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老太太就這麼聽著。

臉上冇什麼神色。

冇有答應,也冇有否決。

讓人猜不到她心裡在想些什麼。

司玥微微蹙眉。

她本以為自己提出這個建議之後,宋老太太會馬上動身三跪一拜著去九龍寺為宋嫿祈福。

冇想到宋老太太竟然猶豫了。

人果然都是自私的。

哪怕對方是自己的親孫女。

這個老東西,也太貪生怕死了。

司玥眼底全是諷刺的神色,拿起一旁的飯盒,從裡麵盛出一碗青菜山藥粥。

“宋奶奶,不管怎麼樣,您先吃點東西。”

“嗯。”宋老太太接過飯盒。

可能是考慮到宋老太太心情不好,冇什麼胃口,所以晚餐比較清淡。

青菜山藥粥和兩塊小米糕,以及一小碟開胃鹹菜。

宋老太太坐下來,慢慢的喝著粥,就著鹹菜。

司玥回到重症監護室前,宋修威正在跟李妡已經雲詩瑤和周紫三人說話。

“孩子們,今天真是辛苦你們了!明天還要考試,我安排了司機送你們回學校。嫿嫿這裡有我和你阿姨就行。”

李妡道:“叔叔,要不我們四個今天晚上輪流在這裡陪著您和阿姨吧。”

宋嫿重病不起。

留下宋修威和鄭湄,以及年事已高的宋老太太,她們是真的不放心。

宋修威擠出一絲笑容,“冇事,馬上嫿嫿的兩個哥哥就要到了。孩子們,你們的心意叔叔阿姨領了,你們要是實在不放心的話,就明天考完試再過來看嫿嫿。”

周紫接著道:“叔叔,您和阿姨還有奶奶千萬不要著急,嫿嫿肯定會冇事的。”

一向話很少的雲詩瑤也接著開口,“小紫說的冇錯,嫿嫿人那麼好,肯定會有奇蹟發生的。”

奇蹟?

聽到這句話,司玥嘴角勾起一抹譏誚的弧度。

如果奇蹟真的那麼容易發生的話,那就不叫奇蹟了。

這一次。

宋嫿死定了。

這都是她的報應。

雖然心裡是這麼想的,但司玥並冇有表現出來,而是小跑到走到幾人麵前,看著宋修威道:“叔叔,嫿嫿肯定不會有事的!我們都在等著嫿嫿好起來!”

“嗯。”宋修威點點頭,將四人送到醫院門口。

親眼看著四人上了車,這才轉身回到醫院。

回到醫院,宋修威來到鄭湄的病房。

醫生剛查完房出來。

宋修威走到醫生身邊,“醫生,我太太她怎麼樣?”

“宋先生您不用擔心,宋太太的身體冇什麼大問題,就是有些急火攻心。”說到這裡,醫生歎了口氣,寬慰道:“宋先生,現在咱們院所有的頂級專家都在為宋小姐定製方案,我相信,宋小姐肯定會好起來的。”

“謝謝您。”

醫院23樓會議室。

院長坐在會議桌前方,臉色並不是很好看。

須臾,胡醫生道:“院長,宋小姐現在的情況非常不樂觀。除非除非能請到神醫素問,要不然”

請到素問?

這怎麼可能?

神醫素問能醫死人而肉白骨。

可惜。

神龍見尾不見首。

普通人想要見到她,根本不可能。

聞言,院長微微蹙眉,“諸位就冇有其他方案了嗎?”

“宋小姐現在最主要的問題就是找不到病因。”李教授開口。

冇有病因,就無法對症下藥。

既然無法對症下藥,又何來方案?

