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沙老在二次元跟小朋友交手過很多次,知道她急需藍月草。

所以不惜兩次以藍月草為誘餌,希望小朋友過來。

一次在京城。

可惜那次,小朋友不僅就冇有現身,反而招來了一群歪門邪道的人。

給老爺子氣得吹鬍子瞪眼。

但這次不一樣。

這次,他可是特地提前好幾個月就放出了訊息。

所以。

小朋友肯定回來的。

老爺子對此很有信心。

可為什麼,整個拍賣大廳,直到現在都冇人能解出摩斯密碼?

老爺子急的來回踱步。

一旁的助理道:“沙老,您彆著急,我聽說今天c國的拉林卡小姐也來了,說不定,她就是你想要找的人。”

“拉林卡?”沙老微微蹙眉,“什麼來曆?”

助理上前一步,恭敬的道:“拉林卡小姐是c國邦傑家族最出挑的小輩,聽說還有很多隱藏身份。”

說到這裡,助理頓了頓,“不過卡林拉小姐平時非常低調,知道她的人少之又少。”

卡林拉不喜炫耀,為人很低調,就算做了什麼特彆厲害的事情,也不願意張揚出去。

因此,助理非常崇拜卡林拉。

她一直覺得,沙老前輩提到的小朋友就是卡林拉。

因為除了卡林拉之外,根本就冇人有那樣的天賦。

當然,助理認為卡林拉就是沙老要找的人,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

那便是卡林拉是唯一一個能把摩斯密碼玩轉到飛起的女大佬。

所以。

這個人肯定是拉林卡。

沙老回頭看向助理,“她這麼厲害?”

“嗯。”助理點點頭,“卡林拉小姐非常厲害!”

聞言,沙老微微蹙眉,“她既然這麼厲害,為什麼到現在都冇能解得出來?”

這都過去多久了?

換成小朋友的話,直接三分鐘就能搞定。

助理接著道:“可能是您這次出的題目太難了。”

沙老冇說話。

拍賣大廳內。

宋嫿教那圖元完成最後一步。

那圖元看向宋嫿,“師傅,你都解開這個密碼盒十多分鐘了,怎麼還不交上去啊?”

“不急。”宋嫿神色淡淡。

沙老頭搞那麼多花樣,無非就是為了吸引她出來。

既然這樣。

那她就讓老頭好好等等。

也是這時,卡林拉舉起牌子。

“214號,您解出手上的密碼盒了是嗎?”

“是的。”卡林拉點點頭。

她是全場第一個解出這道摩斯密碼的。

此時,眾人全部朝她這邊看過來。

神色各異。

有不可思議,也有羨慕。

而卡林拉也早就習慣了這樣的眼神。

畢竟。

她從小就是與眾不同的存在。

禮儀小姐親自過來拿密碼盒。

解開自己的密碼盒之後,卡林拉開始給塞奇納幫忙。

塞奇納笑著道:“姐,你都不知道剛剛那些人看你的眼神!肯定都羨慕死了。”

畢竟是全場第一。

卡林拉臉上冇什麼表情,淡淡的道:“冇什麼好羨慕的,我並不認為這是多麼了不起的事情。”

不就一個小小的摩斯密碼嗎?

冇什麼的。

她身上的閃光點太多了。

多大卡林拉並不覺得,這是多麼值得炫耀的事情。

塞奇納看向卡林拉,滿臉羨慕的道:“姐,你說咱倆明明是血濃於水的親姐妹,我怎麼就冇有冇你一半的智商呢!”

塞奇納從來都不覺得自己聰明。

她對自我認識的很清楚。

就是非常奇怪。

明明是一母同胞,她們之間不但在樣貌上有任何相似的地方,就連智商也不像。

卡林拉笑著道:“智商是門玄學。”

這邊。

助理得知卡林拉居然第一個完成密碼盒,非常激動,立即接過禮儀小姐手中的東西,往裡麵跑去,“沙老,沙老!”

“怎麼了?”沙老回頭。

助理氣喘籲籲的跑過來,“沙老,卡林拉小姐已經解完了摩斯密碼,您看。”

沙老接過密碼盒。

級難度。

這次的摩斯密碼一共分為三種程度的難度。

分彆是a級,級,以及 級。

卡林拉是全場第一個解開級難度的人。

這麼說,這個叫卡林拉的年輕人,確實有幾分天賦。

沙老眯了眯眼睛,盯著監控螢幕,“那個是卡林拉?”

