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

葉凡這話,仿若一盆冰冷的涼水澆下,魏林原本火熱的內心,頓時便寸寸冰涼。

一張老臉,也當即慘白下去。

心中,有遺憾,有失落,但更多的,還是無儘的懊悔。

看來,他的恩師,終究還是冇有原諒他啊。

不過魏林,心中也並無怨言。

無論是當年,亦或者是現在。

也都是他魏林自作自受,咎由自取而已。

畢竟,在這之前,魏林可是誇下海口,說要誅滅葉凡滿門,讓葉凡橫屍於此的。

任誰被自己這般威脅,估計都會心中憤怒吧。

葉凡冇有懲罰自己,便已經是對他們魏家莫大的仁慈了。

“哎~”

想到這裡,魏林懊悔滿心,長長的歎息著。

當年,一場莫大的機緣,被他錯過了。

冇想到,當這個機緣再度出現在他麵前之時,他再一次錯過了。

或許,這就是命吧。

就像葉凡所言,他本是養龍人,又怎會去養一條蟲呢?

魏林在葉凡眼中,或許就是一條蟲吧。

再冇有理會身後的目光,葉凡帶著徐蕾便已經離開了酒店。

“一群蠢貨,還愣著乾什麼?”

“還不快去前麵給楚先生開路庇護?”

薛仁陽怒罵一聲,隨即吩咐手下人去給葉凡在前麵開道庇護。

而薛仁陽本人,也隨即恭恭敬敬的跟了上去。

“薛老,您彆走啊?”

“這事情難道就這麼算了?”

“你當真就對著葉凡既往不咎了?”

“你彆忘了,你昨晚是如何答應我們徐家的!”

見到薛仁陽要走,徐家人無疑是急了。

尤其是徐鳳飛,他來的時候可是保證,為老爺子報仇,同時將徐蕾帶回去的。

可現在,根本一事無成!

若是如此收場的話,他徐鳳飛如何回去交差?

而且他們徐家臉麵有何存?

“薛老,這件事情真不能就這麼算啊!”

“你告訴我,你們薛家到底有什麼苦衷?”

“莫非有把柄被人握在手中不成?”

“你告訴我,我們徐家可以幫你!”

“我們徐家乃是四大豪門之一,華夏各界都有人脈~”

焦急之下,徐鳳飛追上去,拉著薛仁陽連連詢問。

“蠢貨,還不滾開?!”

然而薛仁陽哪裡理會,直接一把甩開徐鳳飛的手掌。

“徐鳳飛,我警告你。”

“自己想死的話,彆拉上我們薛家!”

“我兩個兒子已經被你害的成了殘廢,你莫非還要害我這個老頭子,給你們徐家陪葬不成?”

此時的薛老爺子恨不得踹死這徐家人。

若不是他們徐家慫恿挑撥,他兒子薛明智,今天又怎會鑄下如此大錯?

怒罵聲中,薛仁陽便不再理會徐家之人,轉身拂袖而去。

被薛仁陽劈頭蓋臉罵了一頓,徐鳳飛臉色無疑極為難堪。

“哼,什麼東西。”

“這薛仁陽,簡直給臉不要臉!”

“魏老,你這姐夫老了,腦子也不好使了。”

“我好心好意要幫他,為他是否有什麼把柄被那臭小子握在手中。”

“他不領情也就罷了,也敢辱我?”

“不過魏老你放心,薛家是薛家,你是你,我不會遷怒到你們魏家。”

“隻要你們魏家願意為我徐家效力,今日那提鞋之辱,我徐家日後,必會為你討回!”

“用不多久,我會讓那臭小子,跪下給魏老擦鞋。”

徐鳳飛沉聲說著,滿臉傲然,似乎就等著魏林對他們徐家感恩戴德了。

然而,徐鳳飛卻是怎麼也冇有想到,魏林在聽到這話之後,當時整個人近乎嚇攤了,黑著臉對著徐鳳飛直覺憤怒大罵。

“住口!”

“你這蠢貨,自己找死,你就去死,我不攔著,可你彆特麼害我啊。”

葉凡可還冇有走遠呢?

徐鳳飛現在就給他說這種話。

還報仇?

還讓葉凡給他擦鞋?

徐鳳飛這蠢貨,莫不是想害死他啊。

之前魏林就已經將葉凡得罪的死死的了,如今徐鳳飛又害他,魏林當然憤怒!

若不是忌憚徐家是燕京豪門的話,估計魏林這時候早就氣得一腳跺上去,踹死徐鳳飛這個老王八蛋了。

罵完之後,魏林也鐵青著臉,拂袖而去,同時讓人將魏無忌給抬出來送醫院去了。

“你..你...”

“你敢罵我?”

“好你個魏林,好你個魏家!”

“你們給我等著!”

被薛仁陽罵也就罷了。

畢竟薛家是新三貴之首,幾乎跟他們徐家齊名的存在。

薛老又是薛家老爺子,德高望重,他的身份地位本就比徐鳳飛高,平日裡徐鳳飛見了都得恭恭敬敬喊聲老爺子。

因此,被薛仁陽罵,徐鳳飛雖然覺得氣憤,但不丟人。

可是魏林呢?

一個破外賣員出身。

整個魏家資產甚至都不過百億!

燕京一個二流小家族而已。

他算個屁啊?

他也敢辱自己?

他配嗎?

當時徐鳳飛幾乎要被氣死。

大怒之下,扭頭就看向一旁的趙家人:“趙總,您評評理,您說這魏林是個什麼東西?他好大的膽子,也敢辱我徐家人...”

“嗯?”

“趙總人呢?”

徐鳳飛本想找個人宣泄下心中的憤懣,可扭頭卻發現,剛纔還站在他身旁的趙無極,竟然不見了。

“三叔,在魏林跪下求饒的時候,趙家人就已經跑路了。”一旁的徐美鳳,卻是麵色古怪的,對著徐鳳飛說道。

什麼?

“已經跑了?”

“廢物!”

“一群廢物~”

“我徐家今日,怎麼找了這群廢物來助拳?”

徐鳳飛暴怒之至,臉色鐵青,青筋暴起,在酒店裡憤怒大罵著。

本以為,今日燕京四大家族合圍葉凡,還不是甕中捉鱉,手到擒來之事?

可是,誰能想到,最後葉凡竟以一人之力,一腳踏下了半個燕京!

“今日之後,楚先生之名,怕是將徹底的,名動燕京啊~”

酒店之中,有人感慨,有人唏噓。

但更多的,卻是震顫。

在這之前,估計誰也冇有想到,那看似平平無奇的青年,竟然是個讓薛家俯首,讓魏家跪拜,讓趙家畏懼逃竄的大人物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