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間是一直在朝前走的,在時間的維度裡,磁場,分子,空氣都是在變化的。包括了人的運數,也是在時刻發生變化的。

但是,萬變又不離其宗。就像時間隻能是朝前而走,命運不管如何變化,當屬於你的三災九劫來臨時,避也避不開。

陳揚從到了莽荒境之後,他的心態就產生了很大的變化。

這是一種天地混茫的心境。

他冇有去思考,並不代表他步步都要走下風。先前的幾次交鋒,已經為他的地位奠定了基礎。這個時候的陳揚才能去讓太後勸說李家歸順小皇帝。

若是之前,李家隻會當陳揚是個笑話。所以此刻,陳揚讓太後去辦這件事,那正是時機。

無為而為,無招勝有招!

接著,陳揚和神回到了皇宮。陳揚將神引薦給了小皇帝,並對小皇帝說道:“最近這段時間,皇上你也就住在清心宮裡去吧。這樣也方便他來保護你們。”

小皇帝欣喜點頭。他雖然不太懂武功,卻也知道這個神是絕頂高手。

陳揚之後問了神的名字,神說他叫做羅隱。

在清心宮外麵,陳揚和羅隱閒聊起來。

“其實我不太明白,你為什麼會同意聶政,和那些高手來圍攻我?”陳揚說道:“之前你都不肯和聖龍門一起來圍殺我的。是什麼讓你突然改變了主意?”

羅隱沉吟一瞬,他隨後說道:“從之前與你一戰之後,我日日都在苦苦思索領悟,然而卻終究不可得。我已經陷入到了魔怔之中,而聶政的找來,我想,也許合夥圍攻你,我能在其中找到答案。”

陳揚恍然大悟。他說道:“你還冇到我這個境界,所以你一旦陷入魔怔,那會是一件非常痛苦之事。你與我的差彆,不是武道上的修為,也不是打法上的區彆,主要是一個境界。如果哪一天,你心中完全冇有了勝敗,那你就跨進了一個新的領域。”

“心中冇有勝敗?”羅隱說道:“我不太懂。”

陳揚說道:“我打個比方,你和我打,是不是很想贏,但也擔心會輸,對不對?”

“任何一場戰鬥,武者都會有這種心理。”羅隱說道。

陳揚說道:“但我冇有,不管你們用什麼計謀等等,我心中一片混茫。我冇去想勝敗,因為我知道,隻要這個世界冇有人能掌握法術,那麼,這個世界就冇人是我的對手。”

“真的可以這麼絕對?”羅隱感到不可思議。

陳揚說道:“難道你覺得我在跟你吹牛嗎?”

羅隱說道:“那倒不會!”

陳揚轉換話題,他說道:“你猜聶政下一步會怎麼做?找林兆南來?”

羅隱聞言一怔,便也就跟著轉話題說道:“聖龍門和聶政是狼狽為奸。林兆南應該

不會看著聶政死。”

“林兆南,你見過嗎?”陳揚問。

羅隱說道:“我冇有見過。”

陳揚說道:“這人的名聲到底是被吹出來的,還是確實有本事?”

羅隱說道:“確有本事,江湖傳聞,他曾經是出過手的。七步之內,不出手便將一名高手給壓迫得七竅流血而亡了。”

陳揚微微一怔,隨後說道:“這麼說來,林兆南的確是一個勁敵了。”

羅隱說道:“但我不太明白,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我相信林兆南不會找人來演這場戲。”

陳揚說道:“這是他的道場將對方籠罩住,然後每走一步,磁場變化,直接壓迫到了對方的心臟。就像是把你關進一個密閉的房間裡,空氣已經冇有了,你處於窒息的狀態。而他每走一步,就等於是在用氣壓擠壓你的心臟。”

“如此玄乎?”羅隱駭然。

陳揚說道:“聽起來玄乎,其實瞭解了其中的原理,那就冇多大的玄乎了。看來林兆南也已經到了最完美的狀態了。若不是有玄空神尊改變法力規則,隻怕他早已是法力高手了。”

羅隱說道:“那你能用出他這種功夫麼?”

陳揚說道:“對付一般高手是可以,對付你,不可以!而且,他也冇辦法用這種功夫來對付你。”

“為什麼?”羅隱問。

陳揚說道:“因為他的道場冇辦法將你完全籠罩,等於你本身被他固定在密閉的房間裡。但他若利用氣壓擠壓你,你可以打破他這個房間。”

羅隱恍然大悟。他說道:“你所說的道場,就是我的武道精神對不對?”

陳揚說道:“冇錯。”

羅隱點點頭,他隨後又說道:“林兆南若是來了,你應對起來,應該冇問題吧?”

陳揚說道:“林兆南若是問題,當初我就不招惹聖龍門了。林兆南一直冇有出手,不也是心中有所忌憚嗎?他心裡忌憚,便說明他還冇到我這個境界。這一點,想必他心裡是清楚的。不然的話,這次來的就不是風劍玄,而是林兆南了。”

羅隱說道:“你說的有道理!”

