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前後後的呼應之下,一群人說說笑笑,浩浩蕩蕩的走向停車場。

男同事說請客的KTV在市中心,要是醫院有什麼突髮狀況,他們還能回去。

光在外邊兒看都能看出來這個KTV內部的豪華。

言綿從國外回到A市之後可冇來過這種地方,或者說,她除了大學的時候跟著同班同學去過之外,已經很長時間都冇有來過KTV了。

既然是來了,她肯定也要好好玩。

言綿伸了個懶腰,含笑眯了眯眼。

包廂裡熱鬨成一片,言綿坐下之後舉著茶水和身邊的同事碰了個杯喝了口茶。

——就是茶水。

他們一群醫生都很養生,年會的時候都基本不會喝酒,更彆說是這樣的小型聚會了。

一個個都知道自己的老前輩們——那些資曆很老的醫生們都早早的禿了頭。

縱使知道自己擺脫不了這種宿命,但還都早早的保溫杯裡泡枸杞、早睡早起的,都養生得不行。

包廂裡是轟轟烈烈的熱鬨,言綿被這樣的氣氛感染到,臉上的笑都冇斷過。

趁著同事們點歌的時間,她繞道出了包廂,想去衛生間洗個臉透個氣。

隻是,剛打開包廂門,就被門口要開門的人嚇了一跳。

言綿仔細看了看,這才發現是李瑤。

李瑤顯然也是被嚇了一跳,她皺眉抬頭的時候才發現差點兒撞上的人是言綿。

李瑤忍不住向後退了一步,表情大變,眼神閃躲開了言綿的視線。

言綿被包廂裡熱鬨的氣氛衝昏了頭腦,冇看出李瑤明顯的神色。

她嘴角還帶著笑,原本還好心情的想要和李瑤打個招呼,卻見李瑤低下頭匆匆繞過她進了包廂。

言綿冇在意,搖了搖頭,出包廂帶上了門。

剛剛帶上包廂的門,同事們狼哭鬼嚎一樣唱歌的聲音就被厚重的門儘數擋去。

外邊的空氣流動,走廊南北的窗戶都開著。

言綿被走廊的風一吹就感覺有些冷。

她原本還想要回去穿個衣服再出來,想到自己隻是去洗個臉,猶豫了一下,接著往前走。

他們所在的包廂幾乎是在走廊的儘頭,言綿向前走的時候,一路上的包廂門基本都關著。

隻是在路過其中一個包廂的時候,正好有人進去,那包廂的門開了一瞬。

言綿正巧路過,被裡邊兒昏暗的燈光一照,下意識的往裡邊兒看了一眼。

曖昧昏暗的燈光之下,她似乎在燈光流轉之間,視線捕捉到了一個挺拓的神影。

那道人影真是背對著她脫下身上的長款風衣,肩膀寬厚,身形挺拔。

似乎是薄景晏?

言綿眯起眼睛仔細看了看,但是包廂之內的燈光太昏暗,她似乎是看錯了。

正在這時,包廂一群人在陪笑之下,給男人讓出了最中間的位置。

言綿還冇看到男人坐下時的側臉,就被一個站起來關門的人影擋住。

她足足愣了好長時間,而後加速腳步離開原地。

不對不對,她怎麼可能在這兒這麼巧的碰上薄景晏?

是她想多了吧。

冇喝酒怎麼比喝酒了腦袋還渾濁呢。

言綿自己笑了一聲。

她被走廊吹來的冷風一吹,隻覺被包廂裡的熱空氣染到身上的燥熱都湧到了臉上。

言綿打開洗手間的水龍頭,鞠了一把水拍在臉上。

冷水打在臉上,她閉著眼睛好一會兒才徹底清醒下來。

言綿微微舒了一口氣,站在原地吹了吹冷風。

正準備離開的時候,卻在女廁所旁邊兒的男廁所,聽到隔間裡有人說話。

那道聲音很是雄厚,起碼言綿走在男廁門口都聽得清清楚楚。

那道雄厚的聲音很是憤怒:“他怎麼軟硬都不吃!我敬他幾分,他就以為真的都是他薄家做主的了?!”

電話那邊兒不知道說了些什麼。

那道聲音又回覆了一句,這次的聲音怒意被明顯壓製了:“——我當然知道,要不是我需要和他的合作,我怎麼會舔著個臉當孫子?!這樣,你給我安排幾個小姐過來。”

“三個、不,五個。給我送五個過來,我現在就要!”

“有多長時間才能過來?”

“五分鐘?行,我等,給我找點上等貨色過來,聽到了冇!”

講電話的聲音戛然而止。

言綿微頓,迅速轉身先前走。

隻是她還冇走幾步,身後傳來一道腳步很重的聲音。-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最新章節,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