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人雖然戴著白色的口罩,可宋亦顏還是認出來。

這。

這是宋嫿。

宋亦顏不敢置信的看著這一幕,周身氣血倒流,腳步不穩,往後倒退了好幾步。

幸好周俊熙在後麵及時扶住她的腰。

周俊熙壓低聲音道:“亦顏,冇事吧?”

“冇、冇事。”宋亦顏儘量讓自己冷靜下來,先是看了眼前麵得蔣閱華和宋嫿,而後又看向周俊熙,“師兄,那個,那個就是j神嗎?”

周俊熙也抬頭看去,微微蹙眉道:“j神應該冇那麼年輕吧?”

跟蔣閱華站在一起的小姑娘,雖然戴著口罩看不清楚臉,可從周身的氣息來看,最多不超過十六七的樣子。

j神有這麼年輕?

“也許是j神的助理也說不定。”周俊熙又補了一句。

宋亦顏點點頭。

對。

肯定是助理。

宋嫿怎麼可能是j神呢?

肯定不是。

她一個鄉下來的野丫頭,到現在還是讀高三。

j神是誰?

著名的生物圈大佬!

這麼想著,宋亦顏的心情好了不少。

不止是宋亦顏和周俊熙好奇。

研究室的其他成員也非常好奇。

那個年輕的小姑娘到底是誰?

就算是j神的助理,那也很了不起了。

畢竟,j神不是普通人。

就在此時,蔣閱華帶著宋嫿走到眾人麵前。

“給您介紹下,這些都是參與‘複明者計劃’的小組成員,也是我們kv研究室京城分部的所有組員,這是組長周俊熙,這是副組長馬超和,這是我們研究室唯一的女成員宋亦顏,”語落,蔣閱華接著道:“這位便是j神!”

此言一出,人群中瞬間就安靜了。

j神?

j神居然這麼年輕!

而且還是個女孩子。

原本宋亦顏在kv研究室就已經非常不容易,因為幾乎很少有女性在生物上有什麼大成就。

可冇想到......

大名鼎鼎的j神居然是個小姑娘。

最重要的是,她的年紀看起來還冇他們的大。

可怕。

真是太可怕了。

尤其是宋亦顏。

她幾乎不敢相信自己聽見的。

j神是她的偶像。

可現在,偶像居然是一個從農村來的小村!

這讓她幾乎冇辦法接受。

宋嫿憑什麼比她出色?

宋嫿就應該被她踩在腳底下纔對。

搞錯了。

肯定是搞錯了。

宋嫿絕對不是j神。

她肯定是個冒牌貨!

宋嫿把這件事太簡單了,她真以為j神是什麼人都可以隨便冒充的,她倒是要看看,宋嫿要怎麼處理他們遇到的實驗難題。

蔣閱華今天約見j神,可不是獻個花那麼簡單。

見大家都這樣,蔣閱華笑著道:“其實我第一次看到j神的時候,跟大家的反應一樣。”

副組長馬超和這才反應過來,抱著早就準備好的鮮花走到宋嫿麵前。

“j神歡迎您!”

“謝謝。”宋嫿語調清淺,伸手接過馬超和接過來的鮮花。

於此同時,其他人拉開早就準備好綵帶。

砰!

各色綵帶從天空中飄飄灑灑,落在宋嫿的頭上,肩上。

“歡迎j神!”

眾人齊聲喊道。

他們也挺激動的。

一來是終於見到了j神本人。

二來是冇想到j神這麼年輕。

“j神快裡麵請。”蔣閱華伸手作出一個‘請’的姿勢。

宋嫿微微點頭,抬腳上前。

蔣閱華和身後的組員們立即跟上。

蔣閱華給宋嫿介紹著研究室的結構。

宋嫿一一記在心裡。

宋亦顏眯了眯眼睛,“蔣老師,咱們時間有限,要不快點讓j神看看實驗細胞的問題出在哪裡了吧?”

她要親手揭開宋嫿臉上假麵!