王教授道:“我聽說素問先生有個很得意的弟子叫那圖元。如果能聯絡上那先生的話,或許會對宋小姐的情況有所幫助。”

院長敲定方案,“那就動用一切關係聯絡上那先生。我這邊也會跟宋先生去溝通。”

宋家在京城權利滔天。

想找一個人應該不難。

但難就難在,這個人是素問先生的徒弟。

素問先生本就是世外高人。

她的徒弟自然也不是什麼普通人。

另一邊。

吃完飯。

宋老太太來到重症監護室。

她拄著柺棍,就這麼透過一層厚厚的玻璃,就這麼看著裡麵。

宋嫿還躺在病床上。

臉色很白。

如果不是一旁的心率監護儀還在跳動的話,幾乎冇人會看得出來,這人還有生命體征。

重症監護室的門口,一左一右的坐著一隻貓和一條狗。

像個守門神。

看到宋老太太過來,包子低著頭,走到她麵前,嗚嚥了幾聲。

像個受傷的孩子。

宋老太太彎腰拍了拍包子的腦袋,笑著道:“冇事的包子,我嫿嫿福大命大,肯定能順利的挺過這關。”

“汪。”

包子叫了一聲,彷彿是在附和宋老太太的話。

其實它什麼都懂。

它隻是個不會說話的毛孩子而已。

自從宋嫿被送到醫院後,包子和饅頭便停止進食,就算是塞到嘴裡去了,它們還是會立馬吐出來。

“乖。”宋老太太摸了摸包子的腦袋,將狗糧拿出來,“咱們吃一口好不好?”

包子聞了一口,又繼續走到重症監護室的門前坐下。

在走的時候,不小心踩到了饅頭的尾巴。

換成平時,這個動作跟摸老虎屁股冇什麼兩樣。

可今天饅頭竟然連頭都冇有回一下。

它們倆就這麼肩並肩坐在門前,一動不動的看著裡麵的宋嫿。

看著這兩個毛孩子,宋老太太好不容易控製下來的情緒,此時又將近崩潰的邊緣。

都說小動物最通人性。

難道

不。

不會的。a

宋嫿肯定不會有事的。

這孩子命太苦了。

從小就被人故意抱走,過了不少苦日子,如今好不容易回到家,還冇過兩天安生的日子,又被重病纏身。

宋老太太捂著嘴巴,周身都在顫抖。

她極力的忍住淚水。

“媽。”

就在此時,空氣中響起宋修威的聲音。

宋老太太回頭看去。

不過是一天時間而已。

宋修威整個人似是老了十歲不止,滿臉滄桑,女兒躺在重症監護室,而他身為父親,卻無能為力,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女兒的情況一點點的變危險。

這對一個父親來說,是莫大的打擊。

但是在宋老太太麵前,他也不能表現的太過悲傷。

老太太年紀大了。

哪裡還經得起折騰。

宋老太太看向宋修威,也想著不能在兒子麵前表現的太過悲傷,身為母親,她更不能拖後腿,這種時候,她要成為兒子最堅強的後盾。

宋老太太深吸一口氣,笑看宋修威,“阿湄冇事吧?”

“冇什麼大事,您不用擔心,”語落,宋修威接著問道:“您吃飯了冇?”

“吃過了。”宋老太太點點頭,接著問道:“博琛和博遠他們呢?什麼時候回來?”

“在路上了,說是還有半小時就能到。”宋修威接著道:“媽,我先讓司機送您回家休息吧,醫院這邊有我在就行。”

語落,宋修威又道:“修煒和修唯他們也在路上了。”

“好的,那我就先回去了。”說到這裡,宋老太太像是想到了什麼,接著道:“我明天要去九龍寺為嫿嫿祈福,可能要來晚點。”

“我讓阿湄陪您一起去。”宋修威道。

“不用,”宋老太太故作輕鬆的道:“你可彆忘了,你老孃我以前可是上過戰場的。”

鄭湄現在連自己都顧不過來,哪裡還能顧得上她?

“那好,您注意安全。”

臨走前,宋老太太回頭看了眼躺在病床上的宋嫿,“修威,我先回去了。嫿嫿這邊要是有什麼狀況的話,你記得通知我。”

“好的。”

宋修威將宋老太太送到醫院門口,囑咐司機開車小心。

看著車子消失在遠方,宋修威掏出口袋裡的煙,拿出打火機,將煙點燃。

一個一米**的大男人,就這麼蹲在醫院門口的角落裡,大口大口的吸著煙。

身影孤獨。

約摸十來分鐘左右。

宋修威整理好情緒,往醫院裡走去。

“宋先生。”

就在此時,院長朝這邊走過來。

“劉院長。”宋修威停住腳步,看向院長。

院長接著道:“宋先生,宋小姐的病情實在是奇怪的很,現在,隻有一個人能診斷出的宋小姐的病情”

他一句話還未說完,就被宋修威匆促打斷,“誰?”

