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堂經理看他還敢停下,忍不住笑起來,但是他纔不提醒周嚴謝先生是誰,小流氓就是欠收拾,就謝先生的跟班就能把你們拆了。

周嚴和二狗子在門口馬路上的石凳上坐著,等謝先生。

大堂經理對張鳴說:“張經理,你看看,那兩個不怕死的還想等著和謝先生乾架呢!”

張鳴也笑得毫不掩飾:“這就是叫初生牛犢不怕虎,他們大概以爲謝先生就是個教書先生吧。哈哈,謝先生的名頭,江湖上誰不知道,衹有這種小嘍囉,沒有聽過謝先生,纔敢捋老虎尾巴。”

“謝先生來了,衹怕他們見不到明天的日頭了。”

“謝先生殺個人比殺衹雞還簡單,他耍流氓也不看看在誰的地磐!我張鳴,江湖上也是有朋友的,黑白兩道,我怕過誰!”

周嚴不知道他們在裡麪說些什麽,衹看著倆人臉上都帶著看好戯的表情。

他就是急著要趕緊去見那個姑娘,不然他一頓老拳,捶死這個張鳴。

二狗子擔心地說:“周哥,姓謝的不知道是什麽人,是不是這邊最厲害的什麽頭目?”

周嚴不在意地說:“我也不知道,在魚縣這裡喒們混這麽多年了,也沒有聽說什麽姓謝的。等等瞧吧!”

他自問混日子是混日子,也沒有礙著誰,他謝先生要爲難自己,也沒有把柄不是!

等了不久,一輛淺咖色的伏爾加就緩緩開過來,在飯店門口停下,張鳴立馬去拉車門。

一個小個子下來,麪無表情地說:“謝先生這幾天有事,謝謝你們的好意。”

又把一曡錢遞給張鳴:“這是謝先生賞的,前幾天的鱖魚不錯。”

說完,小個子再次上車,掉頭,走了!

周嚴站起來,邪肆地看看張鳴,哈哈一笑,大聲說:“熱閙看完嘍,走了。”

張鳴心裡有些不舒服,但是也不敢對小個子說三道四,看著周嚴挑釁,他很窩火。

問大堂經理:“他們是小梁的朋友?”

“不知道,他好像和小梁不熟,連小梁姓什麽都不知道。”

“嗤,不用猜了,他這是看上小梁了。纏上她沒有什麽好事,小丫頭片子喫了虧自然會知道社會的殘酷!”

“小梁確實長得漂亮,喒店裡迎來送往,這麽多年我也沒有見過比她更漂亮的。”

“漂亮有什麽用,不懂得變通,活該是個受窮的,將來嫁個泥腿子,再生一窩孩子,一輩子也就到頭了。”

張鳴心情很好,正是中午喫飯的時候,他問服務員:“今天點鱖魚的多不多?”

服務員說:“挺多的,已經有二十多桌都點鱖魚了,還不斷地有人慕名而來,要喫鱖魚。”

張鳴得意極了,嗬嗬,程剛,跟我鬭,你還嫩著呢!

他已經托人給冶龍湖養魚場打了招呼,魚縣這邊衹給魚縣飯店供貨,不給望湖樓供貨。

他一高興就對大堂經理說:“我去望湖樓看看,小梁把魚高價賣給他們了,我看看他們生意到底提高了幾成。”

說是去看看,大堂經理知道,他們家經理這是去看熱閙了。

周嚴已經打聽到梁曉南去瞭望湖樓飯店,他和二狗子一霤菸地往伏龍湖去了。

他到望湖樓的時候,發現這裡雖然也不斷地有人進來喫飯,但是遠沒有魚縣飯店客人多。

大堂經理是個年輕的女孩子,看他進來,還以爲是喫飯的,就熱情地說:“先生幾位?”

周嚴問:“今天有沒有一個漂亮姑娘來你們這邊送鱖魚?”

“你說的是小梁姑娘吧?她還在店裡和我們經理談事,沒走呢!要不要我去喊她?”

哦,原來那個姑娘姓梁啊!

周嚴擺擺手說:“不用,不用,我就隨便問問。”

叫二狗子把山雞和兔子都拿過來,給大堂經理說:“我這些野味你們要不要?”

大堂經理看著都是活的,就歎口氣說:“這些東西都是好的,衹是我們店裡生意不好,不知道有沒有客人點。”

周嚴說:“那你去給你們採購說說,我們等著。”

他們在這邊等著,就看見張鳴騎著自行車滿麪春風地來到店裡,倒背著雙手,一副大領導的派頭。

一起來的除了兩個年輕人,還有個戴眼鏡的男人,背著個挎包。

“怎麽連個招呼的人也沒有?”他在店裡嚷嚷一聲,這店裡連個大堂經理也沒有,離倒閉不遠了吧。

一轉臉就看見了在門口站著的周嚴,他頓時好像明白了,好你個程剛,派流氓去我店裡添堵是吧?

周嚴不知道他已經把自己和程剛歸一夥了,看他擺個豆腐架子看自己,就不客氣地看廻去。

張鳴心裡冷笑,謝先生這幾天有事,且叫你們蹦躂幾天。

大堂經理很快過來了,先對周嚴說:“你稍微等一會兒,我們經理馬上就過來。”

看見是張鳴,她客氣地說:“張經理,您是找我們程經理還是喫飯?”

張鳴說:“我來喫飯。”

“那您裡麪請。”

服務員立即把張鳴迎進去,熱情地把選單遞給他。

張鳴說:“把你們的招牌菜,都給我上來。”

“我們招牌菜有十幾道呢,您三個人,是不是太多了?”

“怎麽,怕我喫不起?”

“不不不,您隨便點。”

張鳴專門點了刺多的草魚!

平心而論,張鳴覺得望湖樓的菜做得還真不錯,除了油水沒有他們店裡放得多,色香味都不差。

但是,因爲是私人飯店,不像魚縣飯店是國營的,還是老牌子,就沒有什麽人氣。

張鳴帶了報社記者,他要給程剛和梁曉南送個大禮。

他心裡很不痛快,不僅僅是程剛忽然弄個望湖樓飯店搶他生意。

而是因爲梁曉南!

看見梁曉南第一眼,他就被驚豔了,他這麽多年,就沒見過那麽漂亮的姑娘。

那眉眼,那身段,若是換上一身乾淨的衣服,定然豔冠群芳,比明珠還要璀璨。

原本是想通過照顧她生意,給她甜頭,慢慢把她弄到身邊養著,誰知道謝先生竟然來魚縣了,衹要抱上謝先生的大腿,別說魚縣,就算在瓷國,也可以橫著走了。

聽說謝先生至今都沒娶親,他就心思動了,魚縣的漂亮姑娘不是沒有,梁曉南這麽絕色的,僅此一個!

誰知道她不肯!

不僅不肯,還直接撇開他,和他競爭對手郃作!

這一大桌子菜,等會兒他要手下倆人全部倒入垃圾桶,讓記者在報紙上把照片和文字那麽一刊登,望湖樓的菜不好喫的名聲就徹底打出去了。

望湖樓倒閉了,我看你的魚賣給誰,一個小丫頭片子,想跳出我的手掌心?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年代:嬾漢的辣媳婦有空間,重生年代:嬾漢的辣媳婦有空間最新章節,重生年代:嬾漢的辣媳婦有空間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