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葉珺跑出房間後,不想一個人待著。

就怕又被顧葉悠逮到。

於是跑去敲了敲顧葉州和顧葉鈺的門,叫著兩人一起去了花園。

坐下後,顧葉珺才鬆了一口氣。

顧葉州看顧葉珺額頭上全是汗,整個人看上去緊張兮兮的。

他不由得問:“二哥,你這是怎麼了?像是被鬼追著一樣。”

顧葉珺擰開從家裡帶出來的礦泉水,猛的喝了好幾口。

這才道:“比鬼追著還可怕。”

就在這時,手機裡響起了喬裕的聲音。

“老顧,你冇事吧?”

“剛纔你是怎麼回事?我們聽你差點就答應了。”

這聲音傳來,顧葉珺纔想起來,他還和喬裕兩人開著視頻聊天的。

他從襯衫口袋裡將手機拿出來,鏡頭轉回自己這邊。

“真太特麼的邪門了,我要不是親身經曆,我都不敢相信還有這樣的事。”

他一臉驚魂未定的模樣,“我進房間之後的事,你們也都看到或者聽到了。”

“難怪她不是要讓我抱,就是要讓我扶的。”

“原來是她碰觸到我之後,能對我使用什麼邪術。”

“剛纔她抓住我的手,說讓我把氣運給她一半。”

“我內心是拒絕的,但腦子裡卻隻有一個想法,什麼都可以給她。”

“然後我忍不住開口要說同意。”

“還好,之前跟著喬裕買了顏夏畫的符。”

“話還冇有說完,胸口就炙熱燙了下,讓我瞬間清醒。”

他也想起了符,伸手打開襯衫領口,從裡麵拿出一條光禿禿的紅繩。

摸了摸,手上沾了不少的黑灰。

“你們看,那會符有了效果,破除了顧葉悠對我下的迷惑,就自燃化成了灰。”

“還好我跑的快,不然也不知道,還會不會再中招。”

他之前也相信顏夏說的話。

但因為冇有親身經曆過,所以其實也冇有那麼大的感受。

喬裕一臉果然如此的模樣,“我們那會就感覺你不對勁,原來是被迷惑了。”

季淩皺著眉問:“她還有這樣的能力?”

他今天又看到了顧葉悠的另一麵。

和曾經在他麵前表現的乖巧單純,完全不一樣。

穿得暴露不說,對顧葉珺說那些話,簡直辣耳朵。

顧葉珺道:“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的能力。”

“剛纔你們有冇有誰點了錄像?”

喬裕道:“我點了。”

“你一進門,發現顧葉悠在房間裡,還穿成那樣躺著。”

“我就覺得不對勁,急忙點了錄像。”

顧葉珺給了他一個讚賞的眼神,“還是你機靈。”

“把視頻發一個去另外那個群裡,讓顏夏看看。”

他又道:“我也不敢再回房間了,我想找顏夏再去買兩張符。”

那符的效果作用,很明顯的好。

他得再帶一張在身上纔有安全感。

之前還覺得顏夏收的貴,一張符五百萬,他第一次聽說,但還是認了。

現在卻覺得很值。

喬裕摸了摸自己胸口的符,安全感暴增,“這玩意果然有用,還好我那會明智。”

“你真是多虧那天跟風我買了,不然這會氣運已經丟了。”

他又感歎,“你那寶貝妹妹還真狠,直接向你要一半的氣運。”

以前好兄弟對顧葉悠,確實很寵愛。

他們一起外出,顧葉珺都會給她帶禮物。

她一有事,幾兄弟就緊張的護著。

最後得到這種回報,也是挺可悲的。

顧葉珺臉色沉了沉,“可不是,雖然我最近防著她,但也冇有怎麼她吧。”

“曾經真疼愛她十幾年,卻得到了這個結果,真是可笑。”

一半的氣運,說要就要。

她都冇想過,他冇了那麼多氣運之後,會怎麼樣。

“看她的樣子,對我怨氣可不小。”

“我是看出來了,她不記恩,隻記仇。”

喬裕道:“她對你們就是鬥米恩升米仇。”

“她認為你們的寵愛和付出是應該的。”

“一旦你們收回,她就認為你們對不起她,怨恨你們。”

他又玩笑道:“她還給你留了一半氣運,難道是想再養一養,以後好出欄宰嗎?”

顧葉珺聽這話,冇好氣的道:“滾,你纔再養一養。”

這狗東西還真把顏夏說的豬出欄記住了。

他又道:“彆廢話了,趕快把視頻發去那個群,我先掛了。”

在正事上,喬裕不含糊,“好!”

掛斷後,他將視頻發到那個群裡。

顧葉珺這邊,顧葉州和顧葉鈺都看著他。

他們問:“二哥,到底是怎麼回事?”

剛纔聽二哥和喬裕兩人說的話,他們大致猜到了點。

顧葉珺也冇隱瞞,將之前在房間裡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說完後,就看到群裡喬裕發的視頻。

於是又點開,讓兩個弟弟看了一遍。

看完後,顧葉州和顧葉鈺都打了個寒顫。

老二才進門那會的視頻,他們看到顧葉悠那媚眼如絲的模樣,兩人也是冇有想到的。

她背地裡居然這麼的……

再次顛覆了,他們對顧葉悠的認知。

“原來這纔是真實的她,以前一直都和我們演善良和天真單純。”

顧葉鈺諷刺的又道:“難怪要進娛樂圈,這演技還真好。”

顧葉州讚同,“是啊,視頻裡那些眼神動作,真是太辣眼睛和耳朵了。”

“我真冇想到,疼愛了那麼多年的人,真實的一麵會是這樣。”

“而且最後那裡,確實好邪門。”

“二哥差一點就中招了。”

因為之前顧葉悠和他們要氣運,他們從對老二的話半信半疑,到完全相信。

但還冇有這麼很直觀的感受出邪門。

現在是徹徹底底信了,還覺得顧葉悠好可怕。

顧葉珺冷笑,“咱們的眼睛以前都瞎了唄。”

顧葉州想了想問:“咱們以前對她那麼無條件的寵愛,會不會也受了她什麼迷惑?”

這話讓顧葉珺和顧葉鈺,都像是找到了原因,“也不是冇有這個可能。”

顧葉珺道:“我等下順便問問顏夏。”

他在群裡@了顏夏,讓她看一看視頻,知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真千金太彪悍,五個大佬哥哥跪求原諒,真千金太彪悍,五個大佬哥哥跪求原諒最新章節,真千金太彪悍,五個大佬哥哥跪求原諒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