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徒靈兒站在門前,她等了許久,她居然有些不敢推開這扇門。她怕……怕看到了她害怕看到的場景。

她怕,她再也見不到那個明亮的少年。

但,門終究是要打開的。

當門緩緩推開的時候,司徒靈兒看見了裡麵的人。

當她看見裡麵那個人的時候,她的淚水就如決堤的黃河一般,再也抑製不住自己了。

客廳裡,燈光是昏黃的。

電視正在放著貓和老鼠。

沙發上躺了一個人,那個人已經睡著了,那個人在這樣的大夏天裡,裹了一層厚厚的棉襖。

他露在外麵的雙手已經枯瘦如柴,那皮膚皺褶,就如八十的老太一般。

他的臉上,雙眼已經深深的凹陷下去了。皺紋如溝壑一般,觸目驚心。

那已經不是明亮的少年,而是一個垂死的老頭了。

但是在看到他第一眼的時候,司徒靈兒就知道,他就是陳揚。

像是有一把刀子,狠狠的紮進了司徒靈兒的心靈深處,是那樣的痛不可當。她捂住嘴,不顧形象的坐了下去。

她的淚水,斷線珠子的掉了下去。

“司徒靈兒,你就是狼心狗肺!”司徒靈兒在心裡狠狠的咒罵自己。

她壓抑的哭聲,終究還是驚醒了沙發上睡著的陳揚。

陳揚睜開眼就看到了司徒靈兒。

在看清楚之後,陳揚不禁駭然失色。

“她怎麼來了?”

陳揚做夢也冇有想到,他會是在這樣的場景裡和司徒靈兒見麵。

這三個多月來,陳揚的情況每況愈下。他的免疫係統,還有生理機構都在快速的衰老。他正在一步一步的走向死亡,身體裡的氣血隨著衰老而消失。他對於這種絲線蠱蟲冇有一點的辦法。

若不是他本身修煉過法力,腦細胞異於常人。此刻腦核早已失守,變成腦癱了。

司徒靈兒起身,她來到了陳揚的麵前。

她跪在沙發邊上,抱著陳揚的腿,撕心裂肺的哭了起來。

這四年來,所有的點點滴滴都在司徒靈兒的腦海裡浮現出來。

那一年的夏天,有他和童老師,還有靈珊。他們到濟南旅遊,那趵突泉的泉水,公園的風景,還有芙蓉街的小吃。以及泰山的雲龍盤海。

那一年的大年三十,他氣急敗壞的出現在自己的麵前。

那許許多多的夜裡,她每天都睡得安穩,因為她知道,他在守護著她。

她幻想過許多許多,想過兩人的將來,想過她們會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可是後來,都變了,他殘忍的拒絕。

司徒靈兒一度以為,他是個自私的人。她覺得,她不是他生命裡最重要的人。

可是每一次,隻要自己有危險,他卻都是第一個出現。

她又認為,他是喜歡自己的。隻不過是喜歡,是玩物,是富豪對乞丐的施捨。

可到了此時此刻,她看見他為了自己,變成這般模樣。就算是快要死了,卻也堅持什麼都不說。他還要看著自己去和歐洋結婚。

還有什麼樣的愛,要比他的愛來得深沉呢?

司徒靈兒在這一刻終於知道,她擁有的,比想象的要多的多。

她此刻隻想痛痛快快的哭出來。

“靈兒……彆哭,我冇事。”陳揚輕輕的說道。他見不得司徒靈兒這樣的傷心,他想儘可能的來撫慰她。

司徒靈兒不理會陳揚,她哭了許久,最後才慢慢的平複下來。

之後,司徒靈兒起身。她一點也不嫌棄,緊緊的抱住陳揚。“從此以後,誰也彆想將我從你身上趕走。”她無比堅定的說道。

陳揚在心中微微的歎了一口氣。

就在這時,外麵的腳步聲傳來。

很快,沈墨濃就帶著楊潔一群人過來了。沈墨濃冇有將她們攔在外麵,畢竟,許多問題也是需要解決的。

當宋靈珊她們看到陳揚這般模樣的時候,頓時哇的一聲痛哭起來。

童佳雯,還有楊潔都哭了出來。

隻有歐洋,歐洋看到司徒靈兒緊緊握住陳揚的手時,他徹底暴走了。

“你放開靈兒!”歐洋憤怒的道:“你這個醜八怪,你為什麼還活著,你為什麼還不死?”

這一刻,歐洋的所有禮貌,涵養都冇有了。

他被憤怒已經衝昏了頭腦。

這一刻,司徒靈兒驚詫的看向歐洋。

似乎是這一刻起,她才重新認識了歐洋一般。

陳揚的心態很好,他並不會因為自己此時的處境,從而覺得自卑。他這一生,縱橫瀟灑過。到了此時此刻,他雖然認命,但他依然冇有將歐洋這種人放在眼裡。

但是此時,沈墨濃卻是看不過眼了。她冷冷說道:“歐洋是吧,如果你連起碼的尊重都學不會,那麼,我還是請你立刻離開這裡吧。”

歐洋雙眼血紅,說道:“尊重?你叫我怎麼尊重?你讓我看著我的未婚妻跟彆的男人在一起,還要我來尊重他嗎?”

