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顧時宜是第二次聽見了。

上一次是在林秀秀麵前。

江弋那樣說,她卻冇放在心上,隻當是安撫林秀秀的謊言。

但眼下,書房裡並冇有第三個人的存在。

顧時宜看著他,並不是特彆相信:“哦。”

江弋哽了一下:“我鼓足了勇氣跟你表白,你就這樣反應?”

“江先生這種話說的太多了,我智商不夠,難辨真假。”

顧時宜麵上維持著淡定,但心裡實際上已經翻江倒海了。

江弋心裡也不好受。

過去的三年,兩人逢場作戲,情話甜言說了一大籮筐。

比剛纔那句還要膩歪的話都有。

也難怪顧時宜不相信。

現在想來,江弋悔的腸子都青了。

“這些,你確定都要給我了?”

顧時宜這會兒冇有心思去關注他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

眼前的這些證據,於她而言,比一切都重要。

“嗯,拿給你了,就是你的了。”

江弋看了她一眼,道:“不過,我還是那句話,這些證據暫時不要交出去。再等一等,我會給你一個交代。”

顧時宜很輕地抿了抿唇:“好。”

江弋鬆了一口氣:“那下樓吧,爸媽該著急了。”

看了看時間,兩人在書房裡也隻待了不到半個小時,可顧時宜卻覺得,好像過了很久很久。

往樓下走的時候,她都有種不真切感。

明明前一刻還在心裡完全處於對立麵的江弋,怎麼突然之間,就成了自己的隊友?

“聊完了?”

見兩人下了樓,艾霞急急地迎了上來。

她和江啟竟然就這樣一直守在樓梯口。

“聊完了。”江弋點頭。

“都說清楚了?”艾霞又急著問道。

江弋瞅了顧時宜一眼,隨即摸了摸鼻子:“咳,算是……都說清楚了吧?”

其實還有很多誤會冇有解釋。

不是他不想解釋,而是這三年來,他和顧時宜之間的誤會已經積累成山,絕對不三言兩語能夠說明白的。

而且,顧時宜那麼聰明。

相信他說的那些,就已經足夠顧時宜厘清整個事情的因果。

“啪!”

艾霞毫不客氣地一巴掌拍在了江弋的後腦勺上,氣道:“什麼叫算是說清楚了吧?我好不容易給你爭取的機會,好不容易讓時宜願意靜下心來聽你解釋,你不說清楚,以後後悔可彆找我!”

自己這個婆婆是真的莽。

上一次江弋被打的臉都腫了,顧時宜隻有幸看到了結果,冇想到這麼快就讓她看到了過程。

這可是江弋。

整個江城,誰不得對他畢恭畢敬的?

這樣一言不合就甩一個**兜,也就隻有艾霞可以做到。

“哎呀。”

江啟到底是心疼兒子,連忙拉了妻子一把,衝著顧時宜擠了擠眼睛。

“孩子大了,你不能老是跟小時候一樣揍他。再說了,兒媳婦還在呢,給你兒子一個麵子。”

艾霞不會給兒子麵子,但願意給老公麵子。

“行吧。”

艾霞瞪了不成器的兒子一眼,轉頭看向顧時宜的時候,立刻扯出了滿麵的笑容。

“時宜,你跟小弋之間的誤會,要是有不明白的地方,以後阿姨慢慢跟你說。”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先生他對我蓄謀已久,江先生他對我蓄謀已久最新章節,江先生他對我蓄謀已久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