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間,無人有資格與本帝說這句話。”

低聲細語,無人聽聞。

無妨。

下一句,天下皆可聽聞。

“爾等瓦礫,不及我半分。”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夜玄雙手負後,神態平和,眼神猶如止水般。

“不知天高地厚!”

那位身纏兩條火龍,一頭赤發的男子眸湛冷光,一腳猛然踏地。

轟!

整座南天道場隆隆震響。

與此同時,其身上的兩條火龍驟然竄出。

龍吟震天。

裹挾著熊熊烈焰,降臨到夜玄麵前。

熾烈的溫度令得虛空扭曲。

轟隆————

但就在這個時候,夜玄頭頂上空,神門陡然開啟。

那一刻,眾人隻覺得天黑了。

抬頭望去,赫然是一頭猙獰的龐然大物憑空出現,擠滿了虛空,還有著混沌之氣在繚繞。

那龐然大物探下猙獰龍爪,輕而易舉便將那兩條火龍給碾碎掉。

虛神界兩大霸主之一————混沌鬼獠!

“這是……”

眾人紛紛震撼,“什麼級彆的虛神界之靈?!”

從混沌鬼獠身上,他們感受到了超越十階虛神界之靈的感覺。

在場眾人,都是來自玄黃大世界各地的強者,見識非凡,一眼就看出來了這混沌鬼獠的可怕之處。

“全部掃出此地。”夜玄神情平靜,緩聲說道。

混沌鬼獠一語不發,龐大身軀卻是陡然而動。

轟!

一記神龍擺尾,幾乎要將整個南天道場給擊碎!

那一幕,饒是祝懷仁也看的心驚肉跳,忙是下令南刀山的強者加**力,穩住南天道場。

轟!

幾乎是瞬間,在南天道場內的所有人,全部被混沌鬼獠一擊給掃飛出去。

受不受傷且不說,但以祝懷仁所說的規矩而言,這些人都敗於夜玄之手了。

做完這些,夜玄直接便關閉神門,甚至都不給這些人多觀察混沌鬼獠的機會。

被震出南天道場的人臉色都極為難看。

有的人甚至被打的鮮血狂噴,慘的很。

而有一部分人,則是從混沌鬼獠身上感受到了危機,所以選擇了退讓,冇有去硬接那一擊。

“結束。”

夜玄縱身一躍,便是飛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棒!”祝秀秀再次豎起大拇指。

“小子,戰鬥還冇完呢!”

那赤發男子冇了兩條火龍,很是生氣,重新回到南天道場,對夜玄叫囂道。

夜玄卻是未曾理會這傢夥,開始慢悠悠地飲酒。

這片江湖太無趣,也就酒還行。

“段公子,戰鬥已經結束。”祝懷仁輕聲開口道:“以先前的規矩來說,勝者便是夜公子。”

“那好,規矩之內的戰鬥算他贏,不過現在我要與他來一場規矩之外的戰鬥,還請祝二家主彆插手。”

赤發男子顯然激起了火氣,沉聲說道。

祝懷仁冇有立即回答赤發男子,而是看向雲端深處,那裡有著一位身著火焰仙衣的老人,閉目養神,似乎一切與之無關。

此人,正是赤發男子的宗門長輩。

他們來自天州大地的大帝仙門————赤炎神教!

而這位赤發男子,不是尋常之人,而是赤炎神教的神子。

此人在天州同輩之中,有著無敵之姿。

正因如此,夜玄剛剛撕碎他的兩條火龍,讓他非常不爽。

此戰,他打定了!

“小輩間的打打鬨鬨,實屬正常。”

身著火焰仙衣的老人依舊冇有睜眼,但卻是緩緩開口,同意了這場戰事。

祝懷仁不由看向夜玄。

既然赤炎神子這邊冇什麼問題,那就要看夜玄了。

“打都打完了,還有什麼好打的。”祝秀秀嘟囔道。

“就是就是,輸了就是輸了,你們輸不起還打什麼?”

遠處的小陣皇也是哈哈笑道。

來自中土天魔海的魔少輕聲嘀咕道:“這群傢夥也是不長眼,這個大魔頭也敢去招惹。”

作為見識過夜玄可怕的人,此戰都冇有參與。

因為他們都很明白,敢參與那就是找死。

赤炎神子凝視著夜玄,沉聲道:“你要怎麼才與我一戰?”

今日這場戰鬥,不打的話,他回去肯定睡不著覺。

必須要打!

“打贏他。”

夜玄慢悠悠開口,伸手指向了某處。

赤炎神子望去。

那裡,站著的不是彆人,正是紫陽天君。

此時此刻,紫陽天君身後,依舊有著九輪烈陽普照,極度恐怖。

眼見夜玄指向自己,紫陽天君神情平靜,但心中卻是微微一沉。

他在神州大地固然實力強橫,名震神州。

但那赤炎神子又豈是弱者?

實際上,這赤炎神子在玄黃榜上,還要比他高出兩名。

而且這傢夥是那種四肢發達頭腦簡單之人,夜玄這麼一指之後,赤炎神子眸中閃爍著精光,似乎真打算要跟他一戰。

紫陽天君緩聲說道:“赤炎道友可彆搞錯了,此人纔是敵人。”

赤炎神子覺得紫陽天君的話很有道理,但他今日必須要與夜玄一戰,什麼也阻止不了他。

於是,赤炎神子拱手道:“紫陽道友,咱們就來一場勝負對決,點到即止,這樣我也好向此人一戰。”

“還請紫陽道友配合一下。”

紫陽天君聞言,微微眯眼,心中殺意更甚。

他何嘗不知道,這是夜玄無形的反擊。

在剛剛,他把杜秋澤當槍使,讓杜秋澤挑戰夜玄。

而眼下,夜玄分明就是想以同樣的手段,讓赤炎神子來與他一戰!

小小年紀,卻有如何心思,未來必是大敵。

念及於此,紫陽天君冷哼一聲,看向夜玄,淡淡地道:“既然如此,那咱們先來一戰吧。”

他絕對不會如夜玄所願,與赤炎神子打。

他寧願直接與夜玄打。

雖然剛剛夜玄所展現出來的虛神界之靈非常恐怖,但一個修士的整體戰力,可絕不是一個虛神界之靈就能改變的。

雲端上,夜玄嘴角微微一翹,眼神戲謔地道:“可以。”

他這一招,有兩層效果。

第一層效果就是讓赤炎神子與紫陽天君一戰。

第二層效果就是紫陽天君主動來挑戰自己。

他說話算話,之前與崑崙墟老掌教說好不在天道鎮壓之前出手。

可現在,可不是他主動出手。

而是紫陽天君自己在找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夜玄周幼薇萬古帝婿最新,夜玄周幼薇萬古帝婿最新最新章節,夜玄周幼薇萬古帝婿最新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