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稚沈律言小說 第86章 拿什麼和她比

小說:江稚沈律言小說 作者:江稚沈律言 更新時間:2023-03-18 19:38:34 源網站:3gxs

-

[]/!

江稚刻意避開了他的問題,潤了潤嗓子,開口說話還是聽得出有點沙啞,“沈總,您看看錶格有冇有什麼需要修改的地方。”

沈律言挑了下眉,並未追究她故意不理會他這件事。

男人的拇指漫不經心抵在表格上,輕輕掃過一眼,“後天晚上的會推了,改天再約。”

江稚沉默了幾瞬,“後天晚上是……”

是和併購公司領導層的飯局,es是這兩年國內發展突飛猛進的高階科技公司,收購案其實已經走到尾聲,隻剩最後一些細節敲定。

她的話才起了個頭,就被沈律言打斷,“往後延吧。”

江稚冇有再多說,“好的。”

能讓沈律言推掉這麼重要的飯局,想必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忙。

既然不是公事,那就是私事。

這個世上除了江歲寧,冇有第二個人能讓他臨時改變主意。

江稚現在除了覺得江歲寧命好之後冇有閒心去悲春傷秋,她點點頭:“好的,我先出去了。”

沈律言叫住了她,“江秘書,麻煩幫我泡杯咖啡。”

江稚早就做習慣了這些瑣事,沈律言就是喜歡使喚她,無論她忙不忙,總是隻叫她去泡咖啡。

他喜歡喝苦咖啡。

不加一點糖。

江稚有時候覺得沈律言的人生也冇什麼樂趣,早就過吃喝玩樂的年紀,不追求刺激,也不貪戀奢侈的生活。和高中那個猶如驕陽般囂張燦爛的少年,現在的他,無比深沉內斂,似是洗儘鉛華後冷冰冰的一彎月亮,遙遠而又高不可攀。

江稚去茶水間給他泡了杯黑咖啡。

沈律言待她倒是客氣,“謝謝。”

江稚也很客套:“不客氣的,沈總。”

她隱約有點明白沈律言為什麼不喜歡彆人和他談感情。

確實。

上司和下屬的關係,界限劃分的清楚,更高效利落。

不會有任何的後顧之憂。

就像和公司簽訂的勞動合同,所有的糾葛都有法可依。不論是什麼問題,勞動法都會給出一個公正的判決。

可是一旦用感情說事,剩下的就是剪不斷理還亂的一堆麻煩。

下午六點,江稚準時下了班。

接下來的幾天,江稚恢複了以前平靜、偶爾又忙碌的生活。

程安跑來問她,“沈總怎麼推掉了今晚和es高層的飯局啊?”

江稚想了想:“我不知道。”

並不是她守口如瓶。

而是她真的不清楚。

今天不是特殊的節日。

既不是情人節,也不是江歲寧的生日。

可能是他和江歲寧認識的紀念日?但是沈律言看起來不像是會記得這些的人,不過他給江歲寧的例外,不止於此。

程安隻敢嘀嘀咕咕,也不敢猜測上司的私事,“es那邊好不容易鬆了口,不過條件也談得差不多了。”

聽說法務部光是合同就擬了好幾個月。

怎麼也得有上千條。

集團這幾年早已是北城首屈一指的龍頭公司。

上市的跨國集團,海外有多個分部。

涉及方方麵麵的行業。

旗下的娛樂大公司都有好多個。

一些新貴科技公司,基本上也都被收購了。

程安對沈總更多的是敬佩,年紀輕輕在商業裡廝殺出一條血路,這倒也和他雷厲風行、殺人不見血的手段是分不開的。

“我還是比較喜歡沈總出差的日子,沈總在辦公室,我真的一分鐘都不敢開小差。”

江稚聽後忍不住莞爾,看來大家都是一樣的,很怕他。

“沈總明天不來公司,你可以摸魚了。”

“歐耶!”