蔣閱華點點頭,這纔想到正事,“j神咱們這邊請。”

宋嫿跟上蔣閱華的腳步。

‘複明者計劃’的實驗已經進行到了最關鍵的一步。

但是在培育細胞的時候,又出現了新的問題,導致細胞在再生移植體上發生大批量死亡的情況。

“j神您看!”蔣閱華指著實驗台上的實驗體道。

語落,蔣閱華接著道:“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無論我們用什麼辦法,細胞都隻能在移植體上存活一個星期。”

實驗台上的玻璃罐裡,泡著一隻接近透明的眼角膜。

因為實驗失敗的原因,角膜邊緣已經出現泛黃壞死的跡象。

宋嫿微微蹙眉,伸出右手,“實驗記錄本。”

這些東西早就準備好了,聞言,周俊熙立即將實驗記錄本遞給宋嫿。

宋嫿接過記錄本。

她翻看的速度很快。

快到根本不像是在看東西,就像在鬨著玩一樣。

見此,宋亦顏臉上的諷刺清晰可見。

她就知道,宋嫿是個冒牌貨。

等著吧!

宋嫿馬上就會被踢出實驗室。

到時候,就有好戲看了。

實驗室裡一時無言。

有些安靜。

大家都在等宋嫿開口。

宋亦顏接著道:“j神冒昧的問一句,您看得怎麼樣了?”

宋亦顏並冇有理會宋亦顏,而是看向蔣閱華,“眼角膜一共分為五層,上皮細胞層、bowma

層、基質層、descemet膜和內皮細胞層,另外角膜還有非常敏感的神經末梢,所以在外物攻擊角膜的時候,眼瞼便會下意識的合上保護眼睛。但是,你們這個再生角膜上,除了上皮細胞層、內皮細胞層和bowma

層之外,還少了最重要的一層基質層。因此缺少神經末梢,所以纔會導致細胞大量死亡的情況......”

宋嫿語調淡淡,立即分析出問題所在,隨後又帶領大家開始做實驗。

她穿著藍色的實驗服,微微低眸正在做實驗的樣子,實在是吸睛不已。

纖長又濃密的睫毛在眼瞼下方投下一層淺淺的陰影。

像個小扇子。

周俊熙原本跟宋亦顏一樣,對這個j神充滿了懷疑,可現在,他徹底的信服了。

j神被稱作為‘神’不是冇有道理的。

再看宋亦顏。

她整個人都傻了。

手腳冰涼的一片。

她本想藉此機會揭開宋嫿的假麵,來一出痛打落水狗。

卻冇想到,宋嫿居然......

偏偏這時,周俊熙還在她的耳邊道:“j神真是太厲害了!”

語落,他又道:“怪不得古人常說,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聽了j神這一番話,簡直比做十年實驗還要有用。

宋亦顏乾笑一聲,“是、是啊!”

她恨!

恨死了!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的話,她是絕對不會相信宋嫿居然是j神。

就在今天以前,她還以kv研究室唯一女成員引以為傲。

可現在呢?

有宋嫿珠玉在前。

她算什麼?

宋亦顏甚至覺得自己就是個小醜。

“啪啪啪!”

就在此時,研究室內響起一陣震耳欲聾的掌聲。

“j神你真是太厲害了!”

“好!”

幾乎每一個人的目光都被宋嫿吸引走了。

她就像一顆閃閃發光的夜明珠。

宋嫿神色淡淡,連帶著聲音也是淡淡,“想要完成‘複明者計劃’還需要反覆實驗,絕對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我隻能幫大家走到這裡,諸位還得加油!”

生物這條路,道阻且長。

需要不斷的經曆失敗,才能看到未來和彩虹。

“j神真是太謝謝您了!”蔣閱華走過去,與宋嫿握手。

“不客氣,”宋嫿接著道:“能為天下的失明者送上一點希望,也是我的榮幸,預祝諸位的實驗能早日成功,獲得國際大獎!”

宋亦顏抬頭看著宋嫿,眼底全是嫉妒的神色。

她多希望,此時站在蔣閱華身邊的人是她。

可這個人,怎麼就變成宋嫿了呢?

怎麼就成宋嫿了呢!

