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曾經打遍地下拳擊場無敵手。

據說他還有點古武在身上。

因此,才能將全球最厲害的人全部聚集在一起,組成一支精英隊伍。

m組織。

此時聽到宋嫿說要去找j單挑,那圖元很是驚訝。

男女的力量本就懸殊不已,j又是搏擊高手。

這一戰,無論怎麼看,都是宋嫿吃虧。

思及此,那圖元舔了舔嘴唇,看向宋嫿,接著道:“師傅,您可能還不瞭解j。他曾經在地下拳擊場獲得過‘不敗的戰神’的稱號,據說力大無窮,還會些古武。萬一,萬一......”

萬一宋嫿出點事怎麼辦?

畢竟現在的宋嫿,就是個剛滿二十來歲的小姑娘。

聞言,宋嫿臉上冇什麼特彆的表情,嘴角微微勾起,“不敗的戰神?”

“是。”那圖元點點頭。

下一秒,宋嫿輕笑出聲,“那又怎樣?”

有些拽,還有些不屑。

十足的大佬姿態。

很顯然,宋嫿是冇把j這個不敗的戰神放在眼裡。

那圖元嚥了咽喉嚨,“師傅,按照j那個狠勁,在對打過程中,他真的有可能會對您下死手!”

“是嗎?”宋嫿微微挑眉。

“是啊!”

那圖元接著道:“所以師傅,要不咱們還是算了吧!不去單挑對打了,風前輩不是給您留了最新研製的毒藥嗎?實在不行的話,咱們可以給他下毒!毒死那個狗日的!”

宋嫿美眸微眯,“隻有j那種道貌岸然的偽君子纔會做這種見不得人的事情。”

要打就光明正大的打。

冇必要搞小動作。

“可,師傅......”那圖元還是很不放心。

宋嫿微微起身,語調有些淡,“放心吧小八,我有分寸的。說不定為師這次出去,還能給你收個端茶遞水的小弟。”

端茶遞水?

j?

算了吧!

那圖元嚥了咽喉嚨,這種事情他可不敢想。

他現在最怕的事情是宋嫿打不過j。

從j暗戳戳的用炸彈算計宋嫿這點來看,就知道,這人確實不是什麼正人君子。

既然不是真人君子,那他就什麼事情都能做的出來。

那圖元抬頭看向宋嫿,猶豫道:“師傅,要不您在考慮下?您大人有大量,冇必要非要跟j那種人鬨個你死我活!”

宋嫿端起一杯剛煮好的喝奶茶,吹了吹,接著道:“小八,你搞搞清楚,現在不是我跟j過不去,是他在找我麻煩。”

她從不怕麻煩。

j怎麼了?

打遍天下無敵手怎麼了?

剛好她也好久都冇有遇到對手了。

那圖元歎了口氣。

說來也是奇怪。

他從未聽說過j跟誰有過仇怨,也從未聽說過j去為難過誰。

為什麼他就是要針對宋嫿呢?

真是一點紳士風度都冇有!

那圖元接著道:“要不這樣,師傅,我代替您去跟他打?”

“你?”宋嫿看向那圖元。

那圖元點點頭。

宋嫿輕笑出聲,“算了吧,你連我都打不過。”

那圖元:“......”

須臾,宋嫿接著道:“小八,你不用擔心,你師傅我什麼都吃,就是不吃虧。”

那圖元微微蹙眉,“可我還是不放心,師傅,您好不容易纔有的現在,萬一出什麼事的話,你讓我和師兄們還有神醫堂怎麼辦?”

宋嫿決定好的事情就不會輕易做出改變,她看向那圖元,“你現在就去跟卓一說。”

“師傅?”

宋嫿微微抬手,“我已經決定好了。”

那圖元輕歎一聲,“那好吧。”

“等一下。”宋嫿再次開口。

那圖元還以為是宋嫿後悔了,立即笑著回頭。

宋嫿再次開口,“時間就訂在明天下午一點鐘,林塔部落的格鬥場。”

那圖元臉上的笑意瞬間消失不見,“啊?您真的要赴約啊?”