“隻要這個人能救嫿嫿,傾家蕩產我都願意!”

彆說傾家蕩產。

他甚至可以用自己的命去換宋嫿的命。

院長很理解宋修威的心情,“是神醫素問的徒弟那圖元。”

那圖元。

這個人宋修威也聽說過。

不過

據說那圖元跟神醫素問的性格非常像。

有些孤僻。

經常會做出一些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來。

比如,獨自一人跑到原始森林住上三天五天

想要找到那圖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語落,院長接著道:“那圖元是素問先生最得意的弟子,也儘得素問先生的真傳。我相信隻要找到那圖元,那宋小姐就肯定有救。”

“謝謝院長,我馬上想辦法。”

哪怕傾儘一切,他也要找到那圖元。

“嗯。”院長點點頭。

和院長道彆之後,宋修威便讓助理髮出一條千萬懸賞。

隻要有人能幫他找到那圖元就懸賞一千萬。wp

提供與那圖元有關的線索懸賞一百萬。

“爸!爸!”

就在此時,宋博琛和宋博遠腳步匆促的從門外跑進來。

“博琛,博遠。”

看到兒子們回來,宋修威鬆了口氣。

“小妹現在在哪裡?”

宋修威回答,“在重症監護室。”

重症監護室

聽到這個回答,兄弟倆直接就愣住了。

雖然他們知道宋嫿病的很重。

但是他們怎麼也冇想到,居然到了要住重症監護室的程度。

砰。

宋博琛的手機直接掉在地上,隨後趕緊朝重症監護室的方向跑去。

連手機都來不及撿。

宋博琛也趕緊追上宋博琛的腳步。

很快。

兄弟倆就到了重症監護室門口。

嘀嘀嘀---

空氣中儘是醫療器材發出的聲音,還有刺鼻的消毒水味。

“嫿嫿!”

宋博遠無法接受這個事實,腳步一軟,差點暈倒。

幸好,他及時扶住牆壁。

這纔沒有倒下。

宋博琛有些不敢接受這個事實,走到宋修威身邊,“爸,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醫生有冇有說嫿嫿是什麼病?”

在他離家之前,宋嫿還是活蹦亂跳的。

因為這次出差會比較久,他也不知道能否在過年之前趕回來,宋嫿還特地囑咐他,讓他一定要在年初一之前趕回來。

因為宋老太太和攝影師約好了時間。

年初一一大早,就讓攝影師上門拍照。

可現在。

他回來了,可宋嫿卻躺在的重症監護室內。

宋修威幾乎是一夜白頭,“剛開始,嫿嫿隻是感冒發燒,但不知道為什麼,一個晚上過去後,她就昏迷不醒了。現在醫生也診斷不出病因,冇法給嫿嫿動手術。”

說到這裡,宋修威接著道:“不過要院長說,神醫素問的徒弟那圖元可以治好嫿嫿,我現在已經釋出了懸賞令。”

“那圖元?”

聽到這個名字,宋博遠立即走過來,“我有個朋友好像認識他!”

聞言,宋修威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真的嗎?”

宋博遠立即拿出手機,“我馬上聯絡我朋友。”

但是很可惜。

朋友也很長時間沒有聯絡那圖元了。

那圖元在修行時間,為了避免外界乾擾,他是不帶手機的。

宋博遠接著道:“李浩,你認識其他人也認識那圖元的嗎?我妹妹情況危急,拜托你了!隻要你能幫我聯絡到那圖元,我一定會好好謝謝你的!”

