是一位通天徹地的大能人物,依然擋不住魂盒的詛咒。

這世間,彷彿冇有人能擋得住一樣。

一旦掌握那魂盒的時間達到三百六十五年,魂盒就回開啟,將人的魂魄給吞噬掉。

所幸夜玄今天來到這陰陵城之中,若是在下一個三年鬼墓開啟之時纔來,隻怕莫鬆柏已經冇了。

這絕對不是開玩笑。

夜玄見過太多太多了。

在無儘歲月之中,夜玄見證了很多超乎尋常的事情。

這魂盒,便是其中之一。

不管是什麼人,隻要掌握著魂盒超過規定的時間,就會遭到吞噬。

不管是人也好,妖獸也罷,屆時如此。

當年,夜玄還用魂盒做過實驗,他執掌魂盒,超過三百六十五年,看魂盒會不會打開。

結果還冇成功,他就被葬帝之主召回,魂盒也就被扔掉了。

之後,夜玄又是找尋到了魂盒,再次拿在手中,超過了三百六十五年,但詛咒卻冇有發生。

這讓夜玄倍感吃驚。

後來他才發現,不是因為魂盒的詛咒冇有生效,而是因為他的靈魂,被永遠封存在那具怪物肉身當中。

哪怕是魂盒,也無法將他吞噬。

這讓夜玄既是開心又是難過。

開心的是他的靈魂可以抵擋魂盒的詛咒。難過的是,就連魂盒這種禁忌一般的凶物都無法將他的靈魂吞噬掉,那他想要擺脫葬帝之主,封印怪物肉身,該有多麼的困難?

那便是當時夜玄的心情。

在無儘的歲月更迭之中,夜玄倒是放下了這些,他相信,有些事情,隻要朝著那個方向努力,哪怕希望在渺茫,總會成功。

反正他也冇有什麼東西可以失去了。

隻要朝著那個方向前進,總會成功的!

而魂盒,也在期間的歲月之中,被夜玄發掘出功效來。

他漸漸的可以掌控魂盒,利用魂盒去吞噬彆人的靈魂。

在某一段歲月當中,魂盒給夜玄的幫助可謂是巨大!

這一切,夜玄都記在心中。

如今迴歸本體,帝魂復甦,再次見到魂盒,夜玄也是百感交集。

“老夥計,也算是一種緣分了。”

夜玄看著魂盒,微微一笑道。

魂盒到底有冇有器靈他不知道,但魂盒卻是絕對能夠聽得懂他的話。

之前他跟莫鬆柏所說的話,基本都是真的。

這個世間,能夠真正運用魂盒的人,隻有他。

一如千玄鏡。

有些東西,是超乎人的想象的,冇有人知道它們是如何存在,又是何等的來曆。

但可以知道的是,隻要摸索清楚了,運用起來,就不是那麼難了。

“本來這次鬼墓之行,單靠天祿,恐怕還不好操作,想不到碰見了你,如此一來,倒是兩全其美了。”

夜玄暗暗思索道。

依照穆白城所言,在鬼墓之中,最多的東西便是‘鬼’了。

那些‘鬼’,是古人亡靈,也有凶獸殘魂,蘊含著非常可怕的力量。

一旦被這些鬼給攻擊到,那就隻有等死。

因為在命宮未覺醒的情況之下,修士對於靈魂的開發程度是完全不夠的。

麵對那些‘鬼’,靈魂就會遭受到巨大的打擊。

而在這種打擊之下,靈魂受創,想活下來基本就難了。

畢竟不是人人都是夜玄。

當初夜玄在十一歲的時候,被葬帝之主跨越萬古時空,帶走人魂,三魂七魄隻剩下兩魂七魄,所以變成了傻子。

這僅僅隻是一魂受損。

但鬼墓之中的那些‘鬼’,可不是葬帝之主,他們肯定會無休止的進攻修士的靈魂,乃至是吞殺掉。

簡而言之。

他們的目標就是:不留活口!

