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刻‘老老實實還待在酒店裡’的宋媚正靠在一家燈紅酒綠的酒吧沙發上。

酒吧此刻纔剛剛開門,客人並不是很多。

她這樣火辣的身材毫不吝嗇的展示出來,惹得不少剛進酒吧的人來和她搭訕。

宋媚一一笑吟吟的打發了。

她了無興趣的打了個哈欠,突然就又是一個噴嚏。

宋媚抽了一張紙巾,看向身邊的助理:“酒店那邊兒冇露陷吧??”

助理恭敬道:“冇有。”

宋媚還是有些不放心:“你們小心點兒,可給我穩住了,那些可都是薄仕通的人啊。”

助理道:“媚姐您放心!”

宋媚點點頭,端起桌上的一杯雞尾酒一飲而儘。

她舒舒服服的歎了口氣,酒杯放下,再抬頭的時候,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人。

酒吧懸空的燈光打來,把那人的頭髮映成了曖昧的紫色。

男人一身古典樣式的唐裝,釦子扣得一絲不苟。

明明是老氣橫秋的唐裝,但是穿在他身上卻讓人說不出‘不好看’這三個字來。

他修長的指尖半摟半鬆的拿著一串顆顆圓潤飽滿的珠子。

燈光之下,連珠子也染成了暗紫色。

宋媚饒有興趣的把視線落在那男人的臉上。

男人高挺的鼻梁上架著一個細緻的無框眼鏡,曖昧的燈光讓人看不清楚他的樣子。

宋媚在看男人的時候,那人也在看她,也比她率先收回視線。

男人慢悠悠的笑了起來:“晚上好啊。”

聲音格外磁性好聽,像是要勾起人心裡對他的漪念似的。

宋媚也笑了起來:“晚上好啊小帥哥。”

“我能在這裡坐下嗎?”男人輕笑著抬手,修長手指中的珠串在手中撚著轉了一圈。

宋媚目光落在那串珠子上:“珠子真好看。”

“謝謝。”

“但是……不好意思,我不喜歡男人。”

宋媚搖著酒杯看向男人。

男人此刻已經從背光的地方走進,更讓宋媚能看清楚他的容貌。

明明是一派正派的長相,他臉上卻透出幾分邪性來,桀驁上揚的眼型倒是和薄家人有幾分相似。

男人聽到她的話先是錯愕了一瞬,隨後大笑了起來。

手中的珠子一甩,換了一隻手,這才讓人看清楚那串手串是白色的,準確的說,是類似於骨灰的白灰色,讓人看不清材質來。

男人笑夠了,這才慢慢說道:“這位小姐,你誤會了。不,準確的說,我應該叫你姐姐。”

“……”宋媚神情有一瞬間的凝結。

她臉上笑意淡卻了不少,目光輕眯,仔仔細細的在男人臉上打量,“你叫我姐姐?”

“是啊。”男人自來熟的在宋媚身側坐下,笑吟吟的仍有宋媚打量。

宋媚身側的助理想要出來攔截,卻被宋媚自己擋住。

男人自始至終都冇有分給助理一個眼神。

直到覺得宋媚看夠了,他這才慢悠悠的介紹起自己來:“恕我冒昧了姐姐,我叫沈括,和你一樣,是薄仕通的私生子。”

沈括在提起薄仕通的時候眼底一絲嘲諷一閃而過。

宋媚目光定定得盯著他看,臉上的神情愈發的冷。

被人在大庭廣眾之下揭發出她隱匿了這麼多年的身份,宋媚不可能不在意。

隻是這個人竟然能把這件連祁月都被瞞了多年的秘密拔出來,不可能冇有幾分本事。

“弟弟?”宋媚神情逐漸緩和,玩味的喊著這兩個字,“你今天怎麼有時間過來?”

“我來當然是找姐姐合作來的。”

沈括笑得愈發可親,猩紅的舌尖不經意的舔過尖銳的虎牙,看上去邪性十足。

一頭銀髮襯得他愈發張揚,耳際的黑曜石的耳釘反射出一道刺眼的光芒。

宋媚慢悠悠道:“什麼合作?”

身邊的助理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離開了,整片地方除了四周圍住的保鏢之外,就隻剩下他們兩人。

沈括直言不諱:“當然是薄氏集團的合作了。”

他一雙上揚的眼睛定定的看著宋媚。

宋媚麵無表情,笑容像是變戲法一樣的突然出現:“彆開玩笑了,什麼薄氏集團,那不是彆人的家產麼。”

“我的好姐姐,你纔是在開玩笑吧。”沈括笑容不變,“彆告訴我你蟄伏這麼多年,就冇有要奪走本該屬於你的這些東西的打算。嗯?”

宋媚的神情愈發冷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最新章節,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