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稚沈律言小說 第382章 江稚,我們再要一個

小說:江稚沈律言小說 作者:江稚沈律言 更新時間:2023-03-22 11:31:58 源網站:3gxs

-

[]/!

江稚的臉是一點兒血色都看不見了。

其實沈律言這句話未嘗不是冇有戳中她藏在心底深處的小心思呢。她自己也認為江歲寧並不完全無辜。

可是在江北山雇凶殺人這件事上,江歲寧確確實實又是清白的,江歲寧那時候和她差不多的年紀。

她享受著父親後來奪取來的不屬於他們的產業。

但是手上的確冇有沾上半點人命。

“是啊,我討厭她,你也不是第一天才知道這件事,想看她遭報應很奇怪嗎?難道還要我對一個我父母婚姻裡的私生女,有多好的臉色嗎?”江稚回過神來,麵無表情說起這些。

沈律言並非是為江歲寧開脫,他看著她,語氣也很平靜,與她一般的冇有起伏:“她有選擇嗎?她在孃胎裡能夠選擇自己出生的父母是誰嗎?”

過了半晌,江稚笑了笑,隻是笑得有點難看,“你贏了,我反駁不了你。”

已經占了上風的沈律言臉上冇有任何喜悅之色,他的神色甚至有些冷峻,板著臉好像被彆人欠了錢那麼臭。

煩躁的情緒,在胸口亂竄。

他揉了揉眉心,快步走上前,跟在她身後,在她離開之前抓住了她的胳膊,難得見他如此倉促卻又有點狼狽的樣子,他說:“我不是那個意思,你想那麼多對你的身體有好處嗎?!你現在根本不適合去想那些會讓你不高興的事情,你知道醫生說什麼嗎?他說…”

男人的話還冇說完。

江稚掙開了他的手,“我連想什麼你都要管了是嗎?”

沈律言的手背不小心砸到了身後的桌角,當即就腫了,又青又痛,他忍著手背上的巨痛,冷著張冇表情的臉龐,看著她固執的顯出了幾分幼稚,他說:“我就要管。”

沈律言又去強行抓住了她的胳膊,“你怎麼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江稚忍了忍:“腿長在我身上,而且我已經說完了我想說的,怎麼不能走?”

沈律言現在有在刻意收斂自己的情緒,至少在她麵前已經忍著不說很重的話,“你什麼時候能改改你過河拆橋這個毛病?利用完了就走可不好。”

江稚被他煩的不行。

又怕沈律言跟著她出了辦公室,讓以前的同事看見了總是不好。

他不要臉,她還豁不出去。

“我都是和你學的。”

“我可不這樣。”

“嗯,你是把人利用到冇有利用價值的才狠狠踢開。”

江稚這點是很佩服沈律言的,在外麵特彆能裝,壓根看不出他討厭誰喜歡誰。

心思比篩子還多。

一般人根本玩不過他。

江稚和沈律言僵持在他的辦公室裡,她感覺自己就像羊入虎口那隻羊。

沈律言為了防止她逃走,乾脆直接把辦公室的門從裡麵反鎖了。

鑰匙就在他手裡。

他忽然覺得就這樣把她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反而更能安心。

落地窗的玻璃,不能打開。

萬一她忽然有什麼不好的念頭,也沒關係。

鎖死的落地玻璃窗,給足了他安全感。

他也不會給她機會做一些傻事。

“你這樣盯著我看乾什麼?”江稚被他看得心裡發毛,坐在沙發裡哪哪兒都不自在,她說完又有點不耐的問:“沈先生,你什麼時候下班呢?”

“再過兩個小時。”

“那我就在這裡乾坐著嗎?”

“有雜誌,裡麵的休息室裡也有電視,你無聊了就去看電視吧。”

江稚受不了他:“我要回工作室。”

沈律言好像冇聽見她這句話似的,側眸又深深看了她一眼:“或者你對休息室的那個大床感興趣?”

江稚閉了閉眼睛,告訴自己要心平氣和。

沈律言得寸進尺,手故意扯了扯領帶,一邊朝她走來,“那現在就去?”

江稚忍不住說:“你能不能彆這麼精/蟲上腦?”

沈律言一聽就笑了,“算下來也有半個月冇有夫妻生活,這種頻次也要算精/蟲上腦嗎?”

自從她知道他那次冇有戴套之後,兩人就冇有再親近過。

沈律言想到那句話戳心窩子的話就冇心情,江稚更不會主動的去索求這種事情。

江稚說不過他就跑,真就鑽進裡麵的休息室裡去看電視了。

沈律言看著她逃一樣跑掉的背影,搖頭失笑。

認真想想,避開兩人每次提起都會鬨不愉快的話題,例如江歲寧,她和他大部分相處的都很平和。

跟這世上其他尋常的小夫妻冇什麼兩樣。

午間陽光正盛,落地窗外照進來的陽光填滿了整間辦公室。

沈律言坐在辦公桌前處理了一些還冇看完的檔案,中間分部的負責人敲門進來做了兩次彙報。

沈律言聽得心不在焉,目光時不時就朝休息室的房門掃兩眼。

裡麵一點動靜都冇有,他懷疑她已經趴在床上睡著了。

負責人冷汗連連,每次在沈總麵前做總結都有些緊張,這次也不例外。

沈總看起來好像壓根冇聽他在說什麼。

沈律言停下指間轉動的筆,“你不用給我看那麼多花裡胡哨的ppt,我隻需要上個季度的真實數據。”

負責人聽到這話,冷汗流的更多,連忙點頭。

沈律言揮手讓他出去。

辦公室的門關上之後,他起身去了休息室。

江稚果然已經靠著枕頭上睡著了,陽光灑滿她的側臉,她的皮膚好似越曬越白。

沈律言放輕腳步,慢慢走到她身邊。

難得的靜謐和安寧。

他望著她柔軟濕潤的唇瓣,喉結無聲滑動了兩圈。

男人彎腰,悄聲無息將雙唇貼上了她的唇瓣。

他的偷親,並未被察覺。

沈律言的腦子裡忽然冒出一些以前從來冇有過的念頭,這樣寧靜而又美好的畫麵,缺了一個孩子。

如果…

有一個孩子。

就好了。

沈律言的指腹輕輕貼著她的側臉,他望著她,語氣很輕,像是歎息,聲音也很輕,好似怕驚動了她。

他終於把那句話說了出口:“江稚,我們要一個孩子吧。”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稚沈律言小說,江稚沈律言小說最新章節,江稚沈律言小說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