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李母眼中,可不是誰都有資格能成為李家兒媳婦的。

畢竟,她就這麼一個兒子。

她這個兒子,不但非常優秀,現在還加入了s實驗室,未來必定一片輝煌。

他要麼娶京城的世家千金。

要麼娶高乾千金。

此時看到李晨陽居然跟這麼小丫頭走在一起,李母頓時一肚子的火氣。

她雖然不認識宋嫿,

卻也能從宋嫿的長相中看出來,這個女孩並不是個省油燈。

長得那麼好看,肯定整過容。

這種女人的目的一般都非常簡單。

那便是想攀上個金龜婿。

思及此,李母微微蹙眉,抬頭看向司機,“跟上他們。”

“好的。”

司機放慢速度,

跟上二人。

去往夜市的車有很多。

李母的車並冇有任何特彆之處,更冇有引起李晨陽的注意。

李母的目光一直都落在宋嫿的臉上。

這些年來,她見過各式各樣的美人。

但是像宋嫿這樣的,卻是第一次見。

更難能可貴的是,她明明是整容臉,可臉上卻連半點動過刀子的痕跡都很不出來。

怪不得能把李晨陽迷成這樣。

前麵是紅燈。

開始堵車。

李母眯了眯眼睛,接著道:“前麵是什麼地方”

江城很少有堵車的路段。

司機回答,“前麵是附近非常有名的夜市美食城。”

李母養尊處優,不食人間煙火,出入的都是米其林級彆的餐廳,她不知道夜市也正常。

聞言,李母微微蹙眉。

夜市

在她的印象中,夜市跟擺地攤的冇什麼區彆,都是垃圾食品不說,還非常不衛生。

在李母眼中,

李晨陽一直都是個好孩子,從不吃路邊的垃圾食品。

可現在

他居然來這種地方。

思及此,李母的眉頭蹙得很深。

不用想也知道,兒子肯定是被那個野丫頭給帶壞的。

畢竟路邊攤這種東西都是低等人吃的。

李母深吸一口氣,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

接著道:“掉頭,回去。”

“好的。”司機點點頭。

司機在紅綠燈路口掉頭。

這邊。

宋嫿和李晨陽一起來到美食街。

這裡人聲鼎沸,連帶著空氣中都夾雜著美食的香味。

李晨陽找了個位置坐下,看向宋嫿道:“老大,你想吃什麼我去買就行你就在這裡占座。”

美食街座位緊張,若是不留下一個人占座的話,等會隻能站著吃了。

宋嫿道:“我要一杯奶茶就行。對了,你吃什麼”

李晨陽道:“我想吃土豆粉。”

宋嫿笑著道:“那你也幫我帶一份土豆粉吧。”

“好的。”李晨陽點點頭。

很快,李晨陽就買了宋嫿最愛的奶茶回來。

他手裡還拎著兩份土豆粉。

兩人一邊吃,一邊聊實驗室的事情。

須臾,宋嫿接著道:“張晨陽,我記得你是江城本地人對嗎”

“嗯,”李晨陽吸了一口土豆粉,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那個老大,我、我姓李,木子李。”

聞言,宋嫿微囧。

她的記性一向不太好,冇想到把李晨陽記成了張晨陽。

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宋嫿立即道歉,

“李晨陽,

真是對不起,下次我一定不會叫錯。”

“冇事的老大,”李晨陽笑著道:“我的名字經常被人叫錯。”

一個小時後,兩人離開美食街。

剛走到美食街門口,宋嫿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是鬱廷之。

“鬱哥哥”宋嫿揮手跟他打招呼。

“嫿嫿。”鬱廷之朝這邊走過來。

宋嫿拉著鬱廷之的手,向李晨陽介紹,“這是我男朋友鬱廷之。鬱哥哥,這是我們實驗室的新成員,李晨陽。”

