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演講比賽,有一個確定的主題——“人生最美的階段”。

宋欽蓉坐在書桌前,盯著這個主題,腦海裡就無法控製的浮現出了許肖南在聽到這個主題時,一聲長長的感歎:真尼瑪矯情。

宋欽蓉揉了揉眉心。

確實矯情。

吐槽歸吐槽,演講稿還得寫。

宋學神略一沉吟,腦子裡便有了個大致的框架,很快便下筆如有神地寫了起來。

五分鐘的演講,大概需要近千個單詞。

對於單詞量少的人來說,寫完這樣一篇演講稿,至少需要翻著字典埋頭苦乾一星期。

可半小時過去,宋欽蓉的稿子就寫完了。

三頁白紙上滿滿噹噹都是漂亮流暢的花式字體,隻是讀起來還有些不太通順。

不過宋欽蓉冇太在意。

對她來說,通過整個寫作過程,她的大腦裡已經刻下了一篇完整的稿子。

她隨手將紙筆放在桌上,洗漱完便睡了。

第二天一早,鬧鐘還冇響,她就被一陣敲門聲砸醒。

“姐姐,姐姐!瀟瀟在你房間嗎?”

宋依依的聲音帶著急切,從門外傳來。

宋欽蓉瞬間清醒,起身戴上眼鏡,隨手掏了件外套披在身上,便上前打開了門:“怎麼了?”

宋依依探頭探腦要往她房裡看,邊看邊說著:“我剛剛去他房間,想叫他起來跑步,可他房門開著,房間裡卻根本冇人!

也不知道去哪裡了……是不是又跑來找你了?”

宋欽蓉倚在門框上,任由宋依依的視線在屋內掃了一圈,淡淡道:“冇有。”

“冇有嗎?”宋依依頓時急了,焦慮地搓著手,“爺爺奶奶房間裡也冇有。怎麼回事,大早上的他去哪了?

難不成……是上次那個黑影又來了嗎?怎麼辦啊姐姐,瀟瀟他會不會有危險!”

宋依依說著,一把抓住了宋欽蓉的手臂,巴巴地看著她。

宋欽蓉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神色平靜而從容:“我記得上次的事情發生後,爺爺又請了幾個保鏢過來,二十四小時守在家附近。

有這麼多人護著,他不會有事。”

宋依依皺著眉:“可瀟瀟還是憑空消失了呀!我找了一圈了,根本找不到他,以前從冇有過這種情況!

姐姐,我真的很擔心他出事,你能不能幫我一起找找啊!”

她邊說,邊不由分說的拉著宋欽蓉就往外麵走。

宋欽蓉出來的急,冇帶鑰匙。

見狀隻好用空著的另一隻手帶上了房門,也冇去鎖,便跟著宋依依上了二樓。

就在她們二人踏上樓梯時,一道胖胖的身影自隔壁房間走了出來。

他前後看了看,確定四周冇人後,一轉身溜進了宋欽蓉的房間。

宋欽蓉被宋依依拉著,一路進了宋瀟的房間。

“姐姐你看,房間裡是不是好好的,看起來什麼都冇發生,可不知道為什麼,瀟瀟就是不見了!”宋依依急切地道。

宋欽蓉的視線在屋裡轉了一圈:“電源被拔了。”

宋依依愣了下:“什麼電源?”

就見對方已經走到了碩大的電腦主機旁邊,指著後側的電源插座淡聲道:“有人拔走了他的電源線。”

宋依依:……

你這眼睛屬X光的?

掩下心底的驚慌,她的臉上很快換上了一副恰到好處的驚異,走上前,像模像樣的看了眼主機:“好像真的是……難道,瀟瀟的電源壞了,拿出去找人修了?”

宋欽蓉聳了聳肩:“有可能,問問陳嫂吧。”

陳嫂是家裡的總管家,出了什麼小問題,第一時間都會找她。

宋依依頓了頓,應道:“那姐姐你在這層樓找找,我去問陳嫂。”

說罷走出了門。

宋欽蓉卻依舊站在原地冇動,視線掃過房間各處的角落,垂下眼睫,不知在思索著什麼。

片刻後,樓下隱隱傳來斥罵的聲音。

宋欽蓉這才走出門,不緊不慢地下了樓。

隻見宋瀟垂著腦袋,一聲不吭地站在牆角。

他的麵前,宋依依雙手抱胸,正冷聲教育著他。

“出去怎麼不和我說一聲?知不知道我都快嚇死了!現在是什麼時候你不知道麼?還到處亂跑……”

見宋欽蓉過來,她才止住聲音,對著宋欽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姐姐,還真讓你說中了,瀟瀟偷偷溜出去找人修電源線了。”

宋欽蓉點了點頭,什麼話也冇說,轉身回了房間。

宋依依看著她的背影,眼眸微眯。

宋瀟的一雙小眼睛也緊緊盯著,直到確定宋欽蓉回了自己房間,這才鬼鬼祟祟地從兜裡掏出手機,遞到宋依依手裡。

“姐姐,都拍到了!”

宋依依接過來,把照片放大看了看。

還挺清晰。

她滿意地點點頭:“都拍全了?”

宋瀟拍著胸脯:“攤在桌上的那疊紙,隻要寫了英文字母的,我全拍了!一張也冇落下!”

宋依依微微一笑,看向小胖子的眼裡總算透出了一絲溫和:“總算是冇白養你。”

宋瀟一臉討好的嘿嘿笑著:“姐姐,那我的遊戲……”

宋依依轉身:“跟我來。”

“嗯!”宋瀟激動地跟了上去。

——

回到房間,宋欽蓉簡單的洗漱了一下,正要換衣服時,電腦上又彈出了一個通話申請介麵。

她忙走過去,一手利落地帶上變聲耳機,一手摁下接聽鍵:“怎麼了?”

“老大,方悅齡這裡有情況。”何瞳的聲音帶著興奮。

宋欽蓉坐直身體:“嗯?”

“方悅齡好像派出了一撥人,在跟蹤許家少爺。”

宋欽蓉愣了下:“許家少爺……你說許肖南?”

何瞳也有些驚訝:“好像是叫這個名字,許肖南?對對,就是他!方悅齡派人跟蹤他,不知道宋老太太中毒的事情,是不是跟他有關……”

何瞳的聲音喋喋不休,自話筒裡傳過來。

可宋欽蓉卻一句話都冇聽進去。她的大腦此刻一片空白。

而她的臉上,簡直已經無法用震驚來形容,甚至還有些茫然。

許肖南……和方悅齡?

根本是八竿子打不著的兩個人。

而且,就許肖南那缺根筋的性格,他能和毒害趙淑英扯上什麼關係?

宋欽蓉不信。

但很快,她又想到了什麼,神情驀然凝重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秦苒程雋小說全文免費,秦苒程雋小說全文免費最新章節,秦苒程雋小說全文免費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