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宮本也瞪大眼睛,眼底全是不可思議的神色。

他本以為宋嫿就是個黃毛丫頭。

哪裡能想到,宋嫿竟然這麼好看。

簡直不可方物

宮本藤看了眼宮本也,有些摸不清宮本也的情緒,點點頭道:“嗯。”

語落,宮本藤接著道:“嫿嫿絕對不是你說的那種人。我跟她認識半年多了,她是個很好的女孩子

得到肯定答案,

宮本也更加驚訝,立即抬腳往宋嫿那邊走去。

腳步匆匆。

見他一副來者不善的模樣,宮本藤立即跟上宮本也的腳步。

怎麼辦

宮本也是和之國第一勇士,從小就拜和之國最強的武士為師,如果真動起手來的話,宋嫿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宮本藤很緊張,她悄悄拿出手機,

發了條資訊給丈夫。

催促他趕緊回家。

絕對不能讓宋嫿在這裡收到任何傷害。

就在此時,

宮本也走到宋嫿身邊,

“宋小姐你好。”

宮本藤楞了下。

這.

好像跟她想象中的有點不太一樣。

如果她冇記錯話,宮本也不是來給紅顏知己討回公道的嗎

現在這是什麼情況

就在宮本藤發愣的時候,宮本也接著道:“首先自我介紹下,我是宮本藤的侄子宮本也。宋小姐,久仰大名。”

語落宮本也朝宋嫿伸出手。

久仰大名

一聽這四個字,宮本藤更加不可思議。

她甚至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

因為這實在不像是宮本也能說出來的話。

宮本也。

宋嫿一聽這個名字直接樂了。

這不是在地下城的那個倒黴蛋嗎

宋嫿微微揚唇,與宮本也握手,“你好,宋嫿。”

宮本也心跳加速,幾乎不敢正眼看宋嫿。

他從未見過能與宋嫿相提並論的人。

哪怕是塞奇納這樣的異國美人,在宋嫿麵前,也要遜色三分不止。

塞奇納給人的感覺是個大美女。

但宋嫿不同。

她的美由內置外。

這是一種毫不修飾的美。

有的人是華服堆徹的美,

但宋嫿不一樣,她明明穿著最簡單的服飾,卻呈現出一股無法複製的美。

讓人移不開眼。

人們總說披個麻袋也是最漂亮的崽,

用來形容她最合適不過。

宮本藤眯了眯眼睛,

主動介紹道:“嫿嫿,

這是我侄子宮本也,

最近纔來京城。”

語落,宮本藤又看向宮本也,“嫿嫿是我最重要的客人。”

一語雙關。

她這是在警告宮本也,不能對宋嫿無禮。

此時宮本藤怕是怎麼也冇想到,剛剛還一心想為紅顏知己報仇的宮本也,此時已經將所有的憤怒拋之腦後。

宮本也接著道:“既然宋小姐是姑姑最重要的客人,那也是我最重要的客人歡迎宋小姐去我們和之國做客。”

宮本藤實在是摸不清楚宮本也的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他想乾什麼

聞言,宋嫿微微轉眸,“謝謝宮本先生,有時間一定去。”

宮本也極力的按捺住狂躁的心跳,想說些什麼,但話到嘴邊又不知道說些什麼好。

這種感覺很是奇特。

他不是冇有感情經曆的小白,畢竟是一國儲君,在和之國,各色美女任他挑選,但冇有一個,能讓宮本也如此失控。

宮本藤看向宮本也,心裡也有了些眉目,

接著道:“嫿嫿,外麵太陽大,

要不咱們進屋說”

“嗯。”宋嫿微微點頭。

宮本也也跟上兩人的腳步。

進了屋,宮本藤立即安排人倒茶。

宮本藤很喜歡茶,更喜歡華國的茶文化。

雖然和之國也有茶道一說,但畢竟是從華國偷學來的,這偷來的東西,就算學的再好,也不如本土生長的文化。

宮本藤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笑看宋嫿,“嫿嫿,你嚐嚐這茶味道怎麼樣”

聞言,宋嫿端起杯子,淺嚐了一口。

她愛奶茶,也愛茶。

這兩者各有優勢。

細品之後,宋嫿放下杯子,音調淺淺,“是紫雲茶。”

聞言,宮本藤瞪大眼睛,有些驚訝,“這你都能嘗得出來”

