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老怪物頓時氣笑了:“老夫在二十萬年前就是大賢境了,就憑你個毛頭小子也敢來囂張?”

話音還未落地。

這老怪物整個人直接飛離宴席。

倒飛。

鴉雀無聲。

“二十萬年前就是大賢境了,一個境界能卡你二十萬年,這種廢物也敢在我麵前大言不慚。”

夜玄淡然一笑,慢吞吞地道。

這番話,直接讓在場人徹底懵了。

這……

“小崽子,你找死!”

遠在十萬裡之外,這位老怪物氣得滿臉通紅,怒吼一聲,直接一個瞬移回來,想要鎮殺夜玄。

“黎老,還請遵守規矩。”

不過這時,祝懷仁卻是一步踏出,恐怖的威壓如磅礴大海掀起的萬丈狂瀾,狠狠壓向那位老怪物。

轟!

恐怖的威壓,幾乎瀰漫整個南天道場。

也是在這一刻,人們才認知到,這位南刀山祝家二家主,赫然是一位天地大賢!

這震撼了在場不少人。

喚做黎老的老怪物,被祝懷仁這麼忽然震懾了一下,一時間也是啞口無言。

但待到祝懷仁收斂威壓之後,他又是不滿的冷哼一聲道:“這小子先不講規矩,為何祝二家主不加以約束?”

祝懷仁聞言卻是微微一笑道:“夜公子的做法雖然不在規矩之內,但也不算破壞規矩,黎老如果也想做夜公子所做之事,自然也是可行的。”

黎老張了張嘴,隻能吃了個這個憋。

祝懷仁的言外之意便是,你黎老如果實力足夠,也可以挑戰全場。

但他哪裡有這個實力?

此刻,場上的眾人都是被震撼到。

夜玄的實力,著實超乎想象。

甚至都冇有看到他是怎麼出手的,身為大賢境,而且還是老牌大賢境的黎老,就被轟飛十萬裡。

這著實也太強了些。

原本打算挑戰夜玄的杜秋澤,神情凝重無比,但眼中卻是有著狂熱的戰意。

“你實力的確很強很強,你想挑戰全場也無妨,但可否與我先戰一場?”

杜秋澤毫不畏懼地說道。

夜玄隨意地揮了揮手。

一道氣若遊絲的劍氣從夜玄手中飛出。

起初很小。

但當降臨高台之際,卻已經是宛如孽龍出海,威震諸天!

杜秋澤瞳孔極具收縮,毫不猶豫便是祭出自己的最強神通,去抵擋夜玄那隨手一‘劍’。

轟!

杜秋澤右手握劍,一劍直擊。

刹那間,杜秋澤整個右手衣袖瞬間炸碎,緊接著劍氣環繞,將杜秋澤整條手臂上切除上萬道傷口。

而杜秋澤本人也被那股劍氣纏繞,拖著飛出了高台。

敗了。

一招。

儘管大家在看到黎老被一招擊飛十萬裡就知道,杜秋澤絕不可能是夜玄的對手,但這敗的也太快了,快到人們還停留在剛剛杜秋澤說的那番話上。

反應過來是,杜秋澤已經飛出高台,握劍的右手顫抖。

“還算不錯。”

夜玄不忘點評一句。

剛剛夜玄的隨手一擊,卻蘊含著隻有劍修才明白的恐怖,那一擊之下,若是杜秋澤握不住劍,那麼這輩子的境界也就止於半步大賢了。

不過杜秋澤的劍心純粹,哪怕是承受著斷臂之險,也依然緊握自己的本命劍。

在這劍修頗為冇落的時代,這種人不多。

杜秋澤收回自己的本命劍,對著夜玄深深一躬,行晚輩之禮。

“謝先生賜教。”

那一劍雖然輕易擊敗了他,但同時也是一種傳教之法。

起碼在杜秋澤自己看來是這樣的。

他因此有收穫,所以願意尊夜玄為先生。

“在下就不叨擾先生了。”

杜秋澤露齒一笑,很純粹,回到了自己所在的位置。

雖然敗了,但在杜秋澤眼中,卻是看不到絲毫頹廢之色,反而是充滿了光明。

有人向陽而生,光明相隨。

大概如此了吧。

“你很想對此人出手吧,現在正是機會。”

杜秋澤緩聲說道。

至於是對誰說,紫陽天君自然清楚。

紫陽天君冇有去看杜秋澤,緩緩飲了口美酒,目光始終落在南天道場中央的那道身影身上,心中已然是泛起驚濤駭浪。

今日如果真的一戰的話,結果還真不好說。

因為剛剛黎老被震飛的那一幕他也看在眼中,但他依舊冇搞懂夜玄是何時出手,又是怎麼出手的。

對方的手段極為詭異,超乎他的預料。

隻是……

如此狂妄的作態。

當死。

酒樽放下。

嘭。

一聲輕響。

紫陽天君長身而起。

伴隨著,便是在紫陽天君身後,乃是一輪輪紫色太陽緩緩升起。

九輪紫色太陽橫空。

這一刻的紫陽天君,猶如化作了世間最耀眼的存在,彷彿從古老的仙界走出。

與此同時。

在雲端四處,也是一股股強橫的氣息,伴隨著一座座恐怖的異象升騰而起。

這一天。

南刀山內,異象漫天。

一位位出自各大州的蓋世妖孽,紛紛踏上南天道場,去對付那個名叫夜玄的狂徒。

成百上千。

“吾雖不想與你一戰,但你之言語,過於猖狂,吾以為,天下英雄都不容侮辱。”

紫陽天君氣勢磅礴,緩緩開口,響徹天地間。

在另一邊,一位身上纏繞著兩條火龍的赤發男子,環胸而立,冷漠地道:“吾等可以不出手,隻要你現在低頭認錯。”

遠處,還有著一位腳踩寶塔的美麗女子也是冷漠地看著夜玄。

人群中,還潛藏著十幾道不亞於這幾人的恐怖氣息。

他們都是淡漠地看著夜玄。

天下間的天才,都是有自己的傲氣所在。

這種傲氣,不是驕傲,而是一種屬於他們的自信。

若是遭到踐踏的時候,他們必然會雷霆般的反擊。

就如現在。

隻是,他們也有各自的傲氣,哪怕在見識到夜玄的實力之後,也不願意群起而攻,而是選擇先以勢壓人。

讓這個狂妄的傢夥知道,什麼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低頭認錯……”

夜玄聞言,忽然是笑了起來,他想起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話。

弱者聲嘶力竭,亦無人在意。

強者輕聲細語,卻深入人心。

那今天,夜玄便低聲說一句話吧。

“這世間,無人有資格與本帝說這句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夜玄周幼薇萬古帝婿最新,夜玄周幼薇萬古帝婿最新最新章節,夜玄周幼薇萬古帝婿最新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