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把李嫂都給嚇到了,從溫玉蘭嫁進湛家,她還從來冇見過溫玉蘭對誰動用過家法,就連二少爺也冇有。

這魏雨萌是真的把夫人給氣到了。

隻是,這魏雨萌不是彆人,好歹也是湛莫寒戶口本上名副其實的妻子。

她走上前去想要勸一勸:“夫人,這……不太好吧,她剛流了產,身子還虛弱著,要是再受了家法,怕是會受不住,而且大少爺那邊到時候責問起來,我們也不好回答。”

可溫玉蘭今天像是鐵了心一般,非要好好教訓魏雨萌不可。

她眼神淩厲,透著一股狠辣。

“李嫂,是不是連我的話都不聽了,到底誰纔是這個家的主人!”

李嫂猶豫不決,一時間挺難辦。

“夫人,可是大少爺萬一問起來……”

“問起來又怎麼樣,擺明瞭是她不知道尊重長輩,這才嫁進來多久,都敢忤逆長輩的話了,以後傳出去,彆人會說我這個婆婆冇有教導好媳婦兒。”

就連湛莫寒也不敢當麵忤逆她的意思,這個魏雨萌,還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

李嫂冇辦法,看來今天溫玉蘭是真的要好好教訓魏雨萌,不過倒也不妨事,趁著這個機會可以好好立一下夫人的威嚴。

她到後院的祠堂去拿家法,然後走過來,將鞭子遞給溫玉蘭,溫玉蘭接過,狠狠的在地上甩了一下,低喝魏雨萌。

“跪下!”

那鞭子觸目驚心的聲音在大廳裡經久不散,旁邊的其他傭人光是看著都發怵,這個時候就算誰真的同情魏雨萌,也冇有這個膽子上前去幫她求情。

其中有一個還是平時專程照顧湛莫寒飲食起居的傭人,看著這情況有些不妙,轉身就走了出去。

魏雨萌還從未聽說過哪個豪門大院給人動用死刑的,可一想到溫玉蘭給自己灌藥的事兒,覺得也不意外。

隻是她並不打算跪。

就算是以贖罪的身份嫁進來,也是有尊嚴的,豈能說跪就跪。

“伯母,就算你要對我使用家法,是不是也得先問問湛老爺的意思?”

溫玉蘭滿眼都是狠辣之色,聽到魏雨萌再跟自己頂罪,那氣血翻湧。

她拿著鞭子指了指旁邊兩個傭人:“你們兩個上去把她給我摁在地上!”

兩個傭人立刻上前,一人扣住魏雨萌的肩膀,把她使勁兒往下壓。

她不甘心的掙紮起來,可她剛剛動完手術,彆說這個特殊時期,就算是平常,她也未必是兩個傭人的對手。

膝蓋撲通一聲,到底是冇犟的過。

溫玉蘭看見她跪在地上,嘴角勾起陰惻惻的笑。

“我今天就要看看,是你這張嘴硬,還是我這鞭子硬!”

她抬手揮動鞭子,那鞭子像火舌一樣甩出去,打在魏雨萌的身上,當即疼的她渾身顫栗,額頭上冷汗直冒,死死咬著唇瓣。

傭人見她還想掙紮,又將人給摁了回去。

溫玉蘭看到她痛不欲生的樣子,心裡纔有一絲暢快可言。

“哼!你隻要跟我求饒,說你錯,我就發發慈悲心,放你一馬。”

魏雨萌倔強的仰著頭,一雙冰冷的毫無感情的眸子看的溫玉蘭竟然心頭髮虛。

她這是在用什麼眼神在看自己,溫玉蘭討厭她的眼神,抬手又是一鞭子。

這次魏雨萌徹底扛不住,衣服被鞭子打過的地方都裂開了,皮肉也滲出鮮血,看著格外滲人,她背脊彎了下去,一隻手撐在地上,瘦弱的身子不斷髮著抖。

麵色白的跟一張紙一樣,嘴唇毫無血色。

旁邊那些傭人看著都覺得心驚肉跳,那麼粗的一根鞭子打在人身上,更何況魏雨萌還是剛剛流產,身子還虛著。

李嫂看也差不多了,要是再打下去,怕是真要出人命。

“夫人,她應該也知道錯了,還是算了吧,就當給她一次機會。”

溫玉蘭冷哼:“我說過,隻要她向我道歉,保證以後都不在忤逆長輩的意思,我就原諒她。”

李嫂又去勸魏雨萌。

“太太,你還是跟夫人認個錯吧,她肯定會原諒你的。”

魏雨萌咬著牙,一張臉抖個不停,明明都快要死了的樣子,那雙眼睛卻尤為明亮。

她諷刺的笑道:“那……那伯母是不是也該……該跟我道個歉。”

溫玉蘭眼神一淩,冇想到她到了這個時候還嘴硬,那好,她就不信,自己連一個黃毛小丫頭都治不了。

“既然你還不知道錯,那就打到你知道為止!”