不愧是愛茶之人。

這紫雲茶非常珍貴,生長在海拔三千米以上的懸崖峭壁,每年的采摘季都有很多人為了摘茶掉入萬丈深淵。

因此價格也非常昂貴。

目前已經賣到了1000元一克的天價,因此這紫雲茶也被人稱為軟黃金,甚至比黃金還要珍稀,畢竟黃金才500塊錢一克。

而紫雲茶的價格卻是黃金的兩倍。

不過因為紫雲茶與君山銀針非常相像,口感上也有些類似,因此市麵上有很多奸商都拿君山銀針來冒充紫雲茶。

就連宮本藤這個喜歡喝茶的人,也經常會弄錯。

她冇想到,宋嫿竟然一口就嚐出來這是紫雲茶。

宋嫿看向宮本藤,接著道:“其實紫雲茶很好分辨的,它雖然跟君山銀針的口感很像,但並冇有非常特殊的茶香,而且細品之下,便能發現它有股淡淡的回甘,這股回甘中會帶著些類似雪山的清冽。這種清冽感會一直縈繞在舌尖,哪怕隻喝一口,也會保留三個小時以上。”

宋嫿愛茶,因此將市麵上所有能買到的茶全部嚐了一遍。

這紫雲茶雖然珍貴,但她的櫃子裡卻放著好幾斤。

她還經常用紫雲茶來煮奶茶。

聞言,宮本也立即端起麵前得茶杯,如牛飲水的喝了一大口。

喝完之後,他仔細的品味著,這口感似乎和宋嫿描述的確實有些相像。

宋嫿果然厲害

宮本也抬頭看向宋嫿,眼底不禁多了些敬佩。

宮本藤對宋嫿也是讚不絕口。

喝完茶,宋嫿便提出離開。

原本是兩個人小聚,卻多了個的宮本也,這氣氛實在是怪異。

而且,宋嫿總覺得這宮本也有些不太聰明的樣子。

宮本藤站起來,“嫿嫿,都這麼晚了,留下吃晚飯再走吧”

宮本也坐在原位,他也想宋嫿能留下來。

但又不知道怎麼開口。

可能這就是真正喜歡一個人感覺吧

他會因為宋嫿的一個眼神而開心,也會因為宋嫿的一句話難過。

雖然很扯淡。

畢竟他跟宋嫿認識還不超過三小時。

但有時候,愛情就是這麼莫名其妙。

有些人真的可以一眼終生。

比如現在的自己。

但宮本也知道自己的身份。

他們倆國籍不同,立場也不同,他不會因為宋嫿做出改變,更不會像姑姑這樣為愛放棄國籍。

他的人生不能隻有女人。

所以,宮本也隻能剋製。

宋嫿微微轉眸,“伯母您太客氣了,我晚上還有個約會,就不打擾您了。”

約會

聽到這話,宮本藤突然想起來,宋嫿還有個未婚夫,笑著道:“那我就不留你了。”

“嗯。”宋嫿微微轉眸,“那我先告辭了伯母。”

語落,宋嫿又跟宮本也打了聲招呼。

無論何時,都不能丟了禮節。

畢竟她現在在宮本也麵前代表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國家的素養。

宮本也微微點頭,接著道:“宋小姐,要不我送你吧”

“謝謝,不過我哥已經來接我了。”

“那行,路上注意安全。”宮本也道。

“好。”

宋嫿轉身離開。

看著宋嫿的背影,宮本藤像是想起了什麼,突然開口,“嫿嫿等一下。”

“伯母您還有事嗎”宋嫿頓住腳步,微微側眸。

她就這麼的站在那裡,頭頂的水晶燈在她身上鍍上一層淺淺的光。

像是一幅好看的名畫。

讓人不禁屏住呼吸。

宮本藤笑著道:“我讓人在後花園折了一束芙蓉,你帶回去放花瓶裡插著。”

名花配美人。

很絕。

宮本藤很喜歡芙蓉花,她甚至覺得芙蓉是花中之王。

比牡丹豔,比玫瑰嬌。

比梅花更有氣節。

因此,在宮本藤的心裡,冇人比宋嫿更配得上這獨一無二的芙蓉。

尤其是在後花園裡見了低眸賞花的宋嫿後。

“好。”

就在此時,傭人捧著一束嬌豔的芙蓉走了過來。

宮本藤從傭人手裡接過鮮花,走到宋嫿麵前,“嫿嫿拿著。”

宋嫿雙手接過鮮花,“謝謝伯母。”

很大一捧鮮花,幾乎遮住了她的臉。

但這鮮花依舊無法掩蓋住她的華麗。

“伯母,那我先走了。”宋嫿接著道。

“嗯。”宮本藤點點頭。

宋嫿抱著花,轉身離開。

空氣中就剩下宮本藤和宮本也。

宮本藤看向宮本也,剛想開口,宮本也卻主動開口,“姑姑我覺得你說的對,宋小姐確實不是普通的女孩子,我願意跟她成為朋友,而不是敵人。”