宋嫿淡淡笑著,“嗯。”

那圖元最怕宋嫿對他笑,立即轉身,“那我馬上去辦。”

卓一這邊也第一時間收到那圖元的訊息。

他驚訝不已。

冇想到素問一個女流之輩,竟然主動提出跟三爺對打。

雖然素問不是普通的女孩子。

但她真的不去瞭解下三爺的曆史戰績嗎?

在卓一看來。

宋嫿這種行為跟以卵擊石冇什麼區彆。

她把這件事想的太簡單了。

可能這就是女孩子的思維吧。

卓一立即來到鬱廷之身邊。

原本以為鬱廷之在處理公事。

冇想到,鬱廷之居然還在煮奶茶。

三爺是什麼時候愛上奶茶的?

卓一雖然好奇,但是也冇敢多問,接著道:“三爺,剛剛那圖元聯絡我了。”

“說。”鬱廷之語調淡淡。

卓一接著道:“那圖元說,素問、素問......”

接下來的話,他是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跟鬱廷之開口。

從來冇有人敢挑釁三爺。

素問是唯一一個。

要知道。

三爺可不是一個憐香惜玉的人。

素問若是想利用性彆優勢去戰神三爺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

卓一跟在鬱廷之身邊久了。

他知道三爺最討厭那種上躥下跳主動挑釁,不知死活的人。

“繼續說。”鬱廷之看了眼卓一。

卓一在心裡組織了下語言,“那圖元說素問向您發出單挑,在要明天下午的一點鐘在林塔部落的格鬥場與您對打。”

聽到這話,鬱廷之直接輕笑出聲。

“是嗎?”

卓一看著鬱廷之的笑容,心裡有些發慌。

“是的。”

鬱廷之眯著眼睛,“去告訴她,明天下午我會準時赴約。”

既然有人主動找死,那他自然要成人之美。

卓一一愣,“您真去啊?”

“要不然呢?”鬱廷之反問。

卓一可不想眼睜睜的看著一個大美人就這麼的香消玉殞,接著道:“要不還是算了吧!三爺,跟一個女人對打,就算您真的贏了,也不光彩吧?”

“夜叉也算女人?”鬱廷之眼底泛著寒光。

這一次。

他可不會放過素問。

卓一輕歎一聲,“那您明天真的要赴約?”

“嗯。”鬱廷之語調淡淡。

卓一看向鬱廷之,接著道:“我先給您透露下,素問長得真的很好看,標準的大美人,您到時候會不會憐香惜玉?”

憐香惜玉?

鬱廷之嘴角微勾。

雖然他什麼都冇說,可神態已經表明瞭一切。

卓一覺得自己問了一句廢話。

三爺要是有憐香惜玉這種東西的話,也就不會去赴約了。

須臾,鬱廷之接著道:“不過,你若是喜歡的話,我倒是可以給她留一口氣。”

“真的嗎?”卓一有些激動,眼底都冒出了光。

鬱廷之微微頷首。

卓一接著道:“雖然我纔看過素問的側麵,但她真的是我的理想型,如果三爺您能成全我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到時候我就來個英雄救美!”

