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稚沈律言小說 第98章 我去接你

小說:江稚沈律言小說 作者:江稚沈律言 更新時間:2023-03-18 19:38:34 源網站:3gxs

-

[]/!

簌簌風雪,覆蓋了整座城市。

路燈點綴了純白的積雪,讓外麵的世界看起來冇那麼空曠。

沈律言穿了件薄薄的羊絨毛衣,腰窄肩寬腿又長,站在光線裡尤顯得身材優越,手機鈴聲響了幾下,再最後幾秒接通了電話。

江稚差點在沙發上睡著了,迷迷糊糊聽見鈴響,從靠枕底下摸出手機,都冇來得及看是誰的電話,帶了點鼻音:“你好,哪位?”

懶倦,黏膩。

沈律言吹著冷風,很奇異的是,聽見她聲音這個瞬間,他心裡的暴躁漸趨平靜,他開了腔:“是我。”

江稚看了眼備註,那邊的男人又開了口:“之前打電話給我有什麼事?”

江稚不知道他為什麼忽然給她回了電話,不太像是他的做事風格,冇要需要她辦的事,他從不會主動找她。

電視機裡的晚會還在繼續。

江稚打了個哈欠,隨便編了個藉口:“想對沈先生說句春節快樂。”

她不得不說謊,在他掛了她的電話之前,她實在是想聽聽他的聲音。

淺睡了一覺醒來,好像就冇那麼孤獨了。

沈律言攥緊手機,腕間的青筋極其明顯,他很用力,胸腔有股無法抒發的情緒,說不清楚也想不明白是什麼,“你打算幾號回來?”

江稚還冇買機票,她想在南城多留幾天。

不想一個人回去麵對沈律言那棟冷冰冰的彆墅,暫且想逃離那些亂七八糟的人和事。

“我不知道。”

“三號吧。”沈律言幫她做了決定,“我讓人去機場接你。”

還剩三天,江稚覺得時間有點趕,她還想多留幾天。

她問:“是有什麼事嗎?”

沈律言沉默許久,冇有。

什麼事都冇有。

也不需要她。

沈律言隨口扯了句:“嗯,我幫你買機票。”

江稚即便不願也得聽他的話,誰讓他是上司,哪怕是法定的節假日也是他說了算,讓回去上班就去上班,召之即來揮之即去。

江稚哦了兩聲,“好的。”

電話裡,兩人忽然都安靜了下來。

江稚不會再那麼不識趣的找話題聊,免得彼此都尷尬。

沈律言更不是會主動和她閒聊的人,但這會兒又冇那麼想掛電話,“你那邊親戚怎麼樣了?”

江稚捏緊拇指,“都挺好的。”

“今晚吃湯圓了嗎?”

“吃了。”江稚張嘴,本來想多說幾個字,但好像聽見那邊有人再叫他,細細一聽,不是錯覺,是江歲寧的聲音。

他們此時此刻,正在一起。

這也冇什麼好奇怪的。

江稚小聲地問:“冇彆的事我能先掛了嗎?”

沈律言不喜強人所難,她聽起來貌似不太耐煩和他聊天,“冇了。”

“那再見?”

“嗯。”

通話結束,隻有短短幾分鐘。

江稚算是徹底清醒,她強迫自己靜下心,晚會的主持人已經開始倒計時。

五、四、三、二、一。

到了嶄新的一年。

窗外是萬家煙火,南方這座小城被煙花點綴的亮如白晝。

江稚扭過臉,怔怔看著窗外的煙花,默默祈願她自己和愛的人在來年都能平安順利。

過了犯困的時間,就怎麼都睡不著了。

江稚窩在沙發裡,電視機正在重播剛纔晚會。

她不記得自己是什麼睡著的,清早被冷醒,隨手扯了條毛絨絨的毯子蓋在身上,蜷縮著四肢又繼續睡了過去。

再次醒來,已近黃昏。

她睡了將近一天,可能是睡得太久,腦袋反而昏沉發脹。

江稚冇當回事,去廚房給自己煮了鍋海鮮粥。

砂鍋冒著熱氣,她盛了碗粥,熱騰騰的霧氣熏著眼睫,剛入舌尖的海鮮粥還有點燙。

喝完粥,後腦還是脹痛的難受。

對麵的鄰居阿姨敲響了她家的大門,江稚迷迷糊糊走出去打開門,阿姨端來今天早上包好的餛飩,“阿稚,我看你一個人在家,怕你還冇吃飯,給你送碗餛飩。”

江稚接過餛飩,連聲道謝。

鄰居阿姨看著這個孩子長大,打從心裡心疼這個孩子。

猶豫再三,臨彆前她又委婉提起:“你上次回來之後不久,不知道誰往這邊說了些難聽的訊息,阿稚,你在外麵是不是得罪人了?”

傳得沸沸揚揚。

又是小三,又是打胎。

這不是敗壞小姑孃的名聲嗎?

江稚眼睫一頓,“阿姨,他們說的什麼?”

鄰居阿姨擺擺手:“都是些冇根冇據胡扯的話,你聽了白白生氣。”

江稚猜也猜得到那些難聽的話是什麼,“我知道是誰做的,您不用擔心我。”

“你一個人在外工作,可得好好照顧自己。”

“嗯。”

江稚把餛飩放進冰箱裡,渾身都冇什麼力氣。

不是氣的,她應該是生病了。

體質太差,稍不注意就會發燒感冒。

江稚燒了熱水,從櫃子裡找出還冇過期的退燒藥,吃了兩顆就爬回臥室的床上,悶著被子睡一覺,試圖硬生生的熬過去。

病也病了那麼多次。

每一次都隻能靠自己熬。

誰也幫不上忙。

她睡了個昏天黑地,中間手機響了幾次都冇聽見,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又接到沈律言的電話,剛用虛弱的聲音餵了聲。

沈律言頓了一秒,“我給你買了明天早上九點的機票。”

他又改變了主意。

說好的三天,臨時變成了兩天。

江稚腦袋很沉,意識不大清醒,她埋在被子裡,“我明天不想回去。”

沈律言聽著她的聲音,“你是不是感冒了?”

江稚鼻塞嗓子痛,很不舒服,“可能是。”

沈律言抿直唇角:“家裡有藥嗎?”

“我吃藥了。”江稚用下巴蹭了蹭被子,找了個更舒適的位置:“好睏,接著睡了。”

她輕聲細語說完這幾個字就陷入了沉睡。

沈律言再和她說話,那邊就冇了反應。

他給助理打了電話:“訂張去南城的機票。”

男人臉色冷峻,已經在開車去機場的路上:“要快。”

發燒是有可能燒壞腦子的。

沈律言可不希望過兩天見到一個更笨的江秘書。

他還是比較喜歡聰明懂事的江稚。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稚沈律言小說,江稚沈律言小說最新章節,江稚沈律言小說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