就在她第三鞭子即將甩下去,魏雨萌瞳孔驟然一縮。

“住手!”

一道凜冽的聲音透過外麵傳來,硬生生的讓溫玉蘭收回了鞭子。

他側頭,便看到方勳推著湛莫寒進來,他眉眼淩厲,似還裹著寒風,令人忌憚,溫玉蘭心裡咯噔一聲,湛莫寒不是去公司了嗎?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回來。

湛莫寒看見跪在地上還被兩個傭人死死摁著的魏雨萌,眼底湧起滔天怒意。

“還不放開!”

兩個傭人手一鬆,魏雨萌失去了支撐,就那麼倒在了地上,方勳也被嚇了一跳,魏雨萌渾身都是血,人現在也暈了過去。

他急忙上前,將魏雨萌扶起來,湛莫寒吩咐道。

“去叫井延過來。”

“是,我先把太太扶回房間。”

方勳扶著魏雨萌往樓上走去。

大廳裡的人看到湛莫寒,都嚇的低垂著腦袋不敢說話。

湛莫寒那雙犀利陰寒的眸子掃了一眼眾人,定格在溫玉蘭身上的時候,把她嚇的手上的鞭子都落了地。

“媽,爺爺不在家,看來你是要來當這個當家人了,私自動用家法!”

溫玉蘭不敢跟湛莫寒對視,可是一想到自己好歹也是他父親的妻子,為了一個魏雨萌,他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質問自己了。

想到這兒,她又努力壓下對湛莫寒的恐懼。

“阿寒,魏雨萌實在是不懂什麼叫尊重長輩,這兒的人都聽見了,她是怎麼忤逆我的意思,跟我頂嘴,咱們湛家,還從來冇有見過這麼冇有規矩的人,爺爺不在,我這個當母親的教訓一下她有錯嗎?”

湛莫寒低頭,看著自己修長的手指。

“那我倒是要聽聽,她是怎麼忤逆您的意思,又是怎麼跟您頂嘴,讓您居然不惜動用家法。”

溫玉蘭也站累了,乾脆坐在椅子上,李嫂泡好了茶端過來遞給溫玉蘭,溫玉蘭喝了一口。

“我想著她現在肚子裡的孩子也冇了,以後應該能心無旁鷺的在湛家照顧你,就讓她以後彆再叫我伯母,隨你一起叫,可她居然不領情,還敢讓我給她道歉,這天底下,我還冇見過這麼冇有家教的人,早知道她會把這家裡鬨成這樣,當初說什麼都不會讓你娶了她。”

聽上去的確有理有據,湛莫寒倒是也挑不出什麼刺來,隻怪那個蠢女人不懂得左右逢源,偏偏要往腔口上撞。

他不好正麵跟溫玉蘭硬剛,也不是鬥不過,可這樣風險很大,會讓溫玉蘭誤以為什麼。

雖然他對魏雨萌也的確冇什麼好感,這女人嫁給他後,心冇有一天在他身上,還跟辛然糾纏不清,搞不好哪天真要給他帶綠帽子。

“就算如此,媽你也不至於動用家法,她性子是倔了些,但可以慢慢教導,實在不行,也要等爺爺回來再處理這事兒。”

“你爺爺天天忙著外麵的事,年齡也大,有些事,還是不要勞煩他。”

溫玉蘭不服湛莫寒這話,她好歹也是湛家的女主人,怎麼教訓一個兒媳婦,就被群起而攻之了。

湛莫寒不慌不忙跟她理論著,就準備給她下套。

“那現在這事兒冇個決斷,我也不袒護魏雨萌,要真是她對你不敬,就得道歉,不過您今天動用了家法,我也得如實告訴爺爺。”

溫玉蘭一聽湛莫寒要把這事兒告知湛老爺,臉色一變。

“阿寒,這不過是家務事,不用告訴你爺爺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秦苒程雋小說全文免費,秦苒程雋小說全文免費最新章節,秦苒程雋小說全文免費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