江稚明天不用跟行程,也能在公司摸魚。

她的工作其實冇什麼含金量,一個小秘書,職場發展前景非常的有限,她打算用公司的電腦偷偷作圖。

她還欠了盛西周那棟房子的設計稿。

簽了合同,再不爽也不能違約。

賺誰的錢不是賺?盛西周如果非要在她的專業為難她,她也冇辦法,看在錢的份上隻能繼續和他耗。

冬天悄然接近尾聲。

過了新年就是開春。

江稚更喜歡春天,下班回家的路上,她順便再花店買了束粉色的玫瑰。

冇有給她送花,她可以自己給自己買。

冇有人愛她,她就自己多愛惜一點自己。

江稚把花插在臥室的花瓶,擺在書桌上特彆的漂亮。

她打開窗戶透了會兒氣,洗完澡換上睡衣打開了個最近比較火的綜藝節目。

看了一半,下樓去冰箱裡想找瓶冰可樂。

找了好一會兒,都冇看見,纔想起來沈律言不喜歡這些“垃圾食品”,家裡的傭人不會準備這些。

江稚之前偷偷在冰箱裡藏的兩瓶,也不知所蹤。

她不得不叫了外賣,一杯冰奶茶。

江稚覺得沈律言今晚不會回來,臥室的門被推開的時候,她正抱著奶茶盤腿坐在沙發椅子裡看綜藝的時候。

沈律言停下腳步,目光頓了幾秒,似笑非笑的眼神落在她身上。

江稚下意識把奶茶薯片都藏在身後,她冇想到沈律言回來的這麼早。

才八點都不到。

他這麼快就忙完了嗎?還是和江歲寧發生了不愉快?

沈律言脫掉了西服外套,江稚好似聞到了空氣裡有股淡淡的血腥味,她眼神微凝,男人的襯衣袖口,染上了新鮮的血跡。

他扯掉領帶,腰間的皮帶卡扣啪得響了聲,“你繼續,我去浴室洗個澡。”

江稚感覺他眉眼還存著幾分未消肅殺,寒意沁入心扉。

她心不在焉看著電視,聽著浴室裡的水聲。

很快,沈律言換了身衣服從浴室裡出來。

江稚已經把臥室整理乾淨,她什麼都冇問。

她知道,沈律言的雙手,未必是乾淨的。

隻不過確實也很久冇見他親自動過手。

第二天上班之後,江稚才知道劉國正被人給打了。

重傷住院,差點被人剁了命根。

這件事是顧庭宣告訴她的,他來公司,明明是來找沈律言,不知怎麼就來堵她,茶水間的門被他從裡麵反鎖,“你是不是很得意?”

江稚倒了杯滾燙的熱水:“顧先生有話直說,不用拐彎抹角。”

顧庭宣說:“他昨晚請君入甕,差點要了劉國正的一條命。”

江稚心裡複雜,呼吸亂了亂,她握緊了茶杯,隨時做好了潑出去的準備,“嗯,然後?”

顧庭宣和劉國正冇多少舅甥情誼,他盯著她的臉:“劉國正那種貨色你也看得上?”

江稚笑了笑:“顧先生是來給你舅舅抱不平的嗎?人不是我打的,你不服氣就去找沈律言理論,我還冇說我是受害者。”

顧庭宣說這句話本來就是為了氣她,他這段時間就像著了迷,總是想起這張臉,“你打算什麼時候和沈律言離婚?”

“和你冇有關係。”

“我隻是不理解苦苦維持一段無愛婚姻,有什麼意義嗎?”

“我不需要意義。”

“隻是為了錢,我也可以給你。”

“這些話你去對沈律言說吧,他是甲方,我是乙方。”

“我說過。”顧庭宣一隻手扣住她的手腕,拿掉她手中那杯滾燙的水,“他不是冇有同意過。”

顧庭宣見她還是繃著張冷淡的臉,無動於衷。

難免開始惱火,他表麵倒是不動聲色,開口卻是錐心的話:“有空我不介意給你講講沈律言和歲寧的愛情故事,概括起來大致就是一句話,命中註定的天生一對。”頓了幾秒,他收攏了拇指的力道,掐得她腕骨發痛,“這樣看,你很像個小三。”

橫插在彆人驚天動地的感情裡。

“歲寧對沈律言是一起經曆過生死的戀人,她對他有過救命之恩,你呢?江稚,你這輩子要拿什麼和歲寧比?”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稚沈律言小說,江稚沈律言小說最新章節,江稚沈律言小說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