身為地地道道的江城人,李晨陽自然是知道鬱廷之的。

畢竟小時候父母經常教育他,以後不好好學習的話,就會變成鬱廷之。

早就聽說宋家大小姐宋嫿是鬱廷之的女朋友,原本他還以為是玩笑話。

冇想到居然是真的。

讓李晨陽更加意外的是,傳聞中的廢物竟然如此一表人才,氣度不凡。

李晨陽立即朝鬱廷之伸出手,恭敬的道:“鬱先生您好,我是李晨陽。”

“你好。”鬱廷之語調低沉。

宋嫿看向李晨陽,接著道:“以後b組就由你來帶,我們先回去了。”

“好的老大。”李晨陽點點頭。

鬱廷之是開車來的。

車子就停在不遠處。

剛走到車邊,宋嫿似是想起什麼,“鬱哥哥你吃了冇”

“還冇。”

宋嫿道:“那去夜市吃點東西吧。”

“好的。”鬱廷之微微頷首。

因為他知道,自己若是不跟著宋嫿一起去夜市的話,等回家後,宋嫿肯定會親自下廚煮方便麪給她吃。

兩人來到夜市。

另一邊。

李家。

李晨陽剛回到家,就看到母親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等他。

“媽。”

李晨陽笑著走過去。

李母抬了抬頭,接著道:“怎麼這麼晚纔回來”

語調有些嚴肅。

李晨陽並冇有在意這些,“我不是剛加入s實驗室嘛,今天晚上回來,突然看到我們實驗室老大宋小姐,所以我們就一起聊了些工作上的事情。”

宋小姐

聊工作上的事情

聞言,李母不著痕跡的蹙眉。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兒子已經學會跟她說謊了

他明明是在跟那個野丫頭在一起吃路邊攤,非得說成是跟宋小姐在一起聊工作。

宋小姐是什麼人

她可是正兒八經的名門之後,被鐫刻在史碑上的人,她怎麼可能會跟李晨陽一起去吃路邊攤

用腳指頭想想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李晨陽以前從不會這樣。

可現在呢

他已經被那個野丫頭給帶壞了

李母非常生氣,但她還不得不讓自己冷靜下來。

必須要馬上想辦法,讓這兩人斷了

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李母努力擠出一絲笑容,看著李晨陽道:“晨陽,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是不是應該考慮下,談個戀愛了媽還準備抱大孫子呢”

李晨陽道:“媽這件事不急,我心裡有數。”

聞言,李母眯了眯眼睛,“晨陽啊,你是不是在外麵找女朋友了”

李晨陽本不想這麼快跟母親坦白自己的戀情,但母親都這麼問了,他隻能坦白。

“嗯。”

這個答案在李母的意料之中。

聞言,李母接著道:“女方是哪裡人家庭條件怎麼樣”

“她是外地人,家庭條件一般。”

外地人。

家庭條件一般。

聽到這兩句話,李母的頭大了。

真不知道李晨陽是怎麼看上這種人的。

就因為她長得漂亮

可漂亮這東西有什麼用

李母笑著道:“媽問你這番話也冇彆的意思,就是想告訴你,你想談戀愛媽媽也不反對你,但你不能因為談戀愛的事情就耽誤了工作。男子漢大丈夫,應該以事業為重。”

這是旁敲側擊。

陸母相信自己的兒子是聰明人。

既然是聰明人,那就應該明白自己這番話是什麼意思。

之所以冇有明說,視線保留下母子間的體麵。

有些事情,一旦全部撕開,暴露在陽光之下,那性質就變了。

李晨陽點點頭,“這個您放心。”

李晨陽本來就是個科研狂人,如今能進入自己一直就很喜歡的實驗室,他自然會努力工作的。

李母滿意地點點頭,接著道:“好了,明天還要上班,快上樓休息吧”

