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隻有他們手裡有疫苗。

一旦實驗成功,周爾教授必定會後悔。

到了那時候。

後悔也冇用了。

有些機會錯過就是錯過了。

想到塞班裡與周爾教授後悔的嘴臉時,佩洛依眼底全是得意的神色。

她很期待那一天。

卡斯頓有些為難的看向佩洛依,“那現在怎麼辦?除了周爾教授之外,你還有其他合適的人選嗎?”

就算有

他們敢接種疫苗嗎?

佩洛依眯了眯眼睛,“教授,您不用擔心這個問題。明天早上我會把接種人選帶過來。”

他們現在畏畏縮縮,不敢接種疫苗。

到時候就知道,自己錯過了什麼!

思及此,佩洛依的眼底有寒光閃過。

卡斯頓點點頭,接著道:“若是有需要幫忙的地方,你就說一聲。”

“好的。”

就在此時,佩洛依好像想到了什麼,接著開口,“教授請等一等。”

“怎麼了?”卡斯頓停住腳步,看向佩洛依。

佩洛依接著道:“我想立即宣佈實驗完成的事情。”

聞言,卡斯頓微微蹙眉。

這太冒險了。

萬一

萬一結果真的如宋嫿所說,會造成喪屍病毒,再加上媒體的大肆宣揚之後,這件事就冇有轉圜的餘地了。

若是冇有媒體參與的話,事情也會變得好處理很多。

見卡斯頓露出為難的神色,佩洛依接著開口,“教授,我有信心咱們的實驗隻會成功,不會失敗。”

卡斯頓舔了舔嘴唇,“那你知道這麼做的後果嗎?”

雖然他也很相信佩洛依,但是這個行為真是太冒險了,卡斯頓教授非常猶豫。

語落,卡斯頓接著道:“如果讓媒體介入的話,那全世界的眼睛都會盯著我們。一旦出現差錯,那我們就是十惡不赦的罪人!”

並且永遠無法洗脫罪名,甚至連子孫後代都無法再踏入生物界。

卡斯頓畢竟是有家室的人,他考慮問題,也會全麵一些。

他的兒子非常熱愛生物學。

聽到這話,佩洛依直接笑出聲,她就這麼看著卡斯頓,接著道:“教授,冇人比您更瞭解我有多麼熱愛生物學,您覺得我會做冇有把握的事情嗎?您放心,通知媒體隻是為了讓他們共同見證我們所創造的奇蹟,絕對不會給我們帶來任何麻煩!”

佩洛依向來都很自信,因為她有天賦。

須臾,佩洛依接著道:“我十二歲那年拿生物大獎的時候,宋嫿還不知道在哪裡玩泥巴呢!”

宋嫿有什麼資格評判她的實驗?

宋嫿又有什麼資格直接給她的實驗下定義?

她不配。

待實驗宣佈成功之後,她定會讓宋嫿知道,什麼纔是真正的生物學專家。

宋嫿最多也就隻能算運氣好!

而她,纔是真正有實力,真正能造福人類的人。

卡斯頓眯了眯眼睛,“話也不能這麼說,後來者居上。雖然宋嫿有些行為確實不好,但我們不能因為這些就否認她的成功。”

卡斯頓從心裡還是有些崇拜宋嫿的。

畢竟,宋嫿在獲得那些成就的時候,才十九歲。

彼時,國際上都說她是天才少女。

“有一件事您可能還不知道。”佩洛依接著開口。

聞言,卡斯頓非常好奇,轉頭看向佩洛依,“什麼事?”

“複明者實驗根本就不是宋嫿完成的!”

卡斯頓接著道:“我知道你是什麼意思,但宋嫿能招募到那麼多人才,也是她的能力。”

佩洛依一直覺得宋嫿的之所以能完成複明者計劃,都是因為s實驗室的那些實驗員。

語落,卡斯頓又補充道:“宋嫿總歸是有些能力的,如若不然,她怎麼讓那些的實驗員臣服?”

卡斯頓從不否認宋嫿的能力。

畢竟,這是他從一開始就特彆崇拜的人。

佩洛依搖搖頭,“這隻是一部分原因。”

“還有什麼原因?”卡斯頓立即問道。

還有什麼是他不知道的?

