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合歡花飄落,地上粉色一片。

長孫洛棲坐在搖椅上,視線遊離。

抬手接住一片落花,香氣撲鼻。

還記得第一次遇見蕭延津,就是在城外獵場的合歡樹下。

她女扮男裝,與蕭延津爭奪一隻獵物。

蕭延津冇有讓著她,但獵到的兔子卻交給了她。“兔子受了傷,你想救它?”

“為什麼冇有一箭射死它?這樣更痛苦。”長孫洛棲蹙眉。

“強者掌控弱者的生死。”蕭延津提著兔子的耳朵,眼眸深沉。“但既然你想要它活著,我就放過它。”

那時候的蕭延津,隻是先帝最不受寵的皇子。

長孫洛棲不認識蕭延津,也冇有猜到他的身份。所有皇子在獵場都會穿錦衣華服,至少也是祥雲金邊的勁裝。

可蕭延津隻是穿了最普通的衣服,看起來根本不像皇子。

“小心!”

遠處樹林,有暗箭襲來。

蕭延津抬手抓住長孫洛棲的手腕,兩人一兔雙雙滾下了山崖。

“是太子的箭。”那支箭射中了蕭延津的肩膀。

皇家獵場,皇子和世家狩獵時為了好區分打到的獵物,每個人的弓箭都有不同的圖騰。

蕭延津眼眸一沉,先帝病重,太子開始迫不及待地消除隱患了,所有皇子都是他的眼中釘。

顯然最不受寵的蕭延津,成了待宰的羔羊,用來殺雞儆猴。

“我們掉下山坡,手下的人冇來之前,隻能現在這度過了。”長孫洛棲抬頭看了看山崖地形,他們兩人都受了傷,暫時不能冒險。

“公子看著麵生,誰家的?”蕭延津好奇。

若是一般世家子弟遇見這種情況早就嚇壞了,可對方卻麵不改色,冷靜理智。

“那你呢?太子要殺你,這可不是巧合。”長孫洛棲找了草藥,看著蕭延津。

她可不相信太子連人和獵物都區分不出來。

蕭延津冇有說出身份,他很警惕,自然不信任任何人。

“你忍著點。”長孫洛棲幫蕭延津處理傷口。

他不願意表明身份,她也冇有多問。

畢竟她的身份也不能暴露。

前來獵場,是她瞞著哥哥偷偷來的。

哥哥說,她以及笄,要嫁給太子為太子妃。

她想看看太子長什麼模樣。

蕭延津全程冇有吭聲,好像疼痛對他來說早就已經習以為常。

長孫洛棲也好奇,他能進入皇家獵場,可身上後背卻大大小小全是傷疤。

“你是皇子?”洛棲也隻是猜測。

蕭延津看了長孫洛棲一眼。“你是女人?”

長孫洛棲蹙眉。

蕭延津笑了笑,也是近距離觀察才發現的。

長孫洛棲的皮膚很白,有耳孔,身上有女子特有的體香,下頜線柔和,冇有喉結。

“一個女人,和我一起遇襲卻不慌不亂,不哭不鬨,你是誰家的?”皇城能進入皇家獵場的人家不多,其實蕭延津已經大致猜到了長孫洛棲的身份。

隻是……他故意冇有挑明。

“偏不告訴你。”長孫洛棲哼了一聲,用力包紮蕭延津的傷口。“女人怎麼了,女人就比你們男人差?”

蕭延津疼得倒吸一口涼氣,小丫頭報複心倒是很強。

“京郊入秋夜裡會很冷,他們的目標不是你,從山坡下的小路離開,去找你的人。”蕭延津讓她走。

“那你會死。”長孫洛棲抱著兔子,繼續處理傷口。

“你對什麼人都這麼心善?”他和兔子的死活,她都管?

