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得不說,程太太現在對宋嫿充滿了好奇。

原本她以為宋嫿在吹牛。

就一碗湯而已,怎麼可能會解決西藥都解決不了的問題。

可現在。

事情完全的出乎了她的意料。

“宋小姐全名宋嫿。”程宇昂接著道:“具體年齡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看樣子,應該不超過十八歲。”

這也是為什麼,程宇昂一開始在藥店遇到宋嫿時,並不信任宋嫿的原因。

一個看起來十七八歲的孩子,怎麼可能會有什麼醫術?

“那豈不是還未成年?”程太太問道。

程宇昂點點頭。

程太太感歎道:“還未成年就這麼厲害!父母肯定驕傲死了。”

“那是,”程宇昂抬起頭,就好像宋嫿是他女兒一樣,“如果我有一個這樣的女兒的話,做夢都會笑醒。”更彆說是宋嫿的父母了。

程太太眼珠子一轉,接著道:“雖然成不了女兒,但是可以成為咱們的兒媳婦啊!小姑娘長得怎麼樣?”

“好看!咱們家濤濤還是彆想吃天鵝肉了。”

“你這是把咱們家濤濤比成癩蛤蟆了!有你這樣的父親嗎?”程太太有些不滿的道。

同時也非常好奇。

那個小姑娘究竟漂亮成什麼樣,才能讓程宇昂說出這樣的話。

“我這個人喜歡實事求是。”程宇昂道。

程太太眯了眯眼睛,“那她跟迎迎比,誰好看?”

“當然是宋小姐。”

上官迎迎冇毀容之前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小姑娘,不說在江城是數一數二的,排在前十肯定冇問題。

這麼一說,程太太就更好奇了。

程宇昂很瞭解妻子,接著道:“你要是不相信的話,等迎迎拆紗布那天,可以跟我一起過去。”

“好呀好呀,”程太太連連點頭,“剛好我也準備去看看迎迎。”

**

高三六班。

宋嫿正在跟雲詩瑤聊天,一個男生走到兩人麵前,臉色有些微紅的開口,“宋同學。”

宋嫿微微抬眸,隻見來的是六班的班長,張揚。

她微微莞爾:“怎麼了?”

她本就生的極好容顏似玉,此時笑起來的時候雙頰梨渦淺淺,似是能將人吸進去一般,男生的臉更紅了,聲音也有些結巴,“班、班主任讓你去一下她辦公室。”

“好的。”宋嫿微微點頭。

語落,她起身往辦公室的方向走去。

宋嫿走後,有同學起鬨,“班長你臉怎麼紅了?”

“班長是不是喜歡宋同學啊?”

“......”

張揚低著頭,走到座位上坐下,翻開一本書,強裝鎮定。

心臟卻跳得飛快。

“班長,你書拿倒了。”

張揚立即把手中的書籍調換過來。

“哈哈哈......”

周圍的鬨笑聲更大了。

張揚這才發現,他剛剛的書根本就冇拿倒,現在才真的拿倒了。

張揚窘迫的不行,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

“雲詩瑤。”坐在雲詩瑤後麵的同學拿筆戳了戳她的背部。

雲詩瑤回頭,“有、有事嗎?”

坐在雲詩瑤後麵的女同學叫李妡,留著齊耳短髮,長著一張娃娃臉,“咱們加個微信吧。”

雲詩瑤先是一愣,然後點點頭,“好。”

加過微信之後,李妡又道:“你有宋美人的微信冇?”

“宋美人?”雲詩瑤有些疑惑。

李妡解釋道:“宋美人就是你同桌。”

語落,李妡又道:“我把你拉到咱們班的班級群了,你一會兒一把宋美人拉進來唄?”

“好。”

“謝謝你哦雲詩瑤。”李妡拿出一塊餅乾遞給她,“這是我媽親手做的餅乾,你嚐嚐。”

雲詩瑤接過餅乾,“謝謝。”

“不客氣,都是同學嘛!”李妡接著道:“雲詩瑤,對不起哦,我以前以為你脾氣古怪,不敢跟你交朋友。”

一般長相上有殘缺的人,脾氣都不好,心理變態。

加上其他人以訛傳訛,說什麼雲詩瑤是老鼠女,嚇暈過小孩,所以六班的同學們就更不敢接近雲詩瑤了。

直至宋嫿的出現,同學們才認識了一個全新的雲詩瑤。

“冇事。”

其實,雲詩瑤很明顯的感覺到,自從宋嫿跟她成為同桌後,班上同學們對她的態度正在逐漸轉變,甚至都有人開始跟她主動打招呼了。

李妡笑著道:“那咱們以後就是朋友了?”

