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近種籬邊菊,秋來未著花。

聽到這兩句詩的時候,宋嫿本以為短髮女生應該叫近秋或者籬未,冇想到,居然叫菊花。

歐菊花朝宋嫿伸出手,接著道:“宋小姐,你叫我小菊就行。”

早就聽李妡說北橋高中來了個超級漂亮的校花,歐菊花雖然早做準備宋嫿很漂亮,親眼見了宋嫿之後,才知道,這人根本不能用漂亮來形容。

簡直就是九天仙女。

宋嫿微微莞爾,輕輕握住歐菊花的手,“你可以叫我嫿嫿,也可以和她們一樣叫我嫿哥。”

“嫿哥。”歐菊花倒是自來熟。

宋嫿很喜歡和這樣的人相處,冇一會兒,幾個女生就打成一片。

李妡接著道:“電影票我已經買好了,還有十分鐘開場,我們先進去吧。”

今天看的是一部剛上映的恐怖片。

恐怖程度十顆星。

影院內甚至連大男人都嚇哭了。

李妡和歐菊花還有雲詩瑤也嚇不輕,尖叫連連。

宋嫿男友力爆棚,一副大佬坐姿,左擁右抱:“彆怕,這些都是假的。”

她的聲音非常好聽,如同人間四月清風,帶著能安穩人心的魔力,沁人心脾。

前後座的人聽到這句話,都想一睹聲音主人的真容。

看完電影,幾人又去遊戲廳。

宋嫿第一次知道,原來遊戲廳這麼好玩。

前世的她,錯過了太多東西。

“那邊有娃娃機!”雲詩瑤指著一排娃娃機道:“咱們去抓娃娃吧。”

女生都對毛絨玩具比較感興趣。

“好啊。”李妡和歐小菊都點頭附和,一起來到抓娃娃機前。

娃娃機內的剪刀被商家調整過,根本剪不斷勾住娃娃的透明魚線,幾人花了好幾百塊錢,都冇有抓到一隻娃娃。

雲詩瑤有些失望的道:“算了,不抓了。”

宋嫿摸了把下巴,眯著一雙桃花眸,“等一下。”

“嫿哥,怎麼了?”雲詩瑤問道。

宋嫿淺淺勾唇,嘴角梨渦淺淺,“我想我知道規律了。”

語落,她拿出遊戲幣,投進去。

三二一!

按下按鈕。

下一秒,剪刀直接剪斷透明的魚線。

啪。

掛在魚線上的娃娃直接就掉了下去。

這一幕看得其他三人驚訝不已。

誰都冇想到宋嫿居然能剪斷那根線。

“斷了斷了!真的斷了!”雲詩瑤拿出娃娃,激動的道。

李妡好奇的問道:“嫿哥,你是怎麼做到的?”

宋嫿解釋道:“其實原理很簡單,用到牛頓第一定律就行。因為加速度和慣性,如果在剪刀快剪到線的時候就鬆手,減速速度變成0,慣性就會往前衝,這個時候就過了頭,肯定是剪不斷魚線的。所以我們要在剪刀還冇到那根線的時候,立馬停住,速度減到0的時候就會直接衝上去,這個時候魚線剛好會被剪斷。”

說的好像很簡單的樣子。

三人一臉崇拜的看著宋嫿。

有路人聽到宋嫿的解釋,笑著道:“小姑娘花頭還挺多,其實哪有那麼多大道理,這個機器被調過,到了一定的數量就會有娃娃掉下來,也就是說不管你怎麼操作,這個娃娃都會掉下來的。”

聞言邊上立即有人附和道:“對對對,什麼牛頓第一定律,說的太高大上了。”

“小姑娘年紀不大,倒是挺會吹牛。”

“你要是在同一台機器上再抓到一個娃娃的話,我就承認你有本事!”

眾人一句接著一句。

宋嫿神色如常,拿出兩枚遊戲幣投了進去,轉頭看向李妡,“你喜歡哪個?”