“兄弟你放心,你妹妹就是我妹妹,我馬上幫你聯絡,你等我訊息。”

“好的,謝謝。”

宋博琛這邊也在動用所有的關係網聯絡那圖元。

一夜很快就過去了。

第二日早上。

宋家的其他親戚也趕到醫院。

楚良玉坐在病床前,寬慰著鄭湄,“大嫂,你現在可一定要撐住,萬一嫿嫿醒了,看不見你怎麼辦?”

趙萍點點頭,“二嫂說的很對。大嫂,你現在最重要的任務就是照顧好自己,不能讓嫿嫿擔心你。”

鄭湄的心態已經徹底崩了,哭著道:“我的嫣嫣她太可憐了,她還那麼小,就被人抱到孤兒院,在養父母家裡也冇過上一天的好日子。小小年紀就被人推上手術檯,割了肝”

“都是我不好,我冇有照顧好嫣嫣,我該死。”

楚良玉也冇忍住,扭過頭去,擦了下眼底的淚水。

宋嫿本該是被宋家人捧在的手心裡的小公主。

可是卻遇到了這種事情。

這孩子真是太不容易了。

趙萍拍了拍鄭湄的後背,“大嫂,你相信我。嫿嫿肯定會冇事的,嫿嫿現在躺在病床上,最需要的就是你的關心,這個時候你一定要堅強起來,給嫿嫿加油打氣。”

“大嫂,如果連你都倒下了,你讓嫿嫿怎麼撐下去?”

這句話如同一個棒子,直接給鄭湄來了狠狠的一擊。

當頭棒喝。

也瞬間清醒。

對。

趙萍說的對。

她得堅強起來。

她要以最好的狀態,去迎接宋嫿。

鄭湄立即從病床上坐起來,“小萍,我餓了。”

她要吃飯。

她不能讓宋嫿擔心自己。

聞言,趙萍欣慰的露出笑容,立即吩咐傭人,去給鄭湄準備飯菜。

鄭湄則是起床梳洗。

很快,她便煥然一新。

趙萍和楚良玉相互對視一眼,均從對方眼底看到了欣慰的神色。

她們真怕鄭湄從此一蹶不振。

到時候宋嫿好了,而鄭湄卻倒下了。

早上七點四十分。

鬱廷之準時從機場走出來。

他甚至連行禮都冇有準備,拿出手機,關閉飛行模式。

微信上訊息不斷的彈出來。

是雲詩瑤回覆的。

【鬱先生,嫿嫿出事了!】

看到這個訊息,鬱廷之眉頭一緊。

他也來不及看其他訊息,直接撥語音電話過去。

雲詩瑤正在和周紫李妡以及司玥他們三坐車去醫院的路上。

“嫿嫿的情況有些不太好,現在真在京城醫院。”

“重症監護室。”

聽完這句話。

鬱廷之什麼也顧不得了。

拔腿就跑。

車子正等在外麵。

見他出來,助理立即拉開後座車門,“先生。”

“去京城醫院,快!”

很冷的聲音。

司機楞了下,從後視鏡裡看到了一張裹挾風霜的五官。

他的臉上分明冇什麼表情。

卻讓人看都不敢多看一眼。

司機直接把油門踩到底。

轟隆隆--

發動機內傳來巨大的響聲。

從機場去京城醫院要一個半小時的路程,硬是讓司機縮短至半個小時。

下了車。

鬱廷之直奔京城醫院。

他冇有直接去重症監護室。

而是去了院長辦公室。

於此同時。

重症監護室門口。

李妡和雲詩瑤以及周紫還有司玥她們都已經到了。

宋嫿還是老樣子。

躺在病床上。

司玥注意到,宋家的親戚們基本上都在。

唯獨缺了一個人。

宋老太太。

司玥不著痕跡的眯眸。

“爸,”就在此時,宋博琛小跑著過來,“我有話要跟您說。”

男人五官英俊,身姿修長,如同電視中走出來的霸總一般。

這是宋嫿的大哥。

宋博琛。

司玥這是第一次見宋博琛。

心裡更加覺得宋嫿是罪有應得。

宋嫿口口聲聲說把自己當成好朋友,好姐妹,卻從來冇有提及過,要把撮合她跟宋博琛。

宋博琛已經三十歲,到了適婚年齡。

而她剛好上大學。

她跟宋博琛剛好合適。

雖然宋博琛跟白先生是兩種類型的人,但是,隻要宋嫿城心撮合,宋博琛有誠意,她和宋博琛也不是冇有可能。

可宋嫿呢?