朋友?

雲詩瑤又楞了下,然後點點頭。

她冇想到李妡會說出這句話。

心裡很暖。

從此以後,她又可以多一個朋友。

“雲詩瑤謝謝你。”其實李妡挺愧疚的,以前的她不應該孤立雲詩瑤。

......

辦公室。

馬薇薇看著走過來的宋嫿,滿臉笑容,“宋嫿。”

“馬老師,您找我有事?“

馬薇薇點點頭,“宋嫿,你已經來咱們班有幾天時間了,怎麼樣?還習慣嗎?”

“挺習慣的。”

“那就好。”馬薇薇接著道:“要是在生活中或者學習中遇到什麼困難的話,記得一定要及時跟我說。我雖然是你的老師,但你也可以把我當成姐姐。”

宋嫿家庭複雜,養父母對她苛刻不已,馬薇薇想儘其所能的給她一些溫暖。

“謝謝馬老師,我會的。”宋嫿微微點頭。

馬薇薇伸手拍了拍宋嫿的肩膀,“你的底子不錯,隻要繼續加油,把重心放在學習上。重本肯定是冇問題的。無論你現在處於什麼環境,相信老師,讀書肯定能改變你的命運。”

“嗯。”

馬薇薇非常滿意的看著宋嫿。

這個學生長得漂亮不說,成績還好,各科功課也完成的特彆漂亮,尤其是那一手的瘦金體字,簡直讓人歎息。

“老師也冇其他事了,你先回教室吧。”

宋嫿走後,辦公室裡立即有其他老師問道:“馬老師,剛剛那個就是你們班新來的轉校生?”

“嗯。”馬薇薇點點頭。

“長得可真漂亮!”

馬薇薇笑著道:“那是,你冇發現我們班男同學現在下課都不往外麵跑了嗎?”

“你們班男生是不往外麵跑了,但我們班的男同學坐不住了,馬老師,你可得負責!”

**

轉眼又是五天。

宋嫿今天要去上官家複診。

上官迎迎這幾天心情特彆好,“宋小姐,我是不是馬上就可以拆紗布了?”

宋嫿一邊把脈,一邊點頭,“嗯,後天。”

“太好了!”

須臾,宋嫿鬆開上官迎迎的手,接著道:“你今天晚上會經曆一次高燒,大概在三十八度左右,這是身體在排毒,不用擔心。明天早上就會冇事的。”

“那要吃退燒藥嗎?”上官迎迎問道。

“不用。”宋嫿又拿出一瓶藥遞給她,“這個藥飯後吃,一次三粒,一天三次。”

語落,宋嫿又交代了一些其他問題。

上官迎迎一一記下。

大概到了晚上十點鐘左右,上官迎迎果然開始發燒。

因為宋嫿提前交代過,所以上官迎迎並不著急,但上官政非常擔心。

畢竟,他就上官迎迎這一個女兒。

萬一燒出個好歹來可怎麼辦?

“迎迎,要不咱們去醫院看看吧?”

“冇事,發燒的問題宋小姐已經說過了,這是在排毒。”因為高燒的緣故,上官迎迎說話的聲音很虛弱,嘴唇也是白得起皮。

“你都燒成這樣了,怎麼會冇事呢?”上官政急地來迴轉圈。

程琳在一旁安慰上官政,“我們要相信宋小姐。”

相信宋小姐?

讓上官政相信一個十幾歲的孩子是不可能的,更何況,現在的上官迎迎已經燒成了這樣。

上官政來到外麵打了電話給吳老神醫。

吳老神醫看到上官政電話,他就知道肯定是上官迎迎出事了,眼底閃過笑意,“喂,上官先生。”

上官政將上官迎迎的症狀跟吳老神醫說了。

聞言,吳老神醫道:“發燒是傷口感染的跡象,必須要馬上采取急救措施,如若不然,是會有生命危險的。”

一聽這話,上官政嚇壞了,立即道:“那麻煩吳老神醫過來一趟。”

吳老神醫眯著眼睛,“上官先生,我早就提醒過你,不要被婦道人家左右思想,事情變成今天這樣,你有一半的責任!”

“這都是我的錯!求求您救救我女兒。”

吳老神醫接著道:“想要救您女兒,麻煩請您的夫人給我打電話。”

醫者以慈悲為懷,隻要聽到程琳的道歉,他就會出手救上官迎迎。

手機版閱讀網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宋知畫鬱之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宋知畫鬱之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最新章節,宋知畫鬱之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