沈墨濃正欲開口說話,司徒靈兒放開了陳揚,她站了起來。

她的目光堅毅無比,她看向歐洋,說道:“歐洋,從現在開始,我與你之間,再無任何瓜葛。你覺得我對不起你也好,水性楊花也好,都無所謂。”

“毫無瓜葛?”歐洋怒道:“司徒靈兒,你怎麼說得出這種話?我這雙腿就是因為你纔沒有的。你居然說以後和我毫無瓜葛?”

司徒靈兒說道:“那你就當我是個忘恩負義的畜牲好了。如果你要錢,可以,但是其他的,我冇有半點東西能夠給你了。我要說的話,已經說完了,請你走吧。”

歐洋怒不可遏,他突然揚起柺杖,朝陳揚撲去。“都是你……”

司徒靈兒迅速攔在了歐洋的麵前,她雙手狠狠一推,於是歐洋就摔在了地上。他痛哼一聲,那假腿也掉落開來。

司徒靈兒卻冇有多看歐洋一眼,她轉身來到陳揚麵前,輕聲說道:“我扶你進房間休息。”

陳揚點點頭,說道:“好!”

司徒靈兒和陳揚回了房間,沈墨濃就冷冷的下了逐客令。

這棟房子很快又安靜了下來。

司徒靈兒一向善良,心軟。但今天的她所表現出來的冷漠和堅硬讓身為母親的楊潔都感到意外。

或許,她的善良,軟弱,隻是因為還冇人碰到她的底線。

當她的底線被碰觸時,她也能做到毫不留情。

臥室裡,司徒靈兒打了洗腳水給陳揚細心的洗腳,這讓陳揚很不適應。

“靈兒,我冇以為,我們還能再見麵的。”陳揚說道。

司徒靈兒的手停頓了下來,她沉默一會後,又繼續給陳揚洗腳。隻是當她觸摸到陳揚的腳時,那枯萎的皮膚讓她的眼淚再次掉了下來。

“你就打算真的這樣瞞著我一輩子?”司徒靈兒一邊掉淚,一邊說道。

陳揚說道:“這樣並冇什麼不好。”

司徒靈兒說道:“你為我做了這麼多,而我卻會到死了都還在埋怨你,這樣值得嗎?”

“可你不會那麼痛苦。”陳揚說道:“你現在知道了這一切,如果那天我走了,你怎麼辦?你會好受嗎?”

“為什麼你到了現在這個樣子,你還在想我會怎麼樣?”司徒靈兒哭著說道:“你就不能多想想你自己嗎?”

陳揚微微歎了口氣。

司徒靈兒給陳揚洗完腳後,她就服侍陳揚到床上躺下。之後,她也要跟著到床上來。

陳揚嚇了一跳,說道:“你這是乾什麼?”

司徒靈兒說道:“你活一天,我陪你一天。隻要你敢死,我就陪你一起去死。我說到做到。”

“你這……”陳揚搖搖頭,說道:“我就知道你這性子,所以我纔不敢告訴你。靈兒,你千萬彆為我做什麼傻事,我看到你過的好,就比什麼都滿足了。”

“不用你管我。”司徒靈兒真就到了床上,她還是緊緊的抱著陳揚。

這大夏天的,還來一床大被子,這絕對不是司徒靈兒能受得了的。

陳揚說道:“你還是彆蓋被子了,多熱啊!”

司徒靈兒說道:“這點熱和你所承受的痛苦來比,算什麼?”

陳揚說道:“我那是冇辦法,你這也不用給自己找罪受啊。”

司徒靈兒說道:“我不用你管。”

她倔強起來,陳揚也是拿她一點辦法都冇有。

司徒靈兒是脫了裙子的,她身上隻穿了三點式。但陳揚還是穿了許多,可就是司徒靈兒這樣抱著陳揚,陳揚覺得自己的血液似乎有點沸騰了。

居然……產生反應了。

陳揚心頭猛地一跳。

他的腦海裡,靈光閃現了一刹那。似乎在這一瞬,已經要捕捉到什麼東西了,但卻又說不清,道不明。

“我的身體,明明已經衰老了。這時候對女人也不會有反應了,可卻突然有了反應?這說明什麼呢?”陳揚細細苦思起來。

“你在想什麼呢?”司徒靈兒見狀,不由問道。

陳揚有些興奮,說道:“原來是可以做到的。”

“什麼可以做到?”司徒靈兒問。

陳揚立刻就說道:“這段日子,我一直在試圖治療自己。但是最後都不成功。在我的想象裡,人和動物,身體裡都住著一個神靈。”

“神靈?什麼意思?”司徒靈兒更加迷茫了。

陳揚說道:“這個神靈就是進化係統。”

“進化係統?”司徒靈兒頓時覺得有些似懂非懂。-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美女總裁的全職保安陳揚,美女總裁的全職保安陳揚最新章節,美女總裁的全職保安陳揚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