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漠佛土,雲蒼山。

蒼生寺。

寺廟中人還未散去。

卻見一道玄光閃現。

眾人望去。

“明海師兄?”

方丈明山大師疑惑開口。

眾人也都是看向去而複返的灰袍老僧,有些疑惑。

這未免也太快了吧?

法號明海的灰袍老僧額頭上的冷汗還未散去,他迎著眾人的目光,神情凝重無比地道:“皇極仙宗的武鳴劍賢回來了……”

“什麼?!”

話音落地,整個蒼生寺鴉雀無聲。

灰袍老僧看向方丈明山,也就是自己的師弟,他緩聲道:“此人要求你親自去一趟,好談談蒼生寺與皇極仙宗的事情……”

眾人聞言,紛紛變色。

在場之人都是九萬年前的強大存在,他們都很清楚武鳴劍賢的強大。

若是真的讓明山方丈前往,此行生死不知啊!

“老衲提議,彆去。”

灰袍老僧神情凝重無比,緊盯著方丈明山大師。

眾人目光都是括在灰袍老僧身上。

灰袍老僧凝聲道:“之所以會如實說出此人的要求,是因為他在老衲身上下了禁製,若是老衲緘口不言,那麼這劍賢武鳴勢必降臨我蒼生寺,屆時纔是我蒼生寺之大難。”

“眼下禁製已經解除,老衲也不會讓方丈師弟前往皇極仙宗。”

“武鳴劍賢此舉,就是要辱我蒼生寺,方丈師弟若是前往,勢必會被針對,甚至說不準會被留在皇極仙宗。”

灰袍老僧將這其中的利害關係說了出來。

眾人互視一眼,都是看出了對方眼中的憂慮。

“可如果不去,那皇極仙宗那邊,恐怕也不會輕易放過我蒼生寺。”

長眉老僧緊皺眉頭,這般說道。

灰袍老僧不語。

這也是他所擔憂的一個問題。

一時間,蒼生寺內一片沉默。

過了片刻,方丈明山大師緩緩說道:“也有一個計劃,那便是老衲前往中玄山,但不以大賢手段前去,而是步行,對皇極仙宗那邊宣稱便說是我蒼生寺的贖罪之行。”

“如此……也隻能解燃眉之急,無法徹底解決此事呀。”

長眉老僧歎氣道。

倒是灰袍老僧,意會了明山大師的意思,皺眉道:“方丈師弟是想藉此拖延時間,等待我蒼生寺的強者從天域下來嗎?”

眾人皆是看向方丈明山大師。

明山大師微微頷首道:“不錯,老衲正有此意。”

長眉老僧歎了口氣道:“眼下也隻能如此了。”

“隻希望蒼生寺的前輩能快些從天域下來吧。”

蒼生寺,原本該有四位大賢坐鎮。

之前的明空老僧,以及身著灰袍的明海老僧、方丈明山、長眉老僧這四位。

其中明海老僧的實力是最強的,天道賢中期。

明空老僧則是天道賢初期。

至於明山和長眉老僧,都是大賢境。

按理來說,他們不該畏懼一個對應天道賢的天地大賢纔對,但用他們的話來說,那個天地大賢是武鳴,人稱劍賢的存在。

隻有他們這一輩人,才知道這其中的分量。

又或者,瞭解皇極仙宗曆史的皇極仙宗之人……

中玄山。

皇極仙宗的大殿之中。

皇極仙宗所有高層,全部來了。

他們都是看著主位上那位一襲黑袍,滿頭白髮的老人,激動得熱淚盈眶。

“拜見老祖。”

包括華雲長、三祖在內的所有高層,紛紛向這位老人行禮。

老人不是彆人,正是劍賢武鳴。

此刻,看著跪拜在地的後人們,武鳴有些出神,待到回過神來,他掃視眾人一番,目光落在了周子皇身上,緩聲道:“你便是這一代的宗主?”

周子皇拱手道:“晚輩周子皇,見過武鳴老祖。”

武鳴想了想,輕聲問道:“周浮山是你的誰?”

周子皇如實道:“他老人家是晚輩的太爺爺。”

武鳴微微頷首道:“與我說說當下的皇極仙宗吧。”

周子皇倒也不含糊,如實將皇極仙宗這些年所發生的事情講給了武鳴聽。

武鳴聽得直皺眉頭,尤其是聽到皇極仙宗在第二戰之中甚至被南域一個小宗門給欺負,氣得那是火冒三丈。

這可讓華雲長等人愧疚不已。

參與當年第二戰的,當今隻有他還活著。

華雲長上前主動請罪,武鳴直接降下懲罰,讓華雲長去思過崖麵壁十年。

其餘人為華雲長開過,但都被武鳴給罵退。

隻有走出大殿的華雲長,發現了不對,因為他發現自己在當年那一戰毀掉的一雙神眼,竟然是恢複了過來。

皇天神眼,回來了!

華雲長熱淚盈眶,他回頭對著大殿三拜,隨後去往思過崖閉關。

他知道,皇極仙宗的輝煌要回來了!

…………

皇極仙宗後山。

少年一襲黑袍,躺在一塊大石上,不時飲酒,出神望著遠方。

不遠處,有著戰神幡在飛揚。

片刻後,戰神幡下出現一位黑袍老人,滿頭霜白,他滿目滄桑看著那戰神幡,唏噓不已。

九萬年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

周子皇與他述說這些年所發生的的事情,實際上他早就推算出來了。

這一切,又怪得了誰呢?

雙帝?

敢去怪嗎?

武鳴自嘲一笑。

武鳴瞥了一眼在不遠處躺在大石上的少年,閃身坐在少年身旁,笑著道:“你叫夜玄?”

夜玄並未理會武鳴。

武鳴倒也不奇怪,他看著戰神幡飛揚,歎道:“昔年我皇極仙宗巔峰之時,祖師爺在此出征,攜戰魔洪淵、劍皇軒轅及麾下十大帝將,那是何等風光。”

“儘管現如今遠不如當年輝煌,但皇極仙宗在此,就不容許任何人侵犯!”

武鳴說到這裡時,渾身劍氣如長龍戾嘯,恐怖無比。

“九萬年前的雙帝呢?”

夜玄卻是平靜開口。

武鳴身側的那些劍意驟然一泄。

夜玄冇有理會武鳴的情緒變化,淡淡地道:“彆說什麼九萬年前是道州五大域的五座大帝仙門威逼,實際上都明白,雙帝纔是罪魁禍首。”

“你敢對雙帝拔劍嗎?”

夜玄扭頭看著這位號稱劍賢的老人。

武鳴凝視著這位近年來被譽為皇極仙宗中興之主的少年,沉默不語。

“終究還是不敢嗎?”

夜玄譏笑一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夜玄周幼薇萬古帝婿最新,夜玄周幼薇萬古帝婿最新最新章節,夜玄周幼薇萬古帝婿最新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