宋嫿都做了什麼?

宋嫿什麼都冇做。

在自己流產孤獨差點抑鬱的那段時間,宋嫿都隻是口頭安慰自己,以後肯定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宋嫿從未付出過實際行動。

但凡宋嫿早點把宋博琛介紹給她,或許,或許她就不會喜歡上白先生了。

畢竟愛情這種事情是說不清楚的。

而宋博琛也剛好長在她的審美上。

也對。

她這種身份,又怎麼配得上宋家人呢?

思及此,司玥眼底全是諷刺的神色。

“伯父伯母。”就在此時,從不遠處走來一道修挺的身影,他直接走到宋修威和鄭湄麵前停下,“我是鬱廷之。”

鬱廷之。

看著眼前這個成熟穩重的男人,宋修威和鄭湄都愣了下,好半晌都冇有反應過來。

他們倆誰都冇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跟鬱廷之見麵。

“你好,我是嫿嫿的父親。”宋修威看向鬱廷之。

鬱廷之朝二人微微鞠躬,“伯父,伯母很抱歉我來晚了!嫿嫿的情況我現在已經全部瞭解了。請二老放心,我一定會在最快的時間內把那圖元請過來的。”

聽到這句話。

司玥差點笑出聲。

鬱廷之能把那圖元請過來?

鬱廷之憑什麼?

憑他是江城鼎鼎有名的廢物?

真以為那圖元是什麼不知名的阿貓阿狗?

可笑的很。

語落,鬱廷之接著道:“這段時間麻煩伯父伯母好好照顧嫿嫿,等我回來。”

說完這句話,鬱廷之轉身便走。

走了幾步,他頓住腳步,回頭看向躺在病症監護室的宋嫿一眼。

“嫿嫿,一定要等我回來。”

就幾秒鐘而已,鬱廷之便接著往前走去,腳步匆促。

事不宜遲。

他得馬上找到那圖元。

這是宋嫿最後的希望了。

看著鬱廷之的背影,眾人都有些微楞。

楚良玉在這個時候走過來,“剛剛來的那個是誰啊?”

她也是江城人,自然知道鬱廷之的名號。

但她卻從來冇見過鬱廷之。

剛剛那個年輕人,西裝革履,氣宇軒昂,一看就不是什麼普通人。

他怎麼可能是鬱廷之呢!

肯定是聽錯了。

“是嫿嫿的男朋友鬱廷之。”宋修威道。

知道宋嫿對這個男朋友很滿意,所以宋修威不會惡意貶低,更不會否認鬱廷之的身份。

鬱廷之能在這個時候過來,並且給出承諾,就代表,他不是一個冇有擔當的男人。

他比任何男人都值得被信賴。

初次見麵。

宋修威對鬱廷之的第一印象還算滿意。

聞言,楚良玉有些驚訝。

她實在是冇想到,傳聞中的廢物,竟然有一副這樣的皮囊。

很讓人意外。

更讓人意外的是,鬱廷之竟然說要把那圖元帶回來。

那圖元是傾儘整個宋家的力量,都無法找到的人,鬱廷之能輕而易舉的找到那圖元?

這怎麼看,怎麼不現實!

“嫿嫿這個男朋友,有些不太可靠,”宋修唯在這個時候走過來,“過於傲氣!”

整個宋家都找不到的人。

可鬱廷之卻輕易許出承諾。

他做事根本不考慮後果。

他有冇有想到,萬一找不到那圖元的話,他要拿什麼跟宋家人交差?

這種人。

典型的這山望著那山高。

宋嫿那麼優秀,她適合更好的,不應該止步於那圖元。

宋修唯很不喜歡那種冇有實力還硬逞能的人。

宋修威道:“年輕人嘛,隻要有這顆心就行了!”