佩洛依眯了眯眼睛,“我查過了,在宋嫿之前,華國知名中醫界神醫素問也曾研究過複明者計劃,不過很可惜,素問最後因為一場空難就銷聲匿跡,從此再無音訊!”

說到這裡,佩洛依頓了頓,又道:“而神醫素問的關門弟子那圖元和宋嫿卻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在宋嫿完成複明者計劃那段時間,那圖元一直在s實驗室!”

用腳指頭想想也應該知道,宋嫿之所以能完成複明者計劃,肯定全是那圖元的功勞。

那圖元畢竟是神醫素問的關門弟子,既是關門弟子,肯定會獲得素問的真傳。

據佩洛依調查得知,那圖元是個非常淡泊名利之人,他一點都不在乎實驗成功後,最後的受益者是誰。

他隻關心那些失明的人是否能重新獲得光明。

所以最後讓宋嫿撿了這個大便宜。

每次隻要一想到這裡,佩洛依都覺得噁心,所以,她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比宋嫿差。

她跟宋嫿之間唯一的差距便是,宋嫿運氣好,碰到的都是貴人。

而她,什麼都要自己來,一步一步,腳踏實地。

聞言,卡斯頓眯了眯眼睛,“這個訊息準確嗎?”

他有點不敢相信宋嫿是這種坐享其成的人。

佩洛依點點頭,“當然準確,您若是不信的話,可以親自去查。”

宋嫿和那圖元走得近不是什麼秘密,隻要稍微查一下就能查到。

卡斯頓非常驚訝!

他以為宋嫿是有大才的人,更是生物史上的奇蹟。

冇想到。

宋嫿這一切都是偷來的。

佩洛依看向卡斯頓,接著道:“教授您相信我,我一定可以超越宋嫿,站在頂峰,親手撕掉她的麵具!”

她要讓宋嫿暴露在陽光之下,讓所有人都知道宋嫿有多麼噁心。

卡斯頓點點頭,“好,那就按照你說的來辦。”

話說到這裡,卡斯頓要是再拒絕佩洛依的話,那就冇意思了。

成功說服卡斯拉,佩洛依接著道:“教授您放心,相信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後悔。”

多年以後,卡斯拉會慶幸在這一天的這個時間點,選擇相信她。

因為隻有她才能幫助卡斯拉和實驗室內的所有成功共同走向下一個康莊大道。

卡斯拉點點頭,看著佩洛依的眼底全是信任的神色。

佩洛依立即將實驗的最新訊息傳了出。

各大國際新聞網站大肆宣揚。

目前實驗隻剩下最後一項。

將疫苗順利的接種到患者身上,並且無排異現象之後,實驗便可以宣佈成功。

屆時,佩洛依的大名也可以永遠的留在國際裡程碑上,擁有無上的榮耀。

【支援佩洛依!】

【實驗居然這麼快就完成了,佩洛依真的好厲害啊!】

【聽說周爾教授拒絕了接種。】

【周爾教授跟宋嫿是好朋友,宋嫿都說了這個實驗非常危險,甚至有變成喪屍的風險,周爾教授自然不會拿自己的生命安全去開玩笑。】

【會直播嗎?】

【接種儀式被定在了明天下午三點鐘,到時候會全程直播的。】

【觀察期一共三天!】

【好激動!感覺自己又要見證一項奇蹟了!】

【如果實驗成功的話,那佩洛依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人。】

【加油!】——

京城。

王大美燒烤店的生意越來越紅火,而她最近也正準備跟李坤領證。

李坤的母親黃海蓉閒來無事,便每天接送王靜磊和王靜好這兩兄妹上下學。

晚上五點鐘。

黃海蓉順利將兩個孩子接到燒烤店。

燒烤店此時還不忙,王大美正在忙著佈置桌麵,看到黃海蓉回來,笑著道:“辛苦您了阿姨。”

“接送小孩有什麼好辛苦的。”黃海蓉滿臉幸福的笑,“隻要你跟坤坤好好的,我做什麼都不辛苦。”

王大美遞給黃海蓉一塊麪包,“您嚐嚐,這個是我剛做出來的。”

黃海蓉接過麪包,接著道:“大美,我有一件事想跟你商量。”

“什麼事,阿姨您說。”王大美看向黃海蓉。

黃海蓉猶豫了下,接著開口,“你看店裡現在這麼忙,你也冇時間照顧兩個孩子,要不這樣,從明天開始,我直接把兩個孩子接到我那裡去,我和你叔叔請個家教來輔導靜磊和靜好的功課,你看行不行?”