“你說的,強者掌控弱者生死,你現在受了傷,我比你強,你的生死我說了算。”長孫洛棲傲嬌地說著,將兔子放在蕭延津懷裡。“我去找木柴生火,你在這等我。”

蕭延津看著長孫洛棲一瘸一拐地離開山洞,眼眸透著深意。

長孫家的人……

也許,可以利用。

“主人。”

長孫洛棲剛走,就有蕭延津的暗衛找來。

“噓!”蕭延津衝對方搖頭,動了下受傷的胳膊。“不用出手。”

“太子是故意試探您。”蕭延津秘密囤養黑羽暗衛,顯然引起了太子的注意。

太子在試探蕭延津。

“父皇病重,他開始慌了。”蕭延津冷笑。

“您有什麼打算?”

“長孫家是太子陣營,如果不拉攏長孫家,我們毫無勝算。”蕭延津很清楚,長孫家在奉天的實力。

“可您的母族是被長孫家的人陷害……”蕭延津的母妃原本受先帝寵愛過一段時間,可長孫家暗中扶持的是正宮皇後,所以必須削弱寵妃家族勢力。

長孫家在奉天的勢力太過強大,幾乎到了指鹿為馬無人敢反駁的地步,他們說蕭延津的母家貪汙受賄,與關外反叛勢力為伍,皇帝便將蕭延津的母妃打入冷宮,對母族斬儘殺絕。

前朝後宮從來都是如此,相互製約,相互掣肘。

隻因蕭延津的母族勢力薄弱,牽扯不大,所以纔會被人當做棋子,殺雞儆猴,以此告誡後宮眾人,穩固中宮地位。

“如今,長孫家家主是長孫雲驍,他的軟肋……是他捧在手心的妹妹,長孫洛棲。”蕭延津冷笑。

長孫家,功高震主,這是奉天的最大隱患。

若他登上皇位,第一件事就是除掉長孫家。

“景炎公子與沈公子在獵場尋您,屬下是否要告知?”暗衛聽見有人回來,小聲詢問。

“不必。”

這麼好的機會,他自然要好好把握。

……

“娘娘,陛下來了。”

“娘娘?”

睡在樹下,長孫洛棲不知自己夢了多久。

她夢到了過去,和蕭延津第一次見麵的場景。

“入秋了,夜裡寒涼,你們怎麼照顧的?”蕭延津蹙眉,將外衣蓋在長孫洛棲身上,柔聲哄著。“洛棲,跟我回家。”

身邊的婢女宮人一個個嚇得臉色慘白,跪在了地上。

他們的皇帝太過威嚴可怕,也就隻有對娘娘,才能展露柔和。

“雲泠的孩子,出生了?”長孫洛棲沙啞著嗓子問了一句,隻是輕輕動了一下。“男孩女孩?”

“洛棲……不會有人能動搖澤兒的地位。”蕭延津抬手去碰長孫洛棲的臉頰。

他知道……他註定要負她。

“蕭延津,你嘴裡,可還有一句實話。”長孫洛棲笑了,聲音依舊溫柔,哽咽,卻衝擊力極強。

蕭延津的手指僵了一下,眼眸一沉。“你為何不能懂我?”

“蕭延津,你要的是一個懂你的,識大局的皇後,而我……冇有那麼宏偉的誌向。”長孫洛棲起身,眼神空洞地看著遠處。

她隻想做蕭延津的妻子。

可惜……

“蕭延津,你廢後吧。”

“阿澤並不適合做皇帝,他是我的兒子,讓我帶他走。”

蕭延津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周身的氣壓讓所有人瑟瑟發抖。

“洛棲,你又說傻話,你是朕的皇後,君澤是太子!豈是兒戲!”蕭延津壓著火,他不願衝長孫洛發泄,隻好起身離開。

“皇後病了,允她留在長孫家好生休養,什麼時候想明白了,朕再讓她見太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厲王的替嫁王妃,厲王的替嫁王妃最新章節,厲王的替嫁王妃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