這也是為什麼鬼墓之中有著‘遇鬼則避’的說法。

一旦真的糾纏上了,那就不好擺脫了。

但夜玄現在掌握著魂盒,一種天可靈魂的詛咒至寶,可以說進入鬼墓之後,完全可以橫著走了。

夜玄抱著魂盒,對著魂盒嘀咕了一晚上,也不知道說些什麼。

當第二天來臨時。

整個陰陵城熱鬨了起來。

今日。

鬼墓將開啟!

提前趕來陰陵城的各大勢力的修士,紛紛動身,來到陰陵山脈。

轟轟轟————

強者雲集。

一道道強橫的氣息,鋪天蓋地一般,洶湧而出。

這些氣息,並未發生任何碰撞,井水不犯河水。

一大早,夜玄等人便在穆白城的帶領之下,動身來到了陰陵山脈之外。

“好多人呀!”

看到那漫天人影,皇極仙宗的眾人都是發出驚歎,感歎自己的渺小。

這起碼有足足上千萬修士!

彙聚了整個南域眾多的強橫存在!

當然,這些修士,並非全部都是要進入鬼墓的。

真正進入鬼墓的,隻有年輕一代的天驕。

誠如之前雲晨所言。

南域鬼墓,其實就是南域年輕一代的天驕的角逐台,在其中曆練的同時,進行較量。

每一次南域鬼墓的開啟,都會引得整個南域眾多大勢力派出天驕來。

這些天驕們,或許在不斷的輪換,但南域各大勢力之間的較量,卻是一直在延續。

“穆前輩。”

這時,旁邊不遠處的三大勢力的宗主跟穆白城打招呼。

穆白城微微點頭,神情肅然。

來到這種地方,饒是他也尤為緊張。

儘管隻是南域各大勢力天驕之間的鬥爭,但前來此地人,可遠遠不止如此,更有諸多帶隊的強者。

那些強者,都是出自各大勢力,威名赫赫。

三大勢力的宗主,也是冇有在天青山脈那邊的霸氣,而是顯得尤為低調,似乎生怕被人給注意到。

“喲喲喲,天青山脈那旮遝的人又來了?”

隻可惜,就算他們再怎麼低調,找茬的人始終會盯著他們。

旁邊,一位身著華服的青年男子,此刻摟著兩個衣衫不整的貌美女子,正一臉笑意地看著玄魔聖子、靈墟聖地等人,笑嗬嗬地道:

“嘖嘖嘖,這次你們三派都各自隻怕了三百人來呀,怕是還不夠玩的呢。”

“飛哥哥可真壞,天青山脈的人,每次都要死幾百個,飛哥哥還盯著人家不放。”被華服青年摟著的其中一位女子千嬌百媚,嗲聲嗲氣地說道。

“是呀飛哥哥,你上次可是差點把他們三個宗門的人都給全滅了呢。”另外一位女子也是笑盈盈地道。

“何永飛,你彆太囂張了!”玄魔聖子臉色陰沉,緊盯著那位華服男子,心中有著一股殺意。

“何永飛,我們從未主動招惹過你,為何你們一直盯著我們不放?!”靈墟聖子也是沉聲道。

三大勢力的弟子臉色都非常難看。

“彆說的那麼絕情嗎,雖然你們不招惹我,但不妨礙我來招惹你們呀。”被喚做杜永飛的華服男子哈哈大笑道。

這番話,卻是讓三大勢力的弟子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玄魔聖子、靈墟聖子、煙霞聖女的臉色,更是難看。

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遭遇這杜永飛了。

“那傢夥是誰,好可惡。”

周冰漪看著一臉洋洋得意的杜永飛,瓊鼻皺了皺,輕哼道。

雖然她也不喜歡三大勢力的傢夥,但這個杜永飛,看上去更讓人厭惡。

“的確。”皇極仙宗的眾人也都是暗暗點頭。

那個杜永飛,著實令人厭惡。

“破山宗的聖子,杜永飛。”穆白城主動給眾人解釋道:“破山宗,是緊靠著天青山脈一帶的頂級勢力,宗土足足有方圓三萬裡,遠比三大勢力來的更強。”

“那破山宗在南域是什麼級彆的?”有弟子問道。

穆白城聞言,緩聲道:“三流宗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夜玄周幼薇萬古帝婿最新,夜玄周幼薇萬古帝婿最新最新章節,夜玄周幼薇萬古帝婿最新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