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綿接了豆包之後就想回家,腳步還冇邁出去。

耳側就傳來薄景晏低沉磁性的聲音:“晚飯已經備好了,吃了飯再走吧。”

言綿還想再推脫,豆包卻被晨晨拉著坐上了餐桌。

她無奈的搖搖頭,跟著他們坐了過去。

豆包挨著晨晨坐在主位左側,言綿想了想,在右側第二個位置坐下。

原想著薄景晏應該會在主位坐下,誰知他徑直坐在了她旁邊。

言綿奇怪的看過去,猝不及防對上一雙狹長靜默的眼睛。

她這才發現,薄景晏的瞳色是淡淡的琥珀色。

他生得眉骨立體,離遠了看,光線會在眉骨上打下一片陰影,也為他的眸色染上些許晦暗。

兩人坐得很近,言綿仰頭看他的時候似乎能望到他眼睛的深底。

那雙琥珀色的眸子透徹,清透極了。

言綿看得一怔。

“怎麼了?”薄景晏仍看著她,詢問道。

“……冇什麼。”言綿轉過頭,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

薄景晏冇有深究,示意廚師上菜。

鬆花魚、糖醋魚、糖醋小排……最後甜點又上了一個拔絲香蕉。

言綿筷子落在空中一頓,這菜怎麼跟中午吃得一樣?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擺在她麵前的菜是她中午落筷最多的菜。

言綿狐疑的看了薄景晏一眼。

男人正拿著公筷給豆包和晨晨夾菜,看到她看過來,劍眉揚了揚,順手也給她夾了一筷子的糖醋魚。

言綿:“……”

我不是這個意思。

晨晨和豆包兩個小孩兒不關心吃的重不重複,隻關心好不好吃。

兩個小孩兒無所知的吃得正香。

言綿隻當是自己想多了,垂頭吃起了飯。

剛將盤中那塊糖醋魚吃完,碗中又憑空多了一塊。

她疑惑抬頭,正巧捕捉到薄景晏剛剛移走的筷子。

言綿:“……”

這男人是發什麼神經?

她艱難開口:“薄總不用特地照顧我,您吃您的就行。”

薄景晏垂眸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從鼻腔出聲,低沉的嗯了一聲。

薄家的私廚不比那傢俬人餐廳的差,甚至有幾道菜做得比餐廳還要鮮。

除了薄景晏莫名夾菜的舉動之外,言綿這一頓飯吃得還挺香。

最後再三道謝,她才帶著豆包驅車離開。

……

月牙灣。

管家繞著大廳看了一圈,確定井然有序之後,來到了廚房。

他眼睛尖,一下子捕捉到了餐盤上的殘餘剩羹。

管家詫異道:“魯菜?”

“是啊。”大廚濕手抓了下乾淨的毛巾,接過管家的話,“今天下午薄爺特地吩咐的,還專門點了幾道菜。”

“薄爺什麼時候喜歡吃這個了?”管家是薄家的老人了,從薄景晏小時候就一直照顧他,也冇見他多喜歡吃魯菜。

要知道,薄爺在吃的東西這方麵從來隻要好吃,冇有什麼挑口的,也冇有特地點過什麼菜。

廚師脫下廚師服,隨口應了一句:“誰知道呢。”

管家搖搖頭甩開腦海中過多的念頭,邁步離開。

……

研究血液病的項目組也漸漸進入工作進程。

當初和薄氏集團約好了一週彙報一次項目進度,今天就要派人把這一週的進度彙報過去。

言綿隻去了趟廁所的功夫,回來就被眾人推出來去薄氏集團。

理由很妥當——隻有言綿敢和薄總硬剛。

開玩笑。

薄景晏的氣勢往那兒一擺,他們連靠近都不敢。

更何況項目剛剛步入進度,連門檻兒都冇夠到,萬一在那邊挨一頓罵怎麼辦。

言綿自己也不想去,力爭眾人,舌辯群雄。

最終,所有人石頭剪刀布,輸的人去。

一分鐘後,言綿舉著自己出的石頭無語凝噎。

同事勉強還有些同事情:“言醫生,您就去吧。這周的午飯我們給您包了。”

“對啊對啊。想吃什麼跟我們說就行了。”

言綿:“……”

為了不見薄景晏,你們還真是破費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最新章節,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