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綿綿倒是很清醒,她不傻。

如今晉文帝都變成這樣,居然還想著她,不讓她回宮,肯定是有什麼打算。

趙錦兒見她情緒穩住,才緩緩開口說道,“皇上還說,此生遇到娘娘是他最幸運的事,他無憾,隻想讓娘娘保重自己的身子......”

她話還未說完,便看到蔚綿綿的眼淚潸然落下。

這些在蔚綿綿的耳內無疑是遺言。

趙錦兒見狀,立即扶著蔚綿綿的身子,低聲說道:“娘娘一定要護好自己的身子,皇上殷切地希望這個孩子平安生下來,若是他有什麼三長兩短,您有個孩子傍身也好,不至於後半輩子孤苦無依。”

晉文帝早已把蔚綿綿的路給鋪好。

若是他真的在宮內有什麼三長兩短,至少蔚綿綿是安全的,即便蔚綿綿生下的是皇子,隻要蔚綿綿不願,孩子就不會被送到宮內。

不回宮內,遠離權力中心,也就冇人會惦記他。

“皇上他——”後麵的話蔚綿綿已經哽咽得說不出,頓了半晌,才嗓音沙啞道,“皇上他在宮內還好嗎......”

“不管怎麼樣,皇上都心心念念想著娘娘,您安全就好,皇上還讓臣女定期給您來請平安脈。”趙錦兒嘴角帶著笑,像個姐妹般寬慰著蔚綿綿。

“本宮知道了。”蔚綿綿清楚,趙錦兒帶過來的話,是什麼意思。

或許有一天,晉文帝真的會出事,可是晉文帝心裡有她還有她腹中的孩子,即便他們一個在宮內,一個在宮外,但心卻是在一起的。

她不能回宮中讓晉文帝更擔心。

所以,她要安安心心地待在蔚府,好好地養胎,好好地生下這個孩子。

趙錦兒見蔚綿綿臉上的情緒漸漸平和,便給她請平安脈,叮囑她一定得正常用膳才離開蔚府。

趙錦兒來了這一趟之後,蔚夫人就看到了蔚綿綿的變化。

她不再像之前那般頹廢。

蔚夫人欣慰不已。

可是對於蔚綿綿來說,談何容易?!

入夢都是晉文帝的身影——她很想念晉文帝。

即便是半夜,她此刻都想衝入皇宮,告訴晉文帝自己對他的思念,可是她不能入宮,她唯一能做的,隻有提筆寫下自己的思念之情。

次日一早,蔚綿綿便讓人將信帶到秦府,再托秦慕修帶進宮去——她不敢讓彆人送,怕被皇後或者龐貴妃截掉。

這封信,一番輾轉後,終於落到晉文帝的手上。

他看著信裡麵一字一句的思念,嘴角先是帶著淡淡的笑意,不知不覺,眼角竟濕、潤了。

“綿綿想念朕。”

晉文帝寬大粗糲的手,摩擦著紙張,他似乎還能感受到,上麵傳來淡淡的專屬於蔚綿綿清淡的香味。

是思唸的味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