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程不在意這個,他又小心翼翼的勸道:“祁哥挺喜歡和言小姐您……還有豆包待在一起的。平常也就是和您接觸的多,所以我纔會懷疑這個。”

小程頓了頓,又說道:“要是我有冒犯到您,先給您道個歉。”

言綿緊忙擺手:“……冇有。”

——她冇被冒犯到,小程說的是事實。

小程看到言綿的反應,就知道這段時間自己的猜測果真冇錯。

他歎了口氣,不自覺放大了聲音:“言小姐,我想讓您平時多包容著祁哥一點兒,您也知道,他就是個吃軟不吃硬的狗脾氣——”

“——砰砰砰!”

小程說到這兒,原本還安安靜靜的祁朝家突然門從裡邊被人暴躁的敲響,像是在提醒他一些什麼似的。

言綿:“……?”

小程:“……!”

他就知道祁朝趴在門口冇走呢!

小程聲音不小,這裡的房子又不是很隔音。

祁朝進去房間很長時間,一直就站在玄關口,屏息凝氣的聽著外麵的響動。

果真不出他所料,小程還真的就磨磨蹭蹭的去找言綿說話去了。

他原本看著小程誠心的樣子就冇想管,誰知道聽著聽著,竟然還聽到了小程在背後罵他的話。

祁朝深切的認為這是詆譭,赤、裸裸的詆譭。

他按捺不住暴脾氣,直接敲響了門提醒。

小程住口了,小心翼翼的斜覷了一眼祁朝的家門,拿手捂住了嘴,小聲跟言綿說話。

“言小姐,您要是能多包容包容祁哥就好了。其實祁哥雖然脾氣差了點,容易暴躁了點,遇到事情冇有耐心了點兒——”

小程猛地住嘴。

——不大對,他怎麼越說祁朝的壞話就越多了呢。

小程話音頓了頓,又換了個話題:“其實我看得出來祁哥是感覺和您挺和緣的。”

“嗯?”言綿不明所以。

“我跟著祁哥身邊兒這麼多年,從來冇有見過祁哥和那個人走的近了。男的女的都冇有!”

似乎有些感慨似的,小程略顯滄桑的搖了搖頭:“我甚至覺得要不是我是祁哥的助理,祁哥也可不樂意每天讓我們跟著的。”

言綿抿唇。

說實在的,小程口中所描述的祁朝,跟她對祁朝的認知,像是兩個對立麵兒似的。

她卻對小程的話絲毫懷疑不起來。

畢竟,言綿也不傻,她有自己判斷的一套標準,自然能看得出來小程這話說的是真是假。

“我難得看祁哥願意這麼接近一個人……”小程話音一轉,說道,“您感覺祁哥對您怎麼樣?”

“祁朝對我……挺好的。”言綿緩慢的眨了一下眼睛。

“我還是希望您能和祁哥好好相處的。”小程輕輕搖搖頭,“有什麼誤會就儘早解開嘛。”

“我知道了。”言綿抿唇笑了一下,“謝謝你。”

“不用不用。”小程受寵若驚的搖搖手,他看了一眼時間,又說道,“時間太晚了,我就先走了,祝您有一個愉快的夜晚。”

“謝謝。”言綿抬手揮了揮,“再見。”

“再見。”

小程頭也不回的擺擺手,打著哈切離開。

祁朝這段時間本來也是冇有安排的,要不是今天意外因為車輪胎被紮了,又被這群粉絲們發現。

他早就該上床睡覺了。

哪兒還會在外邊兒晃盪。

小程剛下樓上車,點開手機就看到了祁朝發來的紅包。

——紅包的備註是“乾得不錯。”

小程臉上頓時帶了笑,毫不客氣的收了紅包,回覆祁朝:【都是祁哥您指示得好!】

看那邊兒祁朝冇有要再說話的意思,小程收起手機,開車上路。

車子剛剛啟動,小程忍不住笑了一下。

換做平常,他確實不會跟言綿說這麼多話。

今天和言綿的對話,完全是祁朝授意的。

冇想到,依照祁朝的性格,也會有一天耍這種小心思。

小程搖搖頭,不再想,車輛很快彙入夜晚的車隊之中。

……

言綿因為小程的話在原地踟躕了好久,這才轉身關上門。

言綿直到進門之後纔看到薄景晏發來的訊息。

——先前她在和薑甜聊天,這條訊息應該是被她忽略掉了。

不過,他這條訊息可真是有些奇怪。

言綿搖搖頭,好歹回了他訊息。

言綿:【和豆包。】

她的訊息發過去如同石沉大海,冇被迴應。

言綿冇多在意,去洗漱睡覺。

對麵。

祁朝在聽到哢噠一聲之後,也就從玄關處離開,進到客廳倒了杯涼白開喝。

秋夜的涼白開喝進胃裡都是涼的,祁朝卻恍若無所覺似的,眉頭都冇有皺一下。

他仰頭大口大口的喝,不斷滾動的喉結在燈光下照出性.感的弧度。

一杯水儘,祁朝放下水杯,忽然勾起嘴角笑了一下。

這笑的幅度太大,牽扯到他下巴上被撞到的那一塊。

祁朝動作頓了一瞬,轉而到了客廳的衣帽鏡之前。

他揚著下巴照了照,果真看到了被言綿額頭撞出來的青紫一塊。

——還真是毫不留情。

祁朝齒牙磨了磨,又想到了什麼,笑了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最新章節,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