明明她比宋嫿優秀纔對。

宋亦顏捏了捏藏在衣袖裡的手。

因為用力過度,指節已經微微泛白,整個人更是嫉妒到難以呼吸。

“j神您能幫我簽個名嗎?”

“j神我也想要!”

越來越多的人圍到宋嫿麵前,開始要簽名。

宋嫿也不吝嗇。

宋亦顏摸到口袋裡早就準備好的筆和紙,心底一片寒涼。

她原本是宋家唯一要到j神簽名的人,冇曾想,j神就是宋嫿本人。

諷刺。

真是太諷刺了!

走出研究室,天已經大黑了。

婉拒蔣閱華要送她回去的好意,宋嫿在路邊找了輛共享單車,將鮮花放到了車籃裡。

春風徐徐,雖然太陽落山,但是,路邊的霓虹燈卻給這座城市添上了彆樣的色彩。

宋嫿慢慢騎車。

燈光將她的身影拉的有些長。

就在此時,她看到路邊停著一輛機車。

宋嫿微微蹙眉,將自行車停到一邊,過來將機車對到對麵的非機動車停車位。

機車被上了鎖。

宋嫿也不著急,從頭髮上取下一根黑色的小髮卡。

啪嗒。

鎖就這麼開了。

馬路對麵。

一對年輕的男女正在走路。

“小舅,你也太摳了吧!一塊錢的速溶咖啡,虧你拿得出手!”

女子喝了口杯中的速溶咖啡,滿臉無語。

走在她旁邊的,正是被譽為京城第一摳門的白家老九。

年輕女子正是白先生姐姐的女兒。

周紫。

“有咖啡喝就彆抱怨,在上個世紀,人餓極了連草根樹......”

他最後一個字還冇說完,就被周紫打斷,“得得得,您也甭說這麼多了!速溶的就速溶的吧,總比冇有好。”

白先生接著道:“你回去記得吃點止瀉藥。”

“為什麼?”周紫滿臉黑人問號。

“因為我也不知道過期咖啡會不會導致腹瀉。”

周紫直接將口中咖啡噴了出去,“我真是您親侄女嗎?”

“臨期的速溶咖啡一塊錢三包,比正常日期的劃算,但是我買回去居然忘了喝。”說起這個,白先生一臉肉痛,“不過應該也冇什麼關係,算上今天,它也才過期半個月不到!”

要不然他纔不會請周紫喝咖啡。

隻要確認周紫喝下去不會腹瀉,那他就可以放心的把剩下的兩包喝了。

他倒是不擔心腹瀉,他去藥店看了下,止瀉藥賣的居然比一包咖啡還貴!

周紫更鬱悶了,“小舅,你這麼摳門乾什麼?把錢留著捨不得花,難道等你百年以後還能帶走?”

人生在世,不就應該吃好喝好享受好!

誰會相信,一個這麼摳門的男人,居然高居華夏富豪榜第二位,並且比第三名的財產高出四位數。

“這不叫摳門,”白先生神色認真,“地球正在負重前行,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給地球節約能源。”

周紫:“......”

居然有人能把摳門說的如此清晰脫俗,也是厲害!

周紫接著道:“對了小舅,你今天怎麼冇開車?”

“92的油已經漲到10塊錢一升了,現在加一次油,比平時要貴40塊錢,不劃算。”

為了省錢,白先生的代步車是一輛普通大眾。

因為大眾可以加92。

要知道,豪車燒的98,可是比92貴好幾塊錢一升呢!

周紫:“......”她就不該問!

就在此時,周紫看到路邊有人正在推她的機車。

周紫臉色一變。

“臥槽!有人偷我車!”

“站住,彆動!”周紫走過去,直接抓住女孩兒的手腕,“看你長得漂漂亮亮的,怎麼做出來的事情這麼難看!”

“你誤會了,我冇有偷車,”宋嫿語調清淺,“你......”

她一句話未說完,就被周紫直接打斷,“你什麼你!偷車還不承認!小舅,快報警!”

語落,又加了一句,“放心,報警電話免費。”

白先生拿出手機,正欲撥打報警電話,隻聽空氣中傳來一道無奈的聲音。

有些好聽。

“小朋友,你不知道,這裡是盲道?”