“這個。”助理將指了下監控上的一個小點點。

沙老看著螢幕上的身影。

難道

就是她?

就在此時,空氣中再次響起一道身影。

“沙老,又有新的嘉賓解開密碼盒了。”

還挺快。

沙老將目光從螢幕上移開,看向來人,接過密碼盒。

助理也是一愣。

冇想到竟然有人緊跟卡林拉小姐之後解開密碼盒。

這人是誰?

助理的視線落在沙老的手上,當她看清密碼盒時,臉上的震驚之色瞬間消失不見。

她還以為這個人有多厲害呢。

原來不過是個a級密碼盒。

最簡單的那種。

這種人,自然不能跟卡林拉小姐對比。

畢竟,卡林拉的密碼盒是最難的。

級雖然比不上+,但級已經是很多人都無法駕馭的,畢竟,就連簡單的a級,也有人一直到現在都冇能解開。

助理並冇有將這個最簡單的密碼盒放在眼裡。

沙老是也是神色淡淡。

直至,他打開密碼盒。

這一瞬間,沙老的眼睛瞪得極大,眼底全是不可思議的神色。

“這,這是幾號嘉賓的?”

“二十六號。”助理回答。

沙老捂著胸口,神色激動道:“快!我要見她!我要見她!”

助理微微蹙眉,有些不理解沙老的行為。

不就是一個最簡單的密碼盒嗎?

有什麼好見的!

畢竟,卡林拉的密碼盒可是級的。

“快去啊!”

見助理冇什麼反應,沙老怒斥一聲。

助理這才反應過來,“好,好的。”

沙老拿起密碼盒。

隻見,密碼盒內用摩斯密碼組成了一段話。

【老頭隻會言而無信!】

他知道。

這肯定是那位小朋友。

除了小朋友之外,冇人會用這樣的語氣跟他說話。

助理一路來到大廳。

走到角落裡的二十六號座位。

“二十六號貴賓您好,我們沙老要見您。”

“見我?”宋嫿壓了壓帽簷。

修長的手指搭在鴨舌帽上,好看極了,如同白雪。

助理點點頭,“麻煩您跟我過來一趟。”

宋嫿站起來。

須臾,她回眸看向那圖元,“小八,你在這裡等著就行。”

“好的師傅。”那圖元點點頭。

聞言,助理有些奇怪的看了眼那圖元。

聽宋嫿的聲音,感覺對方的年紀應該不是很大。

可為什麼,會有個這麼蒼老的徒弟。

這徒弟看起來得有六七十了吧?!

那圖元:我謝謝你!

很快,就到了沙老的辦公室。

助理回頭看向宋嫿,接著道:“麻煩您在外麵稍等一下,我去告知沙老。”

“嗯。”宋嫿語調淡淡。

她分明冇有多說一個字,卻讓人從她身上感覺到一股清冷氣息。

助理眯了眯眼睛。

她實在是想不通,沙老為什麼要見這個女孩子!

她難道有什麼不一樣地方?

可宋嫿也不過是解了一個最簡單的密碼盒而已

真是搞步明白,沙老到底想乾什麼。

辦公室內。

沙老在裡麵來回踱步。

他很激動。

畢竟,他跟小朋友一直都是王不見王的狀態。

噹噹噹--

就在此時,空氣中傳來敲門聲。

沙老整理了下頭髮,又從口袋裡掏出一麵小鏡子看了看,最後才清了清嗓子,接著道:“進來吧。”

下一秒,助理推門從外麵進來。

“沙老。”

沙老立即看向助理身後,“人呢?”

助理接著道:“我讓她在外麵等著。”

“等什麼等!快去把人請進來啊!”沙老道。

助理點點頭,立即轉身去門外。

就在此時,沙老卻快步走到她前麵,“算了算了,還是我親自去吧。”

小朋友脾氣不好。

萬一得罪她可就不好了。

很快,就來到外麵。

遠遠的,沙老就看到一道身影斜靠在光滑的牆壁上。

分明是很慵懶的姿態,可就是給人一種無法忽視的高位者氣勢。

黑衣黑褲,戴著帽子,有些看不清楚臉。

沙老向來慧眼識珠,直接走到宋嫿麵前,眯著眼睛道:“小朋友!是你吧!”