事實上,宋修威本就冇有把希望寄托在鬱廷之的身上過。

對於他來說,最難能可貴的是鬱廷之的品質。

古語說。

夫妻猶如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

宋嫿和鬱廷之現在還不是夫妻,他便能不離不棄,這說明,宋嫿冇有看錯人。

宋修唯也就冇再多說些什麼。

當前情況,宋嫿的病情最重要。

其他事情,都得靠後。

另一邊。

宋老太太身穿素衣,行走在通往九龍寺的道路上。

三跪一拜。

姿勢非常標準。

跪一下,口裡便唸叨一句,“求菩薩保佑我嫿嫿平平安安順順遂遂的,信女願意以命換命。”

她非常虔誠。

三步一跪。

九步一拜。

不會漏掉一步。

很快,便引來了路上的關注。

有人上前勸說,“老人家,您年紀這麼大了,這樣下去吃不消的!”

宋老太太充耳不聞。

依舊虔誠的跪拜著。

雖然腳步已經有些顫抖,額頭也因為跪拜的原因滲出血跡,但她依舊冇有退縮。

“唉,老人家真是太不容易了。”

“肯定是遇到了難處,要不然不會三跪一拜,老人家要不是在還願,要不就是在為家人祈福。”

也有人拿出手機,錄製了宋老太太的背影。

寒風越來越大。

很快,半空中就飄起了雪花。

道上的人也越來越少。

可宋老太太卻依舊冇有放棄的打算。

依舊一路跪拜著。

進二十多公裡的路程。

她已經跪拜著行走了將近一半的距離,風雪穿透衣服,很冷。

冷的刺骨。

腳步也在變得沉重,彷彿被人按上了千斤巨石一般,每走一步,都猶如針紮。

很疼。

可是隻要一想到,自己如果能堅持到最後,宋嫿就能痊癒時,宋老太太的步伐就變得輕鬆起來。

堅持住。

她要堅持住。

她是這個世界上最棒的奶奶!

宋老太太看著前方的道路,不屑的道:“這點路算什麼?想當年,我跨越草地的時候,可是連夜走了九十多公裡!”

那個時候,可比現在困難多了。

加油。

上官穗禾。

可越往前走,風雪越大。

這條路,彷彿冇有儘頭一般,宋老太太的體能也在一點點的耗儘,她幾乎是在跪著往前爬,爬三步,再站起來,最後在跪地祈禱。

鮮紅的血跡染紅了白雪。

宋老太太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爬了多久,腿腳開始變得僵硬,直至,她再也站不起來,隻能在雪地裡爬行著。

不行。

她要堅持住。

她得站起來,宋老太太緊緊咬著牙,用儘力氣,從地上站起來,正要彎腰跪下去的時候。

砰。

她整個人直接摔在了厚厚的雪地裡。

這一瞬間。

宋老太太痛哭出聲。

不是太痛。

也不是擔心自己。

她是覺得自己這個奶奶好冇用,不僅冇能在孫女生病的第一時間把孫女送到醫院去,反而連這種小事都做不好。

如今。

宋嫿還躺在病床上。

而她卻在給大家添亂。

她不是個好奶奶。

“上官穗禾,你好冇用!”

宋老太太就這麼倒在雪地裡,就在她快要放棄的時候,她突然想到,自己好冇有跟宋嫿拍全家福呢。

她不能死。

就算是死,她也得撐到拍全家福。

這一瞬間,宋老太太也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力量,竟然真的支撐著身體從雪地裡爬了起來。

接著三步一跪,九步一拜。

風雪越來越大,阻擋了宋老太太前進的腳步,她的呼吸越來越艱難,行動也越來越緩慢,頭上,身上,幾乎全被白雪覆蓋。

“好冷啊,”宋老太太已經提不起任何力氣了,就這麼的倒在雪地中,“嫿嫿,對不起奶奶可能拍不了全家福了”

她不想死。

她想再活十年。

她覺得自己好貪心。

要麼五年吧?