這聲音,好像有些熟悉。

白先生往前走了幾步,這纔看到一張熟悉的臉。

是她呀!

宋家那小丫頭。

“盲道?”周紫一臉問號。

這有些涉及到她的知識盲區。

白先生立即走過來,“盲道就是幫助盲人行走的道路。小紫,這事是你不對,還不快鬆開!”

周紫還是第一次聽到盲道這個詞,有些懵。

宋嫿指著不遠處朝他們走過來的一個盲人,“你看那邊。”

周紫抬頭看去。

隻見,一個盲人正拿著導盲杖,走在紅色的磚石道上,摸索著朝這邊走來。

舉步艱難。

周紫是個聰明人,這一看,就全都明白了,原來人行道上這些暗紅色有凸起的磚塊並不是裝飾花紋,而是盲道。

宋嫿接著道:“小朋友,你有冇有想過,如果眼睛看不到的人一不小心撞到你的機車上,會造成什麼後果?”

聞言,周紫滿臉愧疚,“對不起,我之前不知道這是盲道。”

“冇事,以後注意就行。”

宋嫿正欲轉身就走,白先生接著開口,“宋家小丫頭。”

宋嫿微微回眸,“你叫我?”

“是啊,不認識我了?”白先生挑眉。

宋嫿很認真的看了白先生一眼,最後試探性的問了一句,“白先生?”

白先生笑著點頭,接著道:“這是我外甥女周紫。”

周紫一臉懵圈。

真是天下下紅雨了。

她舅舅居然還認識異性!

白先生接著道:“小紫,這是宋家大小姐,宋嫿。”

聞言,周紫更加驚訝了。

宋家大小姐?

不是說宋家大小姐是從鄉下回來的,是個粗鄙不堪的野丫頭嗎?

冇想到宋家大小姐居然長得這麼好看!

這傳言真是害死人!

“宋小姐你好,”周紫主動朝宋嫿伸出手,“你跟傳言中的很不一樣。”

“周小姐。”

周紫擺擺手,“叫我小紫就行。”

雖然宋嫿比她小,可宋嫿畢竟是她小舅的朋友,所以跟著她小舅叫她名字也冇什麼毛病。

周紫的眼珠子轉了一圈,接著道:“宋小姐,咱們加個微信吧?”

“可以。”宋嫿拿出手機。

加過微信之後,周紫接著道:“宋小姐,剛好也到了吃飯的點,要不咱們去吃火鍋吧?讓我小舅請客!”

白先生的心猛地一痛。

坑舅啊!

白先生已經在心裡盤算,今天這頓火鍋之後,他得吃多少頓水煮白菜才能補回來?

宋嫿微微一笑,“我還有事先回去了,有時間我請你們。”

但是在聽到宋嫿的回答時,白先生並冇有一種輕鬆感。

反而有點意外,還有些失落。

畢竟,他好不容易大方一回。

“好吧,”周紫遺憾的點頭,“那咱們微信上聊。”

“嗯。”

宋嫿轉身離開。

看著她騎自行車離開的背影,周紫接著道:“她不是宋家大小姐嗎?怎麼連輛專車都冇有?”

“可能她跟我一樣,也在為地球節約能源吧。”白先生一本正經。

周紫:“......”

宋亦顏坐車回到家。

整個人都魂不守舍的。

她搞不明白,宋嫿是怎麼成為j神的。

會不會是認錯人了?

她還在抱著一絲僥倖的心理。

就在此時,空氣中傳來鄭湄的聲音,“嫣嫣回來了。”

“媽。”

鄭湄接著道:“好漂亮的花啊,在哪買的?”

“彆人送的。”宋嫿語調淡淡。

宋亦顏抬眸望去。

心底的最後一絲希望也被澆滅。

因為宋嫿抱著的那束花,和他們研究所送給j神的一模一樣。

宋嫿抱著花,來到樓上臥室,找了個花瓶將花插在花瓶裡,給臥室裡增添了幾分生機。

宋家將她的臥室佈置很有少女心。

粉色的公主床。

粉色的小沙發,粉色的拖鞋,甚至連地毯都是粉色的。

“喵!”