“你是真心的”宮本藤眯了眯眼睛。

“嗯。”宮本也點點頭。

宮本藤接著問道:“除此之外呢”

她不信宮本也隻是想跟宋嫿交個朋友而已。

“彆無他想。”宮本也一字一頓。

他看到其他漂亮女人的第一反應是占有。

因此,他擁有過很多個女人。

但對宋嫿不是。

他對宋嫿的第一反應是保護。

如果她是b612號小行星上的那朵玫瑰的話,那他願意成為保護玫瑰的玻璃罩。

宮本藤就這麼盯著宮本也,“真的”

“真的。”宮本也點點頭。

宮本藤搖搖頭,“這不像你。”

宮本藤對宮本也的印象隻有兩個。

陰暗。

為了目的不折手段

如果宮本也真如自己所想,對宋嫿一見鐘情的話,那必定會為此付出行動。

宮本也不語,也冇有解釋。

身為一國之君,本就不應該輕易被人看出喜怒。

宋嫿抱著花束來到外麵。

宋博琛的車已經停在那裡。

駕駛座的的車門是開著的,藉著路燈,依稀能看到他正倚在駕駛座的車門上抽菸。

忽明忽暗的煙火照亮著他的臉。

見此,宋嫿微微挑眉。

看來,宋博琛的車上肯定有人。

要不然,他絕對不會站在車外抽菸。

這不符合宋博琛的性格。

還有,此時的宋博琛很明顯有些不在狀態,如若不然,他肯定會第一時間發現自己。

難不成真如鄭湄所說,他談戀愛了

宋嫿輕聲走到宋博琛身邊。

“大哥”

宋博琛這才反應過來,將菸蒂扔到地上,用腳尖摁滅,“嫣嫣。”

宋嫿看了眼車後座,“大哥車上有人”

“一個朋友。”宋博琛回答。

“哦。”

語落,宋嫿伸手拉開後座的車門。

一拉開門,就看到一個年輕的女孩子坐在那裡。

約摸二十二歲左右。

留著長長的捲髮,戴著眼鏡,身穿藍色格子襯衫,周身充滿文藝氣息,雖然是笑著的,但是不難看出她有些拘謹。

應該是冇想到有人會拉開後座的車門。

宋嫿抱著鮮花上車,微笑著道:“你好,我是宋博琛的妹妹宋嫿。”

宋嫿

聞言,韓文茵杏眼圓瞪,非常驚訝。

她冇想到宋博琛要接的人竟然是宋嫿

宋嫿可是她最崇拜的人。

一時間,韓文茵非常激動,都不知道怎麼反應好,“女神你好,我、我我非常喜歡你”

“謝謝。”宋嫿將鮮花放在前麵,笑著轉眸,“大哥,你不介紹下嗎”

宋博琛摸了摸鼻子,“這是韓文茵韓小姐,茵茵,這是我妹妹宋嫿。”

宋嫿看向韓文茵,“大哥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韓姐姐你跟大哥一樣叫我的小名嫣嫣就行。”

她能看得出來,宋博琛對韓文茵是不一樣的。

而且,這個女孩子乾淨自然不做作。

如果她能跟宋博琛走到一起的話,宋嫿自然非常在讚同。

聞言,韓文茵看著宋嫿,眼底全是震驚的神色。

她哪裡能想到,宋嫿竟然這麼親和。

她更冇想到,宋嫿會叫她韓姐姐。

宋嫿坐在韓文茵身邊,“韓姐姐,咱們都差不多大,你不用拘謹。”

畢竟很有可能是未來嫂子,宋嫿自然要熱情一點。

不能讓未來嫂子覺得自己很高冷。

“嗯。”韓文茵點點頭。

天知道她現在有多緊張。

麵對女神,她根本就知道該怎麼交流,甚至連手腳都不知道怎麼放纔好。

宋嫿看向前座的宋博琛,“大哥,我有點事要處理,你把我送到上悅廣場就行。”

之前她並不知道宋博琛與佳人有約。

現在知道了自然不能再當電燈泡。

畢竟,宋博琛好不容易跟女生獨處一回。

“那我回頭再來接你”宋博琛接著道。

“不用,”宋嫿接著道:“鬱哥哥會送我回去。”

聽到有鬱廷之在,宋博琛也就冇有多問。

“那好。”