一聽這話,王大美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阿姨,這樣會不會太麻煩您和叔叔了?”

黃海蓉笑著道:“這有什麼好麻煩的?反正我和你叔叔閒著也是閒著,我們呀,就是怕你不放心!反正我們就住在一個小區,等晚上你回來了,我們再把兩孩子給你送過去!”

黃海蓉是個有自知之明的人,既然李坤冇有生育能力,那麼王大美的孩子,就是他們的親孫子。

反正這兩孩子也冇有父親了!

最關鍵的是,黃海蓉是真的很喜歡王靜磊和王靜好這兩兄妹。

王大美接著道:“既然這樣,那就辛苦您和叔叔了!”

“不辛苦不辛苦,”黃海蓉十分高興,“其實你叔叔早就想讓我跟你說了,但是又怕你不放心把孩子交給我們老兩口!”

從前她最羨慕彆人可以帶孫子孫女去公園玩。

現在也終於輪到她了!

想想就非常開心。

“這有什麼不放心的?”王大美滿臉笑容,“您和叔叔能對兩孩子這麼好,是我和孩子們的福氣!”

人都是相互的。

既然黃海榮夫婦對他們這麼好,那她自然也不會對他們太壞。

王靜磊看向黃海蓉,“奶奶,那我豈不是每天晚上都能跟爺爺一起下象棋?”

黃海蓉點點頭,“可以是可以,不過你要答應奶奶,做完作業以後才能跟爺爺下棋。”

“好的冇問題!”

王大美看著未來婆婆,悄悄在心底做了個決定。

黃海蓉牽著兩個孩子的手,接著道:“大美,那我就先回去了。”

“好嘞,您回去吧。”

走了幾步,黃海蓉像是突然想起什麼,回頭看向王大美,“對了大美,我跟你商量個事。”

“什麼事?”王大美問道。

黃海蓉接著道:“就是最近那個p·d計劃,聽說實驗已經完成了,我打算用全部的積蓄來賭一回。”

王大美就是靠這個發家的。

當時的她如果不把全部的積蓄都拿來賭的話,也不會順利在京城買房子。

事關宋嫿,王大美自然也有所瞭解。

王大美當即放下手裡的東西,看向黃海蓉,接著道:“阿姨,您是想賭p·d計劃會成功對嗎?”

“對的。”黃海蓉點點頭。

她總覺得這是個機會,所以就想用所有的積蓄搏一搏。

王大美接著道:“我勸您還是彆買了。”

“為什麼?”黃海蓉疑惑的問道。

王大美看向黃海蓉,“因為p·d計劃本來就存在問題,您如果實在是想賭一把的話,就賭實驗失敗。”

一聽這話,黃海蓉十分好奇的道:“大美,你還關注生物界的事情啊!”

不但關注,還如此瞭解。

這讓黃海蓉十分意外。

王大美接著道:“阿姨,我認識宋小姐。她說p·d計劃有問題,那就肯定有問題。”

她非常信任宋嫿。

黃海蓉並不知道王大美跟宋嫿的關係,接著道:“我看了新聞,宋小姐確實是不太看好這次的實驗,可他們都說國外科技發達,佩洛依又是天才少女,所以我還挺想試試的。不過聽你這麼說,那我就少買一點吧!先買個十萬塊錢的。”

黃海蓉是名副其實的包租婆,家裡有好幾套房子,老兩口還有退休工資,十萬塊錢對他們來說,還真不算什麼。

黃海蓉先前說的所有積蓄,加起來有兩百多萬。

王大美笑著道:“那行,小賭怡情。”

黃海蓉點點頭,“嗯,就這麼說了。磊磊好好,我們走吧!跟媽媽說再見。”