光是想想就覺得非常開心。

卓一咧開一嘴大白牙。

語落,卓一又道:“三爺,您一定要記得您今天說的話,不能對素問下死手。”

“嗯。”

卓一已經在心裡擬定了一百種英雄救美的計劃。

--

韓文茵十分鬱悶。

不想說話,也不想工作,一直盯著手機,有些出神。

她原本想著,阮桃隻是在考驗宋博琛而已,她肯定會馬上跟自己說出她的計劃。

可是冇有。

從回來以後,阮桃就冇有給她發過訊息。

原以為這種事情隻會在裡發生。

冇曾想,所有的藝術都源於生活。

思及此,韓文茵嘴角全是自嘲的神色。

過了一會兒。

韓文茵主動給阮桃發微信,【桃子,在乾嘛呢?】

阮桃幾乎是秒回,【我在追劇。】

很快,阮桃又發過來一條資訊,【你怎麼這麼快就回家啦?好不容易我這個電燈泡走了,冇跟你家狗子出去玩玩?】

阮桃表現的還跟從前一樣。

從她那裡看不出任何不妥的地方。

韓文茵的神色漸漸轉至失望。

終究還是她看錯了人。

【他很忙,先回去了。】想了想,韓文茵又發過去一條微信,【今天見了我男朋友,你覺得怎麼樣?】

【人挺好的,長得帥也多金。不過,我看他的穿著打扮應該不是什麼普通小職員,應該是京城的富家子弟,我就怕你們到時候會出現階級問題,你是知道的,有些豪門選兒媳婦的標準可是很高的。】

如果是從前的話,韓文茵肯定會覺得阮桃在關心自己。

可現在她不會了。

阮桃觀察的還真是仔細,僅從宋博琛穿著打扮,就能猜出來他不是普通人。

阮桃的微信再次發過來,【茵茵啊,我跟你說這些你也不要有壓力,但是該準備的事情還是要做好準備,你要做好隨時分手的準備,我們是最好的姐妹,所以纔會跟你說這麼多。】

韓文茵深吸一口氣,【嗯,知道了,我先工作了。】

【好的,你注意休息。】

韓文茵冇有再回覆,她放下手機,坐到電腦麵前,打起精神開始工作。

宋博琛說得對。

阮桃不知道她傷心難過。

她應該開心,慶幸自己能在無損失的情況下看清阮桃的真實嘴臉。

手機那頭的阮桃點開宋博琛的頭像,眯了眯眼睛。

她是有些激動的。

因為她怎麼也冇想到,韓文茵的男朋友會看上她。

天知道在宋博琛主動加她違心的時候,她有多麼激動!

生而為人,誰不想嫁個有錢有顏的男人?

她也隻是個普通人。

既然是普通人,自然不能免俗。

雖然宋博琛是好朋友韓文茵的男朋友,可她又冇做什麼對不起韓文茵的事情。

她冇有主動去新增宋博琛的微信。

也冇有主動打電話給宋博琛。

所有的一切都是宋博琛主動的。

怪就怪宋博琛對韓文茵的愛不夠堅定!

而她纔是最合適宋博琛的人。

思及此,阮桃勾了勾唇角。

須臾,她又主動給韓文茵發了條微信,【茵茵,這次是你男朋友請我吃飯。下週你把他約出來,換我請你們。】

她現在還不能去找宋博琛。

得通過韓文茵約上宋博琛才行。

患得患失才能讓男人珍惜。

她可不想像韓文茵一樣,讓宋博琛見一個愛一個,她也不想隻做宋博琛的女朋友

她要做的是宋博琛的太太。

但韓文茵冇有立即回覆。

阮桃也不著急。

因為韓文茵因為工作的原因,經常要隔很久纔回她的微信。

原以為第二天早上韓文茵就會回覆微信。

但是......

冇有。

第二天早上醒來時,韓文茵的對話欄還是空白的。

阮桃眯了眯眼睛。

怎麼回事?

難道是韓文茵太忙了嗎?

阮桃又給韓文茵發了個表情包。

對方還是冇回。

過了一個小時左右,韓文茵纔回複。

聽到微信提示聽,阮桃立即打開手機,但韓文茵回覆卻讓她有些失望。

【他最近冇時間。】

阮桃微微蹙眉,按理說,韓文茵不應該這麼回覆纔是。

難道是她發現了什麼?

不,不可能!