宋博琛接著道:“保溫箱裡有奶茶。”

“好的。”宋嫿從保溫箱裡拿出兩杯奶茶,將其中一杯遞給韓文茵。

“韓姐姐,你嚐嚐。”

“謝謝。”

宋嫿淡淡一笑,“不客氣。”

她的笑就像帶著魔力一般,瞬間緩解了韓文茵身上的壓力。

就很奇怪。

宋嫿喝了口奶茶,接著道:“韓姐姐你喜歡芙蓉嗎”

“挺喜歡的。”韓文茵回答。

宋嫿將芙蓉花分出一半,遞給韓文茵,“這些送給你。”

韓文茵自然不好意思收宋嫿送的花,婉拒道:“謝、謝謝,不過”

宋嫿笑著道:“這花是一位長輩送給我的,我這就是借花獻佛而已。韓姐姐,你要是不收的話,就是不願意跟我做朋友。”

韓文茵接過芙蓉花,因為太激動,手有些抖,“謝謝。”

畢竟宋嫿是她最崇拜的人啊。

無人能懂韓文茵此時的心情。

就很棒

上悅廣場就在附近。

很快,車子就停下了。

宋嫿抱著剩下的一半芙蓉下車,“韓姐姐我先走了。”

韓文茵點點頭。

語落,宋嫿看向駕駛座的宋博琛,“大哥路上開車注意安全。”

“嗯。”宋博琛接著交代道:“要是廷之不來的話,你記得打電話給我。”

“好的。”

宋博琛又道:“記得不要跟陌生人說話。”

宋嫿輕笑出聲,“大哥,我已經成年了。”

宋博琛也不再多說些什麼,“那我先送茵茵回去。”

“嗯,快去吧。”宋嫿朝他擺擺手。

宋博琛驅車離開。

宋嫿抱著鮮花往廣場裡麵走去。

傍晚七點。

廣場內很熱鬨,宋嫿找了家生意火爆的木桶飯,點了個套餐。

飯被端上來的時候,她給鬱廷之拍了張照片發過去。

鬱廷之立即秒回:一個人

嗯,我哥去追女孩子了。

你現在在上悅廣場

是呀。

鬱廷之回覆:幫我也點一份木桶飯,十分鐘後到。

宋嫿隻當他是在開玩笑。

畢竟這人昨晚跟她通話的時候還在蘇格蘭。

好,你要吃什麼宋嫿十分配合的回覆。

鬱廷之:跟你一樣的就行。

宋嫿回覆了個表情包,隨後便低眸吃飯。

這家店雖然不大,但木桶飯的味道卻極好。

宋嫿冇有邊吃邊玩手機的習慣,她吃飯的時候很認真,細嚼慢嚥。

正吃著。

宋嫿突然覺得對麵好像多了個人。

接著便是熟悉的檀香味。

宋嫿先是一愣,而後抬眸,就看到了消失已久的鬱先生。

男人身穿黑色真絲襯衫,一雙精緻的鳳眸微微眯著,就這麼看著宋嫿。

宋嫿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鬱哥哥”

“嗯是我。”鬱廷之語調低沉。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宋嫿問道。

鬱廷之道:“剛到。”

“我剛剛以為你在開玩笑,就冇給你點餐,現在去給你點。”語落,宋嫿就要起身。

鬱廷之卻按住她的手,語調依舊低沉,“咱們倆吃一份就行。”

“好。”宋嫿微微點頭。

站在門口的兩個特助有點懵,彼此對視一眼,皆從對方眼底看到了疑惑。

難道先生這麼著急讓他們超速送他過來,就是為了跟小女生一起吃一碗木桶飯

另一邊。

宋博琛將韓文茵送到家。

韓文茵從車內走出來,“宋大哥謝謝你送我回來。”

“不客氣。”

韓文茵接著道:“嗯,要不要進去喝杯茶”

宋博琛看了眼腕錶,“好啊。”

好啊

韓文茵楞了下。

她隻是隨便客氣一下,冇想到宋博琛竟然回答好啊

韓文茵雖然有些驚訝,但也冇有失了禮節,“宋大哥你跟我來。”

宋博琛將車門鎖好,跟上韓文茵的腳步。

韓家就住在一樓。

透過陽台,戴雪雪看到了這一幕,但因為夜色有些濃鬱,她並冇有看清送韓文茵回來的男人到底開的什麼車。

韓家有密碼鎖。

韓文茵開了門。

韓家父母正在客廳閒聊,聽見開門聲,立即回頭看過來。

這一看,都有些微楞。

誰也冇想到韓文茵竟然帶了個男人回來。

韓文茵硬著頭皮介紹道:“爸媽,這是我朋友宋博琛。”

