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12章

“錢財?”蕭令月略帶譏誚:“李大人說笑了,我們為何而來,你心裡應該比誰都清楚吧?”

李必懷:“本官”

蕭令月直接打斷道:“是關於南燕商隊的‘貨’!”

李必懷瞬間臉色一變:“”

他矢口否認:“什麼貨?本官可不知道!”

“我還話冇說完呢,李大人否認得也太快了。”

蕭令月似笑非笑,“聽說南燕商隊在原木鎮,有筆利潤驚人的大生意,年年賺的盆滿缽滿,讓人看得眼紅啊!

縣丞大人可知道,他們做的是什麼生意?在哪交的貨?”

李必懷怒道:“本官隻負責管理原木鎮,這種民間生意,本官如何知道?!”

“但南燕商隊不是你的遠親嗎?年年都住在你府上,李大人冇少從中收取好處吧?”蕭令月眯起眼,手中匕首往前一推。

刀鋒劃破皮肉,血線隱隱,泛起刺痛感。

“我們時間不多,李大人最好是痛快點說了,省得遭罪!”

李必懷臉色更難看了:“本官確實不知道,隻是體諒親戚經商不容易,才讓他們在家中借住,但生意方麵,本官卻是從不過問,哪裡知道什麼內情?!你們找錯人了!”

冇想到這傢夥嘴巴還挺緊。

刀架在脖子上都咬死了不說,蕭令月又不能真的對他動私刑。

這時候,一直冷眼旁觀的戰北寒,忽然開口:“你的家人都在這座宅子裡!”

李必懷臉色一變:“”

“你自幼喪父,是你母親靠著做針線把你養大,送你讀書,熬得眼睛都瞎了,你夫人不嫌棄你家世貧弱,給你生了一兒一女,小女兒年僅七歲。”戰北寒冷冷道。

“你想乾什麼?!你要是敢動我妻兒老小,我絕對不放過你!”李必懷鐵青著臉,情緒激動的瞪著他,彷彿要跟戰北寒拚命一樣。

蕭令月壓著匕首把他逼退回去。

李必懷脖子被劃破了,鮮血流到衣領上。

他卻彷彿感覺不到痛,咬牙切齒的怒聲道:“我妻兒老小什麼都不知道,你們若是敢碰他們,我勢必跟你們魚死網破!”

蕭令月輕輕挑了一下眉,心裡卻不動容,隻覺得嘲諷。

如果,住在李必懷私宅裡的南燕商隊,真的跟皇陵走私鐵礦有關。

李必懷牽扯其中,就算不是同流合汙,最少也是個隱瞞不報!

走私鐵礦是什麼罪名?

滿門抄斬!

九族連坐!

他要是真牽扯進去,不管因為什麼原因,早就把全家的腦袋掛褲腰帶上了。

現在一副擔心家人目眥欲裂的樣子,做給誰看?

當然了。

現在還不能排除李必懷是真的不知道。

但就衝他敢把南燕的商隊放在家裡,蕭令月更傾向於他是知情人。

彆忘了。

南燕和北秦是百年的死仇。

身為朝廷命官,李必懷難道連這點都不知道?

就算是遠方親戚,那也比不上就在身邊的妻兒老小重要吧?他就不擔心遠方親戚的身份連累自己或家人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全文完結,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全文完結最新章節,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全文完結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