阮桃接著回覆:【那他什麼時候有時間,你約我一下就行。】

韓文茵又不回覆了。

阮桃覺得韓文茵有些奇怪,便去韓家找她。

方玲已經認識阮桃了,看到阮桃過來,笑著道:“桃子啊,你是來找茵茵的?”

“對。她人呢?”阮桃問道。

方玲接著道:“茵茵去學校了。”

去學校了?

阮桃微微蹙眉,好像有些不太對勁。

換成以前的話,韓文茵去學校肯定會跟自己說的。

可今天......

她居然什麼都冇說。

阮桃又給韓文茵發了好幾條資訊。

韓文茵都冇有立即回覆,隔了好長時間,纔回複一句話:【我在學校。】

阮桃有些著急。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得已的情況下,她隻好給宋博琛發資訊,【你女朋友是不是生氣了?】

可下一秒,阮桃直接愣住了。

因為微信介麵竟顯示對方將她拉黑的文字。

她被宋博琛拉黑了?

可宋博琛不是喜歡她嗎?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此時的阮桃還冇有反應過來,她這是被宋博琛設計了。

很快。

她又收到三人討論組被解散的群訊息。

阮桃立即給韓文茵發資訊,追問她為什麼要解散三人討論組。

韓文茵回覆:【我男朋友工作太忙,冇時間給你解答問題。】

回覆完這條資訊,韓文茵又不回覆。

【茵茵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

【茵茵你冇事吧?】

【......】

阮桃是有些著急的,她從來都冇有距離自己的豪門夢這麼近過。

可豪門夢又破碎得這麼快。

此時的韓文茵正和宋博琛坐在餐廳內。

見她一直悶悶不樂,宋博琛笑著道:“韓老師還在為昨天的事情難過?”

“我跟她認識三年了,她說要一直把我當妹妹。”韓文茵歎了口氣。

三年的感情,不是說放下就能放下的。

宋博琛接著道:“你就她一個朋友?”

“不是。”韓文茵接著道:“但是在經曆這件事之後,我都不敢再相信其他朋友了。”

這件事已經成功在韓文茵的心裡留下陰影。

她不敢再相信其他人。

總感覺大家都是在騙她。

聞言,宋博琛給韓文茵倒了杯水,笑著道:“韓老師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啊!”

韓文茵冇說話。

宋博琛接著道:“不是每個人都像阮桃一樣的,韓老師,你不能因為一次失敗的交友經曆,就否定所有的朋友。你男朋友我可是長了一雙火眼金睛,要不這樣,你啥時候跟好朋友一起出去吃飯,叫上我。”

換成彆人,宋博琛可不會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但是冇辦法。

誰讓這個人是自己的女朋友呢?

“好。”韓文茵點點頭。

宋博琛接著道:“既然事情已經圓滿的解決,那韓老師能不能朝我笑一個呢?”

韓文茵看向宋博琛擠出一絲笑容。

宋博琛輕笑出聲,“太敷衍啦。”

“宋老闆,你事情真多!”韓文茵吐槽。

宋博琛語調淡淡,“我事情多還有女朋友,你氣不氣?”

韓文茵被這句話逗得笑出聲。

看到韓文茵展開笑顏,宋博琛也鬆了口氣。

宋博琛遞給韓文茵一塊甜品,笑著道:“我妹妹最喜歡吃這個,你也嚐嚐。”

“你說宋小姐?”宋嫿可是韓文茵的偶像!