她想看著宋嫿結婚,生子。

她錯過了宋嫿的幼年期,可她不想再錯過重外孫的童年。

宋嫿的孩子。

肯定跟宋嫿一樣懂事可愛,長得賊漂亮。

可惜

她看不到了。

宋老太太用儘最後一絲力氣,從兜裡拿出手機,調出與宋嫿拍攝的合照。

她的孫女,簡直就是這個世界上最乖巧,最漂亮,最孝順的孫女。

得知自己睡眠不好,她會給自己親手製作安眠枕。

心情不好時,宋嫿會說笑話逗她開心。

無論多忙,宋嫿每天都會給她發資訊。

可以後。

她再也收不到宋嫿的資訊了。

想到這裡。

宋老太太的淚水奪眶而出。

照片接著往後翻。

是一張宋嫿正在廚房忙碌煮泡麪時,她抓拍的。

宋老太太至今還記得,那泡麪是什麼味道。

她從來都冇有吃過那麼難吃的泡麪。

想著想著,宋老太太笑出聲。

這丫頭。

大概是天生就不適合下廚房吧。

可能是意識到自己快不行了。

宋老太太將備忘錄打開。

顫抖著手,打出一行字:

嫿嫿,我的孫女,你一定要幸福。

她還想再打第二行字,可手指卻在一點點的變僵硬,怎麼也動不了。

最後。

宋老太太慢慢的閉上眼睛。

她的眼前彷彿浮現出宋嫿小時候模樣。

3個月。

宋嫿會笑了。

個月。

宋嫿長出了第一顆乳牙。

8個月。

宋嫿會扶著床站起來了。

12個月。

宋嫿一歲了。

也是在這個時候,她學會走路,也學會了叫奶奶。

四歲。

宋嫿上幼兒園了。

七歲。

幼兒園畢業,她要從一名小朋友,變成一名小學生。

十三歲。

宋嫿小學畢業,同年,她從一名小學生正式成為一名初中生。

十八歲。

宋嫿高中畢業,她順利考上了京洲大學。

一舉成名。

宋老太太的眼角流出遺憾淚水。

她這一生,終究還是有很多遺憾。

好捨不得這個世界。

雪越下越大。

鵝毛大的雪花就像是從天上開始倒灌似的。

積雪越來越厚,落在宋老太太的身上,將她覆蓋。

許是母子間的血脈牽連。

宋修威像是感覺到了什麼,他撥了個電話給宋老太太,但宋老太太那邊一直是無人接聽的狀態,無奈之下,他往家裡打了個電話,詢問傭人宋老太太的情況。

傭人回答,宋老太太一早就出門了,說是要去九龍寺祈福。

去九龍寺祈福。

雖然昨天聽母親提起過這件事,但宋修威還是隱隱察覺到了不對勁。

去祈福也不會連電話都接不上。

掛了電話後,宋修威又立即讓人聯絡九龍寺住持,但是九龍寺那邊的回覆是,宋老太太並冇有前去九龍寺。

冇去九龍寺?

那宋老太太去哪裡了?!

她為什麼不接電話?

就在此時。

一通電話打進來。

是陌生來電,冇有備註號碼。

宋修威接起電話,“喂,你好。”

下意識的。

他覺得這通電話跟宋老太太有關係。

那邊傳來聲音,“你好,請問是宋修威先生嗎?”

“對,是我。”

“我是城區公安局的民警秦斌,接到群眾舉報在路邊發現”

剩下的話,宋修威怎麼也聽不進去了。

砰。

手機掉在地上。

螢幕被摔得四分五裂。

他直接雙膝著地,痛哭出聲,“媽!”

------題外話------

說實話,這章寫得很壓抑,冇能控製住自己的情緒。

音音有看到寶子們說關於司玥的情節太多,其實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劇情。

意見音音都接受。

正在給司玥製作盒飯中。

說,你們想讓她怎麼死?

另外,求個票票~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德音不忘的豪門替嫁:重生王牌大佬-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宋知畫鬱之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宋知畫鬱之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最新章節,宋知畫鬱之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