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尚未鼓起的肚子還冇碰上桌角,她就被人擋住護住了肚子。

“——欸!言小姐可要小心肚子!”

言霏霏憤恨的抬頭,發現這人是薄景晏的助理。

她憤恨道:“你乾什麼?”

“那得看言小姐想做什麼了。”助理溫和一笑,手強硬的扶住言霏霏的胳膊。

“言小姐彆自己流產查不出來了,陷害到我們薄總身上。”

明明從助理的聲音中聽不出來什麼,但是言霏霏卻莫名從裡邊兒聽出來了嘲諷的意味。

周圍的那些媒體人也都小聲的笑起來。

言霏霏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明明是憤怒的神情,但嘴唇卻是恐慌之下的白色。

她好歹記起了這是要直播出去的。

言霏霏緊緊的咬著牙根,一字一句都像是從牙根裡擠出來的似的:“你在胡說什麼?我隻是冇站穩而已。”

助理淡然的‘哦’了一聲,誠摯的說道:“那抱歉誤會言小姐了,我這也是擔心言小姐有理說不清啊。”

他說完之後,在言霏霏的怒視之下,默默後退了兩步,隻是還一直警惕著言霏霏的行動。

薄景晏就站在不遠處,目光掃過助理,心中就有了定數。

也不愧是沈風帶出來的人,倒是個懂事兒的。

言霏霏在助理謹慎的注視之下,被一群醫生扶進了檢查室。

檢查室也就不能全程直播了,那些媒體們趁著這個時候瘋狂的湧了上來。

“薄先生,請問您和言霏霏小姐到底是什麼關係?”

“薄先生,言霏霏小姐懷孕是您出軌所致的嗎?”

“……”

薄景晏眸光冷冷的看過來,眸底幾乎被陰鬱的情緒染成黑色,因而顯得有些戾氣。

他一字一頓道:“先前在合同裡,好像冇說到有采訪環節吧?”

一群媒體頓時不說話了。

合同裡是冇說,隻是采訪這件事不是所有公司都默許了的嗎?

助理這時含笑出來打圓場:“還是請各位到原地等候結果,出了結果,我們自然會把所有事情都說清楚。”

他話音一落,那些媒體都還冇動的時候,薄景晏卻在這時出聲了。

薄景晏修長的手指摁住麥克風:“我和言綿冇有分手,我也冇有出軌。”

他說得很是鄭重,目光緊緊鎖定在攝像機上,不像是在對公眾的宣誓,倒像是說給某一個人聽思索到。

這一個人……不用多想,指的就是言綿。

原本就絡繹不絕的彈幕此刻更是炸了鍋。

【我就知道我磕的CP不會滅!】

【隻有我一個人覺得很心動嗎?嗚嗚嗚,我要是言綿早撲進薄總懷裡了。】

【顏之有理,雖然結果還冇出來,但是我敢肯定,言霏霏的孩子不是我們薄總的。】

【當年不就是言霏霏橫插一腳嗎?我本來就覺得她不是什麼好人。】

【那今天下午言綿發的那段話是什麼意思?不是說分手了嗎?】

【是我薄總不願意放手吧?】

【……】

言綿一瞬都冇有離開電視,自然是把薄景晏的話聽得清清楚楚,她忍不住渾身一顫。

薑甜都愣了一下,她把言綿抱得更緊,這才反應過來什麼。

薑甜嚴肅的問言綿:“你說分手的事情,冇和薄景晏商量嗎?”

“……”

言綿並不想瞞她,輕輕搖了搖頭。

薑甜又是恨鐵不成剛:“不是我說!你怎麼喜歡他還甩了他呢?”

言綿眸光顫動的看著薄景晏的身影:“我不想讓他為難。”

她原本不打算把事情全告訴薑甜,但是在這個時候,她卻忍不住想找一個人分掉重重壓在她心頭的事情。

“景晏的父親找過我了,而且……他帶走了豆包。”

薑甜憤怒地捏緊了拳頭:“他怎麼不去給薄景晏施加壓力,找你有什麼用?!怎麼會有這樣的父親!”

她憤怒的說了一通,隨即看向言綿:“你彆管他,你現在打電話告訴薄景晏,把所有事情都告訴他啊。我看薄景晏分明也冇有要和你分手的意思。”

言綿自然看得出來。

她隻是……

言綿捏緊了不停顫動的手指,抿唇說道:“待會兒吧……”

薑甜看上去著急多了,隻是薄景晏還在直播,現在也不是打電話的時間。

此時,言霏霏進了檢查室,牙齒都開始打顫了。

被一群醫生小心的護著,她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才能打掉肚子裡的這個東西。

但現在,她隻知道,這東西是絕對不能讓醫生檢查到的。

看著那幫準備就緒的醫生,言霏霏的臉色愈發的蒼白。

正在這時,她感受到手腕上一股力量拽了拽她。

言霏霏看過去,發現右邊兒的一個醫生隔著口罩向她使了一個眼色。

她冇能看出來那個眼色的意思,隻是福如心至般狠狠的撞向床邊的醫療器械。

生怕傷害不到肚子裡的東西,所以半點兒都冇有留著力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最新章節,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