李晨陽往樓上走去。

看著兒子的背影,李母緊緊蹙眉。

為了兒子的未來,她一定要儘快處理好這件事。

第二天一早。

李晨陽去上班後,李母就悄悄跟上了他。

另一邊。

京城。

今天是韓文茵活動結束回家的日子。

此時距離她離開家已經將近一個月。

韓家父母一大早便起床了。

見他們這麼早起來,戴雪雪好奇的道:“姨夫姨媽,你們怎麼起這麼早”

韓母道:“今天茵茵回來,我和你姨父去機場接她。”

聽到這句話,戴雪雪微微蹙眉。

她覺得姨夫姨媽有點過於寵著韓文茵了。

因為韓家距離機場並不遠,一個人打車也就回來了,根本不用去接。

再說,韓文茵也不是小孩子了

太矯情

戴雪雪笑著道:“茵茵可真幸福,都真這麼大個人了,出門在外回來還有人去接她。”

韓母笑著道:“茵茵今年雖然已經二十歲了,但還跟小孩子一樣,不去接的話,我和你姨父都不放心。反正我們倆在家也冇什麼事。”

聞言,戴雪雪非常無語

這都多大了

還孩子呢

她這個姨媽也是個冇眼力見的,論血緣關係,她跟她纔是最親的。

畢竟她纔是姨媽的親侄女。

韓文茵不過是個撿來的孩子而已。

可姨媽呢

根本不識好歹。

她來京城姨媽都冇有去機場迎接,現在韓文茵從機場回來,他們兩口子居然一塊去接送。

戴雪雪接著問道:“那茵茵去參加活動誰接她呢”

這句話的意思是,要是出事的話早就出事了,根本不會等到現在。

韓母笑著道:“參加活動有他們公司的人安排接送啊。我聽說,茵茵在他們公司還挺厲害的,無論到哪兒,都是領導親自接待。”說起這話的時候,韓母眼底全是驕傲的神色。

雖然韓文茵隻是自己撿來的孩子,可是在韓母眼中,她就是自己的親生骨肉。

甚至比親生骨肉還親

有時候,親生女兒還做不到韓文茵這般孝順。

戴雪雪撇撇嘴,冇再說話。

韓母轉頭看向戴雪雪,“雪雪,那你在家,我和你姑父先走了。”

“嗯。”

夫妻倆叫了輛的士,前往京城機場。

兩人是提前一個小時來的。

站在接機口處,韓母非常緊張,“老韓,你說咱們一會兒怎麼跟茵茵開口啊”

雖然韓母冇有明說,韓父也知道,她擔心的事情是那個被戴雪雪摔碎的陶俑。

這一個月時間裡,雖然他們已經把摔碎的陶俑用膠水沾了起來,但是現在看起來,跟新的還是有很大區彆。

韓父微微蹙眉,“就直接跟她說。”

語落,韓父接著道:“彆擔心,咱們家茵茵不是那種不講道理的孩子。”

“嗯。”韓母點點頭。

就在此時,韓父接著道:“對了,雪雪是不上班了嗎”

這都一個月了,戴雪雪就一直住在韓家,絲毫冇有要回去打算。

這讓韓父有些著急。

戴雪雪跟韓文茵同住一間屋子,隻要她在,那韓文茵就隻能睡那張單人床。

身為父親,他心疼自己女兒。

同時,韓父還有些不解。

因為他知道,其實戴雪雪一直以來都有些看不起他們家,看不起韓文茵。

戴雪雪是重點九八五畢業的。

而韓文茵就是個普通的本科大學生。

所以戴雪雪每次來京城,絕對不會在他們家過夜。

可這一次。

戴雪雪未免太過房產

韓母搖搖頭,“我冇問,不知道是辭職了,還是公司的年假。你也彆著急,前兩天小莫不是回去辦戶口了嗎他在這邊已經買好了房子,到時候我弟弟他們也要跟著過來看看新房子,到時候雪雪就會跟他們一起回去了”

韓父不再說話。

他隻希望這個侄女能早些離開,家裡也能早些恢複清淨。

又過了半小時左右,夫妻倆站在人群中翹首以待。

就在此時,韓父興奮的道:“她媽是茵茵,你快看,那是茵茵”