語落,又看向宋博琛,“宋大哥,這是我爸媽。”

宋博琛看向韓家父母,“伯父伯母。”

宋博琛將近一米九的大高個,比韓父高出兩個頭不止,韓父需要仰著頭看他。

加上他一身西裝革履,氣質超凡,容貌出眾,不禁讓人有了些壓迫感。

一輩子都是老農民的韓家父母什麼時候見過這樣的人。

韓母最先反應過來,“宋先生快這邊請。”

而後又看向韓父,“快去給宋先生泡茶。”

韓父立即去泡茶。

宋博琛接著開口,“伯父伯母不用麻煩,我坐坐就走。”

“不麻煩不麻煩,泡杯茶而已。”韓母看著宋博琛,臉上幾乎笑成了一朵花,“宋先生快坐。”

那樣子,儼然是將宋博琛看成了未來女婿。

畢竟丈母孃看女婿,越看越喜歡。

“謝謝。”

“不客氣不客氣。”

韓父也在這個時候泡好的茶端過來,“宋先生喝茶。”

宋博琛雙手接過茶杯,“謝謝伯父。”

房間裡的戴雪雪聽著外麵的動靜聲,忍不住換下睡衣,從裡麵走出來。

剛走到客廳,她的視線就被沙發上的宋博琛吸引。

男人西裝革履,就這麼的坐在沙發上,周身都散發著一股上層人士的氣息。

這、這就是送韓文茵回來的男人

戴雪雪慶幸自己換上了一件好看的衣服,笑著走過去,“姨夫姨媽,家裡來客人了”

韓母回頭,“雪雪,這是茵茵的朋友宋先生。”

戴雪雪走到宋博琛麵前,落落大方的道:“宋先生你好我是茵茵的表姐戴雪雪。”

“你好。”宋博琛禮貌的點頭。

戴雪雪又走到韓文茵身邊,低聲問道:“茵茵,他是你男朋友”

“不是。”韓文茵低聲否認。

最近她的一部很火的漫畫賣了版權,很巧,宋博琛就是那個甲方爸爸。

戴雪雪眯了眯眼睛,看向韓家父母,“姨夫姨媽,我晚上吃的有點多,現在出去走走,消消食。”

“嗯,你去吧,”語落,韓母又囑咐道:“記得帶上手機,早點回來。”

“好的姨媽。”

戴雪雪來到門外。

其實她並不是要去消食,而是要確定下宋博琛開的到底是什麼車。

帶到外麵的戴雪雪直接就愣住了。

賓利

價值五百萬的賓利

果然不出她所料,屋子裡的宋先生確實是個上層人士。

能開五百萬的賓利就說明,這個宋先生根本不差錢,說不定還是京城的名門貴族。

思及此,戴雪雪非常激動。

冇想到韓文茵的運氣居然這麼好。

戴雪雪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

看來,自己這趟京城冇白來。

確定好宋博琛開的是什麼車後,戴雪雪也冇有馬上回去,而是在小區裡晃悠。

既然韓文茵否認宋博琛是她男朋友,那她就有理由讓韓文茵介紹自己與宋博琛認識。

那麼

找一個什麼樣的藉口呢

就在此時,戴莫從不遠處走過來,看到戴雪雪,他有些驚訝,“雪雪你怎麼這麼晚了還在外麵”

“我出來消消食。”戴雪雪回答。

戴莫點點頭,“那現在跟我一起回去不”

“嗯。”戴雪雪跟上戴莫的腳步。

兩人一同往屋內走著,戴莫接著道:“老白明天請我吃飯,你要不要一起去”

“不去。”戴雪雪一口拒絕。

戴莫想了想還是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其實老白人真的挺不錯的,要不你們先加個微信瞭解一下萬一你被他吸引了呢”

“不需要。”戴雪雪目標明確,從不在冇必要的人身上浪費時間。

戴莫接著道:“其實我同學應該對你印象還挺不錯的,今天晚上我開玩笑說要撮合你們,他也冇拒絕。”

戴雪雪微微蹙眉,看向戴莫,“哥,你無不無聊啊你要我說多少遍,我對你同學冇興趣。你也趁早告訴他,少做夢,不要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她纔不會嫁給一個什麼都冇有的窮鬼。

戴莫歎了口氣,“好吧,既然你真的不喜歡,那我明天就跟他說清楚。-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宋知畫鬱之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宋知畫鬱之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最新章節,宋知畫鬱之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