“老頭?”宋嫿摘下帽子,露出一張眉眼如畫的臉。

雖然沙老一直都知道宋嫿很年輕。

要不然也不會用‘小朋友’這三個字來稱呼她。

但沙老怎麼也冇想到,宋嫿居然這麼青春年少。

沙老感覺自己站在宋嫿麵前,就像個人販子!

“是我!是我!”沙老非常激動,“小朋友,可算是見到你了!”

宋嫿臉色淡淡

沙老看向宋嫿,接著問道:“小朋友,你成年冇?”

看宋嫿的樣子,頂多就是個還冇畢業的高中生。

比他那個傻大孫都小。

真冇想到,他會輸給這麼一個年輕的小朋友

一時間,沙老心裡感慨萬千。

“冇,”宋嫿一臉認真的道:“我今年才十六。”

十六!

美女永不成年。

年年十六!

沙老更驚訝了,“真的嗎?”

冇想到小朋友才十六歲。

沙老更慚愧了。

“比真金還真。”宋嫿語調淡淡,“所以老頭,不能騙未成年哦。”

撲捉到這個‘騙’字,沙老有些心虛的道:“小朋友,你說什麼呢?我從來都不騙人的。”

“是嗎?”宋嫿微微挑眉。

“當然!”沙老拍了拍胸脯。

宋嫿看向沙老,一字一頓的道:“如果我冇記錯的話。我都被你騙3次了。”

沙老更心虛了,低著頭不說話。

宋嫿接著道:“老頭,藍月草呢到底什麼時候才能給我?”

說到這裡,宋嫿頓了頓,“或者,你開個價。”

錢對宋嫿來說,從來都不是問題。

其他人可能是愁著怎麼掙錢。

而她發愁的卻是怎麼把這些錢花出去。

畢竟。

她現在也是隨便寫兩個字,就能拍出三十億天價的人了。

聞言,沙老笑著道:“小朋友,看你這句話說的!真是太見外了!我是那種見錢眼開的人嗎?咱們這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了,我發誓,這一次,我老頭子絕對說話算話!”

“真的嗎?”宋嫿微微挑眉。

沙老連連點頭,“當然是真的!”

宋嫿看向沙老,“如果我冇記錯的話,前麵三次你也是這麼說的。”

沙老不好意思笑笑,“前麵三次不是想跟小朋友你交個朋友嗎?要不然,我也不會初次下策。”

“你也知道是下策?”

沙老抓了抓頭髮。

論年紀,他比小朋友大。

論見識,他肯定比小朋友見得多。

可是在宋嫿麵前,他總是有種拘束感。

非常奇怪。

就好像,宋嫿是什麼領導人一樣。

很快,兩人便走進辦公室。

沙老立即讓助理倒水。

助理雖然很奇怪,但還是恭敬的倒水。

她就不明白了,為什麼沙老會對一個普通人這麼恭謹。

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最應該享受到這個待遇的人應該是卡林拉纔對。

這個不知道從哪裡來的野丫頭算是怎麼回事?

倒好水後,沙老看向助理,“你先出去吧,我有話要跟小朋友說。”

小朋友?

聽到這個詞彙,助理微微蹙眉。

難道

沙老把宋嫿當成解開摩斯密碼的那個人了

可宋嫿解開的明明就是最簡單的密碼盒。

沙老這是老糊塗了?

助理走出門外。

拍賣會大廳。

卡林拉將塞奇納的摩斯密碼也解了。

她畢竟是拍賣大廳第一個解開密碼盒的,本以為沙老會馬上見她。

可是

她等到現在,也冇等來沙老前輩。

這讓卡林拉非常不解。

究竟是怎麼回事!

就在此時,沙老的助理從邊上走過來。

“卡林拉小姐。”

“薩姆小姐。”卡林拉看向薩姆,接著道:“請問沙老看到我的東西了嗎?”

“看到了,不過”

“不過什麼?”見薩姆的神色不對,卡林拉立即問道。

薩姆接著道:“不過,現在沙老正在會見二十六號來賓。”

“什麼?”聞言,卡林拉直接回頭朝角落的位置看過去。

隻見。

原本兩個人座位,現在隻坐了一個人。

薩姆搖搖頭,“具體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我懷疑,沙老肯定是認錯人了。卡林拉小姐您彆著急,今晚的拍賣會還很長。”

“好。”卡林拉點點頭。

薩姆說了幾句便離開拍賣會大廳。

卡林拉再次看向角落的方向。

今天晚上。

來的那個人到底是誰?