就在此時,一隻大胖喵跳到宋嫿的腿上,用胖乎乎的小腦袋蹭著宋嫿的衣服。

宋嫿摸了摸饅頭的腦袋,笑著道:“饅頭,你好像又胖了!”

“喵!”

一人一貓,一問一答。

畫麵非常有愛。

“你這樣你以後是不會有女朋友的。”宋嫿接著道。

饅頭又喵了一聲。

“算了,我還是帶你去絕育吧,免得你禍害外麵的流浪貓。”

饅頭這下也不喵喵叫了,立即從宋嫿的腿上跳下去。

有人想害貓!

“咚咚咚。”

就在此時,門外傳來敲門聲。

“大小姐。”

宋嫿走過去開門。

“管家爺爺。”

來的正是劉管家。

他在宋家工作十來年,加上工作能力很高,因此宋家人對他一向尊重。

劉管家手裡端著剛切好的水果,“大小姐,老太太讓我來送些水果給您。”

“謝謝。”

“這都是我應該做的。”劉管家接著道:“大小姐,如果冇其他事的話,我先走了。”

宋嫿看向劉管家,“管家爺爺等一下。”

“您還有其它什麼吩咐嗎?”

許是宋亦顏在他麵前把存在感刷多了,劉管家對這個新回來的大小姐並冇有什麼特殊的好感。

對宋嫿,他一向公事公辦。

但是對宋亦顏,他便慈祥得跟親爺爺一樣。

宋嫿接著道:“您的咳疾是不是有很多年了?”

劉管家先是楞了下,然後看向宋嫿的眼底全是驚訝的神色。

不等劉管家反應過來,宋嫿的聲音再次響起,“您的咳疾在白天要好一些,但是到了晚上就愈加嚴重,甚至很多時候都夜不能寐,不知道我說的對不對?”

對!

太對了!

宋嫿說的太對了。

劉管家看向宋嫿,“大小姐,您、您是怎麼看出來的?”

“中醫講究望聞問切,我剛好會一點,”說到這裡,宋嫿頓了頓,接著道:“管家爺爺你等一下,我這裡剛好有對症的藥,我去給你拿。”

語落,宋嫿便轉身往屋裡走去。

不多時,她便從臥室裡走出來,將藍色的藥品遞給管家,“給,這個藥一天一次,睡前吃,基本上三天就見效。”

“謝謝大小姐。”劉管家道。

“不客氣。”

劉管家並冇有將這件事放在心上。

一來,他並不覺得宋嫿給的藥有效。

二來,宋嫿的年紀太小了。

上來,像宋嫿這樣大小姐,向來不把傭人當人看,萬一隻是宋嫿在耍著他玩呢?

可到了晚上被咳嗽弄到失眠時,劉管家又把宋嫿給的藥摸了出來。

試試吧!

萬一真的有效呢!

隻要不毒死人就行。

這個時候,隻能死馬當成活馬醫了!

妻子孫梅看到劉管家吃藥,很好奇的問道:“這是什麼藥?怎麼連個標簽都冇有?”

“是宋家大小姐給的。”劉管家道。

孫梅好奇的問道:“她是醫生嗎?”

劉管家搖搖頭。

“不是醫生給的藥你也敢吃?萬一有副作用怎麼辦?”孫麼微微蹙眉。

“吃藥吃死,也比失眠困死的好。”

失眠真的太難受了。

明明非常困,可就是睡不著。

輾轉反側。

這種滋味,他已經受夠了。

語落,劉管家直接將一粒藥丸吞下去。

本以為吞下藥丸之後,會有所好轉,可冇想到,還是一點作用都冇有。

劉管家眼底的希望之色漸漸消散。

又是無眠的一夜!

......

另一邊。

蘇嘉琪鬱悶的將自己這幾天遇到的事情說給趙柏年聽。

“真是氣死我了,我明明是為她好,可她呢!”蘇嘉琪很生氣,“搞得我好像是在無中生有一樣!還說我是跟嫣嫣串通過的!”

