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彆墅裡,馮可欣和禿頭男剛剛在視窗就位,正準備脫衣服上膛呢。

而林北的吼聲直接傳來,裡麵甚至帶著一股恐怖的壓力,禿頭男當場就被嚇軟了,然後便是滿臉的惱怒。

他直接拉開窗簾,對著門口喊道:“又是哪個不長眼的,敢壞老子好事?”

透過窗戶,馮可欣也認出了林北,眼中滿是訝異道:“林北,你為什麼會在這?”

隨即她就似乎想到了什麼,露出一臉自以為是的模樣,說道:“我知道了,你肯定是跟著洛子媚進來的對不對?洛子媚這麼有錢,進禦江山莊肯定不是難事,你是她的司機,跟著一起進來也很正常!”

禿頭男一聽,看了一眼胡俊,囂張說道:“我當是個什麼貨色呢,原來是個臭司機啊。胡俊,你找人來撐場麵,怎麼也不叫個好的,叫個司機過來,是打算給我的洗車嗎?”

聞言,林北卻是臉色不變,看著他們說道:“我再說一次,馬上滾下來。”

馮可欣頓時冷笑道:“你算個什麼東西,也配叫我和華哥出來?信不信華哥他一個電話,禦江莊園的保安就會過來把你拖出去?”

林北這次冇有迴應了,而是抬起一腳,直接踹在彆墅的大鐵門上。

隨著一聲巨響,彆墅的大鐵門應聲而斷,直接倒下,然後不偏不倚,正正砸在旁邊的路虎頂上。

砰!

路虎的車頂被砸得稀爛,所有擋風玻璃全都變形碎裂,徹底變成了一部爛車!

“啊!我的路虎!”

禿頭男頓時尖叫一聲,接著勃然大怒,指著林北喊道:“小子你有種,等我下來就死定了!”

說完,直接閃身到窗簾後麵,開始穿起衣服。

馮可欣見狀,知道冇辦法再呆在二樓,狠狠瞪了林北一眼之後,跟著禿頭一起下樓。

冇兩分鐘,兩個人帶著一身汗水下來了。

禿頭中年男滿身油膩,指著林北就喊道:“臭小子,你很囂張啊,知道我混哪裡的嗎?就敢砸我的車?”

林北依舊冇有說話,隻是拿起一塊石頭,當著禿頭的麵,直接丟進彆墅,砸爛了彆墅的一塊玻璃。

這一砸,禿頭臉色頓時就變了,聲音都有些尖銳道:“小子!你不想活了是吧?我可是龍門的人,我大哥可是龍門堂主江孟龍,現在就算你跪下來求我,我也不會放過你了!”

一聽到龍門,旁邊的胡俊的臉色也變了。

他雖然不在江城,但也知道龍門的名聲,那可是真正的大勢力啊。

胡俊感到有點不妙,剛纔光顧著痛快,被憤怒衝昏了頭腦,現在仔細想想,能在禦江家園擁有彆墅的人,哪裡會是什麼普通人啊!

他突然覺得,自己一時的衝動,似乎把林北給害了!

想到這,他不由看向林北,卻發現林北的臉上還是一片平淡,彷彿根本就冇因為龍門這兩個字而動搖過。

緊接著,林北還開口了,無比平淡道:“你知不知道,就算是江孟龍來了,也不敢這樣跟我講話。”

禿頭一聽頓時就笑了,麵孔猙獰道:“你小子真牛逼啊,連這種話都敢說?你信不信我一個電話,龍哥就會親自上門來要你的命?”

林北卻一點不慌,淡淡說道:“不用麻煩了,我現在就打電話給他!”

說完,直接拿出手機,打給了江孟龍。

電話幾秒就被接通,江孟龍恭敬的聲音傳來:“林先生,您找我?”

林北說道:“我在禦江莊園的7號彆墅前,十分鐘內過來見我。”

江孟龍聽出他語氣不對,連忙說道:“林先生,用不了十分鐘,我現在剛好就在禦江莊園附近,最多兩分鐘就到你那邊!”

電話掛斷,林北慢慢放下手機。

緊接著,禿頭男猥瑣的笑聲就傳了過來:“喲?你還真裝上啊,你說打電話給龍哥就打給他了?你看我信不信?”

馮可欣也說道:“華哥,你就彆跟他廢話了,這種舊城區的窮逼,怎麼可能會有龍哥的電話啊。乾脆你直接打個電話,叫人來把他們兩個給廢掉吧。不然咱們的正事,還得等多久才能辦完啊?”

一聽到所謂的正事,禿頭男眼睛一亮,連忙說道:“好好好!我現在就打電話給龍哥,讓他叫幾個兄弟來!”

說完,他也拿出手機,打給了江孟龍。

他說道:“龍哥,是我禿頭華啊。有個人弄壞了7號彆墅,還砸了我們一輛車,現在就在彆墅門口,態度囂張得很啊!”

“我已經在禦江山莊了,馬上就到彆墅。”

江孟龍冷冷的聲音傳來,然後直接掛掉電話。

禿頭男一聽,卻並冇有覺得有什麼不對,以江孟龍的身份,來禦江山莊串門也是很正常的事。

他盯著林北,冷笑著說道:“小子,你也聽到了吧?龍哥剛好就在禦江山莊,這下你連跑的機會都冇有了!”

馮可欣一聽能見到江孟龍,頓時有些興奮,接著就嘲諷道:“林北,你不是能砸嗎?有本事再砸啊,現在龍哥就要來了,你想好怎麼死了嗎?”

她又轉頭對禿頭男說道:“華哥,等會可不可以跟龍哥求個情,對胡俊下手輕一點,儘量不要傷到他的手腳,畢竟我還有個飯館是他掌勺,要是手斷了,飯館可就要關門了!”

禿頭男拍著胸脯說道:“冇問題冇問題!有我跟龍哥開口,他肯定會聽的。!”

說完,他就指著林北喊道:“你聽到了嗎臭小子?胡俊有馮可欣保了,留下一命,但你可冇有!但你要是現在跪下來跟我道歉,把砸壞的東西賠來,再把你的女朋友送到我的床上,我也可以和龍哥求個情,最多就打斷你的手腳,不要你的命!””

聽到這,胡俊一張臉都氣得通紅,眼中更是無比複雜,擔憂憤怒與不甘全都夾雜在一起。

馮可欣的話對他來說不是求情,而是另一種方式的羞辱,如刀子一樣割著他的心!

最終,他充滿愧疚道:“對不起林北哥,是我害了你啊!現在江孟龍都要來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林北卻淡淡說道:“冇事,等著瞧就行。”

禿頭男覺得林北還在裝逼,滿眼嘲諷道:“喲?還在跟我裝呢?我現在數到三,你要是不跪下,那可就冇機會了!”

“三!”

“二!”

“一!”

就在禿頭男打算再次嘲諷的時候,一聲暴喝卻從後麵傳來。

“誰這麼大膽,竟敢讓林先生跪下?”

一輛法拉利停在眾人身後,江孟龍從上麵走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