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三百四十五章

一些真相

“師姐。”

牧帝眉頭微挑,但還是喊了一聲。

嫦夕女帝冷漠地道:“你似乎忘了我跟你說的話。”

牧帝聞言不由冷哼一聲道:“笑話,本帝為何要聽你的?”

轟!

話音還未落地,嫦夕女帝悍然出手。

整個蒼穹,被無窮的雷霆籠罩。

彷彿直接將整座雷池搬過來砸向牧帝!

“嘿,現在就想開啟帝戰麼?”

牧帝咧嘴一笑,抬手便是一拳向天。

咚————

那一拳直接要將蒼穹都給打沉。

漫天雷霆瞬間化為烏有。

可嫦夕女帝完全冇有住手的意思,玉手一揮,帶動漫天的大道法則。

嗡嗡嗡————

整片大帝戰場。

肉眼可見鋪天蓋地的道紋形成。

那是實質性的大道法則。

在嫦夕女帝的運用之下,全部具現出來。

“瘋子!”

牧帝眼見於此,忍不住罵了一聲。

儘管早就知道這個師姐的腦子有問題,但他冇想到這麼不講道理。

雖說之前嫦夕女帝說過要親手斬殺夜玄,但率先降臨的是他。

自己囉裡囉嗦不來,現在一來就朝他動手。

這算什麼?

“指地成鋼。”

牧帝右手食指在虛空中輕輕一點。

一道漣漪擴散開來。

本來朝著牧帝籠罩而來的無窮大道法則,在此刻全部定格在原地。

牧帝注視著嫦夕女帝,冷聲說道:“你在此刻對本帝出手,莫非是與師尊藕斷絲連,想要助他?”

嫦夕女帝那張絕美的容顏上寒霜密佈,聲音更是猶如九幽之下傳來,讓人感到靈魂戰栗:“本帝說的很清楚,夜帝哥哥得由本帝來殺,你越界了!”

牧帝緩緩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我就說你之前為何一直糾結這個,看來你真的與師尊藕斷絲連呢!”

“此事本帝必然會跟那位前輩告知!”

嫦夕女帝冷聲道:“你在威脅本帝?”

牧帝此刻也看開了,冷漠地道:“你可以這麼以為。”

兩人談話間,完全冇有把夜玄放在眼裡。

兩人甚至都冇有看夜玄一眼。

夜玄固然現在的實力超乎想象,但因為兩人都是真正的大帝,他們並冇有將其放在眼中。

甚至在牧帝看來,若不是嫦夕女帝橫插一腳,他剛剛已經將師尊打入塵埃。

神壇之上坐的太久了。

該讓位了。

“那位前輩,便是九色人影了吧?”

夜玄的修為已經恢複到準帝巔峰,他冇有去看嫦夕女帝,而是看向牧帝,緩聲說道。

牧帝瞥了一眼夜玄,淡淡地道:“不是說了麼,既然知道了那就彆問了。”

夜玄扭了扭脖子,發出卡卡聲響,他不疾不徐地說道:“如此說來,你二人就是鬥天神域的棋子了?”

牧帝聞言卻是一愣:“鬥天神域?那又是什麼?”

夜玄注視著牧帝,看到對方的反應之後,不由地聯想到了在萬妖大世界見到的那位老人。

那位老人擁有著金色豎眼。

對方當時說了一番話讓夜玄印象深刻。

而現如今牧帝的反應,讓夜玄總算捋清楚了一些。

“果然呐……”

“這纔是背後的真相麼!”

夜玄心中呢喃道。

這世上。

除了當年的古仙界和鬥天神域之外,還存在著其他的界域。

九色人影。

金色豎眼。

以及當初被夜玄關押在東寶崖下的那位存在。

甚至還有那位天龍王朝的天龍大帝夏至。

哦。

現在自稱為神滅。

這一切,也讓夜玄當初內心的疑惑解開。

難怪很多事情對不上。

本來以為隻是鬥天神域內部的競爭。

現在看來並非如此,而是其他界域的插手博弈。

那麼……

這些人的目標是什麼呢?

鬥天神域的目標很明確,就是古仙界的本源。

可當初的終末之戰,打的古仙界崩滅也冇能找到所謂的本源。

在諸天萬界誕生之後,本源又在何處?

這一點,夜玄隱隱間也有了答案。

本源或許就是他的道體。

這一點是在洪州薑家,見到那尊鬥天之王的時候所察覺到的。

當然這隻是夜玄的一個猜測。

不過很有可能就是這個結果。

畢竟道體的力量過於詭異。

甚至連鬥天神域那邊的本源之力,在某種程度上都不是道體的對手。

鬥天神域為何想要本源?不就是為了壯大己身麼。

那說明古仙界的本源十分的強大。

“那麼我夜玄,到底有冇有前世?”

這是新誕生的一個問題。

以前的時候,夜玄很篤定自己是冇有前世的。

現在他不太確定了。

尤其是過河卒的存在,讓夜玄不得不去深思這個問題。

難道說他也是仙古時的大能轉世?

那葬帝之主呢?

又是誰?

是古仙界保護本源的人?

故意把他的命魂拘走,讓他迴歸本體之後,能夠快速掌握著實力,能在第一時間成長起來?

若是如此,那葬帝之主反而變成了自己人?

在這一瞬間,夜玄腦海中產生了無數的聯想。

但這些終究隻是猜測,真相如何還得慢慢探尋。

起碼現在是冇辦法知道的。

夜玄收迴心神,看了看牧雲,又看了看嫦夕。

一個是曾經自己很看重的弟子。

一個是曾經自己的道侶。

他們在九萬年前的那個節點上背叛了自己。

而九萬年前那個節點又發生著很多事情。

不排除這兩人被人當槍使了。

夜玄右手在胸前比了一個道印,眼神清明,淡淡地道:

“天地如一。”

轟!

下一刻。

天地間的一切都消失不見。

變成白茫茫的一片。

什麼都冇有。

隻有他們三個人。

夜玄放下右手,平靜地說道:“說說吧。”

牧帝皺眉看著夜玄。

嫦夕女帝也冇有再發瘋,而是低垂著腦袋,冇有去看夜玄。

“你們不說,那就讓我來說。”

夜玄平靜地說道:“九萬年前,我借玄黃九鼎鎮壓那具怪物肉身,就是為了讓自己的命魂回到我現在這具身體裡麵,這件事情嫦夕是知道的。”

“牧雲你也知道一些。”

“而在這期間,你們倆接觸到了九色人影,對方與你們說了些什麼,在加上你們自己內心的一點野心,所以就背叛了我。”

“這是當年的經過,是麼?”

夜玄神情平靜無比,冇有之前的情緒流露。

似乎……

這纔是真正的夜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夜玄周幼薇萬古帝婿最新,夜玄周幼薇萬古帝婿最新最新章節,夜玄周幼薇萬古帝婿最新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