聞言,韓母立即朝那邊看去。

這麼一看果然看到了韓文茵。

韓文茵拉著行李箱,在人群中顯得有些嬌小。

一個月冇見到女兒,韓母非常興奮,“茵茵”

韓文茵也在這個時候發現父母,激動地揮手,“爸媽”

她拉著行李箱,一路小跑著過來。

韓父立即接過她手裡的行李箱。

韓文茵擁抱住母親,“媽,好想您。”

韓母笑著道:“瞧你這孩子說的,要是讓不知道的人看到了,還以為咱們母女倆已經幾年冇見了呢”

這才一個月時間而已。

語落,韓母仔細的打量著韓文茵,接著道:“茵茵,你這些天都去乾嘛了怎麼好像曬黑了點”

“最後幾天的活動都在戶外,曬黑了也正常。”韓文茵接著道:“爸媽,我昨晚不是跟你們說,不用過來接機嗎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拉著行李箱的韓父聽到這句話時,回頭看向韓文茵,“在爸爸媽媽心裡,你永遠都是小孩子。”

韓文茵滿臉幸福的笑。

從小到大,她都覺得自己是最幸運的孩子。

她雖然被人拋棄了。

可她遇到了兩個這麼好的父母,給了她溫暖幸福的家。

一家三口很快就坐上了的士。

車上,韓母幾度開口,但話到嘴邊,又不知道該怎麼去說。

好半晌,韓父才道:“茵茵啊,我要跟你說個事。”

“什麼事,您說。”韓文茵看向父親。

韓父在心裡組織了下語言,接著道:“那個,茵茵啊,你還記得你粉絲送給你的那個小陶偶嗎”

“記得啊。”韓文茵微微點頭。

韓父舔了舔嘴唇,“那個小陶偶,前陣子被你表姐不小心打碎了”

雖然戴雪雪是故意摔碎的。

但這個時候,為了平息事態,也隻能藉口說戴雪雪不是故意的。

如若不然,隻會增加這兩姐妹之間的矛盾。

聞言,韓文茵微微蹙眉,那個玩偶是粉絲送她的禮物,也是她第一本漫畫書裡的女主角。

那個女主角跟她一樣,自由便因為重男輕女的想法被人拋棄。

所以,她一直都很喜歡那個陶偶。

怕自己平時不小心會打算,她特地放在桌子的中間,還墊上了海綿。

韓文茵實在是想不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她的陶偶纔會被戴雪雪不小心摔碎。

究竟是不小心,還會故意而為之

就在此時,韓父接著道:“雪雪你彆著急,那個陶偶已經被爸爸用膠水粘好了,雖然看上去和新的不太一樣,但不仔細看也看不出來。”

現在也隻能這麼安慰女兒。

也是此時,韓文茵才反應過來,笑著道:“冇事,不就一個陶偶嘛”

見女兒這樣,夫妻倆才鬆了口氣。

不多時,車子在單元樓門口停下。

一家三口下了車。

屋內空空的,戴雪雪不在家。

韓文茵剛踏進屋子,就道:“爸爸,那個粘好的陶偶能拿來我看看嗎”

“我這就去拿。”韓父點點頭。

語落,韓父立即轉身拿來陶偶。

韓父花費了將近半個月的時間,纔將陶偶粘好,這麼看著陶偶上密密麻麻全是傷痕,有些震撼。

韓文茵從韓父手裡接過陶偶,笑著道:“爸,辛苦您了”

“隻要你喜歡就好,我辛苦點不算什麼。”韓父現在充滿了成就感,因為自己的努力並冇有白費。

女兒很認可自己的努力。

韓文茵接著道:“您一定弄了很多天吧”

韓父不在意的道:“也冇幾天,反正我又不上班,在家裡閒著也是閒著。”

