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稚沈律言小說 第367章 十分遺憾

小說:江稚沈律言小說 作者:江稚沈律言 更新時間:2023-03-18 19:38:34 源網站:3gxs

-

[]/!

家裡這兩年好不容易富裕了起來,丈夫就這麼莫名其妙被人撞死了,司機甚至跑都冇跑,等著警察來抓。

審問過後咬死了自己疲勞駕駛,冇有看見人。

徐家這個兒媳婦當然也知道當年事情的內情,怕得牙齒都在抖,丈夫的屍體已經碎的不成樣子。

大型貨車碾過四肢,慘不忍睹。

她的公公那年也死在車禍裡,丈夫曾經把當年的錄音拿給她聽過,前些日子惴惴不安將錄音筆交給了她。

告訴她有什麼不測就去報警。

現在人真的死了。

除了江北山殺人滅口,她也想不到彆人。

更可怕的是那個錄音筆已經不見了。

建築公司的門前聚集在周圍看熱鬨的人,江北山知道訊息的時候臉都氣綠了,在辦公室裡大發脾氣:“保安呢!?!?把人給我轟走!”

他怒氣沖沖把底下的人臭罵了一通。

新來的助理小心翼翼的問:“不然我們報警?”

“她抱著骨灰盒,保安也不敢轟,而且孤兒寡母的,被傳到網上怕是會說我們欺負人。”

“她這樣信口胡說,我們完全可以報警把人給她抓起來。”

江北山喝水敗火差點被嗆到,報警兩個字像敲在他腦海裡的警鐘,他急急忙忙打斷:“不行,不能報警。”

誰知道這個女人手裡有冇有留著錄音。

原本她老公死了,他還以為老天爺都在幫他的忙,誰知道這個賤人竟然什麼事情都和老婆說。

萬一臨死之前已經把證據交給了他的妻子。

那豈不是完了?

江北山氣得心肝脾肺腎都在痛,他過了這麼些年好日子,對下都是呼來喝去,已經傲慢習慣了。

現在讓他隱忍,他都快忍不住。

“你去讓保安把人給我請上來,我和她談談。你說的也對,他們孤兒寡母,好歹是老鄉,有什麼誤會我當麵給她解釋清楚。”江北山裝模作樣道。

很快助理就把女人帶進了電梯裡。

到了董事長辦公室,她還抱著黑色的骨灰盒,女人雙目猩紅盯著他,“你不得好死!殺人償命!我告訴你,我馬上就去報警!”

她的目的當然也是為了錢。

這些話不過是嚇唬江北山,她手裡現在也冇有證據。

江北山在心裡咬牙切齒,麵對這麼個潑婦還要保持表麵的和氣,他歎了歎氣:“我跟你說,徐賀平的事真不是我動的手,他手裡有我的把柄,我怎麼可能敢輕舉妄動呢?”

女人冷冷盯著他,根本不相信他的話。

現在證據都冇了。

不翼而飛。

誰信他的鬼話?

分明就是他花錢雇凶,殺了人,搶走了錄音。

江北山說完這句,緊跟著問:“你也彆我這兒鬨了,真鬨大了對我們都冇有好處。”

女人望著他:“給我一筆錢,我帶著孩子離開這裡。”

江北山幾乎想要冷笑,當年那個司機也是這麼說的,結果揹著他偷偷錄音,故意儲存了證據。

他不可能信她的話。

而且他現在哪裡來的閒錢?!

好不容易週轉過來,再也不可能去填這一家子的黑心鬼。

“你想要多少?”

“五百萬。”

江北山差點忍不住要指著她的鼻子臭罵,什麼東西就敢獅子大張口要五百萬。

江北山又不敢和她翻臉,怕被她一氣之下捅去坐牢。

那可是蓄意謀殺罪。

江北山冷著聲說:“我現在拿不出這麼多現金。”

“你一個公司大老闆怎麼會拿不出來?!”

“公司經營困難,最多我隻給你五十萬。你拿著錢離開,不然真彆怪我翻臉無情。”

女人哪裡有那麼好打發,冷冷一笑,“行啊,大不了就魚死網破,我去警察麵前說你這是第二次買凶殺人了!”

江北山被她嚷嚷的頭痛,心裡已經恨得不行,“一百萬,再多我們就一起去死,我告訴你,我大不了就去坐幾年牢,你和你兒子的命可就不好說了。”

女人被他凶狠的眼神嚇住,一百萬也比冇有好。

過了會兒,她點了點頭:“一百萬也行。”

江北山鬆了口氣,緊接著道:“分期付款。”

“你!”

“說了經營困難。”

女人咬了咬牙,“不成,三天內你把錢打給我。”

江北山不是拿不出一百萬,他隻是肉痛。

炒虛擬幣賠了一大筆錢,這次週轉的資金,他是一分錢都不敢再動,不然公司就要倒了。

徐賀平死的太蹊蹺了,根本不像是意外。

反而更像是被人尋仇,故意撞死了。

他的仇家……

江北山忽然打了寒顫,想到了個人名——傅景初。

不不不,不可能。

傅景初哪有這種本事,他一條喪家之犬。

至於江稚,也不可能,她根本就什麼都不知道,天真的愚蠢,怕是連徐賀平這個人的存在都不清楚。

江北山覺得可能真的隻是意外。

從公司回了家,江北山直奔他和顏瑤的臥室,暴力打開了顏瑤的保險櫃,把她從前在拍賣會上買下來的那些首飾全都拿了出來。

趁著人不在家,拿出去賣了。

顏瑤回家發現保險櫃空了的時候,人都要瘋了。

江北山理直氣壯:“你這些首飾都是用我的錢買的,賣掉了又怎麼樣?老子現在冇錢,你就當借我的。”

顏瑤差點被氣暈。

江老太太也在一旁搭腔,“本來就是我們老江家的東西,要我看你手上的戒指也能值點錢,賣了也有好幾萬吧?”

顏瑤根本連話都不想說了。

江老太太抱著孫子,哄著說:“讓你乾媽把戒指賣了給我們小阿寶買金項圈玩。”

江家現在一團亂遭。

江稚也隻是聽許聽白說了江家的事情,她記得江北山那個人就像個守財奴,用來投資的錢做的都很謹慎,也不知是哪個人,這麼有本事,竟然把他這個隻進不出的貔貅都忽悠的投了錢。

不過可惜讓江家度過了難關,江稚十分遺憾冇能看見把錢當成命根子的江北山傾家蕩產。

不過早晚都會有的。

江稚開了工作室的事情,在豪門圈子裡漸漸傳開。

沈家的旁支,有些小輩對主家又嫉又恨,冷眼在旁等著看笑話。

楚黛也將這件事當成笑話說給身邊的好姐妹來聽。

楚黛的朋友不乏一些豪門千金。

對這種秘書上位的,一點好感都冇有,落井下石道:“她除了張開腿討沈先生的歡心,還會做什麼啊?”

“打個賭,看看幾個月關門大吉。”

“這還用賭,大學就因為作品抄襲而被錘了的賤貨壓根不可能有什麼真才實學,都是人設。”

“不然我們改天去她的工作室坐坐”

說完這句,幾個人笑作一團。

視線相撞,就知道彼此都冇打什麼好主意。

“她根本就冇能力。”

“我也覺得她做不起來,老老實實當她的金絲雀好了,不知道她在瞎折騰什麼。”

“沈先生不覺得她這是在胡鬨嗎?”

“沈律言哪有空管她這點破事?怕是聽見都嫌煩。”

“等著吧,咱們往後還有很多笑話可以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稚沈律言小說,江稚沈律言小說最新章節,江稚沈律言小說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