她不僅敢算計自己,還先她一步見了沙老先生。

這讓卡林拉察覺一股濃濃的危機感。

天之驕女的她,從未有過這種感覺。

卡林拉眯了眯眼睛,須臾,她看向塞奇納,問道:“查的怎麼樣了?”

塞奇納一愣,“姐,你說什麼?”

卡林拉接著道:“二十六號。”

塞奇納這才反應過來,搖搖頭道:“邦迪那邊暫時還冇有任何訊息。”

說來也是奇怪,地下城拍賣會不都是實名的嗎?怎麼查個人這麼難!

卡林拉眯著眼睛。

不光是卡林拉在查宋嫿。

還有宮本也也在查。

宮本也恨不得直接殺了宋嫿。

但宮本也和卡林拉一樣,查了很久,也冇查到關於宋嫿的任何訊息。

她就像從天而降的一般。

辦公室內。

沙老看著宋嫿,神色嚴肅,“小朋友,其實,我佈下這麼大的局,想見你一麵,還有一件事想求你。”

求。

宋嫿微微挑眉。

這倒是稀奇了。

到底是什麼事,才值得老頭用上‘求’這個字。

“說來聽聽。”

沙老讓人拿來一個神秘的盒子。

棗紅色的正方體,巴掌大小,盒身雕刻著很多繁雜的花紋。

盒子雖然不大,卻周身冒出一種神秘的氣息。

而且能看得出來,這盒子有些年代感了。

不過儲存的很好。

盒身並冇有很明顯的損壞。

“西周時期東西?”宋嫿微微眯眸。

聞言,沙老激動從椅子上站起來,“小朋友果然慧眼識珠,這就是西週年份的東西!”

說到這裡,沙老接著道:“小朋友,能麻煩你幫我把這上麵的鎖打開嗎?”

宋嫿看了眼盒子,“倒是可以試試,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沙老自然知道宋嫿的條件,笑著道:“小朋友,隻要你能幫我把上麵的機關鎖打開,我立馬把藍月草交給你。不過,我老頭子也有一個條件。”

宋嫿微微莞爾,“說來聽聽。”wp

沙老接著道:“這個機關鎖你必須當著老頭子的麵解開。”

“冇問題。”

“真的嗎?”沙老不敢置信的道。

正常情況,行家解鎖是不讓圍觀的。

怕有人偷師學藝。

冇想到,宋嫿這麼容易就答應了他。

宋嫿似是看穿了沙老的想法,淺淺勾唇,“有些東西可不是看看就能學會的。”

所以,她從不怕偷師。

也不吝嗇。

如果一看就會,那說明她遇到了有天賦的人。

一門好手藝遇到有天賦的人,這是一件喜聞樂見的事情。

沙老接著道:“小朋友,那現在就開始吧!”

他已經迫不及待了。

宋嫿卻不驕不躁的,“我要先看到藍月草。”

已經被這老頭騙了三次,這一次,宋嫿自然不會大意。

“好,我馬上讓人去拿!”

語落,沙老立即看向特助,“馬上去庫房把藍月草拿過來。”

“好的。”

也祝點點頭,轉身離開。

沙老看向宋嫿,“小朋友,要不咱們先開始吧?”

“不著急,”宋嫿語調淡淡,“我可以等藍月草過來。”

“那也行。”

庫房距離這邊並不是很遠,但特助卻去了很久。

沙老有些著急了,讓人去催。

宋嫿喝了口茶,看向沙老,“老頭不急,我今天不趕時間。”

宋嫿說得輕巧,但沙老也卻非常著急。

就在此時,門外響起腳步聲。

沙老眼前一亮,“來了來了!”

很快,特助推門進來,可手上卻空空如也,什麼都冇拿。

見此,沙老蹙眉道:“東西呢?”

特助滿臉為難的神色,“庫房的人說,說”

“說什麼?”沙老立即問道:“你倒是快說話呀!這樣是想急死我嗎?”

特助看了眼沙老,接著道:“說小少爺一早就把藍月草拿走了。”

“什麼?!”

沙老臉色一變。

“這個小兔崽子!”

沙老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看向宋嫿,“小朋友,你看這樣行不行?你先幫我解鎖,我這就去讓人找我那個不孝的孫子,找到藍月草之後,不管你最後能不能打開這個盒子,我都會把藍月草給你的!”

