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因為生氣而鮮活起來的言綿,薄景晏還是第一次見。

他眉毛微挑,看到言綿眼中洶湧的怒意之時,嘴角竟然還詭異的挑了一下。

言綿臉上蒙上了一層清淺的紅暈,也不知道是被薄景晏氣出來的,還是待在杯子裡被悶出來的,或者也可能是……

此刻,男人揹著天花板上打下來的光,光芒在他周身勾勒出一層虛淺的輪廓,更加襯托出他挺拓的輪廓。

他天生眉宇高挺,眼眸狹長,瞳色淺淡,唇瓣形狀姣好但卻矜薄的抿成一條直線。

本來就是很清薄冷情的五官,卻硬生生因為他嘴角扯起的那抹淺笑變得異樣的邪魅起來。

光影流轉之間,薄景晏的眸中似乎渲染出魅氣流轉的光芒。

言綿不知道為什麼,看著看著,她的怒氣消下去一些。

一旁的晨晨看得目瞪口呆,一張小臉的冷酷幾乎不複存在。

晨晨一直覺得他爹地是挺正經的。

但是眼前這樣一個老流氓一樣的形象調戲言綿的人,確定是他那個老是板著一張死人臉的爹地?!

晨晨揉了揉眼睛,不可思議的輕輕‘嘖’了一聲。

這聲‘嘖’聲音很輕,但是在寂靜的幾乎呼吸可聞的病房中就多了幾分突兀。

言綿像是觸電似的,猛地撇開頭,轉移開視線說道:“你、你起開。”

——薄景晏到現在還虛虛的隔著一段距離壓在她身上。

不知道是不是言綿的錯覺,她竟然聽到了薄景晏的一聲輕笑。

他的嗓音很沉又帶著很好聽的磁性,笑起來的時候像是悶悶的從鼻腔裡發出來的一樣。

言綿聽在耳中,像是被什麼輕柔的羽毛撓了撓耳朵似的,她更加不自在的撇開頭。

晨晨此刻已經看出來的。

他爹地這麼做就是故意的!

在兵書裡,這應該是叫——美男計的吧!

晨晨小手捂住了眼睛,不忍直視的撇撇嘴。

是他之前錯估他爹地了。

他爹地就是一個老流氓!

一直等到護士敲門進來給言綿換下那瓶已經輸完的藥水,又帶上門出去之後。

言綿這才憋不住了,又語氣不是很好的問薄景晏:“你剛剛憑什麼拿走我的電話。”

若說剛剛是質問的話,現在她的語氣就軟了很多。

薄景晏坐在私人病房的沙發上,脊背挺直的像是被什麼東西在他背後撐著一樣。

隻是,他一雙長腿囂張的翹在一起,姿態不同以往的端莊正經,反而多了幾分肆意和隨意。

不得不說這樣的薄景晏比起先前那樣冷清禁慾的薄景晏更是多了很多魅力。

對上薄景晏看過來的視線,言綿不禁閃躲了一下眼神。

她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強迫自己又轉回了頭,目光直視著薄景晏。

——她躲什麼!剛剛做錯事的人又不是她!

薄景晏冇錯過言綿眼中閃過的那一絲懊悔。

他眉梢微挑了一下,放下翹起來的腿,坐直了身子。

“那你認為我應該怎麼做?”

這種理所當然的態度讓言綿被噎了一下。

她甚至都有些疑心剛剛做錯事兒的人是她而不是薄景晏了。

言綿端正了心態,又擰眉問道:“這是我的私人電話,薄先生似乎是冇有資格擅自接聽的吧?”

言綿的話絲毫不客氣,像是一把被破了刃的刀一樣。

然而薄景晏的神色淡定,似乎絲毫冇有被冒犯到一樣。

他悠然的點點頭,似乎很是認同,他頓了頓:“抱歉。”

此話一出,言綿都愣了一下。

她雖然是看不慣薄景晏剛剛的做法,但是這種抱歉示弱的話從他嘴裡說出來,總是多了幾分詭異似的。

畢竟,他從來都是那麼驕傲的一個人,什麼時候說過示弱認錯的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最新章節,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