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朗他……還在醫院裡躺著呢!我想他醒來的時候,能見到你們母子倆!”

終於,河屯還是用上了最後的殺手鐧。他知道雪落深愛著他的兒子封行朗。

轉身離開的雪落腳步一頓,急聲詢問,“行朗他,他怎麼了?”

“阿朗連夜開車過來找你們母子……在峽穀的急轉彎處連人帶車一起滾下了山溝裡,差點兒困死在下麵。”

河屯的眼眸裡,蓄滿了對兒子的心疼和對自己的悔不當初。

“那行朗傷得重不重?”

“左腿斷了。好在送去醫院及時,保住了!”

隨著河屯的話落,淚水便已經在雪落的眼框裡打轉了。

“都怪我……一時的肆意妄想,差點兒又害了阿朗!雪落,趕緊跟我回去吧,阿朗要是醒來見不著你,肯定又要執意過來找你了!”

河屯蠕動了一下唇,“錯是我犯的,跟阿朗無關!封團團真不是阿朗的私生女,他冇有欺騙你!”

雪落怔滯的原地,可一顆關切的心,早就飛回了男人的身邊。

“雪落,要不你帶著諾諾先回去吧。封行朗那麼惜愛你們母子,指不定他真會拖著斷腿找來呢!這裡山高水險的,彆再又出事了!”

見河屯說得還算誠懇,左安岩便幫腔了一聲。

他看得出,河屯並不是一個擅於表達自己的情感的人。

雪落跟著點了點頭,也順勢給了自己台階下。她實在心牽於那個斷了腿躺在醫院裡的男人。

更何況男人是為了來找她們母子而意外受傷的。

怪就怪河屯好好的做什麼春秋大夢呢!

“河屯啊河屯,你一而再直接或間接的傷害你自己親生的兒子,難道你就不心疼,不內疚,不慚愧嗎?!”

雪落還是忍不住埋怨了河屯一聲。

河屯緩緩的微眯了一下眼眸,“我一定會把那個戲弄我們父子的人給揪出來的!”

戲弄他們父子倆的人?

是誰?

藍悠悠麼?

她竟然會愚蠢到拿她自己的親生女兒來當籌碼?

誰給她這樣的自信?

還是另有他人?

暫時管不了那麼多了,雪落實在是心疼那個受傷的男人。

“諾諾……諾諾……快出來吧!我們先跟你義父回家看你親爹……你親爹來找我們的時候受傷了。諾諾……諾諾……”

雪落覺得奇怪:自家兒子不是應該在聽到他親爹受傷時,就會從牆角外麵的蘆葦裡蹦噠出來嗎?

這小東西怎麼比她還沉得住氣?!

“諾諾……出來了,我們回家了!”

雪落徑直朝兒子藏身的土牆走了過去。

等雪落翻過土牆,並扒開蘆葦時,卻冇有找到兒子林諾。

“十五……十五!”

河屯跟邢老五一前一後的躍身跳下,“十五人呢?”

“諾諾剛剛還藏在這裡的!就在你們進來之前冇多久……也就十來分鐘的時間!”

雪落也慌了神兒,便開始滿犄角旮旯的尋找起兒子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夏漓歌容焱重生,夏漓歌容焱重生最新章節,夏漓歌容焱重生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