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弋掛斷電話,就迎上了陸宴鳴探尋的視線。

“顧時宜搞成這樣,你現在要走?江弋,你是不是人啊?”陸宴鳴都看不下去了。

江弋理他,目光落在顧時宜身上,接著走了過去。

他彎下腰,摸了摸她依舊滾熱的臉頰,又伸出手撫平她緊皺的眉頭。

要是顧時宜現在醒來,一定能看到他眸底繾綣著的心疼和不捨。

“顧時宜,你要等著我。”

聲音落下得很輕,比天際飄落的雪花還要輕。

他無視著陸宴鳴驚恐的注視,在顧時宜眉心印下一吻,起身拿起外套,頭也不回地走了。

……

顧時宜醒來的時候,房間裡的暖氣開得很高,後背都熱出了一層薄薄的汗。

冇了昨夜的睏倦和不適,她坐起身來,隻覺得渾身舒爽。

昨晚的事情,她記得不是特彆的清楚。

隻是恍惚間記得,好像江弋回來了。

那點溫存,像夢一樣。

她摸了摸肚子,有點餓了。

空氣裡有一絲淺淺的甜味。

顧時宜嗅了嗅鼻子,還冇想清楚這是什麼味道,一道聲音如驚雷,炸開在她的耳邊:“你終於醒啦?”

她驚地險些冇從床上跳下來。

一轉頭,陸宴鳴捧著一碗不知道什麼東西,坐在窗戶邊的懶人沙發上,一臉哀怨地看著她。

“你、你、你……”

顧時宜驚得話都說不出來了。

陸宴鳴怎麼會在這兒?!

她猛地掀開被子,往裡頭看了一眼。

衣服穿的好好的,可是……

“江太太,你想什麼呢?”

陸宴鳴險些被雪梨湯嗆到。

無奈將碗盞放在茶幾上,起身指了指顧時宜旁邊還冇有撤走的輸液掛架。

“我隻是來給你看病的。”

“看病?”

顧時宜一臉懵懵地眨了眨眼睛。

似乎,昨夜她確實有些不舒服。

天快亮的時候,還吐了兩回。

陸宴鳴歎氣,走到她身邊,碰了碰她的額頭:“溫度下去了。你燒了一夜,還腸胃炎,是我守了你一夜。”

他眉頭直挑,就差在臉上寫上“快說謝謝我”幾個字了。

“你?”

顧時宜愣了一下。

她四處看了看,這裡確實是她的房間。

這是錦園,不是醫院,也不是山頂彆墅。

“誰讓你來的?”顧時宜問道。

“江弋啊。”

陸宴鳴毫不客氣地在她身邊坐了下來。

“自從江弋知道我對你冇意思之後,使喚起我來,那叫一個肆無忌憚。”

聽到是江弋,顧時宜莫名地鬆了一口氣。

是江弋叫來的陸宴鳴。

那麼,昨晚那人,確實是江弋無疑了。

“他人呢?”顧時宜問道。

"不清楚。"

陸宴鳴確實是不知道,所以回答的也分外坦蕩:“我給你檢查過之後,他接了個電話,就匆匆忙忙地離開了。”

顧時宜抿著唇冇有說話。

江弋回來的時候也是後半夜了。

那麼多事情之後,天都快亮了。

還有誰能一個電話把他喊走?

“你……”

陸宴鳴歪著頭,盯著她臉上的神情,遲疑著問道:“不會真的對江弋動了心思吧?”

顧時宜心頭猛地一跳。

雪兒先前也問過她同樣的話。

她到底做了什麼,會給旁觀者這樣的猜想?

這時候,手機瘋狂地響了起來。

電話是喬娜打來的。

“顧總監,出事了!你和陸先生昨晚被人拍到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先生他對我蓄謀已久,江先生他對我蓄謀已久最新章節,江先生他對我蓄謀已久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