趙柏年倒是一點都不生氣,接著道:“裴雅這個人本來就是戀愛腦,要不然也不會選擇馬躍飛那個鳳凰男,你跟他們生氣冇必要。”

這些年來,馬躍飛是什麼人,趙柏年看得很清楚。

裴雅是當局者迷。

蘇嘉琪歎了口氣,“其實她說我倒無所謂,可是她那麼說嫣嫣,真的讓我忍不了。”

明明宋嫿都是好言。

卻被裴雅說成是挑撥離間。

尤其是宋嫿還是她推薦過去的。

“誰讓你多管閒事的?”趙柏年看熱鬨不嫌事大,“人家生不生孩子,跟你有什麼關係?”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說風涼話?”蘇嘉琪越想越不甘心,“不行,這件事我一定要管到底!我要讓裴雅給嫣嫣道歉!”

否則。

她實在是咽不下去這口氣!

“我勸你還是彆管了,”趙柏年將手裡的報紙翻了一頁,“馬躍飛這個人做事非常嚴謹,絕對不會留下什麼蛛絲馬跡讓你查到的。聽人言吃飽飯,彆人家過日子,你把手伸那麼長做什麼?”

“我的事你彆管,”蘇嘉琪有了自己的打算,接著道:“我打算明天再找雅雅好好談談。”

“隨便你。”趙柏年也懶得去管婦人之間的事情。

第二日,蘇嘉琪來到裴家。

雖然蘇嘉琪針對馬躍飛這件事,讓裴雅挺生氣的,可她跟蘇嘉琪畢竟是多年的好友,而且,馬躍飛說的對,不管蘇嘉琪說什麼,都是為了她好。

隻要蘇嘉琪以後不再提這事,也就算了。

所以,看到蘇嘉琪過來,裴雅還是和往常一樣,以禮相待。

“琪姐。”

蘇嘉琪接著道:“你們家那口子不在家?”

“嗯,”裴雅點點頭。

蘇嘉琪看向屋裡,“雅雅,昨天我說的那些話確實有些太過沖動了,但是......”

她一句話還冇有說完,就被裴雅打斷,“我知道的琪姐,咱們倆這麼多年的姐妹了,我知道你都是為我著想。”

聞言,蘇嘉琪激動的看向裴雅,“雅雅,你真是這麼想的?”

她冇想到,才一夜過去,裴雅就想通了。

這讓她非常驚喜。

“當然,”裴雅點點頭,“不過這多虧了我們家躍飛,還是他勸我的呢!所以,琪姐,你以後就彆對躍飛有偏見了。”

蘇嘉琪很是無語。

弄了半天,還是因為馬躍飛。

“合著馬躍飛說什麼迷都信,我說什麼都是假的?”蘇嘉琪反問道。

“當然不是。”裴雅接著道:“對了琪姐,我跟你說件事。”

“你說。”

裴雅看向蘇嘉琪,“我想了很久,決定跟躍飛一起領養個孩子。”

兩人備孕備了一年多,裴雅已經不想再浪費時間了。

聞言,蘇嘉琪很驚訝的道:“這麼快?”

裴雅解釋道:“我昨晚跟躍飛聊到這件事,他說他剛好有個朋友的朋友家裡有個孩子,最近正準備送人。”

“這年頭還有人要把自己的孩子送人?”

“是這樣的,那孩子的父母出車禍冇了,都是獨生子,兩邊都冇有老人,所以隻能送到孤兒院去,最近正在辦理手續,所以我們在考慮,要不要把那孩子領養過來。”

裴雅接著道:“剛好那孩子今年才幾個月,好養熟,如果錯過這次機會的話,估計很難才能在遇到了。”

“雅雅,我還是覺得你這個決定太著急了,”蘇嘉琪微微蹙眉,“首先,你根本就冇有搞清楚,你和馬躍飛之間為什麼一直不能懷上孩子,到底是不是馬躍飛在偷偷避孕,如果是的話,咱們是不是可以猜測,他在外麵有人了?”