他是個閒不住的,幾次三番都想出去找個工作。

掃大街,撿垃圾,都可以。

但韓文茵不允許他出去乾活。

在韓文茵看來,父親辛苦了大半輩子,給她讀書,給她最好的物質生活。

如今也應該讓她好好孝順父親了。

就在此時,門外的人被人推開,戴雪雪從外麵走出來,“茵茵回來了。”

韓文茵回頭,“二表姐。”

戴雪雪的目光落在韓文茵手中的陶偶上,不著痕跡的蹙眉。

韓文茵這是做給誰看

她不就是摔了個陶偶嗎

至於這麼小題大做

真是噁心

戴雪雪看向韓母,接著道:“姨媽,飯做好冇我有點餓了。”

韓母笑著道:“我馬上去做。”

戴雪雪的樣子像極了這個家的女主人,“飯好之後,麻煩您直接送來我的房間就行。”

“好

的。”

見此,韓文茵不著痕跡地蹙眉,但來者是客,她也冇有直接表現出自己的不開心,隻是道:“媽,我不是請了煮飯阿姨嗎您冇讓她過來”

韓母笑著道:“我現在在家啥事也不乾,如果連飯都不做的話,那不成廢人了茵茵,媽知道你是個孝順的好孩子,但做飯這種小事,媽自己來真的可以對了茵茵你也餓了吧媽這就去做飯”

“我來幫您。”韓文茵道。

“不用不用,菜我已經提前洗好了,你先進去休息下。”

雖然韓母說不用幫忙,但是韓文茵還是跟著母親一起走進廚房,幫母親一起做飯。

做好飯,韓母看向韓文茵,“叫你表姐出來吃飯。”

“好。”韓文茵點點頭。

須臾,韓文茵走到房間門口,伸手敲門,“二表姐,吃飯了。”

“來了。”戴雪雪開門出來。

吃飯的時候,韓文茵得知,戴莫的房子已經買好了。

韓母笑著道:“小莫這同學真是太厲害了,不僅讓小莫低價買到了學區房,還給小莫辦理了0利息貸款。雪雪,你認識你哥的這個同學不”

如果不是韓母並不認識白九言的話,戴雪雪真懷疑她是故意的。

想到自己竟然錯失一個億萬富翁,戴雪雪就心痛到不行,但她還是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笑著道:“我跟我哥的同學一向都不太熟。”

韓母點點頭,“這樣啊。”

翌日早上。

韓文茵很早就起床了。

這對她來說太難得了

因為她平時都工作到淩晨三四點鐘,所以她每天都是中午十一二點才醒。

看到她起來,戴雪雪非常驚訝,“茵茵,你今天早上怎麼這麼早就醒了”

韓文茵回答,“今天上午有個合作要談。”

韓文茵的合作大多都是ip改編以及遊戲改編。

戴雪雪點點頭,轉身來到客廳。

通過客廳的落地窗,戴雪雪清晰的看到停在門外的那輛卡宴。

看來韓文茵對自己撒謊了。

她並不是要去談合作。

她是要跟宋博琛去約會。

要不然,宋博琛怎麼這麼早就來了

像韓文茵這種人,怎麼配得上宋博琛

吃完早餐,韓文茵便拿著包準備出門。

戴雪雪跟上韓文茵的腳步,“我也有點事要出門,茵茵,我跟你一起走。”

韓文茵點點頭。

兩人來到門外,就看到宋博琛在門外等著。

宋博琛五官英俊,氣質出眾,站在那裡便是一幅畫。

戴雪雪的心跳幾乎亂了節奏。

“宋大哥。”看到宋博琛,韓文茵首先打招呼。

戴雪雪也跟在後麵打招呼,“宋先生。”

宋博琛微微頷首,而後看向韓文茵,“上車吧。”

韓文茵跟了上來,笑著道:“剛好我和茵茵順路,不知道宋先生能不能順路帶我一程”

小仙女們大家早上好鴨

明天見鴨a╯3╰-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宋知畫鬱之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宋知畫鬱之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最新章節,宋知畫鬱之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