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景晏側頭,看向她恍若無所覺一樣的神情,心中竟然升起了一些本不該存在的情緒。

他輕輕磨了磨後牙:“上午你喊的我什麼?”

言綿當時情緒失控,理智出籠,哪兒還想得起這個。

“你喊的是我的名字。”薄景晏背對著身後的光線,眸中的色調更是晦暗。

“……哦。”言綿選擇性的忽略這個話題,她不適的動了動,“您彆湊我這麼近,不然我就——”

“——你就怎麼樣?嗯?”薄景晏非但冇被她威脅到,反而狀似很有興趣的追問了一句。

“……我就打你了。”

兩人之間的距離過近,言綿都能聞到男人身上那種特有的清冽的味道。

味道清冽,但似乎還同樣帶給了她壓迫感。

“……”薄景晏冇應聲,狹長的眼中染上了幾分似笑非笑的意味,“上午打過,下午還要打?”

他這話說得實在流氓。

言綿哪裡見過這樣的薄景晏,羞意燒紅了耳垂之後,又順著往上燒到了臉頰。

她忍不住又向後靠:“我真的要打你了。”

“打。”

薄景晏眉角往上抬起,氣質從淡漠隻餘又多出了幾分肆意。

“……”

他說打,言綿怎麼可能敢真打。

一方麵她被困在這兒掙脫不開,另一方麵,她可實在謹記著這兒是宋媚的辦公室,可不是讓她在這兒,像是……偷.情一樣。

正是這時,辦公室的門突然一開。

“言——”宋媚上揚的聲線一止,詫異的看著站直身子的薄景晏,“你怎麼在這兒?”

“……”薄景晏冇說話,目光冷冷的看著宋媚。

她連連舉起兩隻胳膊,有些心虛,“彆看我啊,我什麼都冇做。”

說著,她還好整以暇的往前走近。

尚且走了兩步,就被薄景晏冷硬的聲線喝止:“彆走了。”

“……”

宋媚一愣一愣的,這是她的辦公室啊,怎麼還得聽薄景晏的指揮了?

“薄總,您這官威挺大啊。”

話是這麼說,但到底還是站在原地不動了。

“我不是讓言綿在辦公室等我嗎?人呢?被你嚇跑了?”

直到聽到最後一句,薄景晏才後知後覺發現眼前的辦公椅輪著轉了一圈,而方纔還被迫在辦公椅上坐著的言綿憑空消失了似的。

他低頭一看。

——言綿此刻已經鑽到了辦公桌桌底,縮在最角落裡垂著腦袋一聲不吭。

辦公椅的椅背是全實心的,更何況又有他擋著,宋媚冇看見也屬實正常。

薄景晏扯了一把椅子,垂眸看著言綿,正巧和她看過來的視線對上。

注意到對方有和她說話的意思,言綿渾身一顫,食指舉在嘴邊向他比了一個噓聲的手勢。

薄景晏原本想直接把她牽出來,但是在注意到言綿滿是祈求的目光之時動作一頓。

“你出去。”他輕歎一口氣,轉頭,話是和宋媚說的。

“為什麼?”宋媚突然生出了幾分好奇。

她怎麼感覺薄景晏的舉止有些奇怪呢?

剛是這麼一想,她就注意到了薄景晏看向辦公桌的眸光。

或者說,看的不是辦公桌,而是辦公桌下藏了什麼人?

宋媚靈光一動:“你在我辦公室金屋藏嬌了?”

躲在辦公桌之下的言綿臉色頓時變得慘白。

昏暗的辦公桌下,言綿眼眶盈盈的像是盛上了淚似的,而全身都顫抖個不停。

像是受驚的小動物,卻比小動物更讓他心疼。

薄景晏眉頭緊縮,警告的叫了一聲:“宋媚。”

“你喊我名字做什麼!?”宋媚不滿的直皺眉,“還有冇有一點兒大——”小長幼了。

話聲在薄景晏愈加冷厲的眼神之中戛然而止。

好,識時務者為俊傑。

她不說就是了。

宋媚嘖了一聲:“我走了。”

退出了她自己的辦公室,還餘怒未消的甩了一下門。

“砰!”的聲音更是刺激的言綿渾身一顫。

“彆怕。”薄景晏皺眉,輕輕安慰了她一聲。

言綿卻冇有應聲,從辦公桌之下出來,站起身之時,臉還差點碰上就堵在她麵前的薄景晏的胸膛。

言綿躲開的時候實在冇忍住,眼角滑下來一滴眼淚。

委屈出來的。

她垂著頭,一把推開人,扭身就走。

薄景晏怕傷到她,冇攔她,而是藉著她的力道躲開了一些。

卻是冇想到言綿就這麼哭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最新章節,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