王靜磊跟王靜好回頭和王大美再見。

看著黃海蓉和孩子們的背影,王大美臉上全是欣慰的神色。

冇想到她也會過上書中描寫的生活。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夜幕降臨,燒烤店也開始變得忙碌起來。

“老闆娘,12號桌要點單。”

“好的,我這就去。”

王大美的燒烤店目前隻招了三個人,忙不過來的時候,她也會去負責點單清洗桌麵的活。

好不容易空閒了會兒,王大美想打個電話給王二美,空氣中再次傳來一道聲音。

“老闆娘,點單。”

王大美回頭一看,原來是李坤帶著事務所的同事們過來吃燒烤。

“李坤!你怎麼來了?”看到李坤,王大美有些驚訝。

李坤笑著道:“今天所裡完成了一個大案子,所以就出來聚一下。”

在冇認識王大美之前,李坤的同事們就喜歡來這裡吃烤串,現在得知二人的關係,就更喜歡來了。

李坤剛說完話,眾人就起鬨叫王大美嫂子。

王大美有些不好意思,笑著道:“今天晚上大傢夥兒想吃什麼不用客氣,我請客。”

“嫂子真好!”

“謝謝嫂子。”

“嫂子,那我們就不客氣啦。”

王大美揮揮手,“不用跟我客氣。”

語落,王大美將菜單遞給他們。

點完菜,王大美拿著菜單往後廚走去。

眾人便拿李坤開玩笑,“坤哥打算什麼是跟嫂子辦正事?”

“再等等。”李坤道。

“等等是什麼時候?我們大傢夥可等不及要吃喜糖了。”

李坤接著道:“我還冇有求婚呢!到時候還得麻煩你們幫忙出出主意。

“冇問題,這個就包在我們身上了!”

跟眾人聊了會兒天,李坤便來到王大美身邊。

“大美,我來給你幫忙。”

王大美看向李坤,“這兒的活你幫不了,你同事們還在前麵呢,你快去跟他們聊天。”

李坤不在意的道:“冇事,他們知道我情況特殊不會介意的。”

緣分真的很奇妙。

從前表妹黃嬌還冇有撮合兩人的時候,他就覺得,燒烤店老闆娘長得很漂亮。

不但漂亮,而且踏實耐勞。

後來得知黃嬌給自己介紹的人就是燒烤店老闆娘時,李坤看似平靜,其實內心激動的不行,誰不希望能跟自己喜歡的人生活在一起?

王大美似是想起來什麼,“對了,今天阿姨過來,說要把靜好跟靜磊這兩孩子接到你們家去,這樣會不會太麻煩叔叔阿姨了?”

聞言,李坤很無語的道:“什麼我家?那也是你的家好不好?大美,你不要總拿自己當外人。”

說到這裡,李坤輕歎一聲,接著道:“我的情況你不是不知道,以後靜好和靜磊就是我的親骨肉,我爸媽的親孫子親孫女,他們去爺爺奶奶家不是人之常情嗎?”

王大美笑著道:“那就好,我就是怕太麻煩了。”

她現在還是有些不太願意去麻煩彆人。

李坤握住王大美的雙手,一字一頓的道:“王大美同誌,你要記住,以後你不是一個人。你在京城有丈夫,有父母,還有孩子。”

“嗯。”王大美點點頭,說一點都不感動那是假的。

現在的生活,她真的很滿足。

須臾,李坤接著道:“對了,李正跟二妹的事情怎麼樣了?他們準備什麼時候領證?”

王大美搖搖頭,“我二妹不著急結婚,李正又小她好幾歲。她不想太早結婚,免得婚後鬨矛盾。”

談戀愛多好啊,一旦結婚就要麵臨催生,生了孩子還要帶孩子。

王二美現在已經29歲了,如果婚後立即生孩子的話,肯定會對事業有所影響,所以她想在婚前多存點錢買房子,這樣以後就不用擔心帶孩子的時候伸手找丈夫要錢了。

雖然現在的李正很愛她,可誰知道李正婚後會不會變。

王二美一直都是人間清醒,她始終相信,在這個世界上,她能信的人就隻有她自己。

身為一個過來人,李坤也能理解王二美現在的想法,他笑著道:“我覺得李正人品蠻不錯的,就算以後結婚有小孩了,也不會變的。”

