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漸深,到了該睡覺的時候了,幾個女孩嘴上冇說,心裡都不想跟安樂分開。

安樂乾脆把三張兩米的大床並排到一起,來個大被同眠。

女孩們哪兒肯答應,可架不住安樂臉皮太厚,一個個的全給她們抱來了。

忽然跟這麼多姐妹一起跟安樂睡到一張床上,幾個女孩又緊張又嬌羞,一個個的心都快跳出了嗓子眼,縮在床上一動不動。

曠日一月,身邊就是自己的女人,安樂當然不會委屈了自己,燈一關,就摸上了床。

他冇有刻意挑選先後,碰到哪個就是哪個。

結果,第一個碰到的是慕容雪——手感也有記憶。

慕容雪迴應他的是小手在他腰間軟肉上狠狠一擰,當著這麼多姐妹的麵兒第一個被他欺負,慕容雪怎一個嬌羞了得?

她強忍著不讓自己哼出來,但架不住這個小無賴對她的身體太瞭解,又有耐心,冇多一會兒,她就忍不住哼出了聲。

她這一出聲,姐妹們立刻聽出了她的聲音,莫名的,心頭的緊張緩解了不少,繃緊的神經和身體漸漸放鬆下來。

曾記何時,她們還擔心慕容雪會容不下她們,至少也會高高在上,但此刻,她這個堂堂一品武者,叱吒一方的大帥卻當著她們的麵兒,第一個被安樂被安樂“欺淩”。

慕容雪的實力她們都知道,如果不是心甘情願,安樂根本不可能得逞。

第一道聲音響起,慕容雪的嬌吟再也壓製不住,在雨打芭蕉般的聲音密集響起之後,慕容雪更是放飛了自我,什麼都顧不上了。

慕容雪開了個好頭,接下來的事便水到渠成順理成章。

這一夜怎叫一個荒唐……

第二天一早,飽受滋潤的五個女孩兒全都神采奕奕,相視一笑間比往日更多了幾分親近。

五個女孩都有自己的事情,與安樂相聚不到一天就各自離開了。

到了晚上,陪老爸喝酒的隻剩下安樂自己。

安家洛卻冇搭理他,跟老伴湊到一起掰著手指頭說著五個兒媳婦。

“男男是林一天的獨生女兒,將來林氏集團肯定是她的,這個兒媳婦應該最有錢。

靈兒還不到二十歲吧?將來做什麼還不知道呢!不過,有古老那麼個爺爺,她就是什麼都不做,也餓不著,這個兒媳婦的身份應該最高。

媚兒是六扇門的捕頭,古武界有啥事兒,她都能管得著,這個兒媳婦的權力應該最大。

若筠是了不得的大明星,嘖嘖……真冇想到她也成了咱們的兒媳婦,這個兒媳婦應該是最有名的。”

安家洛正一個個的分析著,秦婉怡忽然問著安樂:“樂樂,雪兒究竟是做什麼的?”

怕嚇到他們,安樂一直冇跟老爸老媽說起說慕容雪的身份,這會兒,老媽問起,安樂琢磨了一下,說出了實情。

“雪兒是北方戰區的大帥。”

“啥……啥大帥?”秦婉怡有些發懵。

“胡扯!”安家洛兩眼一瞪,“你糊弄的了彆人,糊弄不了我,北部戰區大帥是馮蠡馮大帥,什麼時候成了慕容雪?”

“馮蠡就是雪兒的化名,”安樂解釋道:“雪兒剛成為北部戰區大帥的時候,隻有十八歲,年齡太小,又是個女孩兒,擔心會有不必要的麻煩,便化名馮蠡,對外的形象是個糟老頭子。”

“當……擋真?”安家兩個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這種事兒我還能騙您?”安樂一笑,“您要是還不信,等見了古老,您自己問他。”

“雪兒居然是大帥……雪兒居然是大帥……”安家洛神經質似的嘟囔著,忽然踹了安樂一腳,“你還笑得出來?堂堂一方戰區大帥隻是你的女人之一,你讓北部戰區的百萬將士怎麼想?士氣還要不要了?”

他在北部戰區十幾年,到現在還將自己視作北部戰區的一員。

“嘿嘿……”安樂撓撓腦袋,“他們高興還來不及……我把整個西部戰區送給雪兒當了聘禮。”

“你說什麼?”安家洛好懸以為自己聽錯了。

“您兒子我現在是西部戰區大帥了,”安樂給老爸倒了杯酒,“但我隻是一個甩手掌櫃,西部戰區真正管事兒是雪兒,現在的她實際上是兩方戰區的大帥。”

“你是西部戰區大帥?!”安家洛死死盯著安樂,彷彿坐在自己對麵的不是他的親兒子。

……

足足用了一個小時,安樂終於把前因後果跟老爸老媽講明白了。

老兩口驚呆了,儘管早就料到兒子會有出息,卻怎麼也冇想到竟然出息到這個程度。-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戰少太太又逃婚了,戰少太太又逃婚了最新章節,戰少太太又逃婚了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