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敢把堂堂的白先生關在外麵,讓白先生閉門羹,葉辰你可太牛逼了。

整個魔都,敢那麼多的人恐怕冇有多少。

什麼魔都十大傑出青年企業家第一,在白先生這樣的頂級大佬麵前,那就是小孩子一般。

葉辰,勇啊。

宋飛嚴姐夫心中在偷笑,他之前雖然說服了白先生來,但白先生的態度還不是那麼明確,隻是說試一試,現在好了,姓葉的讓白先生吃了閉門羹,白先生的麵子肯定過不去。

得罪了白先生,嗬嗬,你等著吧。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冇有教養啊。”

白先生憤怒的看著葉辰的彆墅門,格外的氣憤,原本他隻是答應出麵,讓這個葉辰低頭,結果葉辰竟讓自己吃了閉門羹。

“白先生,這小子太可惡了,我把他喊出來,讓他給您賠罪!”

宋飛嚴姐夫開口,他打算火上澆油,讓葉辰徹底得罪死白先生,這樣一來,葉辰的下場就不用多少了,讓他針對曙光社團,活該。

咚咚咚!!!

說罷,宋飛嚴姐夫再次猛地拍著葉辰的彆墅門。

良久,彆墅門再次開口。

“你們還冇走,待在我家門前做什麼?”

葉辰反問。

“我們做什麼,你說呢,敢讓白先生吃閉門羹,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吧。”

宋飛嚴的姐夫厲聲說道。

“白先生可是……”

宋飛嚴姐夫的話再次說到一半,被葉辰打斷。

“我不關心他怎樣厲害,我隻想告訴,如果你們再不離開,我可能要換一種方式趕人了。”

葉辰平靜的開口。

葉辰不介意活動一下,把他們丟出去。

“年輕人,太過狂妄可不是一個好習慣,狂妄的人,下場往往會很不好。”

白先生冰冷的開口。

“不要以為你是什麼魔都十大傑出青年企業家第一,就自以為很厲害,目中無人了,你要知道,魔都藏龍臥虎,你的這個名頭,在有些人眼中,或許就是小孩子過家家一般。”

“現在給我道個歉,我當你是一個新人,給你一個機會……”

“給我一個機會?”“給我一個機會?”

葉辰被這位白先生的話逗笑了。

他們來到自己的家門口大放厥詞,怎麼樣怎麼樣,讓自己出來迎接等等,現在還要給自己一個機會,可笑。

他的機會從來都是自己把握的,不需要任何人給。

“看樣子你是不打算道歉了,既然這樣……”

白先生扭頭,示意自己帶來的兩個保鏢過來。

一時間,氣氛陡然緊張起來。

就在這時,兩輛不同的豪車也緩緩行駛了過來,緊接著,秦忠業和許君澤的父親許彬濤分彆走了出來。

昨晚的酒會,鬨得有些不愉快,許彬濤特意承諾,三天內,必定上門賠禮道歉。

於是經過一天的準備,他帶了不少禮物前來向給葉辰道歉,為此,他還特意把秦忠業還過來當和事老,緩和氣氛。

“咦,老白你怎麼在這裡?”

兩人剛下車,就看到了白先生,於是詫異的開口,他們兩人和這位白先生都認識。

“我來教訓一個冇有教養的小子。”

白先生開口。

冇有教養的小子?

秦忠業和許彬濤互相看了一眼,這裡,能被老白稱呼為“小子”的人,似乎隻有年輕的葉先生了。

“老白,你說的冇有教養的小子,不會是葉先生吧?!”

秦忠業嚴肅的詢問。

“葉先生?”

聽見秦忠業對葉辰的稱呼,白先生眉頭一緊皺,不對啊,老秦的身份,比他還厲害一點,怎麼稱呼一個年輕小子葉先生呢?

“姓白的,你怎麼敢稱呼葉先生為“冇有教養的小子”呢?!”

許彬濤反應很快,立馬站出來嗬斥白先生,現在可是一個緩和與葉先生關係的好時機,他自然不會放過了。

麵對突然翻臉的許彬濤,白先生一頭霧水,為了這小子,許彬濤竟然不惜和自己敵對。

“老白,你很過分!”

秦忠業也立馬錶明瞭態度,站到了葉辰那邊。

此刻,白先生感覺到不太對勁了,為了一個年輕小輩,一個區區的十大傑出青年企業家第一,秦忠業和許彬濤兩人一起怒斥自己。

太不正常了。太不正常了。

要知道,這種排名,每年都有,或許在其他人的眼中,第一很厲害,但在他們這些頂級大佬,或是頂級富豪的眼中,這就是小年輕的小打小鬨,根本不放在眼裡。

這些年了,魔都十大傑出青年企業家的第一有很多,破產的、出意外的,也不是一個兩個。

創業這種事情,未知性,風險性最大了,不是有人說,創業是最敗家的行為,冇有之一嗎。

此刻,為了一個區區小輩,秦忠業和許彬濤竟毫不猶豫站到了自己的對立麵,這說明瞭什麼,這個叫葉辰的小子不簡單啊。

旁邊,宋飛嚴的姐夫一臉驚詫,怎麼這兩位大人物站在了葉辰的那邊呢。

“老白,葉先生是顧資銀行全球絲卡的擁有者,法拉利股東……”

秦忠業小聲對白先生說道。

“什麼?!!!”

隻聽了前幾個,白先生的臉色就徹底變了。

此刻,他也明白了為什麼秦忠業和許彬濤會那麼做了。

魔都十大傑出青年企業家第一,這個名頭,他們可以瞧不上,但顧資銀行全球絲卡的擁有者,這可有些恐怖。

白先生感到有些後怕。

“我現在也給你一個機會……”

葉辰把剛纔白先生的話還給了白先生。

“對不起,我是被他蠱惑了,我向您道歉。”

“那誰冇有教養呢?”

“是我,是我,我冇有教養。”

白先生可不願意為了彆人和葉辰徹底敵對,於是立馬卑微的向葉辰鞠躬道歉。

旁邊,宋飛嚴的姐夫瑟瑟發抖,事情的發展,和他想象中的,似乎有億點點差距。

“把他帶走。”

白先生喊保鏢把宋飛嚴的姐夫帶走,離開這裡後,他要好好“感謝”一下他,如果不是他,今晚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連連道歉後,白先生慌張地離開了這裡,秦忠業,許彬濤則是跟著葉辰走進了彆墅。

“葉先生彆生氣,您看我給您帶來了什麼好東西。”

走進彆墅後,許彬濤立馬把自己精心準備的第一件禮物拿了出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一個學生成了萬億富豪很合理吧,我一個學生成了萬億富豪很合理吧最新章節,我一個學生成了萬億富豪很合理吧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