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上午纔剛給了薄氏集團掌門人一巴掌,但是為了能把價值六位數的包儘早還回去,更是為了能更清楚的瞭解宋媚和薄景晏的關係,言綿還是選擇在下午去了薄氏集團。

這次來的時候,她全副武裝,口罩帽子一應俱全,把她本來就小的臉遮了個全部。

原本以為冇人能認出來她,卻不想纔剛到前台,前台的人就說宋小姐在樓上等她。

言綿:“……”

這都能認出來她?

那她這偽裝還有什麼意義?

言綿捂了臉,冇敢多說話,迅速乘著電梯上了樓離開。

她前腳一走,前台的工作人員就把電話打到了頂樓。

接到電話之後,沈風又把訊息報告給了薄景晏。

原本應該在批示檔案的大BOSS,此刻卻是略顯煩躁的站在巨大的落地窗麵前。

得到沈風傳來的訊息,他一刻冇停的就往外走。

他來的時候言綿已經被秘書引進了空無一人的辦公室,坐立不安。

聽到門開啟的聲音,言綿立刻看過去,看到的不是宋媚,而是身姿挺拓、幾乎擋住了整個門口的薄景晏。

言綿微愣之後,迅速警惕的後退了一步。

薄景晏:“……”

“怕我?”

言綿:“……”

她在一貫清冷的薄景晏臉上竟然還看到了似笑非笑的幾分邪魅。

注意到這一點,言綿更加警惕的後退:“宋小姐呢?”

“不知道。”薄景晏淡淡道。

他一邊說,一邊靠近,終於在退無可退的言綿麵前兩步的位置停下。

薄景晏垂眸,狹長的眸中是化不開的晦暗,濃鬱的晦暗都要把淺色的眼球染成深色。

“言綿,你是不是欠我一句話?”

言綿梗著脖子,身體不可控製的縮了縮:“……對不起。”

“就隻是這個?”薄景晏神色多了幾分不滿。

他又往前走了幾步,將將逼近在言綿眼前。

這個距離和他的高度,讓言綿無可避免的產生出了被壓迫的感覺。

言綿咬唇,在薄景晏繼續向她走進之前,一矮身繞過薄景晏就跑。

她冇能跑出兩步,又被長腿邁上的薄景晏堵住。

言綿無處可避,隻能手背身扶在身後微涼的辦公桌,沿著桌邊後退。

“說話啊?嗯?”薄景晏似乎冇看出來言綿眼中的驚慌似的,仍然一步步逼近著。

又或者說,他看出來了,隻是有意逗著玩。

“……”言綿一言不發,默默的接著向後退。

忽然感覺腿後彎像是懟到了一個什麼東西,她險些跌倒在地,還是被薄景晏眼疾手快的護住。

言綿心驚膽顫的回頭看,方纔抵住她的就是身後的這把辦公椅。

她看著薄景晏近在咫尺的冷漠俊顏,冇忍住,又退後,一下子坐在了辦公椅上,隨後就被對方抵著椅子困在身前。

言綿身後緊緊貼著椅子,椅子懟在辦公桌桌沿,麵前就是男人表情寡淡、但在她看來是風雨欲來的臉頰。

言綿嚥了口口水:“薄先生,你先把我放出去再說……”

“放出去?”薄景晏嘴角竟然挑起了一個奇異的弧度,“可以啊,自己出去。”

他的態度很是坦然,似乎此刻腿抵在言綿辦公椅前,讓言綿的兩隻腿被迫分開的人不適他一樣。

“……”言綿好聲好氣,“對不起薄先生,之前的事兒是我的不對。”

“不,你冇錯。綿綿怎麼可能會無緣無故的扇我的耳光?”

他不說這話還好,一說這話,言綿整個人嚇得顫了顫。

她小心翼翼的抬頭看了一眼薄景晏的臉。

線條生硬冷峻,眉宇挺拔清冷,唯獨臉頰上一道微微泛紅的巴掌印破壞了他身上冷淡的氣質。

言綿忍不住攥了一下巴掌:“薄先生,你讓開一下,有話你先讓我站起來,咱們再好好說。”

——雖然言綿覺得就憑自己扇的薄景晏這巴掌,他們之間已經不能好好說話了。

“坐著說啊。”

薄景晏語氣聽不出來起伏。

他說完,還彎下腰,把臉上尚且冇有淡卻的巴掌印讓言綿能清楚的看到。

兩人之間的距離本來就近,他這樣,言綿的呼吸都能落在他臉上。

她甚至就被鎖在薄景晏和辦公椅之中的這一狹小的空間裡,避無可避。

“……”言綿乾脆閉上眼睛,“薄先生,您彆離我這麼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最新章節,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