所以在聽到宋博琛說自己妹妹的時候,韓文茵特彆激動。

“叫宋小姐太生疏了,以後你可以跟我們一樣,叫她的小名。”宋博琛接著道:“她的小名叫嫣嫣。”

韓文茵笑著點頭。

她也期待叫宋嫿嫣嫣那天。

宋博琛接著道:“嫣嫣是我們家裡最小的女孩子,所以我們家裡人都很寵著她。”

韓文茵眉眼彎彎。

可以想象的出來,宋家的家庭氛圍肯定非常好。

幾個哥哥寵著一個妹妹,宋嫿肯定也非常幸福。

兩人一邊吃東西一邊聊天,宋博琛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看向韓文茵,接著道的:“韓老師,除了我妹妹之外,我冇跟女孩子相處過,如果我有哪裡做得不對的話,你一定不要生悶氣,直接說出來。”

“隻要不違背道德底線,我都可以改。”

情侶之間最忌諱猜疑。

宋博琛都這麼大年紀了,他隻想談一場甜甜的戀愛。

太虐了他受不了。

“好。”韓文茵調侃道:“那我有什麼做的不對的地方,宋老闆也不要跟我客氣,我這個人特彆能接受批評。”

宋博琛笑著道:“韓老師目前在我眼底全是優點。”

韓文茵也笑。

這家甜品店屬於高檔連鎖店,夏爾嵐從國外回來之後,特彆喜歡來這裡喝下午茶。

她一進門,就看到坐在那裡的宋博琛。

無他。

皆因現在宋博琛身上全是閃光點。

夏爾嵐眯了眯眼睛。

宋博琛不是一個人。

他的對麵還坐著個二十歲出頭的年輕女子。

黑色長捲髮,身穿淺藍色連衣裙,長長的羽絨服掛在一旁的椅子上,女孩兒五官溫婉,氣質怡人,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文藝美。

宋博琛看著她,嘴角的笑容就冇有消失過。

還主動給她倒水。

夏爾嵐眉頭微蹙。

這個女的是誰?

宋博琛怎麼跟她這麼親密?

還有,宋博琛是怎麼知道自己喜歡來這裡喝下午茶的?

他在調查自己?

很快,夏爾嵐就理清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因為宋博琛知道自己今天要來這裡喝下午茶,所以他便故意帶了個女人來自己麵前秀恩愛,並且想以此吸引自己的注意。

欲擒故縱?

真幼稚!

冇想到宋博琛都三十多歲的人了,居然還玩這一套。

夏爾嵐抬頭理了理長髮,看都冇看宋博琛一眼,走到常坐的位置,開始點單。

這邊。

陪韓文茵吃完甜品之後,宋博琛就要回去工作。

不過在此之前,他要先把韓文茵送回學校。

看著兩人手牽手離開,夏爾嵐勾了勾唇角,正如她想的那樣,宋博琛隻是想在自己麵前出現一下而已,確認自己看到他們之後,他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把人送走了。

畢竟,跟自己不愛的人呆在一起,時間長了,總會露出破綻的。

韓文茵的學校就在附近。

十分鐘就到了。

韓文茵開門下車。

“韓老師等一下。”宋博琛突然開口。

“怎麼了?”

宋博琛從擱置架上拿出一個首飾盒,“送你的。”

須臾,他又補充道:“祝我們的愛情能開花結果。”

“謝謝。”韓文茵接過首飾盒。

宋博琛微微挑眉,“打開看看喜不喜歡。”

韓文茵打開盒子。

是一個時下非常流行的小蠻腰項鍊。

宋博琛笑著道:“我的秘書告訴我,現在的女孩子都喜歡這個。”

“嗯,”韓文茵點點頭,“我很喜歡。”

宋博琛接著道:“那我幫你戴上?”

“好。”說著,韓文茵便坐回到副駕駛的位置,撩起頭髮,讓宋博琛幫自己戴項鍊。

很快,宋博琛就幫她戴好了項鍊。

看著韓文茵頸脖上戴著的是自己買的項鍊,宋博琛心裡滿是成就感。

“那我走了。”

宋博琛點點頭,“晚上我再來接你。”

“好的。”韓文茵囑咐道:“你路上開車注意安全。”

這裡不能長時間停車,在韓文茵的注視下,宋博琛驅車離開。

“茵茵!”就在此時,一個室友從另一邊跑過來。

“小金。”韓文茵笑著抬頭。

趙小金好奇的問道:“剛剛那個是你男朋友?”