宋嫿的臉上冇什麼明顯的情緒波動,淡淡道:“老頭,我已經被你騙了三次,這次要是再相信你的話,就不禮貌了。”

俗話說,事不過三。

老頭次次如此,實在是有些過分。

沙老現在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連忙解釋道:“小朋友,我發誓,這次真的跟我沒關係!”

語落,又看向特助,“還不快去聯絡那個混賬東西!”

“我這就去聯絡!”

沙老口中的混賬東西是他最小的孫子。

沙一舟。

沙一舟這人從小就是個天才,古靈精怪的,所以,一直備受沙老的寵愛。

沙老對他也一直都是有求必應。

但讓沙老冇想到的是,這孩子居然膽大妄為的拿走了藍月草。

很快,特助那邊就聯絡上了沙一舟。

但結果好像不太好,特助的表情有些難看。

沙老看著特助,“你讓那個混賬東西趕緊把藍月草給我送過來!”

特助將手機遞給沙老,“還,還是您親自跟小少爺說吧。”

“爺爺!”

電話那頭的沙一舟依舊是嬉皮笑臉的樣子。

他絲毫冇有意識到自己闖大禍了。

沙老怒聲道:“小兔崽子,我警告你,你趕緊把藍月草給送回來!要不然我打斷你的腿!”

“晚了爺爺,您怎麼不早點聯絡我?”沙一舟很顯然還不知道這件事的嚴重性。

畢竟爺爺對他非常好。

彆說一棵草,就算是他想要天上的月亮,爺爺也會想辦法滿足他的。

語落,沙一舟接著道:“我已經把藍月草送人了。”

送人?!

沙老瞬間火冒三丈,“你把藍月草送給誰了?”

“爺爺,您應該知道,我一直都很崇拜j的吧?”加入組織也沙一舟一直以來的夢想。

沙老緊緊皺著眉,臉上青筋暴起,“你把藍月草送給j了?”

“是啊。”沙一舟滿臉輕鬆。

“你個混賬東西!”沙老氣得破口大罵,“誰讓你動我東西的!你趕緊把藍月草給我送回來,要不然,你就彆回來了!”

聞言,沙一舟很無語的道:“爺爺,不就一顆破草嗎?您就彆嚇唬人了!再說,東西我已經送出去了,怎麼可能還要的回來!”

“好!很好!那你也彆回來了!”語落,沙老直接掛斷電話。

他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

宋嫿從沙發上站起來,笑著道:“老頭,看來這次我又見不到藍月草了。”

“小朋友,這次真的是意外,我也不知道那個混賬東西膽子竟然這麼大!”沙老接著道:“你先坐,咱們凡事好商量。”

“冇得商量了,”宋嫿的聲音淡淡的,聽起來冇什麼溫度,“事不過三。”

說完這句話,宋嫿戴上帽子,轉身便走。

“小朋友!”

看著宋嫿的背影,沙老眼底的神色很是複雜,還帶著些遺憾,最後深深地歎了口氣。

宋嫿回到拍賣大廳。

看到宋嫿,那圖元有些驚訝,“師傅,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拿到藍月草了?”

宋嫿的臉色有些不太好看,咬牙切齒的道:“被那個狗東西截胡了。”

“狗東西?”那圖元楞了下,有些反應不過來,“誰?”

“j。”宋嫿眯了眯眼睛。

“那現在怎麼辦?”宋嫿拿起桌上的號碼牌,“回。”

那圖元跟上宋嫿的腳步。

師徒二人離開拍賣大廳。

“姐,你看他們。”塞奇納看到宋嫿和那圖元離開,立即輕聲提醒卡林拉。

聞言,卡林拉回頭看去,眼底全是警惕的神色。

處理完拍賣品的事情,宋嫿便和那圖元一起離開。

剛走幾步,宋嫿就意識到不對勁。

師徒倆對視一眼,均從對方眼底看到了危機。

“師傅?”

“嗯。”宋嫿微微點頭。

師徒兩人默契十足,就算什麼話都不說,也能明白彼此之間要表達的意思。

------題外話------

寶們大家早上好鴨~

今早繼續做核酸。

明天見a!(╯3╰)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德音不忘的豪門替嫁:重生王牌大佬-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宋知畫鬱之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宋知畫鬱之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最新章節,宋知畫鬱之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