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包在半路就醒了,一醒來就看到了秦路的身影,頓時又精神了不少。

他很激動,恨不得從車後座爬到秦路腿上。

“秦叔叔!哇!我一睜開眼就看到你了!”

“豆包,坐好哦,不可以亂動。”言綿眼疾口快,緊忙阻止他。

豆包這才安生的坐在後座的兒童座椅上。

坐好了也不安生,一張小嘴開開合合,一直說話都不停,恨不得把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都講給秦路聽似的。

秦路都一一含笑應了。

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他突然開口問道:“豆包,我不在的這段時間有人欺負媽咪嗎?”

豆包被問住了,想了想,搖搖頭:“冇有。”

言綿被網爆的那段時間,豆包被瞞得好好的,況且其他時候他們都過得順水順心,所以,在他看來,言綿確實冇有受到欺負。

秦路滿意的點點頭,讚賞到:“豆包真是個男子漢,把媽咪保護得好好的。”

豆包聞言有些不好意思,拍了拍胸口說道:“那是當然!豆包答應了叔叔要保護好媽咪的!豆包說話算話。”

言綿眼中笑意愈發明顯,嘴角的笑意也愈發深刻:“好~你是媽咪的男子漢。”

一車氣氛歡樂。

機場到天江小區的距離有些遠。

中途秦路在前排保溫杯裡倒了杯溫水遞給豆包,讓他喝水。

豆包乖巧的捧著杯子喝完了。

秦路偏頭問他:“這段時間,有冇有什麼叔叔一直在媽咪周圍的?”

言綿聞言微怔,側頭看向秦路,有些懵。

秦路不理她,指了指前路,讓她注意車流。

言綿也就隻能看向前邊兒,笑著說了一句:“哪兒有什麼叔叔?”

秦路笑著不接她的話,認真的看著豆包,說道:“我要聽豆包說。”

他在逗小孩兒這方麵有一套。

豆包覺得自己被重用,忍不住坐直了身子。

“……”他一張小臉皺巴在一起,扣著手指頭仔細的想了想:“有……李叔叔。”

秦路眼睛警惕的微微眯起,問道:“誰是李叔叔?”

言綿無奈搖搖頭接過話:“小區樓下一家早餐店老闆,他兒子經常來送外賣。”

“是呀是呀!包子很好吃!”豆包笑彎了眼睛。

秦路默默記下這個‘李叔叔’,又問道:“還有誰?”

“有……”豆包‘嗯’了半天也冇想起來。

秦路卻冇有放鬆警惕,接著逼問了一句:“嗯?有誰?”

“哥哥算嗎?”豆包掰著手指頭,困擾的抬頭問道。

“……算。”秦路嘴角的笑意有些下壓,放足了耐心,“哪個哥哥?”

“祁朝哥哥!”豆包一聽臉上樂開了花。

“祁朝哥哥人可好了,一直帶我玩~”

“祁朝哥哥還是一個明星!電視上經常能看到祁朝哥哥呢。”

說起祁朝來,豆包的話就更是多了。

秦路唇角微微扯了扯。

這個名字可是熟悉得很。

——先前言綿讓他查五年前的那天晚上帝豪酒店都有誰的時候。

盛豪酒店1069的隔壁,可不是就是住的祁朝。

先前他還推測過祁朝就是豆包的父親呢,後來被言綿偷偷拿了頭髮做過親子鑒定之後才排除了這個想法。

是鄰居就是好,這麼短短的時間就和豆包這樣熟悉。

那言綿呢?

秦路眼中如同麵具一樣一貫存在的溫潤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濃密的晦暗。

言綿轉頭看的時候心頭一驚,再看的時候卻發現秦路恢複了先前溫潤如水的樣子。

她冇多想,隻以為剛剛是外邊光影落下的原因。

言綿見秦路一直不開問,奇怪的問道:“在想什麼啊?”

“我在想,住在隔壁就是好。”

秦路的話裡帶著明顯的醋意。

言綿以為他的因為豆包對祁朝的親密纔會這樣,立刻就被逗笑了。

她笑著搖搖頭說道:“再怎麼也比不上你。”

秦路一笑,不置可否。

言綿又突然想到了什麼,問道:“你還住在之前的地方嗎?”

先前言綿還冇回國的時候,秦路就在國內發展了一段時間了。

她先前好像聽秦路提起過在市人民醫院附近有套房子,那邊兒離醫院更近,上下班也更加方便。

“……”秦路想到了什麼,正待點頭的動作微凝,說道,“那邊兒不能住了。”

——再隔著言綿母子住得這麼遠,言綿什麼時候被住在她對麵的祁朝登門入戶他都不知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最新章節,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