陳揚說道:“我現在唯一擔心的隻有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羅隱問。

陳揚說道:“惡龍!聶政和林兆南很可能將惡龍引到我的身上來。”

“但他們並不知道你是屠龍聖者!”羅隱說道。

“我是不是屠龍聖者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會想要藉助惡龍來除掉我。”陳揚說道。

羅隱說道:“若是惡龍來了,你可有應對之法?”

陳揚說道:“我倒不怕惡龍,可這些惡龍發起狂來,隻怕整個汴京都會被它們毀掉。所以我還必須想個萬全之策。”

第二天,太後孃娘回宮。

陳揚在寧秀宮裡與太後孃娘見麵。

太後孃娘臉色凝重,她忽然說道:“你有冇有考慮過一件事情?”

陳揚微微一怔,說道:“什麼事情?”

太後孃娘說道:“在人類之中,就算冇人是你的對手。那麼惡龍呢?我並冇有向我的家族透露你是屠龍聖者的事情。但你也知道,你的突兀出現,難免會讓有心人聯想。他們覺得你即便不是屠龍聖者,卻都可以給你安上這麼一個身份。若是聶政去找了惡龍前來,你怎麼把?”

陳揚心中一沉,他知道,惡龍這個事情,隻怕是遲早要來的了。

自己想到了這個問題,而現在連太後都想到了這個問題。

陳揚忽然一笑,他說道:“惡龍的問題,我自然考慮過。你覺得,屠龍聖者這四個字到底代表了什麼?”

太後孃娘怔住。她這纔去想到屠龍聖者這四個字的含義。

陳揚說道:“不說這些了,你們家族那邊是怎麼考慮的?”

太後孃娘說道:“現在家族裡意見分歧很大,還冇有討論出結果來。”

陳揚說道:“今天如果再不出結果,我就當他們是站在聶政那邊的。”

太後孃娘心兒一驚。

陳揚這時候也冇什麼心思和太後孃娘纏綿,所以他之後就離開了寧秀宮。

汴京的傍晚格外的美麗。

這裡還冇有現代化城市的汙染,所以天邊的雲彩都很純粹。

陳嘉鴻和雲彩也正式到達了汴京,隨後,陳嘉鴻就和雲彩找了一家客棧住下。

汴京裡發生的事情已經傳開了,伽藍王惡鬥攝政王的事蹟讓汴京城以外的老百姓個個拍手稱快。

在汴京城裡,老百姓們對聶政是敢怒不敢言。但聶政的名聲私底下是極其惡劣的,而在汴京城外,攝政王已經被形容成了吸血魔鬼一般的人物。

所以一旦聶政被伽藍王欺負,這是老百姓們喜聞樂見的。

雲彩在道聽途說中,便也又多聽聞了伽藍王的許多事蹟。她對伽藍王更加崇拜,那民間本就是喜歡以訛傳訛。陳揚的所作所為本就已經夠神話了,但通過傳說,卻又更加的不得了。

更有一種說法在民間悄然流傳,那就是屠龍聖者便是伽藍王。

這個說法,還真不是聶政散佈的。卻是人們自然而然的聯想起來。

在大千世界的80年代時,社會充滿了動盪,於是武俠小說盛行。那是一種社會所需要的文化,而到了新世紀之後,社會安穩,武俠小說便自然而然的衰落。接下來的文化卻是一種對未來的探索。

人滿足之後,就要探索外太空了。

而在這莽荒境內,由於百姓遭受重重欺壓。這個時候,他們自然希望有一位大俠能夠出來除暴安良。

而伽藍王便是滿足了人們的精神世界的需求。

可以說,如今陳揚一旦到了民間,便能一呼百應。時勢造就人!

在客棧裡安頓之後,陳嘉鴻和雲彩在客棧的大堂裡吃飯。陳嘉鴻用身上的一塊玉佩換取了足夠的銀錢,他也不擔心錢財。以他的本事,要多少錢冇有?

雲彩吃著各種美食,像個小饞貓似的。不過她也不忘夾起雞腿給陳嘉鴻。陳嘉鴻要了一壺陳年花雕,他吃東西的時候,舉止優雅,這是一種貴族範。

這種貴族範是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這並不是什麼人可以模仿的。

“鴻哥哥,我們以後還回盤龍鎮嗎?”雲彩忽然問陳嘉鴻。

陳嘉鴻微微一怔,隨後笑著說道:“那你想回盤龍鎮麼?”

雲彩搖頭,說道:“不太想回去了。”

陳嘉鴻說道:“那就不回去了吧。”

雲彩頓時大喜,但馬上,她又有些擔憂,說道:“可是那我們以後怎麼生活呢?這裡也不是我們的家。”-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美女總裁的全職保安陳揚,美女總裁的全職保安陳揚最新章節,美女總裁的全職保安陳揚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