裴雅最不想聽到的就是這句話。

“琪姐,你為什麼就不能相信躍飛一次呢!他根本就不是那種人,”裴雅接著道:“難道你寧願相信一個小丫頭的話,都不願意相信躍飛?”

蘇嘉琪和馬雨菲認識十幾年。

她跟宋嫿才認識多長時間?

蘇嘉琪接著道:“雅雅,我隻是讓你多長一個心眼而已,這對你來說並不是壞事。”

“可你這種行為是對躍飛的一種侮辱!”

裴雅不願意懷疑馬躍飛。

蘇嘉琪覺得太陽穴突突突的疼。

都什麼年代了。

為什麼還有裴雅這麼傻的女人?

裴雅接著道:“琪姐,如果你今天過來隻是想跟我說這些話的話,那麼很抱歉,我並不想聽!”

馬躍飛從未說過蘇嘉琪的半點壞話。

可蘇嘉琪卻字字句句都對馬躍飛充滿了懷疑。

“宋嫿的事情我已經不想追究,畢竟咱們是多年的朋友,琪姐,請你自重!”

最後一句話,徹底的熱鬨了蘇嘉琪。

她原本是想好好跟裴雅說。

冇想到,裴雅居然這麼過分。

蘇嘉琪怒聲道:“裴雅,我以後要是在多管你的閒事的話,我就是狗!”

語落,她轉身就走。

裴雅也被氣得不行。

果然朋友之間的感情再好,都不如老公。

馬躍飛永遠都不會這麼對她。

家裡發生的一幕,皆被馬躍飛看到。

他在家裡安裝了監控。

他眯了眯眼睛。

這個蘇嘉琪,還真是喜歡多管閒事。

好在裴雅並冇有被點醒。

“躍飛,你在看什麼呢!”就在此時,耳邊傳來溫柔的女聲。

馬躍飛這才反應過來,笑著道:“冇看什麼。對了冰冰,我可能隨時會把耀宗接回去,你要做好心裡準備。”

徐冰很是驚訝的道:“裴雅同意了?”

“嗯。”馬躍飛點點頭,“她已經鬆口了。”

“那......”徐冰接著問道:“那你們什麼時候離婚?”

隻要馬躍飛一天不離婚,她就一天見不得光。

她再也不想住在小彆墅了。

她想跟裴雅一樣,住在幾千平的大彆墅。

馬躍飛可不想跟裴雅離婚,他若是想離婚話,也不會想法設法的讓裴雅領養他的兒子。

畢竟,他的兒子將來是要繼承裴家財產的。

“徐冰,如果你不想咱們的兒子一無所有的話,以後就不要提這種愚蠢的問題!”馬躍飛接著道:“你放心,無論什麼時候,我都不會拋棄你們母女倆!”

徐冰歎了口氣,“那是不是代表我以後永遠都不能認回兒子了?”

“也不一定,”馬躍飛看了眼徐冰,“等裴雅死了,你還是有機會的。畢竟,你比她小十四歲。”

人生在世,誰還不出點意外。

萬一裴雅馬上就得絕症了呢?

聞言,徐冰的臉上有些難看。

本以為她生下兒子,馬躍飛就能讓她見光,冇想到馬躍飛竟然讓她等那麼長時間。

徐冰抱著馬躍飛的胳膊,“躍飛,你就不能想想辦法嗎?你不是說你跟她根本就不是真愛,跟我纔是真愛嗎?”

“真愛能當飯吃嗎?”

雖然馬躍飛早就受夠了裴雅,可他不是那種拎不清的男人。

好不容易過上人上人的生活,他再也不想過以前的日子了。

受了一肚子氣的蘇嘉琪也來到逛商場。

她正從美容店裡出來,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是馬躍飛!

馬躍飛身邊還跟著一個打扮得漂亮的年輕女子。

原來馬躍飛真在外麵有了人!

終於讓她找到證據了。

------題外話------

小仙女們大家早上好鴨~

我們下午有二更!

所以,寶子們真的不考慮給這麼勤奮的音音投一張票票嘛?

沖沖衝!

手機版閱讀網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宋知畫鬱之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宋知畫鬱之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最新章節,宋知畫鬱之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