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離婚這兩個字。

司煙心頭倏然震了一下。

她也想離婚,可是……已經不能了!

她得需要墨寒霆幫自己續命,撐到孩子出生……

她望向墨寒霆那雙,她從來都看不透的深邃的眸子,有些擔心。

他會答應嗎?

不會的吧!

他分明纔剛說過,絕不會離婚,死也要把自己葬進墨家的!

墨寒霆感覺到司煙的視線,兩人四目相對,想到昨天,司煙要跟自己離婚……

看到兩人視線交彙的樣子,宋婉言心頭一陣嫌惡。

這賤女人還真是個狐媚子,當著她的麵兒,就想勾搭她女兒的男人!

她上前,噗通一聲跪在墨寒霆的身前:“寒霆,阿姨這樣求你了,我家若若離不開你,如果你繼續把這女人留在這邊,我真的不知道,若若還要承受什麼可怕的事情,你就大發慈悲,就算不跟她離婚,也遠離她,把她交給我吧!我不會殺她的,即便為了司若,我也不可能殺她呀。”

墨寒霆英挺的佇立在原地,眉梢卷著深深的凝重。

司若在與司煙的關係中,一直處於弱勢。

這次,她被害,也是自己冇能保護好她。

可他不可能什麼都不做,時時留在司若身邊。

司煙這女人又如此狡猾,誰知道她這次冇有害死司若,下次會不會……

見他眼底竟然有了猶豫之色,司煙心裡覺得一陣荒涼。

可或許是因為失望了太多次,她現在,竟然覺得……自己還能承受……

她將視線從墨寒霆身上移開望向宋婉言,聲音清冷中攜著刻意的傲然:“宋婉言,你說我害了你的女兒,證據呢?你代表不了法律,隻要你冇有證據,那麼,哪怕你私自動我一根手指頭,我都不會善罷甘休!”

“你以為我會怕你嗎?”

司煙低眸,看向她還緊緊握在手中的刀:“你持刀來我家行凶,傷了我的丈夫,你以為,我現在若報警,就算墨寒霆維護你,你就冇有責任了?上次冇能把你送進監獄,這一次你倒是試試看,我還會不會手下留情!”

她說著,拚儘全身的力氣控製自己的身體,讓自己看起來不要那麼弱,一步一步的走向宋婉言:“等你坐了牢,你那‘白蓮花’女兒……”

“司煙!”墨寒霆上前,一把從後麵捂住了司煙的嘴,他冷厲的聲音,讓人不自覺地足底發寒:“你再敢羞辱司若一個字試試!”

宋婉言趁機,立刻道:“寒霆,你看到了吧,她竟當著你的麵兒,還在用若若要挾我,她……”

“司夫人,”墨寒霆沉聲,將目光落到了宋婉言的身上,語氣平靜中帶著幾分冷落:“今天你持刀行凶的事情,我會處理掉,這女人,也輪不到你出手懲罰,你請回!”

他一定要把司煙這惡毒的女人留在身邊,親手摺磨,幫司若報仇!

宋婉言咬牙,死死的握著手中的刀凝視著眼前的兩人。

如果眼神可以殺人,他們現在肯定早就被她淩遲了。

她都已經下跪了,可墨寒霆竟然還是要明晃晃的保護司煙!

宋婉言冷哼一聲,將手中的刀,狠狠的往茶幾上一摔,站起身,頭也不回的往門口大步走去。

這件事,她絕不會善罷甘休的。

她決不能讓司煙,把墨寒霆搶走!

她一定要讓他們,為背叛司若,付出代價!

客廳裡重新恢複了安靜。

墨寒霆一把將捂著司菸嘴巴的手推開。

司煙踉蹌了兩步站穩,回頭,正看到墨寒霆坐在沙發裡,將手,重新捏在了自己手腕上止血。

他對著門口喊道:“來人,去找醫生過來!”

司煙費力的上前,蹲在墨寒霆身邊,看了一眼他的傷口,眉心凝了凝,這傷口很深,隻怕要縫針了……

她抬眸看向墨寒霆,眼底滿是擔憂的沉聲道:“我幫你處理一下吧。”

墨寒霆與她視線相觸,看到她眼底的關懷時,心裡莫名又有了些怪怪的感覺。

可隨即就想,這女人,肯定是又在裝好人!

這不是她慣會做的事情嗎?

司煙艱難的起身,去打開櫃子,取出了家用緊急醫用箱回來。

她正要清理那傷口,墨寒霆卻冷著張臉,一把將自己的手抽回,嫌惡的道:“彆碰我,我嫌臟!”

司煙心裡一頓,仰頭淒楚的望向他。

他總是能用最簡單的字眼,往她的心口上紮。

看著司煙忽然一副楚楚可憐的悲傷模樣,墨寒霆鄙夷的伸手,冇有溫度的指腹,捏住了她的下巴,嘴角勾出一抹嘲諷的弧度:“裝什麼可憐?你不會以為,你的阿聲和慕憬修吃這一套,在我這裡也會有用吧?”

他抬手,並不溫柔的拍了拍司煙的臉,在她疤痕蜿蜒的臉龐上,留下了濃重的血印,冷聲道:“去照照鏡子吧,我就不信,若時光倒流,你頂著這張醜陋的臉,他們還會成為你的裙下之臣!”

墨寒霆說完,收回了手,嫌惡的睨著她。

他纔不會相信,那兩個野男人若冇有見過司煙美好時的樣子,還能對著這張臉要的下去。

也就是他,為了司若,才勉強自己下得去嘴而已!

司煙移開視線,不讓自己去看他那嘲諷的模樣。

她極力的壓製著心中的苦澀,輕輕的抬手,不動聲色的按住了自己的小腹。

沒關係,爸爸他……隻是……被壞女人矇住了心智而已。

他不知道真相。

若知道,他一定不會這樣的。

寶寶,我們不生氣,嗯?

司煙這樣一遍遍的告誡自己,彷彿這樣,自己就不會心痛了。

她低垂著眼眸,快速平靜了情緒,將手從小腹上移開,定下心,望著他的傷口,又伸出手,不依不饒的道:“墨寒霆,你這傷口得儘快處理,等醫生來了,失血太多,不好養……”

墨寒霆抬手掃開她。

因為很用力,蹲在他對麵的司煙,順勢蹲坐在地上。

墨寒霆下意識的凝了凝眉心,可想到她跟慕憬修的親密,他就火大:“你聽不懂人話嗎?我說了,不需要你!你給我滾出去!”

司煙跌坐在地,仰頭望著滿臉嫌惡的墨寒霆。

一個人討厭另一個人,怎麼可以討厭的……如此堅定?

他的心,難道真的是石頭做的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秦苒程雋小說全文免費,秦苒程雋小說全文免費最新章節,秦苒程雋小說全文免費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