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餘笙,或許不會死在生產那日,但一定會……紅顏薄命。

“屬下明白了。”

……

西南之地。

阿穆爾操練結束,就從軍營趕回王府。

手中握著一隻棗木簪子,聽說有辟邪驅災的作用。

“這幾個畫像留下吧,都是好人家的女兒,這幾個還是柔然的貴族。”雨晴正在挑選畫像,對其中的幾個女子很滿意。

都是適嫁的年紀。

“晴兒。”阿穆爾滿心歡喜的偷偷跑回家,本想給雨晴一個驚喜。

雨晴緊張的起身,下意識將畫像全都藏在了身後。

阿穆爾笑著看了看雨晴身後。“藏了什麼?”

“冇……冇什麼。”雨晴一緊張就會結巴,一撒謊就會臉紅。

“拿過來。”阿穆爾沉聲開口。

他其實……已經有所耳聞,隻是不願意相信。

不願意相信他的小孕妻,正在緊鑼密鼓的給他挑選女人。

“阿穆爾……”雨晴委屈的低頭,將畫像遞了過來。“你看看,這些都不錯的,都是好人家的姑娘。”

阿穆爾從未對雨晴發過火,他真的百般縱容和寵溺她,可這次,他真的生氣了。

撕了手中的畫像,阿穆爾一拳打在石桌上,手背受了傷。

雨晴驚慌的上前,急哭了。“阿穆爾,你……”

“彆碰我。”阿穆爾後退了一步。“我以為……你心裡有我,這麼久,你始終把這裡當避難所,你把我當什麼……”

雨晴紅了眼眶,著急的想要解釋。

可她要怎麼說?

她要怎麼告訴阿穆爾,她的壽命有限,這是無法改變的事情。

如若說預言的死亡還有改變的可能,可她的死亡……是無法避免的。

巫族女人不願繁衍,就是怕本就稀薄的命數越發短暫。

她們就像是煙花,美則美矣,消失的太快,彷彿隻在天際留下一道絢爛的痕跡。

之後……歸於平靜,無人問津。

雨晴過去從不懼怕死亡,可現在,她怕了。

她真的害怕。

她愛阿穆爾,她真的好愛阿穆爾。

她不甘心,可她有無可奈何。

她多麼羨慕那些垂垂老矣,共白首的愛人,可她做不到。

她是要死的。

她不能陪阿穆爾一輩子。

她開始懼怕死亡,也懼怕她死後留給阿穆爾的孤獨。

她知道……兩個相愛的人在一起,先走的那個是解脫,留下的那個,才更痛苦。

“阿穆爾……”雨晴紅著眼眶上前,她真的好害怕。

自從愛上阿穆爾,自從有了這個孩子,她真的每天都活在恐懼中。

她好希望阿穆爾能抱抱她。

隻有在阿穆爾懷裡,她纔能有片刻的安心。

阿穆爾不知道她每天都會偷偷的跪拜上蒼,希望上蒼給她一個機會,讓她多活一會兒……

每一天,她都認為是上蒼給她的恩賜。

她把每一天……都當做生命的最後一天來對待。

“彆碰我!”阿穆爾雙手握緊的發顫,轉身離開。

他很受傷,他不能理解雨晴為什麼一定要執著給他找女人。

他不需要……

“王爺……王爺去哪了?”雨晴哭著去追,可阿穆爾已經走了。

“王妃……王爺……回軍營了。”

雨晴哭著摔坐在地上,眼淚砸在手背上。

她要怎麼做纔可以……

她要怎麼做,才能讓阿穆爾幸福。

怎麼做……才能讓阿穆爾在她走以後,不至於太孤獨。

孤獨終老,對於雨晴來說在,這是個詛咒。

“王爺還說……如果王妃執意要給他納妾添妃,那就隨意。”

雨晴的腦袋有些懵。

不想讓阿穆爾孤獨,所以提前找新的女人留在他身邊陪著他。

可真的要讓那些女人進門了……心居然那麼疼。

“王妃!”見雨晴臉色慘白,婢女嚇壞了。

雨晴太瘦就著心口。

原來,心疼的感覺,是窒息的。

“娘娘……求您了,王爺愛您,不要納妃了。您要真想王爺開枝散葉,您就多給王爺生幾個。”

雨晴苦澀的笑了笑,她也想。

如若她能像個普通人一樣的活著,她希望自己能給阿穆爾生好多好多的孩子。

可她不能。

壽命,是巫族人的詛咒。

她永遠,都無法改變。

……

軍營。

阿穆爾剛回家冇多久,又回來了。

副將和將軍一臉不解。“王爺怎麼……”

“滾!”阿穆爾黑著臉,誰的麵子都不給。

將軍嚇得後背一緊,拉著手下趕緊走。

王爺這是吃錯什麼藥了?

什麼人能惹王爺這麼大火氣?

走進營帳,阿穆爾呼吸還有些不順暢。

她……就那麼想把他推給彆的女人嗎?

低頭看著手中已經斷裂的棗木簪子,阿穆爾的心有些發涼。

斷了的東西,還能恢複如初嗎?

他和雨晴之間如若出現了第三個女人……一切都變了味道。

“王爺,有密函!”

有人用暗器將密函射進軍營的桅杆上。

阿穆爾冷眸接過,打開看了一眼。

呼吸有些發緊,阿穆爾猛地起身。

巫族……壽命短暫他是知道的。

可巫族女人生育他族血脈壽命會再度減半!這件事……雨晴從冇有提起過。

紅了眼眶,阿穆爾的手指在發抖。

他終於明白,雨晴為什麼千方百計的想要給他找女人。

她早就知道自己會紅顏薄命,所以……不想讓他一個人孤獨嗎?

這個小傻子……

手指握緊到泛白,阿穆爾的嗓子灼熱的厲害。

“柔然王,我有辦法延長巫族人的壽命,不知您感不感興趣。隻要你我合作,我能保證雨晴的壽命與常人無異。”

這密函,是巫族送來的。

他們用雨晴的命,誘惑阿穆爾合作。

將紙條扔進火盆,阿穆爾跑出營帳,翻身上馬,快速離開。

將軍與副將麵麵相覷,他們王爺這是……怎麼了?

風風火火的回家,風風火火又怒氣沖沖的回來,這會兒又風風火火的跑了。

搞不懂。

……

奉天,皇宮。

蕭君澤像是饜足的野獸,終於昏沉的睡了過去。

兩人睡到第二日清晨,也算是得償所願的睡了個好覺。

一覺醒來,朝陽全身痠痛。

反觀早就已經醒來的蕭君澤,神采奕奕,眼睛都亮亮的。

“衣冠禽獸!”朝陽罵了一句。

“你是我的……”蕭君澤挑眉,吻了朝陽的額頭,把人拉進懷裡。

“休息的好嗎?我的陛下。”朝陽柔聲問了一句。

“以後……請繼續用這種方式哄朕入睡。”蕭君澤揚了揚嘴角。

“……”朝陽無奈,繼續下去,她怕自己英年早逝。-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厲王的替嫁王妃,厲王的替嫁王妃最新章節,厲王的替嫁王妃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