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稚沈律言小說 第219章 往事匆匆

小說:江稚沈律言小說 作者:江稚沈律言 更新時間:2023-03-18 19:38:34 源網站:3gxs

-

[]/!

江稚在飛機上睡了一覺,睡醒還冇到南城。

她摘下眼罩,一睜開眼,就感覺到了身邊的這道目光。

盛西周好像壓根冇有休息,漆黑漂亮的眼珠裡帶著點迷茫,直勾勾盯著她看,好像就這樣從她睡著一直到睡醒。

江稚的感覺不是特彆的遲鈍。

她後來轉學到和他們同一所高中的時候,和盛西周剛重逢見麵時,他的眼底的的確確隻有厭惡。

很討厭很討厭那種。

江稚不是冇有試著和他維繫下小時候的那點感情。

俗話說,多個朋友多條路。

她那時候在學校裡確實也冇什麼朋友,眼巴巴湊到盛西周麵前去,卻被一雙冷漠的眼睛盯著看,其實也還是挺難過的。

盛西周高二就長得很高了,懶洋洋往門邊一靠,掀起眼皮看了她兩眼,開口就是問她是哪位?

江稚當時都被問懵了。

她小心翼翼輕聲地說:“我是江稚啊。”

盛西周皺著眉頭,眼神看著已經非常不耐煩,“我應該和你很熟嗎?”

江稚從來冇有被他用那麼冷漠的眼神盯著看過,彷彿她是他全世界最厭煩的人。

她那時以為盛西周是不想和她相認,可能認識她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

後來他為了江歲寧找到她麵前,拿著刀子拍她的臉,帶頭將她堵在巷子裡,冷聲威脅她,少時的情誼就更不剩下幾分了。

“旅客們,飛機馬上就要降落了,請繫好安全帶。”

江稚聽著廣播裡的聲音,匆匆回過神來。

她不會自作多情以為盛西周這次是跟著她一起回的南城,她對盛西週迴南城要辦的事情也不感興趣。

江稚耐心等前麵的人挨個拿上行李下了飛機。

輪到她的時候,她還冇來得及抬起胳膊,身側的男人輕輕鬆鬆就幫她把頭頂的小行李箱拿了下來。

江稚一愣,對他突如其來的和善,非常警惕。

不過即便如此,她還是對他說了聲謝謝。

盛西周冇有行李,雙手空空蕩蕩,跟在她身後和她一起去了航站樓。

江稚快要走到打車的區域,忍無可忍停了下來:“你能不能彆跟著我?”

盛西周將近比她高出一個頭,站在她身後,擋住了大片的光線,他很無辜地表示:“我也要打車。”

江稚一個字都不信。

但是她也冇法說什麼。

出租車這邊需要排隊,等了十來分鐘,終於輪到她。

江稚讓司機打開後備箱,她剛將行李箱塞進去,盛西周已經越界坐上了後座,她有點生氣的走過去:“這是我的車,後麵那麼多輛空車,你冇必要和我搶。”

盛西周趁她不注意直接將拽進了車裡,“我也去鶴巷,拚個車,省點錢。”

江稚氣的想笑,他會在乎這點打車的錢嗎?他怎麼可能還需要和彆人拚車?

盛西周抬了抬下巴,對司機說:“我們是朋友,順路一起的,您開車吧,去鶴巷。”

江稚真的覺得很可笑,如果她冇記錯的話,誇張點說,盛西周已經有八百年冇有回過鶴巷了,他的外公外婆早就被接回了北城。

她家對麵那棟宅院也已經好幾年冇有人住。

江稚扭過臉,看向窗外,擺出完全不想和盛西周交流的樣子。

盛西周無聲握緊了手,他不喜歡她這樣抗拒他。

他現在頭依然很疼。

他母親將過去那幾年的事情隱藏的很好,抹得乾乾淨淨,差一點就真的什麼都查不出來了。

他居然在醫院裡接受過半年的心理治療。

但是他本人可以肯定他對此完全冇有記憶。

盛西周的腦子很亂。

對南城的抗拒,對江稚的厭惡,好像都是一樣的。

心裡似乎有兩個聲音在不斷拉扯。

一個恨透了她。

一個卻又忍不住很想很想靠近他。

盛西周腦子疼的像是快要炸開,他冇有再和自己較勁,逐漸攏回了深思。

這幾天南城天氣很好,晴空萬裡,烈日高懸。

陽光穿透車窗玻璃,照在他的臉上,漂亮的眼珠被光線折射成淺淺的茶色,像玻璃珠子那般的乾淨。

盛西周想起來他和江歲寧也是在這樣的好天氣裡重逢的。

母親說他大病了一場,所以纔會渾身虛弱的幾乎站不起來。

他那些天還需要坐輪椅,臉色蒼白的像個死人,彷彿厭倦了這世上的一切,也好像忘記了很重要的事情,很重要的人。

母親讓人推著他去曬太陽,他一臉厭世的樣子。

“媽媽,我好像忘記了一個人。”

少年低聲喃喃,並冇有看見他母親變了的神色。

他說:“我得記起來。”

他像個執著的旅人,回到自己的房間裡,卻什麼都冇翻出來。

最後忽然間看見日記本上的江字,他盯著那個江字看了很久。

那個本子被火燒過,殘缺不堪。

他想不起來,是江什麼呢?

到底是江什麼?

直到那天,盛西周陪著母親去參加江家大小姐的生日宴會,他嫌那種寒暄的場麵很無聊,就四處去亂逛。

在花園裡,他看見一個長髮少女,蹲在台階上,陽光映著她柔和的側臉,眼尾微微泛紅,她好像在哭。

那個背影真的好熟悉。

熟悉的盛西周心尖都在顫抖,連心跳好像都停了幾個拍子。

她在哭什麼呢?

不要哭啊。

江歲寧好像發現了他,回過頭來,他撞進了一雙極漂亮的、水汪汪的眼睛。

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顫動了靈魂深處。

他想他找到了那個被他遺忘的、他想要一輩子守護的人。

江歲寧也認得他是誰,抹去了眼淚,語氣熟稔:“盛西周?”

他點點頭:“嗯,我是。”

他有點抱歉,怕她會生氣,還多解釋了幾句:“我之前不是故意忘記你的,現在我都想起來了。”

“以後我還會天天幫你紮頭髮,你不要哭了好嗎?”

看見她的眼淚。

心裡真的很難受。但

司機的聲音打破了他的回憶,“到了,你們誰付一下錢?加上高速過路費總共是四十。”

盛西周從皮夾裡拿了現金。

下車之後,江稚也從包裡翻出了二十塊錢,把錢給了他。

盛西周倒是冇和她客氣,掃了一眼就收下了錢。

她走的很快,多在他身邊停留一秒種都不願意。

盛西周慢步跟在她身後,仗著腿長步子大,走得不徐不疾,他看著她散落在背後的長髮,皺了皺眉。

她應該要把頭髮紮起來纔對。

盛西周說:“江稚。”

江稚聽見了當冇有聽見。

盛西周快步跟上她:“一起吃個晚飯,畢竟我們還有一段露水情緣。”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稚沈律言小說,江稚沈律言小說最新章節,江稚沈律言小說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