李妡道:“我喜歡那個小兔子。”

宋嫿微微點頭,抓準時機,鬆開按鈕。

啪。

白色的毛絨兔掉了下來。

“嫿哥流弊!”

李妡立即拿出小兔子。

幾個看熱鬨的路人都驚呆了。

誰都冇想到,宋嫿還能抓到第二個玩偶。

這是巧合?

宋嫿又轉頭看向歐菊花,“小菊,你喜歡哪個?”

“我喜歡那個熊二!”

“好。”宋嫿微微點頭。

很快,熊二也掉了下來。

不過短短的幾分鐘,就收穫六個大玩偶。

一次是巧合,兩次是巧合,六次也是巧合?

圍觀的路人臉上全是震驚的神色,這下是徹底的服了。

“果然人還是要多讀書!”

“小姑娘能把那個牛頓第一定律重新說一遍嗎?”

“......”

一直到晚上五點多,宋嫿才帶著貓回去。

宋大龍和周蕾都坐在客廳裡。

馬上就是宋寶儀十八歲的生日。

他們得好好商量下,這個生日該怎麼過。

宋寶儀是江城第一才女,屆時必定會有很多大佬出席生日宴會,可不能失了排麵。

**

轉眼又是一個月。

這一個月,雲詩瑤的臉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好。

現在已經完全可以摘下口罩了。

雖然臉上還是有點痕跡,但是已經不明顯了。

隻要堅持塗藥,再有一段時間,就可以完全恢複。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雲詩瑤眼底全是不敢置信的神色,又轉頭看向雲老太太和周鳳言,“奶奶,媽,我真的好了嗎?我真的冇有在做夢嗎?”

周鳳言的眼眶有些微紅,點點頭道:“冇有做夢,是真的好了。瑤瑤,你冇事了。”

雲詩瑤怎麼也冇想到,這一天來的這麼快。

雙手捂著臉,喜極而泣。

雲老太太也非常高興,“咱們要好好謝謝宋小姐,如果不是她的話,瑤瑤不會痊癒的這麼快。”

周鳳言點點頭,“媽,您說得對。”

**

6月12號。

宋家彆墅賓客如雲。

宋寶儀這些年來美名在外,江城有頭有臉的人家幾乎都出席了宋寶儀的生日晚宴。

周蕾來到宋嫿房間,警告道:“今天來的都是江城的大人物,一會兒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最好彆下樓給寶儀丟人。”

宋嫿坐在電腦桌前,頭也未抬,“出去記得關門。”

周蕾緊緊皺眉,這個冇有教養的野丫頭。

居然敢這麼跟她說話。

虧宋寶儀還一口一個姐姐的叫她。

白眼狼。

樓下。

雲老太太和周鳳言以及雲詩瑤祖孫三代,身著華服,來到宋家彆墅。

“請問宋小姐是住這裡嗎?”

管家認出雲老太太,立即上前,“雲老太太,您找我們家小姐嗎?”

“是的。”雲老太太點點頭,“宋小姐醫術高超,治好了我唯一的孫女,我們今天是特地過來感謝她的。”

管家知道宋寶儀會醫術,更知道宋寶儀拜了吳老神醫為師,立即道:“三位請稍等,我進去通知下小姐。”

很快。

江城八大豪門之首的雲家親自登門道謝,感謝宋寶儀治好了雲家繼承人的臉的訊息,就傳遍了整個宴會廳。

“宋小姐不愧是江城第一才女。”

“你們說,我怎麼就冇有養一個這樣的好女兒?”

“......”

聽著這些豔羨聲,宋寶儀嘴角微勾,看向管家,語調溫柔,“快去請雲老太太雲夫人還有雲小姐進來。”

手機版閱讀網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宋知畫鬱之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宋知畫鬱之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最新章節,宋知畫鬱之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