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陣丸撐起一道黑色玄光,籠罩夜玄,破開了混沌。

茫茫混沌在消散,夜玄彷彿進入到了天地未開之時。

夜玄循著古佛老僧的最後一道氣息,不斷深入。

不知道過了多久,夜玄發現了前方的異象。

夜玄見狀,加快了速度。

當臨近那裡的時候,夜玄瞳孔猛然一縮。

那裡,赫然是一座天淵!

一如進入鬼佛天窟的那座天淵!

一模一樣!

但夜玄可以肯定,這絕不是同一個地方!

“鬼佛天窟的原本模樣嗎?”

夜玄皺眉嘀咕道。

鬼佛天窟,原本就是一座禁地,冇有任何的生靈。

存在於西天大世界,之後在太古年間,被西天大世界各大佛門聯手佈局,將古佛老僧送入此地,從此便有了鬼佛天窟。

可關於鬼佛天窟原本的秘密,卻鮮有人知道。

夜玄雖然也知道這個禁地不同尋常,但卻冇有探索到更多。

因為在這裡麵,根本冇有生靈,也冇有任何其他的痕跡,對於夜玄的用處不大。

所以在當年的時候,夜玄並冇有深入瞭解這座禁地。

而今看來,這座禁地秘密不少。

夜玄靠近了那座混沌天淵,抬頭仰望。

“嗯?!”

夜玄又看到了可怕的異象。

一具具古屍,無聲無息的從天淵深處落下,消失在混沌之中。

竟然是形成了一場屍雨。

這似乎有著什麼寓意。

而在混沌天淵的深處,有著一股股恐怖的波動在傳出。

哪怕相隔極遠,都能夠感受到其中毀天滅地的力量在湧動。

就彷彿在混沌天淵的深處,正在發生著一場可怕的戰鬥。

直覺告訴夜玄,那裡隱藏著真相。

但同時也有著一股不安的情緒在升起。

古佛老僧的氣息,便消失在混沌天淵的深處。

夜玄冇有急著做決定,而是在心中詢問白澤。

“這裡,你可熟悉?”

夜玄緩聲問道。

“唔,很熟悉……”

白澤溫柔的聲音響起,帶著一絲疑惑:“但想不起來,或許與那一戰有關。”

夜玄得到這個回答,並不意外,其實他已經猜到了。

“你現在的實力,我不太建議你上去。”白澤繼續說道:“很可能有滅頂之災。”

夜玄虛眯雙眼,如今的他,擁有著無數底牌。

這一點,白澤很清楚,可白澤依然說他會有滅頂之災。

看樣子,這座混沌天淵的深處,蘊含著可怕的力量。

足以毀滅一切的力量!

“去看看吧,到時候你或許能想起什麼來,說不定上麵有讓你更快恢複實力的東西呢。”

夜玄打定主意。

白澤冇有阻止夜玄的決定,隻是讓夜玄小心一些。

於是,夜玄繼續前進了。

但混沌天淵之中,有屍雨形成,夜玄需要規避掉這些古屍,以免發生什麼意外。

靠近混沌天淵,看到一具具古屍從身旁落下,夜玄心中莫名有種悲涼的感覺。

那些古屍,服飾異常古老,甚至比神話時代都要古老。

夜玄認不出來是哪個時代的。

神話時代之前的時代,夜玄所知的並不多,更多是從彆人口中瞭解個大概。

不過這些古屍,很有可能是那一戰隕落的人們。

古佛老僧為什麼知道此地?

他來過這裡?

夜玄心中有一個疑問。

在最後關頭,古佛老僧爆發出全部實力,降臨於此,進入到混沌天淵的深處,想要藉此將危險帶離鬼佛天窟。

古佛老僧是早就知道這裡?還是說從未來一角中隨窺見?

夜玄不得而知,但他卻想弄清楚,那危險到底是什麼?

僅僅隻是一種可怕的詛咒?

恐怕不見得。

帶著疑問,夜玄越過一具具落下的古屍,逆流而上,直入混沌天淵的深處。

可隨著不斷深入,那種可怕的壓抑感,越來越重。

彷彿一座座仙山壓在了夜玄的肩頭,讓他每一步都走的極為艱難。

須知,夜玄如今擁有著五大仙體,以及萬古無一的道體。

儘管夜玄初入大賢境,可真正的實力,卻是足以鎮殺無敵大賢!

可就算擁有著這般通天手段,在這裡彷彿也是很難踏足。

夜玄卻無懼。

萬古歲月,夜玄遇到過的凶險,數不勝數。

眼前這點困難,算不得什麼。

夜玄冇有動用各大體魄的力量硬抗,而是收斂了氣息,轉而體現寂滅仙體的力量。

無窮無儘的死氣纏繞在夜玄身上。

這一刻的夜玄,冇有半點生息,彷彿一個死去無數年的屍體一樣。

隨著這樣的變化,壓在夜玄肩上的可怕力量,也緩緩消散了。

這是一種莫名的法則,似乎隻有死人纔不受影響。

但夜玄並不覺得是這樣,或許隻是他現在修為不夠,所以受到影響而已。

起碼現在的情況來,若是大聖級彆的大能來此,也可以往混沌天淵深處而去。

而準帝,恐怕就可以無視那種力量了。

這些資訊,夜玄都默默地記在腦海中。

他有種直覺,這絕對不是他最後一次來這裡。

以後說不定還會打交道。

將這些資訊記下來,並無壞處。

片刻後,夜玄停了下來。

他抬頭望了一眼,隨後低頭,右手在額頭上摸了一下,放下一看,是黑色的血。

如同古佛老僧眼中流出的黑血一般,其中透著詭異的詛咒,非常可怕。

不過這種詛咒似乎並冇有侵染夜玄的意思,就是純粹的黑血。

“不是那傢夥身上的……”

夜玄看了一眼黑血,便判斷了出來。

這絕對不是古佛老僧眼中留下的黑血。

難道說,那個傢夥來這裡,並非是選擇將危險帶離鬼佛天窟,而是知道鬼佛天窟的危險來自於這裡?

夜玄微微皺眉,聯想著他問話的時候,古佛老僧所指的方向。

不正是他一路走來的這個方向嗎?

“他最後一刻不是讓危險離開鬼佛天窟,因為他知道看到的未來一角是註定的,無法改變的,所以他是藉此給我傳遞一個資訊,讓我知道這危險來自於何處。”

夜玄推算了一番,總算明白了古佛老僧最後那個舉動的意義所在。

“那麼……”

夜玄抬頭看著混沌天淵深處,嘀咕道:“危險就在這天淵深處了。”

“而且與那一戰有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夜玄周幼薇萬古帝婿最新,夜玄周幼薇萬古帝婿最新最新章節,夜玄周幼薇萬古帝婿最新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