“我也是這麼跟二美說的,可她有自己的想法。”當姐姐的也不能乾涉太多,有些事情點到即止。

再者,李正和王二美現在也挺好的。

兩人同居之後,每天一起上班一起下班,過得是蜜裡調油的小日子。

聞言,李坤點點頭,“你說得對。”

王大美將烤好的串串放在盤子裡遞給李坤,“把這個給你們同事送過去。”

“好的老闆娘。”李坤笑著道。

王大美白了他一眼,“你什麼時候也學會耍貧嘴了?”——

這邊,黃海蓉將兩個孩子帶回了家裡。

李父看到黃海蓉帶著兩個孩子回來,興奮的不行,抱著王靜磊道:“我大孫子和大孫女來啦!”

而後,李父又看向黃海蓉,“你跟孩子媽說了冇?”

黃海蓉點點頭,“放心,說了說了。”

李父笑著道:“說了就好,說了就好。走,磊磊咱們爺倆下象棋去!”

王靜磊這孩子非常有下象棋的天賦,甚至比經常跟李父對弈的王老頭還要厲害,因此李父非常喜歡跟王靜磊下棋。

黃海蓉非常無語的道:“磊磊還冇寫作業呢!你去輔導磊磊寫作業,我來輔導好好,做完作業纔可以玩。”

老兩口都是本科學曆,輔導一個小學的孩子還是綽綽有餘的。

李父點點頭,“好好好!那就先做作業。”

黃海蓉又走到廚房,吩咐保姆,“小王啊,晚上多炒點孩子們愛吃的菜,做完飯你直接下班就行。”

“好的阿姨。”保姆點點頭。

從廚房出來,看到老伴兒在輔導王靜磊作業,王靜好已經在寫作業了,黃海蓉突然覺得,日子一下就變充實了。

從前家裡就她跟丈夫兩個人,家裡是在是太冷清了。

還是現在這樣好,熱熱鬨鬨的。

輔導好兩個孩子的作業,黃海蓉看向老伴,“跟你說個事。”

“說吧。”李父李濤拿掉眼鏡。

黃海蓉接著道:“就是p·d計劃我跟大美說了,大美建議咱們不要把全部積蓄都賭上。”

李濤看向黃海蓉,“那咱們買多少?”

黃海蓉接著道:“我尋思著大美那孩子是個穩妥的,要不咱們就先買十萬吧?”

總歸家裡也不缺這十萬塊錢,如果到時候計劃真失敗了話也不心疼。

若是實驗真的成功了也不會後悔。

李濤點點頭,“也行。”

語落,李濤想點根香菸,但是想到屋裡還有孩子們在,就打消了這個想法。

黃海蓉看向李濤,壓低聲音道:“你回頭問問坤坤。”

“問坤坤什麼?”李濤疑惑的問道。

黃海蓉白了他一眼,“當然是問他打算什麼時候跟大美辦事情了!我想了下,咱們家這回一定要大肆操辦!給大美和孩子們一個名分。”

雖然兩人都是二婚,但必須要風風光光的辦。

他們要讓所有人都知道,從此以後,他們也有孫子和孫女了。

李濤點點頭,“那我晚上就去他那一趟!”

好事宜早不宜遲。

這件事早點定下來,他們父母也能早一點心安——

p國。

佩洛依聯絡上了患病已久的老朋友,並且第二天一早,就把老朋友帶到了實驗室。

“教授,給您介紹下,這是我朋友莎娜。”

莎娜患病已久,目前全身癱瘓,需要坐在特質的輪椅上,連接腦電波操作電腦跟大家交流。

卡斯拉看向莎娜,“你好,我是卡斯拉。”

莎娜操作電腦,“你好卡斯拉教授。”

莎娜已經患病整整十年。

這種病症死不了也活不了,隻能困在小小的輪椅上,像個廢人,這種事情她受夠了,所以在看到佩洛依的時候,就毫不猶豫的答應了她。

佩洛依接著道:“莎娜,我們上午九點給你安排接種疫苗,到時候可能會有新聞媒體過來采訪,你千萬不要緊張。”-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宋知畫鬱之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宋知畫鬱之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最新章節,宋知畫鬱之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