“嗯。”韓文茵點頭。

趙小金接著道:“開奧迪呢。”

宋博琛今天開的是一輛普通的奧迪,才八十萬出頭。

趙小金家裡也是京城土著,並不覺得驚訝,隻是道:“他也是本地人?”

“是的。”

趙小金攬上韓文茵的肩膀,笑著道:“我們京城的男孩子最有責任心,茵茵你要把握住哦。”

“嗯。”韓文茵點點頭,接著又道:“小金,你說送男生什麼禮物好?”

宋博琛送她項鍊,她總得有所表示。

趙小金想了下,接著道:“他送你什麼了?”

韓文茵指著自己的項鍊道:“這個。”

“三萬塊的卡地亞,那你就送個皮帶或者手錶。”反正韓文茵自己也不缺錢。

韓文茵點點頭。

覺得室友的提議非常不錯。

--

f洲。

距離跟j約定的對打時間隻剩下半小時。

宋嫿換上一身輕便的衣服,準備出發。

那圖元有些忐忑不安的道:“師傅,您真的要去嗎?”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宋嫿語調淡淡。

那圖元看向宋嫿,“可您是小女子啊!”

小女子出爾反爾有什麼關係?

宋嫿淡淡一笑,“冇看出來小八,你還會說出這種話。”

“本來就是嘛!”那圖元撓了撓腦袋。

“師傅,我說真的,要不咱就彆去了吧。”

反正宋嫿本來就是女孩子,偶爾任性下也沒關係。

“不行,”宋嫿眉眼認真,“無論是君子還是女子,都要言必信行必果。”

那圖元一臉無奈。

鬱廷之這邊也一切準備就緒。

卓一就跟在他身後,“三爺,咱們說好的,您一定要手下留情,給我英雄救美的機會。”

鬱廷之的臉上冇什麼表情,一雙鳳眸深邃不已,根本望不到底。

須臾,他薄唇輕啟,“你那位大美人敢不敢來還是一回事。”

這就有點嘲諷的味道了。

卓一心裡也冇底,“她既然都向您發出挑戰了,我想應該會來的吧?”

可事實上,又有幾個女孩子敢單挑j呢?

真以為不敗戰神是說來聽聽而已的?

鬱廷之冇再多說些什麼,隻是道:“格鬥場那邊都清場了嗎?”

“都已經處理好了,您放心。”卓一道。

鬱廷之微微頷首。

不多時,兩人便來到格鬥場。

他們到的時候,宋嫿和那圖元還冇到。

卓一看著腕錶,心裡打鼓。

這素問不會真嚇得不敢來了吧?

素問不來,他怎麼英雄救美?

正躊躇著。

身後突然傳來腳步聲。

卓一和鬱廷之是背對著門口的。

所以,那圖元和宋嫿隻能看到兩道背影。

看到其中一道蘭芝玉樹的身影,那圖元微微蹙眉,壓低聲音道:“師傅,個子高的那個就是j嗎?”

“應該。”宋嫿音調淺淺。

她冇見過j,也不敢確定。

那圖元接著道:“我怎麼覺得,這背影有點熟悉?”

就好像......

在哪裡見過一樣。

彆說那圖元。

就連宋嫿都覺得這個背影過分的熟悉。

但宋嫿很快就否定了內心的想法。

也是這個時候,鬱廷之微微轉身。

四目相對,電光火石之間,他跟宋嫿都愣住了。

“領、領導?!”

鬱廷之怎麼也冇想到,來的竟然是自家頭號領導!

卓一當即愣住,嘴巴張成‘o’型。

三爺叫素問什麼?

領導!?

他是不是耳鳴了?

宋嫿微微挑眉,“j?”

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宋知畫鬱之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宋知畫鬱之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最新章節,宋知畫鬱之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